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拥有阴阳九针的我执掌生死

神医拥有阴阳九针的我执掌生死

古月止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家嫡长子林风出生时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右腿比左腿短上一截,因此被家族视为最卑微无用的废柴。他成年之后,家族居然将他的骨髓取出为他的弟弟续命,然后将他从林家除名,弃之荒野。林风很幸运,他被天师所救,上昆仑山,学习无上阴阳医术。学医三年,他便将阴阳九针前八针学会并且融会贯通,学成之际,他强势归来,虐渣报仇!

主角:林风,曹蕊芯   更新:2022-07-15 23:1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风,曹蕊芯 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拥有阴阳九针的我执掌生死》,由网络作家“古月止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家嫡长子林风出生时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右腿比左腿短上一截,因此被家族视为最卑微无用的废柴。他成年之后,家族居然将他的骨髓取出为他的弟弟续命,然后将他从林家除名,弃之荒野。林风很幸运,他被天师所救,上昆仑山,学习无上阴阳医术。学医三年,他便将阴阳九针前八针学会并且融会贯通,学成之际,他强势归来,虐渣报仇!

《神医拥有阴阳九针的我执掌生死》精彩片段

“阴阳医者,统共掌握十八针,阳九针可救治天下苍生!阴九针可屠尽世间诸敌!”

“阴阳医者,于生死之边缘徘徊,享世间之绝笔!”

“然,医者透心橙明,心定则神稳……”

昆仑大山之巅,飘雪洒落。

一少年盘坐于山巅,口中不断喃喃。

然而此刻,他的鬓角已被豆大的汗珠浸湿。

少年名为林风,乃昆仑大山阴阳医道嫡传弟子!

学医三年,便将阴阳九针前八针学会并且融会贯通。

然而,半年过去了,这最后一针回天针却无论如何也不得半年思绪。

就在这是,少年一口鲜血喷出,他捂住胸口望向前方。

“怎么会这样……”

林风低声喃喃。

下一刻。

一幅幅血腥赤红的画面涌现在他的大脑之中。

那是一尊无比庞大的庄园,在那庄园之中居住了当今龙国第一大家族林家。

而林风,便是这林家的嫡长子!

可天不遂人愿,林风自出生之始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而且右腿比左腿短上那么一截。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本应享受林家所有人关注的他却成为了整个林家最卑微低贱的废物!

而这还并不能让林风如此难以释怀。

在他三岁那年,他的亲弟弟林云来到了这个世界。

一出生,他便携带了整个林家的所有气运。

一岁识字,三岁便能演奏钢琴,六岁便已经开始妍习高中教材。

年仅十五岁,他便已经是艾利思商学院经济学博士毕业。

如此成就,整个林家都沸腾了。

而林风自然而然就成为了人们眼中对比的对象。

与他这个弟弟相比较而言,他就宛若那垃圾堆里的废物!

卑贱!

可笑!

可天不遂人愿。

在林云十六岁生日那天,他直接摔倒在地,自此一病不起。

后来送去医院才发现,林云患上了急性白血病,需要一具与他血型相通的骨骼才能活命。

于是,年仅十九的林风被盯上了。

不管他愿意与否,他被强行送上了手术台,挖去了脊骨!

而林家做的更绝的是,为了能够保持林家高傲的外在形象,他们将林风的所有信息全部抹除!

并且,将刚做完手术的林风扔到了荒郊野外!

林风无论如何也忘不掉那一天。

自己除了大脑,浑身动弹不得,他就这么躺在泥泞当中,鲜血,泥浆混杂在脸上,那种冰冷的感觉仿佛随时都能将他的性命给剥离一般。

他恨!

恨林家的所有人!

他是不如自己的弟弟,可为什么,为了所谓的光鲜亮丽就要亲手杀掉自己!

出生便是残疾难道是自己的过错吗?!

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

那一日,林风恨意不绝,从他被抛弃的丛林里一路往外爬,他靠着自己的牙齿,咬着泥土一点点的朝着林家爬去。

他想报仇!

他想要站在林家的大门口,大声的质问林家的众人!

但他最后还是没能爬起来,就这么昏迷在了丛林中。

好在,他遇到了老天师。

老天师带着他来到了昆仑大山之中修炼阴阳医道,不仅治疗了他的身体,更是用绝世医术以九根银针化作骨骼,强行续上了林风原本即将干涸的生命力。

而林风也没让老天师失望,三年学医,已入大成!

