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姜岁岁陆南承小说

姜岁岁陆南承小说

姜岁岁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您已经不是对方好友。”新年第一天第一个小时。陆南承给她的新年礼物,是删除。姜岁岁有些呼吸不畅。她一时间,竟想不明白陆南承为什么要删除自己?他是只想删除联系方式,还是想删除她这个人,同她彻底划清界限?

主角:姜岁岁陆南承   更新:2022-09-11 11: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岁岁陆南承的其他类型小说《姜岁岁陆南承小说》,由网络作家“姜岁岁”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您已经不是对方好友。”新年第一天第一个小时。陆南承给她的新年礼物,是删除。姜岁岁有些呼吸不畅。她一时间,竟想不明白陆南承为什么要删除自己?他是只想删除联系方式,还是想删除她这个人,同她彻底划清界限?

《姜岁岁陆南承小说》精彩片段

十年前的空难,父母去世,只剩下自己和爷爷相依为命。

她知道,爷爷其实最盼望团圆……

吃完年夜饭。

送爷爷去卧室休息后,姜岁岁回到客厅,听着电视里面热闹的氛围,卧在沙发上半梦半醒。

梦里,她见到陆南承决绝离去的背影。

无论她怎么求,他都不肯回头。

他不要她了……

“嘭”!窗外烟花炸开。

姜岁岁猛然惊醒,大口喘息,但心慌怎么也压不下去。

拿出手机一看,已经过了十二点。

微怔过后,姜岁岁点开微信上置顶的对话框,给陆南承发了句:“新年快乐。”

下一秒,页面却弹出一个红色感叹号。

“您已经不是对方好友。”

新年第一天第一个小时。

陆南承给她的新年礼物,是删除。

姜岁岁有些呼吸不畅。

她一时间,竟想不明白陆南承为什么要删除自己?

他是只想删除联系方式,还是想删除她这个人,同她彻底划清界限?

越想,空气就越冷。

新的一年,好像一点期盼都没有……

转眼,年假结束。

姜岁岁一回到公司,就被塞了一把喜糖。

喜糖的包装很精美,看得出来主人很用心,她眼中流淌羡慕。

因为陆南承不喜欢被关注,所以公司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夫妻。

“恭喜。”

她话音刚落,同事却说:“这可不是我的喜糖,是陆机长和他未婚妻带来的。”

姜岁岁一懵,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你说喜糖是谁的?”

陆南承和他的未婚妻?

那自己算什么?

下一秒,同事的惊呼声响起:“陆机长来了!”

姜岁岁转身望去,眼眸却又是一刺。

只见陆南承携着一位高挑优雅的女人走来,眼中是她做梦都想要的温柔。

他们一步步走近,每一步好像踩在姜岁岁心口。

擦肩而过之际,陆南承没看她一眼。

最终,他们在她的侧前方站定。



陆南承朗声介绍:“这位是我们机组新来的乘务长慕依依,以后就是大家的同事了,大家欢迎。”

话落,他身侧的慕依依上前一步。

她双手端在身前,是标准的空乘礼仪,随后温柔一笑:“各位同事好,我是慕依依,以后请大家多多关照。”

周围一阵掌声,姜岁岁站在原地,只感觉心口空寂寂。

她像是被隔离在世界之外,看着他和别人郎情妾意,亲密无间。

这时,却见慕依依径直朝她走来,伸出了手:“你好,我以前就听说迦南有个很负责的副机师,就是你吧。”

姜岁岁望着她,只觉得“负责”两个字在打她的脸。

公司明确规定,机组的乘务长须由内部一再筛选才提拔,可她负责的机组,却被陆南承空降来一个慕依依。

他明明工作严谨,最厌恶靠关系,用私情。

怎么轮到慕依依,他就变了呢?

姜岁岁迟迟没伸手,陆南承的脸色渐渐阴沉。

“姜副机师,跟我进来!”

机长办公室。

姜岁岁刚跟进去,要关门,就听身后传来陆南承冰冷的质问:“姜岁岁!给依依难堪有意思吗?”

姜岁岁心口闷痛,如被重击。

她是他的妻子,他叫她姜岁岁。

却亲密叫别人依依。

拳头松了又握,她压下喉间酸涩,缓缓转身,抬头望他。

“我不同意空降乘务长。况且,我们机组的乘务长年前就已经按照公司制度选好了,他是一个很有资历——”

话还没完,却被陆南承不耐打断:“这是我的机组,我说了算。少往我身边安插你的眼线。”

姜岁岁僵住,张了张嘴,半响才挤出一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陆南承只给了她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随后离开。

姜岁岁怔了许久,回过神来才发现手中的喜糖已经被自己捏碎。

一个小时后。

缓过来的姜岁岁低头朝着洗手间走去,不曾想刚走道拐角,就见到陆南承和慕依依迎面走来。

她下意识后退一步,躲在墙后。

却听到慕依依问:“南承,我看你的副机师好像不太喜欢我,会不会让你难做?要不,我还是不做这个乘务长了吧?”

姜岁岁心中一紧,屏住呼吸听着。



未几,陆南承冷漠的声音传来:“没事,我已经和上面申请,将她踢出机组了。”

姜岁岁只觉脑中轰然一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明明是在室内,可姜岁岁却觉得刺骨的寒风好像肆虐进心底。

爱一个人怎样?

不爱一个人又是怎样?

陆南承让她看的分明。

这天下午,姜岁岁就收到了转组通知。

收拾东西的时候,慕依依过来了。

她一脸歉意:“抱歉,姜副机师,虽然今早有点不愉快,但我也没有想到南承为了维护我会把你赶走。”

姜岁岁心中一堵,不想理会。

没有意义的道歉跟道德绑架有什么区别?

慕依依却不放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这五年来对南承的照顾。”

姜岁岁捏紧水杯,猛然抬头:“你知不知道我跟他是夫妻?”

却听慕依依一字一句:“那你知道吗?五年前的正月初九,南承要我陪了他一晚。”

姜岁岁的手猛然一抖,“哗啦”一下,玻璃杯落在地上,摔碎一地。

她只觉得,碎得是她的心。

五年前的正月初九,是她和陆南承的新婚夜。

那晚,他一夜未归。

她一直以为他是临时接了工作。

却原来,是和别的女人洞房花烛。

痛若锥心,姜岁岁挺直着背,强装镇定。

可却不知何时咬破了唇,嘴里满是血腥味。

慕依依见她模样,故意抚过右手的崭新婚戒,一脸幸福:“南承已经跟我求婚,姜副机师,强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她话里的炫耀意味浓厚。

姜岁岁咽下口中血腥甜,冷眼看向慕依依。

“破坏别人的家庭,难道就有好结果了?”

话落,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推开。

陆南承冷漠的眼神似要将姜岁岁刺穿:“姜岁岁,诽谤同事就是你的教养?”

她诽谤?

姜岁岁凝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他前所未有的陌生。

她强忍着心脏的酸涩,可却还控制不住嗓音颤抖:“陆南承,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痛?”

陆南承眉头微蹙,明明知道姜岁岁惯会演戏,可她这倔强的样子却莫名让他心头异样。

“收拾完东西赶紧走。”

说完,他带着慕依依便转身离去。

凝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姜岁岁感觉自己像一个笑话。

五年的婚姻,她生生担了罪恶的名,可自己明明什么都没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