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八零团宠福运宝

八零团宠福运宝

果茶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在父母去世之后,徐悠悠被姑姑收养,可是当姑姑的亲生女儿被寻回之后,她的人生开始走下坡路。在表妹的陷害下,只落得一个凄惨离世的下场。再度醒来,她坚持回到农村的哥哥身边,就算吃粗饭做农活也好过被人欺凌。徐悠悠帮助哥哥们成家立业,自己也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主角:徐悠悠,徐钟国   更新:2022-07-15 23: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悠悠,徐钟国 的女频言情小说《八零团宠福运宝》,由网络作家“果茶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在父母去世之后,徐悠悠被姑姑收养,可是当姑姑的亲生女儿被寻回之后,她的人生开始走下坡路。在表妹的陷害下,只落得一个凄惨离世的下场。再度醒来,她坚持回到农村的哥哥身边,就算吃粗饭做农活也好过被人欺凌。徐悠悠帮助哥哥们成家立业,自己也找到了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八零团宠福运宝》精彩片段

镜子里的脸肥嘟嘟的,圆润可爱,没有横在右脸颊那恐怖的伤疤,皮肤也没有因为长期日晒风吹而变得皲裂蜡黄的。

徐悠悠伸出手,五个窝窝明显可见,指头修建的干干净净。

闭上眼睛,徐悠悠忍住了内心如开水一样翻腾的情绪,往墙边挂着的日历快速扫了一眼。

一九八五年八月初三,这一年她还没到五岁。

这一天,她会被小姑从乡下接回城里,跟小姑重新找回来的女儿一起生活,前世的徐悠悠多天真呐,一心幻想着脱离农村贫穷日子,去城里抱着洋娃娃睡觉去。

可惜,小姑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把丢了女儿之后的愧疚对她表达出来,因为她的女儿冯晶晶已经回来了啊。

后来继续养她,不过是因为小姑看上她从小就很好的运气,把她当吉祥物一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悠悠,你大哥也是为你好嘞,你小姑女儿都找回来了,你还去她家干啥嘞?平白找人嫌弃。”

这话真耳熟啊,前世她是怎么说的?你骗我,我小姑对我才好,我大哥二哥三哥都没给我买过洋娃娃!

徐悠悠低下头,掩住眼中悔恨。

青婶子觉着这孩子不愿意理她,也就不再劝了。

“我晓得了。”徐悠悠抬头,郑重回答道。

青婶子有些意外,毕竟这孩子自被从被徐钟情送回乡下之后,每天都闹脾气不吃饭。

“啊,那行,今儿个你大哥定亲哩,我去前头帮忙弄弄菜。”青婶子走了。

徐悠悠却猛然再一次看向日历,八月初三?对了,就是这一天,大哥徐钟国娶了那个祸害进家门。

肚子里怀着野种来跟大哥定亲,婚后生了娃又勾引村里二赖子,两人联合把大哥积蓄掏光,养的孩子也不跟大哥亲近,最后害得大哥年纪轻轻就勾了背,苍老的仿佛七八十岁一样。

定亲礼是中午,徐悠悠看着天现在才上午,还有点时间。

她跑出门外,直奔着隔壁村牛大壮家里。她知道,那个新大嫂肚子里的娃是牛大壮的,她见过两人一起在小树林里牵手。

她洋装找牛大壮侄女玩儿,实际上低着头看了眼着背后砍柴的牛大壮,转身对着牛丫丫大声的说:“牛丫丫,你来我家吃饭吧!今天我大哥定亲哩,我新大嫂长得可美了。”

牛大壮无动于衷,徐悠悠继续说道。

“听说叫何燕燕,燕子的燕,嘿嘿,我大哥真会讨媳妇。”

牛大壮动作猛的停滞,看向跟侄女玩泥巴的女孩。

“不过,新大嫂想快点跟我大哥结婚,不知道为啥。”

牛大壮怒火中烧,妈的这个贱人,敢背着他嫁人?幸好是娃儿说漏嘴了,否则床都跟人上了,自己到手的女人都飞了。

呵,不就是看不上我牛大壮没爹没妈么?

