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前任是个霸总

前任是个霸总

傅墨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啧啧啧……你倒是很稳,一如既往地嘴贱!」早知道会在飞机上遇到傅墨深,出门前我就应该先烧香。六年前,大学刚毕业的我初入职场,就得到公司总裁傅墨深的青睐。在爱情炮火的攻击下,我很快沦陷。

主角:傅墨深顾晓晓   更新:2022-11-24 18: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墨深顾晓晓的现代都市小说《前任是个霸总》,由网络作家“傅墨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啧啧啧……你倒是很稳,一如既往地嘴贱!」早知道会在飞机上遇到傅墨深,出门前我就应该先烧香。六年前,大学刚毕业的我初入职场,就得到公司总裁傅墨深的青睐。在爱情炮火的攻击下,我很快沦陷。

《前任是个霸总》精彩片段

拿着霸总给的分手费离开的第五年,钱花完了,我带着孩子们灰溜溜地回国。


没想到在飞机上,竟然遇到了霸总。


他看着我的三个孩子,冷讽道:「猪都没你能生 。」


「呵 !」我毫不客气地回击:「那也好过你,跟苏月在一起五年了都没下蛋,怕是想生都生不了 !」


他气的俊脸发黑,「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竟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一点也没有当初温婉可人的模样 。」


「啧啧啧……你倒是很稳,一如既往地嘴贱 !」 


早知道会在飞机上遇到傅墨深,出门前我就应该先烧香。


六年前,大学刚毕业的我初入职场,就得到公司总裁傅墨深的青睐。


在爱情炮火的攻击下,我很快沦陷。


结婚后我才知道,我不过是一个替身。


我为傅墨深端茶递水、洗衣做饭、学习各种豪门礼仪,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傅太太,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他的真心。


没想到苏月一回来,他就跟我提出了离婚。


我拿着五千万远赴国外留学的过程中才发现,我怀孕了,一胎三宝,两儿一女。


「妈妈,那个叔叔是谁?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小宝糯糯的声音传来,我回过神来,捏了捏她肥唧唧的小脸蛋,开口说道:「瞎喊什么叔叔呢!那明明是个狗币 !」


听到这话,傅墨深再也忍不了。


他站起身,迈着长腿向我走来。


常年身居高位的他气场强大,此时他周身覆着寒意,一脸的凶神恶煞。


感受到危险,三个宝宝连忙挡在我面前,异口同声:「不许你欺负我妈妈 。」


我对傅墨深的怨念太大了,都快要忘了傅墨深可不是个脾气好的。


怕他伤害我的孩子,我连忙站起身来,护住我的三个小崽子,硬着头皮看向傅墨深,「你要是敢动我孩子,我就告诉苏月,这三个孩子都是你的 !」



果不其然,苏月是傅墨深的软肋。


沉沉地注视了我片刻,傅墨深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坐回了位置上。


我这才松了口气。


傅墨深发起火来还是挺吓人的,以前每次傅墨深不高兴,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不仅敢怼他,还敢教唆他的孩子们。


「宝宝们,以后要是再见到他,就跟他喊狗子,听到了吗 ?」我压低声音,指了指傅墨深。


三宝一向听话,「好的,妈妈 。」


「真乖~」我摸了摸三个宝贝的小脑袋,只觉得神清气爽。


「妈妈,你跟那个……狗子有仇吗 ?」大宝开口问道。


虽然是差不多时间出生,但是当了哥哥的大宝更显成熟,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是的,当年我被他坑了,现在都还在坑里没爬出来了 。」


闻言,大宝的小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这样啊 !」


飞机快落地的时候,二宝忽然说肚子疼,大宝提出跟他带弟弟去洗手间。


我不放心二宝,便同意了。


结果直到广播响起下飞机的提示音,大宝二宝都还没回来。


索性,我拉着小宝去找大宝和二宝。


我刚到洗手间的门口,就见不远处的飞机舱门那里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我转头看过去,就见身姿挺拔的傅墨深在下飞机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直直地往前面栽去。


