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楚涵蕾君锦瑜

楚涵蕾君锦瑜

楚涵蕾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十年前,兄长蒙冤而死。她救兄心切,被人陷害,从高高在上的侯府贵女,变成千夫所指的荡妇,被赶出家门。要不是为了替兄长翻案,要不是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她也不会苟活至今。可奔波十年,不惜一切,终于查清真相……也比不过敌人权势滔天。衙门根本不受理她的案子……

主角:楚涵蕾君锦瑜   更新:2022-09-11 07: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涵蕾君锦瑜的其他类型小说《楚涵蕾君锦瑜》,由网络作家“楚涵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兄长蒙冤而死。她救兄心切,被人陷害,从高高在上的侯府贵女,变成千夫所指的荡妇,被赶出家门。要不是为了替兄长翻案,要不是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她也不会苟活至今。可奔波十年,不惜一切,终于查清真相……也比不过敌人权势滔天。衙门根本不受理她的案子……

《楚涵蕾君锦瑜》精彩片段

延和十一年隆冬,大雪。


新袭爵的忠勇侯大摆宴席,阖府欢庆。


而盛京郊外孤坟前,一袭素衣的女子,被一群黑衣打手拳打脚踢,鲜血染红了地面。


站在一旁观看的楚若兰,冷冷道,“楚涵蕾,你竟然想拦圣驾告御状,做梦!我若是你,十年前就没脸活了。你能苟延残喘至今,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楚涵蕾浑身鲜血淋漓。


她没有理会对方的冷嘲热讽,只是最后看了一眼那孤零零的墓碑,满腔悲愤。


十年前,兄长蒙冤而死。


她救兄心切,被人陷害,从高高在上的侯府贵女,变成千夫所指的荡妇,被赶出家门。


要不是为了替兄长翻案,要不是为了照顾年幼的弟弟,她也不会苟活至今。


可奔波十年,不惜一切,终于查清真相……


也比不过敌人权势滔天。


衙门根本不受理她的案子……


好不容易等到皇帝出巡的机会告御状,还被贴身丫鬟出卖……


“以前留你一命,只是不想惹人非议。如今我爹已经袭爵,没人会再说闲话。”楚若兰慢悠悠地转过身,看着她轻声一笑,“五妹,我就送你最后一程吧。”


……


延和元年,霜降。


盛京,忠勇候府一处小院。


“小姐,天已经黑了,您快醒醒。”耳畔响起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明日大少爷就要被处斩,能不能救下,就全靠您豁出去了。”


楚涵蕾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待看清立在自己身边的人,眼神瞬间冰冷。


春桃!


这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丫鬟。


她被赶出侯府时,这丫头忠心耿耿,不离不弃。


楚涵蕾十分感动,对她犹如亲姐妹。但直到侯府的打手找来,她才知道……


春桃一直是楚老太君的眼线。


就算已经被赶出侯府,老太君也不放心,派人盯着他们。


只是她怎么看起来如此年轻?


而且她刚才说……大少爷明日被处斩?


我兄长还没死?


楚涵蕾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四处张望一圈,才发现,这里竟然是当年她在侯府的院子,而此时的她……


十指青葱,没有因为浆洗缝补而满手老茧。视物清晰,没有因为熬夜抄书刺绣坏了眼睛……


楚涵蕾跌跌撞撞爬下床,几乎是浑身颤抖地扑到梳妆台前。


镜子里的女子明眸皓齿,神采飞扬,分明还是个妙龄少女。


这是她十四岁那年的模样……


明明已经被人打死,怎么一醒来,竟然回到了十年前?难道是老天看他们一家可怜,让她重生一次?


太好了!兄长还没死。还来得及!


这一切的悲剧,都还来得及!



