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升仙恋小说

升仙恋小说

齐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翠见状忍不住出声:「娘娘,御膳房如今在吃食上谨慎讨好得很,您何苦还要留着这一亩三分地?」

主角:齐砚殷娆   更新:2023-01-12 17: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齐砚殷娆的其他类型小说《升仙恋小说》,由网络作家“齐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翠见状忍不住出声:「娘娘,御膳房如今在吃食上谨慎讨好得很,您何苦还要留着这一亩三分地?」

《升仙恋小说》精彩片段

不过这也不会影响我的农业计划。

春天正是万物生长的季节,一个月过去,地里的小白菜已经长势喜人。

我乐得很,盯着小菜叶搓搓手,「齐国的水土真是好,比我家那儿好多了。」

小翠见状忍不住出声:「娘娘,御膳房如今在吃食上谨慎讨好得很,您何苦还要留着这一亩三分地?」

「我不守着这片地,去守谁?」

「当然是……」她恨铁不成钢地瞪我一眼,又委屈道,「您是不知道,这个月陛下一步都没踏进我们华宁宫,外面闲话多得不得了。」

「说就让他们说呗,陛下国事繁忙呢,咱没事别去打扰人家……诶,你听见鸡叫了吗?我猜它下蛋了,走走走,我们掏鸡窝去。」说着就拽着小翠往鸡窝处跑,顺便怂恿她伸手掏了两个鸡蛋出来。

能让别人帮忙干的我绝不亲自动手。

老母鸡在后头追着骂。

一直碎碎念的小翠都笑了,边逗着它跑边骂:「干吗呀,不就拿了你两个蛋吗?真小气!」

老母鸡:「咯咯哒!」

我怀里揣着赃物,作壁上观,「可不是。」

发现被我套进去的小翠跑到我身边,嗔怒:「娘娘!」

「好啦,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老神在在,「今天我亲自下厨,等会送到御书房去行了吧?」

不就是争宠嘛,没见过猪跑还没吃过猪肉吗?更何况我还见过猪跑呢。

我父皇有几十个妃子,就我记事以来见过的争宠手段层出不穷,只是我这人比较懒,从来不爱用罢了。

本来齐砚把我当个花瓶摆在宫里,他忙他的政务,我种我的地,相安无事挺好的。

奈何外头风言风语众多,都传成我狐媚惑主,宠冠六宫了,简直胡说八道!

听说还有不少臣子上奏,请求齐砚充实后宫,万万不可被一个附属国的妖女所迷惑,后来我又听说,近期齐国起了不少动乱,因此齐砚忙得晕头转向,脚不沾地,怪辛苦的。

那我住着人家的房子,吃着人家的饭,还种着人家的地,这时候多少还是要表示一下的。

因此我亲自下厨做了一碗色香味俱全的……鸡蛋羹。

主要地里的小白菜也还没长好,不然还是可以再做一道鸡蛋炒白菜的。

小翠一脸为难,「娘娘,这不太好吧?好歹您做点糕点什么的呢……」

「可我不会啊。」我坦然道,「不然你给我演示一下怎么用两个鸡蛋做糕点?」

小翠实在看不下去,硬是要来两盘桃花酥塞进食盒里,「娘娘,您到时候就说桃花酥也是您做的。」

我敷衍点头,「嗯嗯,好的。」

然后等齐砚看到我拿出的东西时,我很老实地介绍道:「鸡蛋羹是臣妾做的,桃花酥是小厨房做的。」

一旁的小太监抿着嘴憋笑,别当我没看见嗷。

齐砚没笑,只是一手撑着头,微微挑了眉,「为什么亲自做鸡蛋羹?」

「额……因为老母鸡刚好下了两个蛋。」

母鸡本来就是他吩咐人抱来的,所以下的蛋给他吃也很合理吧?

但是看齐砚没有要动弹的意思。

我看了眼精致的桃花酥,福至心灵,又道:「陛下若是不喜欢鸡蛋羹,也可吃点桃花酥,陛下近日国事劳累,是该好好补补了。」

齐砚放下手,轻轻叩了叩桌面,「论补身的话,糕点怎么比得上鸡蛋羹呢?」

嗯?还有这种说法吗?