还好他眼疾手快及时稳住身子,不然恐怕第二天头条热搜的新闻就是:惊!傅氏集团总裁傅墨深纵欲过度,下飞机时脚软栽下飞机。



「噗呲 !」


看着傅墨深在舷梯上劈了个叉,我忍不住笑出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笑声太大,傅墨深的带着冷意的眸光第一时间就扫了过来。


我吓得顿时噤声。


他回头后,我才反应过来,我干嘛要害怕,现在我既不是他的下属,也不是他的老婆。


甩了甩头发,我从舱门背后揪出了大宝和二宝。


「说吧!你们刚才做了什么好事儿 ?」


刚才傅墨深根本就不是没站稳,而是大宝和二宝藏在舱门的左右两边,在傅墨深经过的时候,猛地拉紧手中的跳绳,绊倒了他。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被我发现,大宝和二宝撅了噘嘴,可怜兮兮地低下头,「对不起,妈妈,我们错了 。」


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我心都化了,哪里还生他们的气。


只是我还是嘱咐道:「妈妈知道你们是想为我报仇,只是你们怎么不想想,要是他直接滚下去摔死了,咱们哪儿来的钱赔 ?」


「妈妈,我们心里有数的……」


二宝试图狡辩,被我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我带着三宝出飞机场的时候,又看到了傅墨深。


他的面前停着一辆加长林肯,司机为他打开车门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了里面的苏月。


五年不见,她还是最爱穿白色的连衣裙,头戴着一朵小白花。


不知道的还以为傅墨深死了她在为傅墨深守孝呢!



拿着霸总给的分手费离开的第五年,钱花完了,我带着孩子们灰溜溜地回国。

没想到在飞机上,竟然遇到了霸总。

他看着我的三个孩子,冷讽道:「猪都没你能生 。」

「呵 !」我毫不客气地回击:「那也好过你,跟苏月在一起五年了都没下蛋,怕是想生都生不了 !」

他气的俊脸发黑,「没想到几年不见,你竟然变得如此伶牙俐齿,一点也没有当初温婉可人的模样 。」

「啧啧啧……你倒是很稳,一如既往地嘴贱 !」 

早知道会在飞机上遇到傅墨深,出门前我就应该先烧香。

六年前,大学刚毕业的我初入职场,就得到公司总裁傅墨深的青睐。

在爱情炮火的攻击下,我很快沦陷。

结婚后我才知道,我不过是一个替身。

我为傅墨深端茶递水、洗衣做饭、学习各种豪门礼仪,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傅太太,以为这样就能得到他的真心。

没想到苏月一回来,他就跟我提出了离婚。

我拿着五千万远赴国外留学的过程中才发现,我怀孕了,一胎三宝,两儿一女。

「妈妈,那个叔叔是谁?你为什么这么生气 ?」小宝糯糯的声音传来,我回过神来,捏了捏她肥唧唧的小脸蛋,开口说道:「瞎喊什么叔叔呢!那明明是个狗币 !」

听到这话,傅墨深再也忍不了。

他站起身,迈着长腿向我走来。

常年身居高位的他气场强大,此时他周身覆着寒意,一脸的凶神恶煞。

感受到危险,三个宝宝连忙挡在我面前,异口同声:「不许你欺负我妈妈 。」

我对傅墨深的怨念太大了,都快要忘了傅墨深可不是个脾气好的。

怕他伤害我的孩子,我连忙站起身来,护住我的三个小崽子,硬着头皮看向傅墨深,「你要是敢动我孩子,我就告诉苏月,这三个孩子都是你的 !」

果不其然,苏月是傅墨深的软肋。

沉沉地注视了我片刻,傅墨深抿了抿唇,一言不发地坐回了位置上。

我这才松了口气。

傅墨深发起火来还是挺吓人的,以前每次傅墨深不高兴,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不仅敢怼他,还敢教唆他的孩子们。

