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盛宠医妃美又飒

盛宠医妃美又飒

地瓜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名金牌医生,云歌没想到自己会在任务中身亡,也没想到在死后会魂穿到古代世界!她的灵魂附身到云家千金小姐的身上,原主虽然身份尊贵,却从小被弃养,简直是个小可怜。云歌在开局差一点被杀,好不容易解决问题,又遇到一个气势凌人的男子!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把磨难化作动力,定要在这里闯出一番天地!

主角:云歌,南宫翎   更新:2022-07-15 23: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歌,南宫翎 的女频言情小说《盛宠医妃美又飒》,由网络作家“地瓜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名金牌医生,云歌没想到自己会在任务中身亡,也没想到在死后会魂穿到古代世界!她的灵魂附身到云家千金小姐的身上,原主虽然身份尊贵,却从小被弃养,简直是个小可怜。云歌在开局差一点被杀,好不容易解决问题,又遇到一个气势凌人的男子!既来之则安之,她决定把磨难化作动力,定要在这里闯出一番天地!

《盛宠医妃美又飒》精彩片段

山道环绕,其上,一辆马车疾速朝着远处而去。

“驾!”男人一声厉喝,在空荡的山谷放出阵阵回应。

马车颠簸,而此时,马车之中,原本蜷缩成一团,满身是血的女子,睫毛微颤。

几秒钟之后,她睁开了眼睛。

痛……

她咬牙,忍着痛苦爬了起来,接受着本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是云歌,原是21世纪的一名毒医。通过接任务来养活她和整个实验室,却没想到在一次任务之中被爆炸波及,再醒来时已经到了这个同名同姓的人身上。

她穿越了。

原身也叫云歌,身份乃是京城云家的嫡出大小姐,出生时电闪雷鸣,娘亲难产而死。由此冠上祸害的污名,被云家送到距京城极远的流云观长大。

十几年后,云歌十八岁。同年,云家因为一段婚事,打算将这个被弃之如敝的孩子接回去。

眼看着云家的人明日就要到了,她却在这时候被人劫持。

将记忆消化,云歌睁开眼睛,看着外面那人目光凌厉。

只怕将她劫持之人,压根就不想她回去京城!

“云家大小姐,你若是去了阴曹地府,要怪就怪云家那些不要脸的,可千万莫要来找我!”

突的,马车外传来那人的声音。

紧接着,他掏出怀中的匕首,猛地朝着马匹的屁股狠狠刺了下去。

“嗷嗷嗷嗷!”

马匹痛的直叫,紧接着便开始胡乱的狂奔,马车外传来响动。

云歌眸子一缩,察觉是那人从马车上跳了下去。

她身形矫健,连忙忍痛爬起,跟着一跃而下。

“扑通”一声,似乎是因为这个身体略有些羸弱,云歌在地上打了个小滚,才稳住身形。

“云大小姐?”

将将回过神来,耳边传来一身惊呼。

云歌抬眸,便看见一黑衣男子,他带着面罩,唯一露在外面的眼睛里充满震惊,男子咬牙,从背后拿出匕首,神色瞬间变得狰狞,“想不到你活过来了。”

话音刚落,他便举起手中的匕首狠狠的朝着云歌刺了过来。

见状,云歌眸子一凛,其中闪过一道暗芒,紧接着脚上发力,往旁边一躲,那人料想云歌没有武功,根本逃不脱,却没想到,攻击过来的瞬间,这小丫头的身形竟然一闪而逝。

他正诧异时,云歌已经到了他的身后,女子赤手空拳,看着黑衣人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猩红。

这是,危险的气息……

云歌的动作飞快,迅速抬腿,朝着男子的膝盖猛踹,只听到一声惊呼,她迅速夺过男人手中的匕首,狠狠地扎入了他的肩膀。

“啊啊啊!”

男人痛的倒地不起。

云歌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垂眸俯视着哀嚎连天的黑衣人,随后重重的刺了下去,待那人没了呼吸,女子红唇微启,“错就错在你接错了任务。”

她淡漠的收回目光,瞧着已经落下悬崖的马车,没了工具,她要回到流云观去……

山路崎岖。

如今身上满是伤痕,步行回去,怕是半路上就死于非命。


 

云歌咬牙,这具身体实在太差,怕是还没回去,便死于非命。若是有她研制的强身健体丸相助……

正思及此,手中突然多了一粒黑色药丸。云歌瞳孔微睁,这是……强身健体丸?

为何,会突然出现?

脖间突然传来阵阵温热,云歌垂眸,在看到那条闪闪发光的项链时,心头一震。

难道是因为……它?

这项链是有次完成任务后得到的奖励,看似平平无奇,没想到,竟然跟着自己来到了这个世界。

虽说心中疑惑的事情种种,可她如今没法想太多,将药丸吞下后便继续前行,也能感受到身体之中的变化,行走起来,比先前轻松了许多。

直到天儿渐渐黑了下去,前路且漫漫。

不远处突然传来阵阵马蹄,云歌朝着前方望去,只见一匹马朝着她的方向奔来。

而马背上,隐隐约约趴着一个人。

见状,她心上一喜,便是赶路的速度也快了许多,怕是那人早已经死了,留下一匹毫无方向,只得乱跑的马儿。

待马匹到了跟前,云歌吹着口哨让其停下,正打算用力将马上的尸体扯下来时,尸体微微动了动。

那是一名男子,突然从马上起身,凌厉且带着戒备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云歌,伸手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

“谁派你来的?”