我还在思考这说法合不合理,齐砚已经把鸡蛋羹吃完了,末了还有心思点评,「做得不错,升你做皇后吧。」

「多谢陛下夸……啊?」

他完全没在意我的惊讶,点了点桃花酥的碟子,「朕饱了,这份糕点你吃了吧。」

于是我就很老实地坐在他身旁吃完了一整碟桃花酥。

别说哈,小厨房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齐砚一直静静看着我吃,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引得我拿起最后一块时不免犹疑了一会儿,「陛下要来一块吗?」

「不了,朕不爱吃甜食。」

「哦。」

闻言我便安心地吃完了最后一块,又听他问:「甜吗?」

「甜……」我尾音还没落地,他突然就俯身凑过来,掐着我的下巴含住了我的唇。

一番厮磨后,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是挺甜的。」

我回过神来,心情复杂,「陛下,您不嫌脏吗?」

鸡蛋羹混合桃花酥的味道,至少我此生是不愿再尝……

齐砚:「……」

齐砚视角:刚吃完桃花酥的殷娆,粉唇娇艳,面若芙蓉,看起来很好亲。



那日齐砚神情微妙地让我回去了,然后下了一道圣旨,封我做皇后。

小翠大吃一惊,诚惶诚恐,「娘娘,您不会是在鸡蛋羹里下药了吧?」

我接着如烫手山芋般的圣旨,听到她的话忍不住翻了个大白眼,「瞎扯,鸡蛋都是你亲手从鸡窝里掏出来的,全程也都看着我做的,这鸡蛋有多正宗你能不清楚吗?」

食材正宗,做法正宗,味道也正宗,明明是再朴实无华不过的鸡蛋羹了。

至于齐砚为何突然发癫让我做皇后呢?

这一切都要从那个上奏请求圣上充实后宫的大臣说起。

原先送一个美人死一个,臣子们都不敢再进言纳妃,但如今见我一个异国不受宠的公主都安然无恙这么久,心思又都活络了起来。

那日我去送鸡蛋羹的前脚,这位忠心的臣子刚进言完,道是动乱平息后,那几个被收归的小国家也想要送公主过来和亲。

或许齐砚忙完国事后也觉得无聊了,就应了下来。

然后我就上前刷了一波存在感,让他想起来后宫也不是空无一人。

我猜他也是嫌麻烦,干脆让我当皇后,省得那帮臣子又要上奏说谁更适合当皇后,母仪天下。

毕竟我之前就「宠冠后宫」,一朝成了皇后也很合理。

只是,我看着眼前花枝招展的两个新人,有点头大。

天可怜见,我只想安安稳稳地种地养鸡,并不想管理后宫啊……

但是齐砚用菜地和鸡窝威胁我,因此我只能硬着头皮装了一天贤良淑德的皇后。

到晚间,我已经是个废人了,一边让小翠帮我揉肩,一边抱怨道:「你们大齐皇后的头饰怎么能这么重的?」

我看我们殷国皇后的头饰,就很轻。

只能说不愧是大国风范,大国重量。

小翠倒是兴高采烈,嘴都快笑歪了,「娘娘,这说明皇后的分量重嘛,而且这样一来,往后就算有人想和您争宠,也威胁不到您的地位。」

「白日奴婢看那个良妃面色不善,想来不是好对付的,淑妃倒是安静,可是娘娘您也得小心,这咬人的狗不叫……」

也不知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哪来这么强烈的宫斗欲望,我听得头疼,打断她,「今晚上的鸡喂了吗?」