眼看着牛大壮跟头驴一样冲出家门,徐悠悠知道目的达成了,起身慢慢往家走。

与她预料中一样,等她小短腿倒腾到家门口时,院儿里已经闹得一团糟了。

闹吧闹吧,砸了桌子凳子大哥还能重新做,大哥辛苦卖力攒的三百块钱彩礼钱就省下来了。

还有那台二哥三哥打了三个多月工,攒钱偷偷给大哥准备的电视机也能省下来了。

何燕燕被牛大壮拽着头发,脸上画的猴屁股似的腮红已经花的一团糟。

“你个不要脸的贱人,昨儿个还跟我滚床单呢,今天你敢跟人定亲了?我打死你个荡妇。”牛大壮一巴掌接着一巴掌,何燕燕根本无力张口替自己辩解。

徐悠悠看着屋檐下那目瞪口呆的三个年轻人,眼泪哗啦啦往下流。

真好啊,二哥三哥还是那样意气风发。

“悠悠?你哭啥嘞?”大哥徐钟国看见妹妹站在院子前大哭,直接抱起轻飘飘的徐悠悠。

怕是被吓到了,三个兄弟互视一眼,果断带着徐悠悠远离闹剧中心。

屋里放着早就准备好的瓜子糖果,还有贴了红布条的新被褥,脸盆锅碗瓢盆。

“不怕不怕,哥哥们都在。”徐钟国嘴笨,不会哄妹妹,来来回回就这一句。

但徐悠悠现在最爱听的就是这一句话,哥哥们都还在。

“哥哥,是我招来的牛丫丫大舅。”徐悠悠交代了自己去找牛丫丫玩儿,“不小心”透露大哥定亲,新娘叫何燕燕。

兄弟三无语对视,这叫什么事儿啊,幸好悠悠去找牛丫丫了,不然过了门再碰上牛大壮,那不就出事儿了么?

“啊!见红了,见红了!杀人啦!”院儿里一直劝架的媒人一声嘶喊,屋里三兄弟立马应声跑出去。

把不能见血的的徐悠悠搁在屋子里。

徐悠悠趴在窗户风里往外看,她想看这一次,在她跟前嚣张了一辈子的何燕燕会落到怎样的下场。

何燕燕肚子似乎被牛大壮踢了一脚,此时正白着脸趴地上,裤褪下面流出了一大摊血红。

流产了么?

“啊,我的肚子好痛啊……救救我,救救我啊!”

徐钟国连忙借了板车,让牛大壮把人拉到乡里卫生所里。自己是一点也不敢碰何燕燕,避她如避瘟神一样。

午饭桌上,三兄弟冷静下来,忍不住还是心脏扑通扑通跳。

“天呐,何燕燕太吓人了。”二哥徐钟民连连扒饭道。

“啧,差点让她带着娃嫁我们家了,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三哥徐钟林唏嘘不已。

徐悠悠坐在椅子上,甩着腿。

“唔,我们再给大哥找大嫂呗。反正大哥二哥电视机都买好了。”

“什么?电视机?”徐钟国炸了,那电视机八百多块钱,自己都没本事拿下,这两个兔崽子怎么赚得钱?

干啥坏事了?徐钟国脑子里立即浮现许多画面,心一狠,直接抓起了扫把开始教育弟弟。

“一不小心”告了密徐悠悠丝毫没有歉意的继续甩腿吃饭。她希望大哥这次要狠狠教训一下二哥三哥,让他们不敢再去跟着乱七八糟的人倒卖东西了。

三哥也不会再惹上不该惹的人,被打断了腿葬送一辈子。


秋风阵阵吹过,徐悠悠咬着半个野果子,坐在田埂上看着哥哥们在地里挥洒汗水。

该秋收了,徐家四兄妹守着着三亩地已经三年多了,距离亲妈褚凤霞改嫁到别家也已经三年左右了,算算日子,今天好像是她后生的那个弟弟的生日。

徐悠悠回想起前世那个为了她出头的继父,还有提着小姑父拿起拳头就揍的少年,以及他说的那句,你敢欺负我姐姐,就不由弯唇笑了。

爸爸离世她守了二年的寡,拼死把自己生下来还养到了两岁会走路,然后才因为追求幸福改嫁了。

那时候开始,哥哥们就对她有了心结,一次也不去看她,更不会在自己面前提她。

其实,也没什么化解不掉的恩怨,至少她生了自己,还在艰难的条件下撑了两年的家。

“悠悠,咱回家吧。”徐钟国扛着锄头招呼着徐悠悠。

回到家,徐悠悠看着日头高挂,距离中午还有点时间,现在去也不迟。

“哥哥,我想妈妈了。”徐悠悠低头,小声说道。

院里各自忙碌的三个哥哥同时停下动作,大哥二哥沉默不语,三哥徐钟林脸色却格外难看。

他在徐悠悠面前蹲下,询问:“谁跟你提她的?”

