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红尘不过眼云烟

红尘不过眼云烟

夏青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夏芙蕖自顾自的解开了身上的外衣,贴上沈问白的后背,再次将他的后腰抱住。身后柔软的触感,让沈问白浑身紧绷,但脑海里想的却是夏青莜曼妙的身姿。压下心底泛起的躁动,沈问白再次拉开夏芙蕖的手,“芙蕖,我今天还有事,若是你不着急见宗主的话,改日我再帮你引荐。”

主角:夏青莜沈问白   更新:2022-09-11 1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青莜沈问白的其他类型小说《红尘不过眼云烟》,由网络作家“夏青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芙蕖自顾自的解开了身上的外衣,贴上沈问白的后背,再次将他的后腰抱住。身后柔软的触感,让沈问白浑身紧绷,但脑海里想的却是夏青莜曼妙的身姿。压下心底泛起的躁动,沈问白再次拉开夏芙蕖的手,“芙蕖,我今天还有事,若是你不着急见宗主的话,改日我再帮你引荐。”

《红尘不过眼云烟》精彩片段

于是夏芙蕖带上了手镯,找到了沈问白。


在夏芙蕖哭的梨花带雨的表述之下,沈问白不由得生出同情。


“芙蕖,没想到你就是宗主的女儿,我这就引荐你去见宗主。”沈问白安抚道。


夏芙蕖内心得意,但她要的远远不是这个。


“问白,这么多年我和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虽然过得苦,但是我幸运,我遇到了你呀。自从在望湖救下你,我就知道芙蕖这辈子都是你的人。”夏芙蕖说着说着便借机抱住了沈问白的腰,一手搭上了沈问白的腰带。


“芙蕖,我带你去见宗主吧。”沈问白按住她的手。


沈问白早已不是初尝人事,他和夏青莜在一起三年,怎么会不懂夏芙蕖的暗示。


夏芙蕖做到这个份上,没想到还是被拒绝,脸上有些挂不住,心下一横她坚持道,“问白,你要了我吧。”


话已经挑明,她不信沈问白还能装傻。


夏芙蕖自顾自的解开了身上的外衣,贴上沈问白的后背,再次将他的后腰抱住。


身后柔软的触感,让沈问白浑身紧绷,但脑海里想的却是夏青莜曼妙的身姿。


压下心底泛起的躁动,沈问白再次拉开夏芙蕖的手,“芙蕖,我今天还有事,若是你不着急见宗主的话,改日我再帮你引荐。”


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还是被拒绝,夏芙蕖羞愤难当,她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输给夏青莜。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个!”夏芙蕖泪流满面,愤怒道。


“抱歉。”沈问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丢下两个字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他,方才怎么会想起夏青莜呢?


那个女人,此时正和孟长意在别处快活吧……


背后的夏芙蕖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扭曲。


“沈问白,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可恶,都是夏青莜!都是夏青莜这个祸害!夏青莜,我一定要将你除掉!”


夏青莜重新穿好衣裙,走向院外的黑暗中,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替我杀了她。”


“是。”


当日沈问白虽然抛下夏芙蕖走了,但他也是说到做到。


第二天便向宗主引荐了夏芙蕖和夏母。


在西澎,沈问白一向被宗主器重,对他的话也是极其信任。加上宗主也知道,十多年前沈问白曾经被邪祟重伤到只留下一口气血,也是夏芙蕖救下了他。


想到当年救下沈问白的人,竟然是他的亲身女儿,宗主脸上不禁带上了激动而欣慰的笑容。


“芙蕖,好孩子,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宗主带着慈祥的笑容,对夏芙蕖伸出手来。


夏芙蕖知道,宗主已经接受了大半,现在叫她过去多半是为了确认她身上的梨花香味。


对于这一点,她还是十拿九稳的。


多年来她一直使用梨花味的香粉,所用的衣物也都用梨花熏香熏过,居住的房间里更是放了无数个香囊。


如此长年累月的使用下来,她的身体就算是不涂抹香粉的情况下也能带有梨花的香味。


更别提,她今天还涂抹了新鲜的香料。


宗主问见了味道,果然笑得更开心了。激动道,“就是这个味道!梨花的味道!”