小翠:「好的,我马上去……」

耳根清净了。

快就寝时,齐砚来了,也不干吗,就是搂着我的腰打算睡觉。

睡之前埋头在我颈间嗅了嗅,突然开口:「你换了熏香?」

我都快睡着了,撑着眼皮道:「没有,臣妾从不熏香,许是白日见了两位妹妹,带上气味了吧。」

我有气味也顶多是小白菜的气味……

白日淑妃身上倒是有股香气,清幽好闻,据说是她家的秘方。

齐砚却不乐意了,将我拽起来,「去沐浴。」

「臣妾洗过澡了。」我打了个哈欠,只觉得他有毛病。

「去把头发洗了,」他语气淡淡的,却不容置喙,「或者朕不介意拉着你一起洗。」

再大的瞌睡也没了,我又恹恹地爬起来,草草地洗了个头发,还湿漉漉的就想睡觉,被全程监督的齐砚一把拉住,「过来。」

我真的犯困的时候完全忍不住,天塌下来也不能阻止我睡觉的那种。

齐砚靠在床上,我忍着困意对上他幽深的眸子,想了想,干脆挤到他怀里,额头抵着他胸膛睡觉了。

半梦半醒间好像听到他叹了口气,要来一条毛巾帮我擦头发。

但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抱着大火炉睡得可香了。

第二日醒来,小翠告诉我,齐砚免掉了每日的请安,还特地嘱咐淑妃没事别来我宫里。

我本就不想早起只为听几声请安,乐见其成。

但是淑妃不乐意,三催四请地说既然她来不了我宫里,就希望我能去她宫里坐坐。

我不想去,但是小翠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娘娘,这可是下马威的大好时机啊。」

我头疼,只好带着一碟桃花酥去了。

淑妃叫梁知意,原是梁国最小的公主。据说梁国被吞并后,她的宗族里成年男女被一律斩杀,只留下她和她的幼弟留在梁县。

现在几年过去,她被她的亲弟弟送进宫了。

梁知意的长相是江南水乡女子那般,身形也单薄,单是坐在凉亭处,就像一幅水墨画。

「皇后娘娘万安。」见我到来,她柔柔地向我行礼,「嫔妾早听闻娘娘美名,一直想与娘娘亲近,昨日匆忙,未能与娘娘多说两句,故今日请娘娘来听雨轩一叙,娘娘不会介怀吧?」

她的声音温婉动听,带着点吴侬软语,加上身上的那股幽香,我身子都软了半边,「不会不会。」

小翠捏了捏我的手,暗示我要有点皇后的威严。

我才懒得管,兴高采烈地把桃花酥递给她,「我宫里做的点心,你尝尝。」

梁知意轻轻笑了笑,小口小口地吃,半晌就吃了一个,剩下的都进了我的肚子。

「娘娘看着瘦弱,胃口原来这么好。」她笑着道。

我闻言也不恼,「都是粮食嘛,不能浪费。」

心想我其实也不瘦,只是都藏起来了,齐砚就喜欢捏我腰间的软肉玩。

不是,怎么就想到他了呢?

我和他满打满算才睡了两次觉,这种细节怎么也记住了?

我神游天外,好一会儿才听清梁知意在问我什么。

她问我齐砚喜欢吃什么,她想亲手做点送过去。

我想了片刻,不确定道:「可能是……鸡蛋羹?」

梁知意:「?」

晚间齐砚又来了,来得比昨日早一些,因而一下就闻到了我身上的气味。

「去见淑妃了?」他问是这么问,但似乎不意外,然后转头就吩咐人伺候我沐浴更衣。

我拢着湿发出来时,他一把将我拽过去,拿过手里的毛巾为我擦发。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我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靠在他怀里。

我后知后觉,「陛下不喜欢淑妃身上的香气吗?」

他音调懒洋洋的,「朕不喜欢。」

「哦,那以后陛下要来就提前说一声,臣妾先沐浴洗干净。」

他动作顿住,轻笑了一声,「不好奇朕为什么不喜欢?」

「陛下自然有自己的道理。」

主要还是懒得问,万一触及什么陈年往事可不好。

他离远了些,抬起我的下巴,笑道:「那皇后总要提前准备也辛苦,不如为了朕,不与淑妃来往可好?」

我很老实,「大家都在一个宫里,不太现实吧?」

齐砚的眼神渐深,嘴上虽有笑意,但眼睛冷冰冰的,像冬日暗夜里被冻住的湖面,映着幽幽月光,假装自己还在缓缓流动。

我再傻也能看出不妙,瞬间示弱,「若是陛下要求的,臣妾听从就是。」

那湖面的光闪了闪,「这么听朕的话?」

我点头如捣蒜,「嗯嗯。」

毕竟你才是宫里老大。

而且听雨轩真的离得很远,我确实也懒得走……

齐砚:她好听话,她心里有我。

殷娆:男人还不如一只老母鸡实在。



从那晚开始,齐砚每日都宿在我宫里,也不干吗,就抱着我纯睡觉。

于是我也一步都没走出宫,一来是怕又染到什么气味被他强制要求二次沐浴,二来主要还是懒。

等到了初夏,前朝有大臣又在操心齐国未来,进言道圣上子嗣凋零,不可不未雨绸缪。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据小翠从前线打听来的情报说,大臣就是不满我独宠这么久,新人是招进来了,可齐砚一次都没去看过。

「妖女啊,妖女!」小翠学那个大臣下朝后的神态,神情激愤,「之前就听闻殷国长公主生得狐媚样,倘若真的迷惑了圣上的心智,将来再诞下有殷国血统的皇子,这可如何是好?」

「清蒸吧。」我一边听,一边对小厨房的人吩咐道,「清蒸鲫鱼可好吃了。」

小翠再次恨铁不成钢,「娘娘!」

「别瞎操心,」我摆摆手,「前面刮再大的风也吹不到咱们这儿来,而且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咱们也做不了什么,还不如先吃饭。」