他厉声喝道,满身伤痕。

玄色的衣裳皆是鲜血,面上是血与灰尘混合,却依旧掩盖不了男人帅气的脸庞,棱角分明,五官精致深邃,可他手上的力气,脖间的痛苦让云歌回过神来。

原本是想借马离开这个鬼地方,谁曾想尸体突然弹起?云歌来不及反应,满面诧异的瞧着面前的男子,瞳孔微微放大。

“你……”她痛苦的张开嘴巴,呜呜咽咽才能发出这一个字。

眼看着男子双眼猩红,是要掐死她的阵仗。

直到阵阵马蹄声入耳,他回头眯了眯眼睛,突然松开了掐住云歌的手。

重新获得了空气的云歌双手捂着疼痛难忍的喉咙,贪婪的呼吸着世间的空气。

“唔。”

她还未来得及反应,整个儿身子被马上的男人提起,胡乱放在马上。

“驾!”他喝道,骑马狂奔。

不一会儿,便冲进路边的林子里,消失了踪影。

而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一大队人马出现在原地。

“主子,那人受伤了,跑不远。”

领头那头带着一个银色面具,露出的瞳孔目光凌厉,杀意凌然。

他的目光朝着四周看去,薄唇微启,“给唔追!”

“是!”

……

马匹颠簸折腾的云歌腹部难受不已,索性快要吐出来之前,马匹总算是停了下来。

“你若是再对我动手,我便杀了你!”

她咬牙,沉声说道。

略微愤然的侧身,原是警告,目光所及,原本抓着自己骑马的男人脸色惨白,毫无血色,此时微微眯着丹凤眼,瞧着她。

随后闭上了眼睛,朝着云歌倒了过来。

好不容易从马上下来,顺便将男人放置一旁躺着,因着不想背上杀人越货的罪名,她蹲下身子细细检查了男子身上的伤口。

索性都是皮外伤,晕倒也是因为失血过多。

“绷带,止血药,补血益气水。”

她心中念叨。

不过瞬间,需要的便都出现在了手中,脖间传来阵阵温热。

云歌眸中闪过一抹惊喜。

果然,这个项链,是将她的整个实验室搬来了!

 


将男子的伤口包扎好,又给他喂下了药,天色已经整个儿黑了下去,伸手不见五指。

从进入这片林子的那一刻,她已经失去了基本的方向,如今只能坐在原地,等着这人醒来。

一夜浅眠,意识再次清醒的时候,透过茂密的树杈,勉强能看到太阳升起,天空翻起了鱼肚白。

恐怕再有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

思及此,云歌从地上爬起,林子里的湿气太重,额前的头发已经被润湿,糊在一起。

瞧了眼身旁还躺着的男子,她扬起手,“啪”的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清脆的声音在林子里回荡。

面色苍白的男子在瞬间睁开眼睛,掐上云歌的脖子。

“你是谁?”

他声音低沉,仿若地狱里来的魔鬼。

“我……我……”云歌伸出手挣扎,好看的眸子瞳孔微睁,小脸发白,像极了一只受惊的小鹿。

“赶路……路过……碰见了你……”

她挣扎着说道,男子闻言,试探的瞧了眼云歌,见她毫无恶意,身上的衣裳破烂不堪,恐怕他想要杀了她,面前的女子也毫无还手之力。

“咳咳咳……”

云歌坐在地上,捂着脖子轻声咳嗽。

而男子此时费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即便是身上的伤口因此撕裂,也不过蹙了蹙眉头,反应微弱。

“多谢。”

他回眸瞧了眼云歌,随后翻身上马,便要离开。

“等会!”云歌娇小的身子连忙挡在马前。

“公子,先前我原本以为你死了,这才想要将马拦住,昨日我被人打晕带走,谁曾想半路上那人竟然落下悬崖死了,好心人,你且看我救了你一命,送我回家吧!”

云歌声音颤抖,其中带着微弱的哭腔,垂着脑袋,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女儿家面色脏兮兮的,可奈何如此,还能看出来,云歌皮肤白皙,是个水灵的姑娘,若是仔细观察,便能看出女子眸中的清明。

她绝不是一只弱小可期的小鹿。

感受到头顶传来的审视目光,云歌不敢轻举妄动,这男人虽受了伤,全身上下却气势逼人,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她如今身体素质不行,不愿硬碰硬。

“我送你回去。”

二人之间略微僵持了一会儿,耳边才传来男子的声音。

云歌闻言,笑着抬眸,好看的眼眸弯成月牙儿。

“多谢!”她笑意盈盈的到了马旁,被男子抓住了手,拽上了马。

时间紧急,她必须快些回去,不然云家的人来了,恐怕都见不到她。

在太阳全部升起之前,二人到了流云观。

这是流云观偏僻的角落,不容易被人发觉,云歌下了马,回头道了谢。

“遇到我的事情,莫要与人提起。”

马上的男人眸色深沉,淡淡的瞧了她一眼,将手中一块玉佩朝着云歌扔了过去。

“若是有缘见到,拿此玉佩,我会救你一命。”

云歌连忙伸手接住,“公子放心吧,我……”

她还未说完,男子骑着马扬长而去。

见那人消失了踪影,云歌脸上友善的笑容消失不见,瞧着手中的玉佩成色不错,这才揣进口袋,没太在意。

她面色严肃,回头瞧着流云观,小跑着进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