长叹一声,林风凝视着自己颤抖的手,一时间却也不知该如何。

这时,一道身影不声不响的来到了林风的身畔。

“风儿……”

听到这声音,林风下意识的便要起身行礼。

毕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更何况,自己这位师尊比起自己的父亲,简直不要好到那儿去了。

“师……”

可林风话音尚未落下,便只见一旁的老天师摆了摆手。

“三年了,这三年为师知道你心里不好受。”

“这回天针讲究的是心境通透,以你现在这心境……达不到的。”

闻言。

林风沉默了下来,没再说话。

可谁知这时老天师拿出了一个盒子递给了林风。

“这是为师曾许诺过的七次治疗,你替为师去看看吧,正好也趁此机会历练一番。”

“放心,他们不会白让你治疗的,七次治疗你可以从他们那儿得到七份至宝!”

“有了这七份至宝,待你归来后练出第九针便可重回林家了。”

老天师说道。

闻言,林风一时间有些语塞了。

老天师这般对自己,那是恩!

林风不是记仇不记恩的人,这也是为何在他被挖去脊骨之前都未曾记恨过林家的原因。

对方生他养他,已是大恩!

挖去自己的骨骼,便算是还了恩情,可将他抛之荒野,任他生不如死,这!便是仇!

良久,他点了点头,“师尊放心,我定不负师尊所愿!”

老天师点了点头。

“林家攀上了修仙大家,为师不能出手,否则便是坏了规矩,一切的一切都得靠你自己了。”

“去吧,三年内,将七件至宝取回,届时,重回林家,让他们看看,曾经他们正眼都不愿意瞧一下的小家伙究竟变成了何等庞然大物!”

话音落下,老天师的身影便消散在了昆仑大山之巅。

林风回到房间起身将盒子打开,里边儿静静的躺着七封信件。

他将七封信一一记在脑海中,随后将之焚毁。

随即换上了许久未曾穿过的深蓝色西装配合着那一件防冷的毛呢大衣。

再将那多年前自己佩戴的金丝眼镜戴上。

一切准备就绪后。

林风取出自己的龙头梨木拐杖,离开昆仑大山朝着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江北市赶去。

江北市地处龙国西北,在注明的大磐江源头以北,故名江北市。

历经一夜。

林风终于来到了江北市城区。

刚到城区大门,林风便看到了一片欢声笑语的景象。

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好不快活。

林风略微思索一番。

这第一个病人的位置位于江北市第一大庄园,腾江庄园内。

不过,这地方林风没去过,所以不知道具体在何处,所以,他打算去找个路人问问路。

可刚走没几步,便只见一个老人噗通一声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林风眉头一挑,当即便冲向了那位老者。

……


老者躺在地上,拐杖扔在一旁,口吐白沫呼吸不畅。

林风来到跟前时,四周已经汇聚了许多围观的群众。

但一群人除了远远对视以外,却并不敢出手相助。

不过,倒是有几个好心人拿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林风并不理会四周的情形,而是抬起手一把搭在了老者的手腕处。

细细感受一番,其中顿时便察觉了老者昏倒并口吐白沫的原因。

首先,老者心脉跳动极为混乱。

再加上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再加上他的面色并未出现紫色亦或者毛细血管破裂开始渗血的状况。

所以林风判断。

眼前的老者应当是中风之后的反应。

明白了对方的病症后,林风当即便要从兜里取出银针开始为其治疗。

可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却是推开人群,急匆匆的跑到了老者的跟前。

定睛细视,来人乃是一个身着名牌衣服的女人,她的手上挎着一个LV的包包,脸上更是涂了一层厚厚的粉底。

她扑到老者的跟前,随后顿时嚎啕大哭了起来。

“爸,爸你怎么突然这样了啊!”

看着她这副模样,林风眉头微微一挑。

以目前病人所展现出来的情况来看,眼前这名女子这般行为,无异于是在谋杀他!

老者已经陷入中风之中,若是继续保持现在这个状态,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驾鹤西去。

作为一名医生,林风无法忍受一名病人在自己的面前,连治疗都无法接受便死去的事实。

所以,他当即冷声开口说道:“这位女士,请你让开,现在救人要紧!”

此话一出,那女人这才反应过来。

她扭过头,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林风。

“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知道怎么救人吗?!”

林风瞥了她一眼,随后淡漠的开口说道:“我是医生。”

闻言,那女人先是一愣,但很快便反应了过来。

“医生怎么了?我爸要是出事儿了!我不允许你碰我爸爸!”

女人说着,已经开始耍起了无赖。

见此情形,周遭众人也是纷纷开口想要制止林风。

“小兄弟,这种人你就别救了,到时候真要救好了也就算了,这要是没救好,她不得讹你个一套房啊!”

“就是!人家都要救你爸了,还在那儿拦着,这不就单纯的想要谋杀嘛!”

“我也觉得,小兄弟,你最好还是别掺和到这种事情里边儿,真要是出手救了,指不定这女人会干啥呢。”

......