自我出生起,红颜祸水的身份就没离开过我,真计较起来就没完了,操心这么多,还不如吃饭。

我当晚就美滋滋地吃了半条鲫鱼,齐砚来的时候我还在不太文雅地打饱嗝。

肯定不是我的错,是他这次回来太早了。

「今晚,朕就不留在你这儿了。」他扫了一眼残羹剩饭,淡然道。

我没在意,点了点头,「陛下有事可以让小福子来通知嘛。」

他像是没听到似的,盯着我又说:「朕今晚要临幸淑妃。」

我愣了下,转而想这也没啥,人都进来两个月了,就再点点头,「哦。」

齐砚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变得很古怪,像是有点生气,又有点挫败,我看不太懂。

总之他盯了我半晌,最后甩了甩袖子走了。

晚上我睡觉时,有那么一点点不适应,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最后找了个枕头抱怀里,才觉得舒服,一夜好眠。

第二日小翠如临大敌,说圣上今日早朝时看起来精神不佳,面色不善,脾气也不好。

「娘娘,陛下不会真的对淑妃……」

我盯着太阳下的菜地,若有所思,「小翠,咱们的小白菜可以收了。」

小翠立刻转移注意力,「是诶!」

这是最后一茬了,等收完这波,我就没东西能种了。毕竟当时以为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种子也没带多少,只能暗暗叹气,到底目光短浅了。

菜地空了,我和小翠连着吃了三天的小白菜,顿感无聊与乏味,开始每日敦促老母鸡下蛋。

老母鸡被逼急了,给首当其冲的小翠手上来了一口。

小妮子一边看我给她处理伤口,一边幽怨道:「娘娘,要不我们再去买点种子来?」

我拍了拍她的头,很是欣慰,「你终于不想着争宠,只想着种地了。」

小翠:「……」

近日齐砚一直留宿听雨轩,所以一开始,小翠日日在我耳边念叨快去重得圣上欢心,这两天应该是发现在做无用功,终于也放弃了。

我很满意,但也不打算再种地了。

理由很简单,当初是因为御膳房克扣吃食,我才要自力更生,如今混成了皇后,吃的也属实不赖,也就没必要种了。

小翠目光幽幽,「娘娘,你就是懒吧。」

我毫不避讳,「嗯。」

夏天到了,天气渐渐炎热起来,我实在懒得动弹,宁可躲在阴凉处看老母鸡下蛋,也不愿盯着菜地了。

更重要的是,几日后,一只猫咬死了我的老母鸡,被我当场抓获。

是只狸花猫,肚子有点大,看到来人时也不怕,叼着老母鸡的脖子就不松口。

小太监们把它抓进了笼子里,它就缩在角落瞪着人,人靠近就哈气。

我完全不恼,蹲在笼子外看得津津有味。

小翠现在已经很懂我了,「娘娘,您现在是想养猫了吗?」

「是啊,你想,咕咕就死在了它的嘴下,一命偿一命,它下半生就该赎给我了。」

小翠愣了下,「咕咕是谁?」

「老母鸡啊,」我舔了舔嘴唇,理直气壮,「刚起的名儿,这样看起来显得更郑重。」

小翠:「……」

可惜这只狸花猫性子很野,关了一天了,还是不理人,也不吃不喝,看得我都有点着急,随后就听小翠进来道:「娘娘,良妃娘娘求见。」

话音刚落良妃就急忙忙进来了,看到笼子就扑过去,「咪咪,你真的在这里!」

破案了。

我和小翠对视了一眼,开玩笑道:「良妃,这如果是你的猫,那你欠本宫一条命了,本宫的咕咕可是死在了它手里。」

良妃一脸错愕,「咕咕?」

我一脸痛心疾首,「咕咕是本宫最心爱的孩子。」

良妃满脸恐慌,「臣妾不曾听闻皇后娘娘有孕……」

小翠终于看不下去,「良妃娘娘,咕咕是我们娘娘养的一只母鸡,与娘娘感情深厚。」

嗯,很深厚,深厚到昨晚特地炖了一锅鲜美的鸡汤以祭奠咕咕死去的灵魂。

良妃:「?」

齐砚:她怎么不吃醋的?