「宝宝们,以后要是再见到他,就跟他喊狗子,听到了吗 ?」我压低声音,指了指傅墨深。

三宝一向听话,「好的,妈妈 。」

「真乖~」我摸了摸三个宝贝的小脑袋,只觉得神清气爽。

「妈妈,你跟那个……狗子有仇吗 ?」大宝开口问道。

虽然是差不多时间出生,但是当了哥哥的大宝更显成熟,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

「是的,当年我被他坑了,现在都还在坑里没爬出来了 。」

闻言,大宝的小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这样啊 !」

飞机快落地的时候,二宝忽然说肚子疼,大宝提出跟他带弟弟去洗手间。

我不放心二宝,便同意了。



结果直到广播响起下飞机的提示音,大宝二宝都还没回来。

索性,我拉着小宝去找大宝和二宝。

我刚到洗手间的门口,就见不远处的飞机舱门那里忽然发出一声惊呼。

我转头看过去,就见身姿挺拔的傅墨深在下飞机的时候脚下一个不稳,直直地往前面栽去。

还好他眼疾手快及时稳住身子,不然恐怕第二天头条热搜的新闻就是:惊!傅氏集团总裁傅墨深纵欲过度,下飞机时脚软栽下飞机。

「噗呲 !」

看着傅墨深在舷梯上劈了个叉,我忍不住笑出声。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笑声太大,傅墨深的带着冷意的眸光第一时间就扫了过来。

我吓得顿时噤声。

他回头后,我才反应过来,我干嘛要害怕,现在我既不是他的下属,也不是他的老婆。

甩了甩头发,我从舱门背后揪出了大宝和二宝。

「说吧!你们刚才做了什么好事儿 ?」

刚才傅墨深根本就不是没站稳,而是大宝和二宝藏在舱门的左右两边,在傅墨深经过的时候,猛地拉紧手中的跳绳,绊倒了他。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被我发现,大宝和二宝撅了噘嘴,可怜兮兮地低下头,「对不起,妈妈,我们错了 。」

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我心都化了,哪里还生他们的气。

只是我还是嘱咐道:「妈妈知道你们是想为我报仇,只是你们怎么不想想,要是他直接滚下去摔死了,咱们哪儿来的钱赔 ?」

「妈妈,我们心里有数的……」

二宝试图狡辩,被我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我带着三宝出飞机场的时候,又看到了傅墨深。

他的面前停着一辆加长林肯,司机为他打开车门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了里面的苏月。

五年不见,她还是最爱穿白色的连衣裙,头戴着一朵小白花。

不知道的还以为傅墨深死了她在为傅墨深守孝呢!

傅墨深就像是在我身上装了雷达,我只要一看他,他就能发现我。

坐上车的时候,他制止司机关车门的动作,看了过来。

「呵,离开我之后,你连一个像样的男人都找不到,给人家生了三个孩子,下飞机了都没人来接 。」

草!好气!

说时迟那时快,正巧,我的发小兼孩子的干爹张扬来了。

「亲爱的~」我掐着嗓子奔向他,搂住他的脖子,「你来的好迟,人家好想你哦~」

我一边说着,一边给三宝了一个眼神。

三宝心领神会,也一股脑地冲上前来,抱着张扬的腿喊爸爸。

我眼角的余光成功捕捉到傅墨深脸上得意的神情龟裂了。


「顾晓晓,我就知道,你早就跟张扬有一腿!你跟我离婚就是因为他 !」

我要气炸了!

明明就是傅墨深惦记着他的白月光,结果回头来还倒打一耙?

磨了磨牙,我转过头看向他,「我就是跟张扬有一腿怎么着?实话告诉你吧!当初跟你结婚的时候,晚上我伺候你,白天你一走,我就把张扬叫到家里卿卿我我 。」

作为一个成功的男人,最气愤的就是被戴绿帽子。

果不其然,傅墨深的额头上青筋暴起,「所以你当初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我的钱 ?」

「不然是为了你会劈腿吗 ?」

「顾晓晓,你找死 !」

傅墨深磨着牙准备下车找我算账。

我吓得连忙往张扬的身后躲。

好在,傅墨深刚下车,苏月就拉住了他,「墨深哥哥,叔叔阿姨还在等着我们一起过去吃饭呢 !」

05

她绵软的声音浇灭了傅墨深的怒火。

傅墨深坐上车离开。

看着车子离开的方向,我站在原地,有些失神。

怎么回事?苏月怎么还跟傅墨深的爸妈喊叔叔阿姨?