一群人说着,无一例外不是让林风不要出手相救的。

可此时,林风眼前却平静如秋水一般没有丝毫波澜。

他是医生,他不会见死不救。

仅此而已!

“让开。”

林风很是平静的开口说道。

可即便是这样,那自幼便养成的高贵气质展现,再配合着这些年学医时所习得的一心冰冷,顿时便让那女人如坠深渊。

她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退后了几步。

见状,林风也不废话。

从兜里掏出了银针准备开始施针。

可这时,女人反应了过来。

她怒目圆瞪的看着眼前的林风。

接着,她拿出手机直接对着林风大吼了起来。

“不准动!”

“我现在正在视频录像,我爸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一定会告的你倾家荡产!”

女人说着,已经显得有些癫狂。

可这时,林风却对她不做丝毫理会。

银针在手,那一刻,林风仿佛谪仙一般。

那俊朗的面庞之上写满了清冷。

指尖的银针落下,仅仅只是一瞬的功夫便稳稳的落在了眼前这名老者的百会穴。

这还没完。

在银针落下后,林风的手指当即便开始富有节奏的律动。

这种律动仿佛弹琴一般,可那琴弦却是银针。

这并非是林风在随意弹动银针,而是他在施展着自己的阴阳九针的第一针!

回气针!

自古气为立人之基。

而中风在国医看来,乃是气血逆流,气血冲击大脑进而导致脑部充血这才有了中分。

林风现在以回气针的手法不断的对着患者的脑部进行弹奏,其实也是为了引起脑部淤血的共振。

待脑部共振结束,淤血流逝通常,那血块自然而然便会化解。

仅仅只是半分钟的时间,林风便收回了自己的银针。

原因无他,以回气针的手法,一个小小的中分,半分钟,足矣!

收起银针后,林风起身看向一旁的女人,面色平静不见丝毫波澜。

“已经恢复了,这些时日买些补充气血的补品给老爷子喝着便可以了,不需要太多,足够即可。”

说罢,林风便打算离去。

可就在这时,一阵鸣笛声响起。

放眼望去,只见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

女人见救护车过来,仿佛见到了明日的曙光。

她立刻拦在林风的跟前。

“不准走!”

林风淡淡的扫视了女人一眼。

那一双古井无波的眼眸中闪现出了一丝冷意。

女人有些怕,但想到若是老爷子恢复过来了,那自己伪造的假遗嘱岂不是直接曝光了吗?

等到那个时候,自己的拆迁款不就全都没了吗?

那可是整整八百万啊!

不行!

就算是老爷子活过来了不给自己遗产了,老子也必须要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把羊毛薅回来!

这么多年来,老爷子身上堆积的病可不少!

随便找个病出来,要个百八十万不是什么问题吧!

而且,若是老爷子活不过来,老娘能有的就不止是八百万了!

想到这儿,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的女人更是眼神发狠。

“你必须跟我一起去医院!”

女人说着,俨然一副泼皮无赖的模样。

见此情形,周遭那些原本还在看戏的围观群众们都不禁有些发怒了。

“这女人,我算是看出来了,她就不是个好东西!”

“可不就是嘛,之前还不让人家救,现在人家出手了又叫人家去医院,呵呵,依我看呐,等会儿指不定又是什么骨折啊,又是什么脑震荡的,反正有没有的病都说是那年轻人弄出来的。”

“哎,难怪我说这些年的好人越来越少了,这世上有着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好人呢?”

“走吧走吧,等会儿估计再看一下,那女人说不定也脑震荡了要让你赔钱呢。”

......


很快,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便走了下来。

他们迅速来到躺在地上的老爷子跟前。

一位随行的主治医师也带着各种专业器械,来到那老爷子的跟前。

还不待他行动,只见一旁的女人径直来到了那医生的跟前。

“医生,您快看看我爸出事儿没有吧!”

主治医生点了点头。

随后迅速来到老爷子的跟前。

正要开始检查。

却只听到一阵声音响起。

“中风,右小腿软组织挫伤,脑部轻微脑震荡,哦,对了,还有右手小拇指骨折,你们还有一小时十七分钟的时间可以帮他治疗右手小拇指骨骼,过了这个时间之后,他的右手手指就会彻底废掉。”

顺着声音望去,说话的人可不就是林风嘛。

一看到林风,旁边儿的主治医师瞬间便皱起了眉头。

面前的年轻人是那个医室的?自己怎么没见过?

“你用看我,因为刚刚你的一个动作,患者的右手还剩下一小时十五分钟。”

林风再度开口,话语平静眼神冰冷不带丝毫感情。

这时,主治医师也不废话。

当即便对着老人检查了起来。

可不检查不知道,一检查,眼前的这位主治医师瞬间便吓了一跳。

刚刚林风所说的情况,竟是一字不差!