殷娆(完全没想男人):想养猫了。



我和大师兄成亲后,他飞升了,我没有。

洞房花烛夜,他一时激动突破瓶颈,炸穿房顶后留我一人孤零零坐在床上透着大洞看天上的星星,心情复杂。

「小师妹,我一定会回来的!!!」

「……」

回想起大师兄无助的眼神和凄厉破音的最后话语,我无语凝噎。

成了仙岂是你想回来就能回来的?

距离大师兄白日,哦不,黑夜飞升已经过了半月,宗门里的流言蜚语在掌门老爹的压制下愈演愈烈,甚至有人说大师兄是被我丑哭了不想洞房才气急飞升的。

简直胡说八道!

我照照镜子,左看右看,镜子里的分明是个大美人儿嘛,哪里丑啦!

思来想去好几天,我决定重新举办比武招亲找个道侣,哪想到刚把告示贴好,朗朗青天一声炸雷,神音突降,声如洪钟。

「云秀秀,你不能嫁给别人!!!」

这声音,似乎是我那飞升仙界的大师兄?

「你说不能嫁就不能嫁啊,我偏不……」,话音刚落,一道惊雷就把告示牌给炸了个粉碎。

我拎着浆糊,腿有些打颤。

周边围观群众看看天,又看看我,瞬时做鸟兽散,留我一人愣在原地呆若木鸡。

从此以后,大师兄被小师妹丑哭不想洞房的谣言不攻自破,云浮山上又出现了新的谣言--

大师兄对小师妹情根深种,胆敢肖想小师妹者可能会被雷劈!

「你这下可就嫁不出去了。」老爹坐在我对面使劲搓了搓脸,脸上一派愁云惨淡。

自从大师兄那天天降神音,全修仙界都知道了我有个飞升成仙的醋坛子道侣,那些有意想向我爹提亲的门派自此纷纷压下了心思。

一人飞升,全派光荣,我却遭了殃。

我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压低了声音悄咪咪道:「他又不能下来打我。」



「你忘了你师兄能降雷啦!」

「……」

该死的,我确实忘了这茬儿。

叹了口气,我拉开门走到院子里对天大吼:「钟云,我不能上去,你不能下来,咱们放过彼此吧!」

等了一会儿,没动静。

我朝天瞅瞅,正准备向老爹报告大师兄已对我失去兴趣这件事时,熟悉的声音传来:「你想都别想!」

我顿了顿,朝天比了个中指,然后走回屋里砰地关上了门。

老爹摸着胡子,似乎早已预料到结果,起身拍拍我的肩膀叹气:「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嫁何撩啊。」

我看着老爹远去的背影恨恨磨牙,我就不信了,钟云他能盯我一辈子。

我实在太天真了,单想着钟云成仙后不能随意下界,却忘了他最擅长的便是御物之术。

「云秀秀,我就知道你不是老实的,我还没死呢你就想着嫁人啦?」我看着妆台上一张小嘴叭叭个不停的木偶,震惊得头都忘了梳,却仍下意识反驳:「你下不来我上不去的,跟死了有什么两样?」

木偶将妆台跺得梆梆响,像是在表示不满:「虽然我目前不能下来,但我总能找到下来的法子的。」

接着又叉腰下令:「你也得给我努力修炼,早日飞升。我可是会看着你的。」

「……」

盯着木偶,我犹豫几瞬,恶从胆边生一把将它抓起塞进了一个小匣子。

努力修炼?开什么玩笑!

我云秀秀咸鱼了这么多年,岂是努力就能飞升的?

「自己是个修炼狂魔也就算了,居然还拉上我……」我边梳头边嘟囔,主动忽略小匣子里的动静。

「放我出来!」

「才、不、要。」

「云秀秀,放我出来!」

「略略略,有本事你就自己出来啊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被我气着了,匣子里没了动静。

生气了?

我举起匣子凑近了看,里面传来闷闷一声,带着不易察觉的委屈。

「云秀秀,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

我垂下眼,慢慢放下匣子,然后打开,朝着里面抱膝坐着的小木偶语气轻快道:「对啊,是我先招惹你的。然后呢?你就要一直赖着我么?」

「你、你!」

「我怎么了?我向来如此,师兄你今天才知道?」没了梳妆打扮的心思,我草草挽了个髻就走了出去,没再管妆台上气得一言不发的木偶。

两人差距原本就大,如今一个早早飞升,一个才堪堪结丹,仙界想必也是不缺美人的,现在还记着我,可以后呢?

还不如早些断了念想,免得日后心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