当初我前脚刚出国,后脚他们不是就结婚了吗?

算了,他们结没结婚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甩了甩头,将傅墨深抛于脑后。

「姑奶奶,你赶紧给我放开 。」傅墨深一走,张扬就扯开我的胳膊,「这要是让我女朋友看到了,不得剥了我的皮 。」

「我的锅我的锅 。」我连忙跟张扬拉开距离,然后将东西搬到张扬车子的后备箱。

车上,一向叽叽喳喳的三个小宝变得有些沉默。

我看过去,就见他们睁着大眼睛,不解地看着我。

「怎么……怎么了 ?」我被看的有些发虚。

还是大宝开口问道:「妈妈,刚才在机场的那个狗子是我们的爸爸吗 ?」

闻言,我的神情一僵。

糟糕!我刚才只顾得跟傅墨深吵架,都忘记三个宝宝在旁边了。

「当然不是 !」我斩钉截铁地否定。

二宝质疑:「可是你刚刚亲口说你们结过婚 。」



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就见一个穿着旗袍,打扮精致的妇女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她的身上一点也没有我妈拿刀砍鱼的影子。

「妈?」我试探性地开口。

「怎么,你妈变得太美了不认识我了?」我妈得意地对着我抛了个媚眼。

「额……嗯。」我对着我妈张开双臂。

就在她快要抱住我的时候,她忽然注意到了我身旁的三个小崽子。

收回准备抱我的手,她蹲下身子,一下子将三个宝宝都揽在怀里,「我的乖乖们呦,外婆可算看到你们了,外婆想死你们了,呜呜呜……」

果然,我妈还是我妈,嗓门跟在海鲜市场一样大。

她这几嗓子一吼,周围聚集了一堆看热闹的人。

「妈,你收着点。」我忍不住提醒,结果她直接瞪了我一眼,「我跟我的乖乖外孙们亲热,要你管。」

我:「……妈,你妆花了。」

我的话音刚落,我妈一秒收住哭意,昂首挺胸收腹,迈着优雅的步伐,拉着三个小宝贝走进别墅。

「妈,你彩票中奖了?」我边走边问。

「当然不是。」

「那这别墅……」

面对我的疑问,一向脸比城墙还厚的我妈竟然露出了害羞的神情,「傻丫头,还不是因为我给你找了个有钱的爹。」

「啥???」

我妈给我找爹就跟我隐瞒跟傅墨深结婚的事情,告诉她我怀孕了,孩子爹不详一样猝不及防。

我妈对着楼梯那里招了招手,一个带着眼镜的儒雅大叔就走了过来。

「快,赶紧叫爹。」我妈挽着大叔的手,对我挤眉弄眼。

我:「……」

这我哪里叫得出口???

还是我后爹靠谱,他笑了笑,温和地开口,「叫我林叔叔就好。」

「林叔叔。」

林叔叔对着我点了点头,转而,他看到我的三个宝宝的时候,他的眼中瞬间迸发出惊喜,「好可爱的小宝宝,哎呦!我的乖孙们,快快快,喊外公。」

此时,他脸上的儒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狂喜。

他那嘴咧的比我妈还要夸张,不管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变态。

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我是在晚上准备吃饭的时候才知道,我还有个哥。

「晓晓,不喊爸就算了,哥哥你一定要喊,毕竟以后林氏是你哥的,咱们以后还得仰仗你哥生活呢!」

得知我妈组成了新家庭后,我就没打算在这里多呆,不过眼下不是说这个时候,考虑到我妈以后的生活,我点了点头。

「少爷回来了。」门口一传来动静,我就被我妈拽着走到门口。

我还没来得及喊『哥』,来人看着我,惊得只差原地蹦起,「嫂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万万没想到,我继兄竟然是傅墨深的好兄弟。