而且,他判断的患者手指处的骨折也是一般无二!

因为面前的患者不是年轻人,而是中老年人的缘故,细胞活性早已不是年轻人所能比拟的了。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恢复就必须要在一个半小时内接受治疗!

否则,一旦细胞彻底失去活性,想要防止溃烂继续,那就只能截肢!

主治医师见状,也不废话,当即朝着身后的医护人员开口说道:“快把老爷子送去医院!让骨科邢大夫立刻为老爷子操刀!”

一旁,几名护士见状当即将老爷子送上了车。

“家属在那儿?要不要跟车一起过去?”

这时,主治医师再次开口了。

一旁,女人赶忙站了出来。

“我,我是家属。”

主治医师点了点头。

“赶紧上车!”

“大夫,得带上他,他刚刚对我爸出手治疗了,他不去的话我怕我爸出了意外我连个凶手都找不到!”

此话一出,一旁吃瓜的众人眼珠子都瞪大了。

凶手?

呵呵!

你就是这么对你爹的救命恩人的?

人家愿意出手帮你治疗,你反而说人家是凶手?

可笑!

“卧槽了,这那儿来的傻逼女人?没有人家,你爸早没了!”

“可不就是嘛,她是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的?”

“妈的,见过傻逼,没见过这种傻逼!”

......

周围的看客们都已经摆出了自己的态度,更有甚者直接将这里的情况拍成了视频上传到了网上。

甚至于,一旁的主治医师在听到这话之后也是皱起了眉头。

从刚刚林风开口说出病患的具体情况后,他就判断出林风是一名医生。

可这样的一名医生却被人称之为杀人凶手!

这让他很是不爽!

可这时,林风只是淡淡的扫视了那个女人一眼。

随后,他不疾不徐的走到了车上。

“走吧,我也想看看回气针的情况。”

林风开口后,一旁的主治医师点了点头,但看向那女人的眼神已经有些不善了。

女人也不废话,今儿个老娘为了钱无论如何也要把这狗日的给拉上船!

上了车,一行人很快便抵达了江北市最大的医院曙光联合医院。

而那老爷子也是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安排到了手术室当中。

门口,那女人坐在林风的对侧,眼神阴晴不定。

倒是林风,显得颇为轻松。

他坐在原地,面色如常,古井无波。

这时,只见之前的那名出诊的急诊科主治医师走到了林风的身旁。

‘‘哎,兄弟那儿个医院的啊?听你刚刚说的那些,应该也是医生吧。’’

说着他将手中的一瓶矿泉水递给了林风。

林风也不客气,接过水后喝了一口后说道:“我是医生,但并给江北市的医生。”

“外地来的?”

急诊科医生笑了笑随后伸出手,“认识一下,我叫秦牧!”

林风伸出手回应道:“林风。”

“兄弟先坐会儿啊,我去看看旁边儿那个病人家属,毕竟,人家是要给钱的嘛。”

说着,秦牧嘿嘿一笑朝着那女人走了过去。

见状,林风点了点头,也不多言。

虽说之前自己有机会能够治疗老爷子的手指,但他阴阳医道从不随意出针。

出针既必生!

他坐在原地,打算闭眼冥想一下,正好趁此机会来回忆一下方才自己出针时是否有问题。

正想着,可这时,一阵吵闹声却是浮现了出来。

“是他弄伤了我爸!就算是给钱那也是他给!凭什么我给啊?!”

睁眼一看,这说话之人可不就是那女人嘛。

这时,只见秦牧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开口说道:“首先,你并不能证明是他导致你父亲昏迷不醒的,其次,即便是他导致的,你也必须要先缴纳治疗费给医院,之后再让他赔钱给你,明白了吗?”

女人一听这话,顿时怒了。

“什么就必须要缴纳给医疗费给医院啊?不就是手指骨折吗?你跟我五千块钱!你怎么不去抢啊?!”

“你这是什么狗屁医院啊?你们怎么这么黑啊?!”

“你们医生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女人疯狂的嘶吼着,一时间,手术室周围的那些病人们也是被这一道声音给纷纷吸引了过来。

“都看看啊!这破医院胡乱收费了!”

“就手指骨折了,掰正不就好了吗?!他居然要收我五千块钱的医药费!这就是在抢钱啊!”

说着,她更是直接跪在了地上。

“我好惨啊!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可你们却要我的命啊!呜呜呜......”

见此情形。

一旁的秦牧眼神顿时不好了。

做医生最怕的就是这种不讲理的家属了。

五千块钱,那可不止是手指断了的医药费,还有后续的医药费和住院费,你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跪在地上叫唤!

有你这样当子女的吗?!

正想着,只见一旁的林风站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