楚涵蕾眼眶里的热泪,刷刷落下。


她生父楚致远,本是驻守北疆的将军,在她四岁时,为国捐躯,先帝追封忠勇候。


而生母早在生幼弟之时难产而亡。


留下三个孤苦无依的孩子,最大的是她兄长楚衍,当年也不过十岁。


朝廷依律,将烈士遗孤,送回盛京老家。


这又不得不提,楚涵蕾的祖父。


楚老太爷本是清贫士子,高中状元后娶了相府庶女,才在盛京安家。


她爹楚致远,是楚老太爷在乡下的原配,所生的长子。


当年楚老太爷为了攀这门贵亲,改妻为妾。


原配不肯,为保住儿子的嫡子身份,一头撞死在了楚家祠堂前。


因未犯七出之条,不能强休,便以嫡妻身份葬入祖坟。


楚老太君只能当继室。


对原配留下的儿子,视如眼中钉。


年幼的楚致远离家出走,投身军伍,远走北疆。


几十年血雨腥风,一个人打拼,在外结婚生子,至死,都没回过家。


这些秘事,楚涵蕾被赶出侯府才慢慢查到。


父亲以为永远都不会和盛京楚家再有交际,并没有告诉小辈们,长辈当年那档子事。


她刚到楚家的时候,不过四岁。


楚家为了脸面,早就统一口供,说亲祖母是病故。


若是她当年能够早点知道这些内情,必定能有防范。


但太迟了。



只要楚涵蕾的两个兄弟出事,她的儿子,便可以名正言顺继承爵位。


楚老太君不敢明着动手。作为侯爵顺位继承人,出了意外,整个朝廷都会彻查到底。


杀遗孤夺爵,是死罪。


所以表面上,楚老太君对楚涵蕾兄妹三人极好。


暗地里,先在幼弟牙牙学语之时,派人惊吓他,害他患上口吃,失去继承资格。


又用一桩滔天冤案,害她兄长被处死。


至于楚涵蕾,自幼养在楚老太君身边,被这位老太太娇纵地不学无术,不谙世事,天真又愚蠢。


家里的姐妹们皆才华出众,唯有她,连字都认不全,自然也不明白什么大道理。


只觉得祖母对自己最好。


直到后来被赶出侯府,才渐渐明白,当年种种。


“小姐,您发什么愣啊?二小姐帮您,调开了门房半刻钟。您不抓紧,可就出不去了。”春桃催促道。


楚涵蕾回过神,一双秋水眼眸里蕴含的怨恨,迅速地恢复成了波澜不惊。


二小姐楚若兰,是她二叔的次女。


她父亲没有亲兄弟,二叔三叔都是老太君的儿子。


当年在侯府之时,她和楚若兰关系最好。但也是她,将自己推入火坑,再无翻身之地。


兄长楚衍,在去年摊上“奸淫案”,被判处秋后问斩。


楚涵蕾四处奔波,却未果,只能眼睁睁看着兄长的死期,一天天来临。


明日,就是行刑之期。


楚若兰看准她救兄心切,给她出了一个主意——色诱摄政王。


摄政王君瑾瑜,名声极差。


传闻他祸乱朝纲,目无王法,欺男霸女,纵兽行凶。乃大盛第一大奸臣,权倾天下。


但楚涵蕾长得美。


楚若兰说只要她能迷晕了摄政王,他一句话,便能放了她的兄长。


当年的楚涵蕾,为了救兄长的性命,豁出女儿家的脸面和清白,偷偷溜进风月坊。


风月坊,盛京第一青楼。


以王府的守卫,也只有摄政王逛窑子时,才有机会装成青楼女子,见他一面。


但事实却是,楚涵蕾根本没来得及见到摄政王,便被楚家事先安排好的几个公子哥堵住,当众拆穿她侯府嫡女的身份。


一个官家千金,竟然进了青楼?


楚涵蕾因此变成千夫所指的荡妇。


楚家正好以此为借口,声称她令楚氏一族蒙羞,将她逐出楚家,赶出侯府。


一生的悲剧,都是从这个陷阱开始。


失去了侯府千金这个身份,即便她努力十年,也护不住弟弟,无法为兄长洗刷冤屈。


“小姐怎么不说话?莫不是因为摄政王声名狼藉,您怕了?但这可关乎大少爷的命啊。大少爷对您多好啊,为了他,您就不能牺牲一下吗?”


春桃见楚涵蕾一直不说话,有点着急,连忙怂恿。


楚涵蕾眼神里闪过一丝嘲讽。就这么担心我这条鱼儿,不上钩?


“为了兄长,我不惜一切。”


楚涵蕾站起身,拢在袖袍的拳头不自觉握紧,“走吧,去风月坊。”


楚若兰挖了坑等她。


但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摄政王,确实是如今整个朝廷,唯一能救兄长的人。


错过这个机会,她就只能明天去给兄长收尸了。


不过,摄政王并不贪恋女色。起码楚涵蕾还活着的十年,都没见他娶妻纳妾。


她另有打算。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

楚涵蕾使劲摇了摇头,将脑子里的想法赶走。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双眼睛里分明没有任何情绪,冷冰冰却暗含威严,何况他是君锦瑜,她怎

么能只看到一双眼睛,就....