那个女人抛下他们跑了,那时妹妹才两岁半!矮墩墩的走路都不顺溜,她就急着要嫁给别人了,听说现在又有了新的儿子,这样的妈妈一点也不称职。

徐悠悠抬起天真的眸子,看向大哥。

“大哥,不管她现在在哪里,她都是妈妈呀。”

“以前村里人骂她是灾星,骂我小灾星,妈妈还跟人打架保护我。”

徐悠悠回想起童年,声音忍不住带上了一丝哽咽,从小她在村里就过得很好,为什么要那么想不开放弃自己的亲哥哥,一心奔着城里去。

“哥哥,妈妈难道就不能过得快乐一点吗?”徐悠悠再次说道。

徐钟国听的恍了神,院儿里静悄悄的。

“大哥带你去看她。”

他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所以也回屋换了身干净衣服,梳了梳头发,带着自己原本买来定亲的鸡蛋糖果,抱着徐悠悠走出了村子。

褚凤霞改嫁的不远,只需要走十分钟就到了。

这也说明她其实一点也不想和以前的孩子们离远了。

可为什么这么几年,一次都不回来看他们呢?徐悠悠心中有疑惑,放在前世,她怎么也不会问出来。

可是现在她却想直接问出来,妈妈,你为什么不回家看看我们?

哥哥差点娶了个坏女人进屋了。

徐悠悠一路沉默,靠在徐钟国怀里。

“悠悠,别难过。妈妈以前最喜欢你了。”

“嗯,哥哥我知道。”她临走前,哭的撕心裂肺。

哎,徐悠悠低头,眼看着自己现在还得窝在哥哥怀里,顿时脑子里那些成熟想法都没了。

想什么呢?就算是有啥想法,那也不是一个四岁半的孩子能做出来的。她只能用孩子的办法一点点提醒哥哥们。

“悠悠昨天开始就变了一些。”徐钟国道。

徐悠悠笑:“悠悠长大啦,想帮哥哥们忙啊!”

到了褚凤霞新家门外,屋子里许多人围着一个雪团子一样的娃娃称赞,夸他长得有福气将来肯定有出息,什么的。

徐悠悠叹,这娃儿确实有福气,就是有点虎,一言不合就爱跟人打架。

继父是郊区一个新建的机械厂的部门管理,一个月赚几十块钱,喜欢褚凤霞好多年,甚至不介意她是二婚,硬是顶着自己一家人的反对,娶了她回家。

徐悠悠矮墩墩的站在人群之外,一眼也看不见小胖墩,有些着急,回头抓着大哥的裤脚。

“大哥,抱我看看弟弟呀。”

徐钟国无奈,只能举起轻飘飘的妹妹,让她看见那圆桌上坐着的奶娃娃。

圆溜溜的眼睛也不看人,只专注的盯着自己眼前的一块鸡蛋糕,馋的口水沿着嘴角哗啦啦往下流。

怪不得以后长得胖胖的,原来从小就这么爱吃。

徐悠悠眼里闪着一丝笑意,结果发现,那个小家伙忽然看向了自己,还手舞足蹈的嗷嗷乱叫。

“嗷呜嗷呜!”

两岁的娃娃,怎么张口就嗷呜嗷呜呢?还当自己是老虎么?

一旁的褚凤霞有些尴尬,抱着胖娃娃跟邻居们解释:“这孩子喜欢老虎,天天跟着电视……悠悠?”

褚凤霞声音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徐悠悠压下心中万千思绪,扬起了一个大大笑容来。

“妈妈!我和哥哥来给弟弟过生日啦!”

“嗷呜嗷呜……”小胖墩跟着后头嗷呜嗷呜叫着。

褚凤霞情绪激动,一把捂着小胖子的嘴,这死孩子嗷呜个啥,不知道他妈有正事么!

回头就打屁股,狠狠地打。

徐悠悠见小胖子被捂着嘴巴还堵不住他那双乌溜溜的眼睛,调皮的冲着自己眨巴眨巴求助。

真是可爱的让人想狠狠揍一顿屁股啊,肉墩墩的屁股打起来一定很过瘾吧。

褚凤霞带着徐悠悠和徐钟国一起进屋子里,外头让继父覃可杰照看着。

大约是很久没见过女儿和大儿子了,褚凤霞背着身倒热水,倒了很久也没见她转过身来,只听到一声接着一声的啜泣。

徐悠悠走过去,从背后抱住褚凤霞。

“妈妈,今天是弟弟生日,你也不许哭鼻子。”

“好。”

徐钟国就僵硬多了,偶尔吐出两个字来回答褚凤霞的问题。更多的还是陌生和尴尬,徐悠悠夹在中间缓和气氛,母子三人倒也处得不错。

很快,覃可杰抱着胖墩走进来,对待妻子以前的孩子也没有一点尴尬。

“悠悠喝糖水么?”他问。

徐悠悠扬起笑容,诚恳道谢:“要喝,谢谢覃叔叔。”