“当初啊,你娘是依靠梨树修炼的,因生你的时候气运走偏,她离世后才造就了你身上会有梨花的香味。”


“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这味道不仅没有变淡,反而更清晰浓烈了呢。”


变浓烈?


宗主的话让沈问白陷入了沉思。



不久前,也就是夏青莜启动血阵晕过去那天晚上,他分明也闻到了梨花香。当时夏芙蕖出现得巧妙,他并未细想。


后来回想,在三年的相处中他晚上抱着她睡觉之时,也会时而闻到一股淡香。那是她已经沐浴之后的体香,并不是胭脂水粉的味道。


只不过相处太久,反而习惯了那种香味,不易察觉了。


直到夏芙蕖出现时,两种味道带来的反差,让沈问白再次察觉。


他已经可以确认,另一种淡雅清新的梨花味道就是夏青莜身上散发出来的。


可宗主却说梨花的香味是源自于生母修炼的机缘,又是生产时气运走偏所致……


梨花味道的体香并不常见,那为何夏青莜身上还有梨花的香味呢?


会有这种巧合吗?


“问白?问白?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宗主的呼唤让沈问白拉回了自己的思绪,他心不在焉的样子并不多见,宗主也有些意外。


“刚才说道你和芙蕖的婚事了,问白,你和我这女儿已经相恋多年,也该是修成正果的时候了。关于婚期你可有什么想法么?”


宗主赐婚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见沈问白迟迟没有回答,宗主不由得拉下脸来,严肃道,“问白,芙蕖可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难不成并没有打算娶她?”


“宗主,问白不敢。”沈问白恭敬道,他脑海里还是在想夏青莜身上的香味从何而来,此时被宗主突然刁难,又是以恩情作为由头,他没有借口说不。


旁边站着的夏母适时开口道,“宗主,问白怎么可能不答应。我看他就是太高兴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罢。”


经过夏母一说,马上有人附和,“属下也认为,沈仙师的宫殿都叫‘求蕖’呢,宗主,你可放心吧。只怕沈仙师还担心你不肯将芙蕖嫁给他呢。”


“那你是答应了。”听到众人的话,宗主终于收起严肃的神色,欣慰道,“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问白,你可要好好对芙蕖啊!”


“是,宗主。”沈问白顺从道。


当着大家的面,沈问白就算想要拒绝,也得看宗主的面子。


而且他也想不通自己的脑海里为什么会第一时间想到拒绝。


明明他心里只有芙蕖,喜欢到连宫殿的名字都要取名叫‘求蕖’啊……


“太好了,问白。”夏芙蕖开心的挽住了沈问白的手臂。


在宗主的目光之下,他没有拒绝,只是心里莫名的觉得空了一块。


接下来宗主再同他讨论婚期,和大婚准备的事宜,沈问白都机械般的点头答应。


他应该娶夏芙蕖的吧,应该……


山洞。


夏青莜和孟长意在山洞中一连呆了几天之后,终于将食物吃光。


她也再待不下去,趁着孟长意出去找食物的空挡,夏青莜易容一番朝着山门的方向而去。


易容术是她的长项,夏青莜并不担心被认出来。


走在人群里也没有人能注意到她。


“这位道友,最近西澎是发生了什么喜事吗?这怎么到处挂着红布呀?”夏青莜随便找了个人问道。


西澎鲜有喜事庆祝,这个时间点也并不是宗主的寿辰,夏青莜才有此疑惑。


“你是外地来的吧?咱们沈仙师要和宗主的千金成婚了你不知道?”


西澎山上的沈仙师只有一位,那就是沈问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