“洛元藁。

好久不见。

君锦瑜正研究着那株西胡柳月,猛然听到这-声,转头看去。

却见自家三哥把脸上的乱发撩开,翘着嘴角盯着洛家的大小姐。

君锦瑜觉得露出自己的脸绝对是个明智做法,瞧,元蓁已经盯着他愣住了。他得意于自己的颜值,嘴角

弧度缓缓扩大,笑意晕染眼眸。

一室春光。

元蔞以为自己看到了太阳。

他轻轻一笑,整张脸似乎都活了,宛若天神的容貌仿佛春风化雨,百花齐放,如此绝俗出尘,,令人移

不开眼。

他肤色白皙如玉,浓黑的剑眉下是一双狭长的星目,此刻他眉稍微挑,双目含笑,勾魂摄魄与无形中,

挺拔的鼻子下是一双妃色的薄唇,嘴角微微上挑,泄露了他此时的好心情。

他坐起来,鸦发凌乱,脸色微白,却有- -种病态的野性美。

元蓁此刻内心翻腾,心中的小人在叫善:颜控福利,快来围观!

君锦瑜此刻已经怀疑自己的世界观了,这个见到妹子就擦的还是他那冷艳的三哥吗!

他捏着茶杯悲愤脸:三哥你快回来,收了这个妖孽!

原谅这个可怜的孩子已经被吓疯了。

元藁也很懵,说好的三皇子高贵冷艳冰山脸呢?笑得这么灿烂是要闹哪样啊!而且这个声...真是让

想要扑上去咬那嘴巴一口。

君锦瑜见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唇,面上不动声色,假咳两声提醒元蔞。

楚涵蕾恍然回神,以手握拳放在嘴边咳了两下。

“哦,三皇子。”她颇有些尴尬的讪笑。

冷场....

"殿下,我正在为你包扎。”所.以....

“嗯。

楚涵蕾有些懵,'嗯’ 是什么意思啊!是允许还是不允许?可以继续还是不能继续?

.....我继续了?”

“嗯。”

元募晕,得,这时候又惜字如金了。

她就当方才的三皇子是她睁眼方式不对看到的-一个幻觉吧。

她低头看那伤口,发现渗出了血,而君锦瑜还要起身,元藁一把按住他,”别动!”

她想唤君锦瑜来帮忙,却见他一脸悲愤地看着君锦瑜, 而君锦瑜连余光都没在瞥他。

默默同情一下这个少年, 还是要找他帮忙。

君锦瑜一-瞥他。



君锦瑜回神,心里转了几个念头,不是自己把他扛到这儿的吗?目的不就是促进他们的感情吗?离成功

不远了啊,那他还纠结什么啊!

他当机立断,立刻倒向车壁作柔弱状,“哎呀, 元藁,我怎么突然没力气了,-定是迷药发作了,我撑

不住了。”几息之后便倒了。

元蔞:

如此不走心的表演,亏你拿得出手!

她不动声色,温和道,

”那你休息,我自己来。”

君锦瑜心思一沉,元蔞不是这样的。

却没有开口问,而是面不改色,静静看着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现。

"殿下,不要动。”元墓拿着纱布,给君锦瑜包扎。

因他伤在腹部以及肩部,所以要给他包扎就必须靠近,用相当于环抱的姿势才可以。

略有些暧昧。

元蔞脸上挂着温和的笑,一下子靠近。

淡淡的茉莉香扑鼻而来,君锦瑜面色依旧冰冷,内心却涌起一-种奇异的感觉。

好像当年,她拉住自己的手时,-样的感觉。

元藁动作利落,很快就包扎完了,眼睛眯着缝的君锦瑜心有不甘,这么好的机会,他三哥怎么能发呆

呢!

唉,枉费他一番苦心啊。

“殿下,好了。”

“嗯。劳烦。”

"殿下客气了,应该的。

这么干巴巴的对话,亏你们说得出来!

君锦瑜在一旁着急,可两个当事人却毫无所感。

君锦瑜已然在闭目养神,元蓁呢?

她根本就不知道啊!

元藁坐到坐榻上,看到君锦瑜依旧在装睡而三皇子似乎要睡着了。此时或许不是个说话的好时机,但该

问清楚的,楚涵蕾一定要问清楚。

“两位殿下,来此是有公事要办吗?

君锦瑜装死。

静默一刻后。

“不是。”君锦瑜说。

“小女子此行是要回金陵,恐怕不能在此地停留太久。

所以,你有事就赶紧走吧。

“同行。

“啊?”

他眉头微微一皱,‘事情办完了, 一起走。

呃.

元藁默了。

好吧,不能说不能问。

“江心,走。

马车再次缓缓行驶起来,这一回,车中人的心情却不同了。

夕阳西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