小胖墩一眼看到了徐悠悠,死活都要往她怀里钻去,在地上耍赖打滚,褚凤霞没办法,只能扶着胖墩走到徐悠悠身边。

两个差了两岁多的娃娃两眼相望,最后还是胖墩打了个中气十足的嗝,徐钟国都不由自主露出了笑脸。

看过了妈妈和胖墩弟弟,覃叔叔给了许多吃的喝的让徐悠悠带回去,走前褚凤霞还偷偷给徐悠悠塞了五十块钱。

“哥哥,其实妈妈很在乎我们的,对吧?”

徐钟国沉默不语。

徐悠悠索性不劝了,大哥心思直白简单,等过几天自己想清楚了,就好了。

只是徐悠悠没想到,今天愉快的心情会那么快就被毁了。推开院子门,小姑徐钟情带着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冯晶晶都在。

徐悠悠一眼看见她们,嘴角一直洋溢的笑容忽然就消失了。

她不会忘记上辈子是怎么被小姑潜移默化消磨所有希望的日子。她费劲心思考进了大学,小姑直说她不适合就拒不提供学费,她只能一个人打工努力赚钱。

她看上的一切,冯晶晶都会来抢,人前装作乖巧妹妹,人后时时刻刻让她记住自己的身份。

徐悠悠怎么敢忘呢?自己只是小姑养的一个吉祥物而已。

只因为自己运气好,小姑就把她当个宠物一样养大,给足吃喝就行。

脸上被冯晶晶划了好大一道伤疤,小姑是怎么说的?悠悠你是吃我们家饭长大的,你不能恩将仇报啊。

后来再得知几个哥哥过得都不好,她就病了,再也没好过。

那短短二十多年人生就像一场闹剧一样,荒唐开始荒唐收场。

她这次,绝对不要寄人篱下,被人看轻!


“悠悠啊!小姑来接你啦,你看小姑还买了洋娃娃,是不是你一直喜欢的?”徐钟情眉眼温柔,语气轻缓。

徐悠悠就是喜欢小姑身上这种妈妈一样的感觉。

徐悠悠接过洋娃娃:“谢谢小姑。”

“行了,那就跟小姑走吧,再不走赶不上车子了。”

徐钟情见徐悠悠拿了娃娃,就觉得她是答应跟自己走了,于是牵起徐悠悠的手。

却没想到徐悠悠想个滑溜泥鳅一样,挣脱出去躲在大哥身后,手里的洋娃娃也顺势扔在了一旁。

“我不要洋娃娃了,我要哥哥。”徐悠悠只露出半个身体。

徐钟情脸上不悦一闪而过:“是不是哥哥跟你说了什么?跟小姑去城里过日子不好么?天天吃肉。”

徐悠悠坚定摇头:“晶晶都回来了,我就不去了。”

“我在家里哥哥们对我很好,不想跟别人分享关心。”

徐钟情这下子面色就僵硬了很多,她看向三兄弟,神情严肃。

“你们跟妹妹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你们连自己都养不活,还养悠悠?”

徐钟国感受着背后妹妹微微颤抖的牵拉,听着小姑对她的轻蔑和看不起。

自从妈妈改嫁之后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家的少年抬起了头,语气十分强硬。

“悠悠在家,是我们三个的宝贝。”

“现在晶晶回来了,小姑能像对晶晶一样对悠悠么?”

这问题一问,没等徐钟情回答呢。

一直沉默躲在徐钟情身后瞪着徐悠悠的冯晶晶大喊大叫起来。

“你不要脸,癞皮狗,就是想吃我们家的肉,不许你来我家!”

三兄弟齐齐变脸,徐钟情尴尬低头,安慰敏感易怒的女儿。

自从晶晶找回来之后,总是莫名其妙发脾气砸东西,她又得工作,因此想接徐悠悠回去,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在一起,应该能稳住晶晶情绪。

她承认自己有别的想法,可不也是再给这几个孩子帮忙么?爸死了妈妈改嫁,她带走一个不是刚好减轻负担么?

徐悠悠把徐钟情神情变化全都看在眼里,猜到小姑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好事,上辈子到最后,小姑也不承认自己一直在利用自己。

利用自己转移冯晶晶经常发疯的脾气,让自己成为冯晶晶的发泄口。

多虚伪?