当初我还跟傅墨深在一起的时候,他天天来家里蹭饭。

「不是吧不是吧?你就是我继妹?」林朗的嘴巴都张成了『O』型。

「这是怎么回事?」我妈跟林叔叔震惊地看着我跟林朗。

都是成年人了,一般的谎言肯定骗不过去。

索性,我便开口说道:「我前任跟林朗是兄弟,所以他才跟我喊嫂子。不过那是以前,现在我前任已经死了。」

我的话音刚落,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就骤然响起,「顾晓晓,你咒谁死呢!」

心里一惊,我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才发现,傅墨深竟然也在。

只是之前他正好站在门口的灯光之外,所以我没有注意他。

说人坏话还被人抓包,绝了!不过对象是傅墨深的话,就很爽了!

「谁对号入座,我咒的就是谁。」我抬了抬下巴,瞪向傅墨深。



随着傅墨深的出现,林叔叔和我妈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晓晓的前任是墨深……」

「嗯。」我点头。

「那孩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我妈惊的都快晕过去了。

我连忙转过去给她顺气,让她啥也别说,顺便给了三个小宝贝一个眼神。

聪明的大宝懂了我的意思,带着弟弟妹妹上楼。

看着那三个跑的飞快的小身影,傅墨深的脸更黑了,「我就那么不受待见吗?」

我当然不待见傅墨深,更不想让孩子们跟他有过多接触,但是林家跟傅家的交情好,我也不好在这里得罪,便没再怼傅墨深。

饭桌上,气氛尴尬。

我匆匆吃完饭就找借口上楼。

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时候,我清楚的听到了傅墨深的声音,「林朗,拿酒,今天心情不好,咱们借酒消愁。」

闻言,我的脚步微顿后,又恢复如常。

别墅里的阿姨来给三宝送了晚餐,给三宝喂饱后,我又按顺序给他们洗澡。

折腾完已经是三个小时后了。

我揉着发酸的腰洗了个澡。

刚从洗手间走出来,就落入了一个霸道的怀抱。

是傅墨深,喝醉酒的他猛地抱住我,将头埋在我的肩膀,不断地呢喃着:「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他低沉的声音带着哽咽,一如几年前一样。

深埋在我脑海中的记忆不受控制地涌出。

我刚认识傅墨深的时候,傅墨深就是醉酒状态。

那时我刚入职傅氏集团没多久,晚上公司聚餐,喝醉酒的傅墨深忽然冲进来,抱着我跟我说:「我好喜欢你。」

从那以后,我就成了人人艳羡的对象。

跟傅墨深结婚后,他就让我辞职在家,我说让我辞职可以,他不要再喝酒。

他答应了。

我本以为我对他是有影响的,直到苏月打来了一通电话,那一晚,他大醉一场,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让我进。

而我也收到了苏月的短信:「你以为墨深爱的是你吗?可笑。」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有苏月的存在。

也是在那一刻,我盛满了对傅墨深爱意的心,被他狠狠践踏。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内心的疼痛,我拿出手机,从黑名单中翻出苏月的手机号码,拨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苏月打了个哈欠,掐着嗓子说道:「晓晓姐,你这么晚打过来是有什么急事吗?我跟墨深哥哥都睡了。」

「哦?是吗?」我冷笑出声,「可是你的墨深哥哥现在抱着我,一口一个亲爱的呢!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来把人带走,不然我就把他带上床了。」

话音落下,我就挂掉电话。

我连傅墨深在哪儿都懒得说,苏月自然会想办法。

林朗在此时走了出来,看着傅墨深抱着我,眨了眨眼,就准备装作梦游没看到一样回房。

我黑脸,「过来!把傅墨深拉走。」我实在是推不开。

「好的,嫂子。」

可傅墨深的力气很大,林朗越拉他,他就把我抱的越紧。

快要窒息的我只能阻止,「算了,我们还是等苏月来吧!」

苏月来的很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