“小姑我不去你家了,你带晶晶走吧。”徐悠悠开口说,“我们家很好,什么都不缺。”

话到这里了,徐钟情只能板着脸,心情极不好的带着冯晶晶走了。

“悠悠别怕了,你不想走,哥哥就算是追到小姑家也要把你带回来。”

徐悠悠点头,上辈子哥哥也来接过自己好几次。

可那时候自己太傻了,就算每天被冯晶晶当做出气筒,只要小姑给点甜头,就会傻乎乎的又相信城里的日子就是比乡下好了。

“嗯。”哥哥们真好。

两天发生了许多事情,大哥订婚失败,家里原本准备的好多东西用不上,只能原封不动拿回去退钱。

二哥三哥打黑工赚的电视机退回去,换了五张一百,全都被存进了信用社里。

家中一共不到一千块钱,其中有三百是爸爸还在时候存下的,其余一百多是三个兄弟一起赚的。

虽然二哥三哥赚的很多,但是徐悠悠依旧反对他们出去打黑工。

“二哥三哥答应我,不许再去偷偷打工赚钱了。”

徐悠悠拿着木棍,站在徐钟民,徐钟林跟前。

严肃的仿佛一个小老太太一样,殊不知她此刻这认真样子落在比她高了半个身子的两人眼里,十足的可爱。

十岁的三哥徐钟林敷衍点头,甚至还配合的伸出手,让徐悠悠打了一下手心。

真是个小管家婆!

“我说真的!那我在街上看见了,好多人被骗,还被打断了腿!”

徐钟国听了这话顿时就上了心,哄了徐悠悠去睡觉,自己拿着小腿粗的棍子狠狠揍两个弟弟。

“不知道许多人被骗打工,然后进了黑厂打断腿的么?”

“你俩赚了钱是咱爸保佑,再有下次,我直接一人断一条腿,知道了么?”

大哥发了狠,老二老三这才彻底熄了心里的想法。

“知道了大哥,这次不是你定亲,没有拿的出手的东西么?我们怕丢面子,才去的。下次一定不去了。”

比起赚钱,那还是腿更重要。

扒在窗口看的徐悠悠点点头,果然还是要大哥出马才行。

夜里下起了一阵大雨,哗啦啦的砸在屋顶,吵的人睡不着觉。

徐悠悠辗转几个噩梦,闷出一身热汗醒来发现自己的被褥已经湿了一大半。

睁眼看着屋顶,都能看见从上面滴下来的雨水。

这雨怎么会下的这么大?外面有一声惊雷劈过,屋里的徐悠悠起身坐在床上,总觉得自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悠悠?”

“二哥!”

徐悠悠刚看清来人,自己就被二哥恋人带被子一起抱起来,直接被带到了三兄弟住的隔壁屋子里。

这间屋子以前换过屋顶的瓦片,漏雨没有她的那间屋子严重。

徐钟民抱起妹妹,摸了摸她湿漉漉的头发,直接把人塞进了他的被子里。

“二哥睡哪里?”徐悠悠似醒非醒问。

“跟大哥挤一床被子就行。”

徐悠悠沉沉睡去,夜里的事情她在第二天迷迷糊糊忘了差不多了,只记得那一声惊雷。

早晨,远处的山间飘着层层浓雾,但是到了点,山下的太阳依旧是照常升起来了。

徐悠悠坐在家里放空脑子,努力回想着。

“再过几天麦子就要熟了,咱们先把屋子收拾出来,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徐悠悠猛然清醒,麦子?

对了,是麦子!泥石流!一场巨大的泥石流直接碾平了村里所有的麦子啊!家里一年的希望没了,大哥灰心了许久,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天气,早早把麦子都收了。

也是因为这场泥石流,村里好像还死了一个人,小时候故意拿着水枪滋她的那个坏少年。

徐悠悠忽从椅子上蹦起来,指着远山间的浓雾道:“大哥!那里的云好奇怪!”

徐钟国端着碗转过头,看向妹妹指的那处地方。

确实有点奇怪,可能是要下大雨了吧。

徐悠悠间大哥没往那处想,又提起了昨晚下的一夜大雨,指了指门口的那条河问:“大哥,昨天夜里雨下的好大,可是为什么河里的水一点也没涨起来?”

“山里还有别的大湖能装水么?”

徐钟国把这两件事串联在一起,终于想起了什么。

他五岁那年,也是夜里下了好大一阵雨,第二天半下午时候,大水从山上冲下来,他们一家在山脚下辛苦种了半年的田地被淹没,。

徐钟国触电一样猛然站起身,碗里的粥还剩下一半,人就已经冲向了厨房。

拿出筐子和镰刀,招呼两个弟弟立马去地里抢收麦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