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求生主播穿越了

求生主播穿越了

春花一枝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社会野外求生主播宋昭昭直播的时候,不慎摔进坑里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她居然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可怜落魄的农家女。山上有野兽,山下有骗子,还有一地的奇葩亲戚?还有天灾?这是不是太惨了一点!穿越过来的宋昭昭撸起袖子,从此踏上发家致富之路。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招惹上一个又凶又黏人的男人。

主角:宋昭昭,萧逸韩   更新:2022-07-15 23: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昭昭,萧逸韩 的女频言情小说《求生主播穿越了》,由网络作家“春花一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社会野外求生主播宋昭昭直播的时候,不慎摔进坑里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她居然穿越了,穿成了一个可怜落魄的农家女。山上有野兽,山下有骗子,还有一地的奇葩亲戚?还有天灾?这是不是太惨了一点!穿越过来的宋昭昭撸起袖子,从此踏上发家致富之路。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招惹上一个又凶又黏人的男人。

《求生主播穿越了》精彩片段

“打死她!”一声暴戾的呵斥把宋昭昭给惊醒了,浑身酸痛沉重的连眼皮子都有点撑不开。

自己还没死?

看来应该是看自己野外求生直播的粉丝发现了不对劲,让自己不至于摔下坑后昏迷不醒成了野兽的食物。

......不对。

脑子里猛地闪过奇怪的记忆,片刻后宋昭昭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死了,不然怎么会变成一个古代的小农女。

脑袋忽然被踢了一脚,宋昭昭来不及伤春悲秋,伸手就想抓住那踢自己的脚。

以自己的力道,非得让对方跪下来不可!

然而,宋昭昭软绵绵的一动弹,对方嫌弃的一抬腿就甩开了宋昭昭的手。

宋昭昭:......

“我就说这小贱蹄子是装的!还敢偷东西,今天我非得打死了她不可!”

骂骂咧咧的声音是原身的奶奶,尧翠花。

周遭有劝架的声音,还有添油加火的声音,让宋昭昭明白,自己得先解决眼前的困境!

手上有些黏黏糊糊的,那是被宋昭昭抓在手里的一个鸡蛋,现在早就已经碎了,宋昭昭却依旧死死的抓在手里不肯放开。

想到原身这么做的原因,宋昭昭的眼里闪过一抹寒意。

下一秒,死了一样躺在地上的宋昭昭小声啜泣起来。

这声音让周围静了一瞬,尤其是丢了鸡蛋的石婶。

她本就不觉得一个鸡蛋是什么大事,尧母偏生把事情闹得这么大,还动手打人,实在让石婶有些心惊肉跳。

现在一向如石头一般的宋昭昭竟然哭了,更让石婶有些心疼起来。

“你还敢哭!”尧母拿起一旁的棍子就要冲上去,被旁边的人急忙拦住。

尧母显然不甘心,棍子远远的砸过去,敲在宋昭昭的脚上。

像是猛然间被砸开了开关,宋昭昭嚎啕大哭起来,“我有什么不敢的!我爹受伤之后,你不给他请大夫,连吃的都减了一半,说是我爹不能出去干活,自然也没得吃!别说是为我爹偷个鸡蛋,就是下狱也使得!”

这宋昭昭平日里像是石头一样闷不吭声不讨喜,现在竟为了自己的父亲,下狱这样的话也敢说,也是真被逼急了。

尧母又气又急,感觉到旁边异样的目光,她当真是想把这小贱蹄子给打死了,免得丢她的脸!

“算了,只不过是一个鸡蛋!昭昭啊,婶这儿还有几个鸡蛋,你拿回去给你爹......你们煮了吃啊。”

石婶的话说到一半顿了顿,看宋昭昭瘦小的样子,还有她娘平日里也是一副恹恹的模样,想必这削减的可不只是宋三一个人的伙食。

当事人石婶都站出来说话了,却还是有人热闹没看够,“尧婶,你家是穷的揭不开锅了还是怎么着?看宋昭昭这瘦了吧唧的样子,都不知道饿了几天了。”

人群里不知道谁嘲笑,尧母脸上却半点也不见羞愧,气汹汹一副随时要扑上来吃了宋昭昭的表情,“吃得多做的少,真把自己当千金小姐了,还要我宋家供着你们!你要下狱就下狱去,别连累我宋家!”


宋昭昭心下冷笑,真被当千金小姐的,恐怕是尧母的宝贝老来女宋柔柔。

尧母这人脸皮厚,这点嘲讽的话对她来说不痛不痒。

宋昭昭的目光不动声色在尧母旁边的刘氏身上扫了一眼,自己这个大伯母,平日里趾高气昂,没少使唤三房的人。

哭声停下来的同时,宋昭昭费劲的想要翻身起来,“那我就去官府问问,问问大伯父的那些同僚,我要坐多久的牢!”

刘氏心里咯噔一下,她之前还没回过味儿来,只想着看这丑八怪的笑话,要是宋昭昭真去了,平白惹得青书的那些同伴笑话不说,要是有了个坐牢的侄女,恐怕对青书的仕途也有影响!

刘氏当即拉了拉尧母,“娘,昭昭也就是一时不懂事,这鸡蛋的钱我给了便是!”刘氏的话,尧母多少还是要听的,谁让刘氏的娘家硬。

大儿媳娘家有钱,几个鸡蛋自然不放在眼里,可尧母心疼呀!

面色变了变,尧母冷哼一声道,“给什么给,石娘都说了算了!我们走!”

生怕再多待一会儿,就得从自己兜里掏出去几个子似的。

啐了一口,尧母悻然转身,转身之前还颇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宋昭昭怀里被石婶塞进去的鸡蛋。

等回去再看她怎么收拾这小蹄子,这几个鸡蛋倒是得给柔柔补补身子才是。

躲过了一顿毒打,宋昭昭慢吞吞的从地上爬起来,周遭的人没了热闹可看,也渐渐散去了。

顺着原身的记忆,宋昭昭一边往河边去,一边思索着自己现在的处境。

要说这宋家庄,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只是和隔壁的刘家庄明争暗斗得厉害,守着这片好地却依旧被刘家庄死死的压了一头。

水波远远的荡漾开,映着落日余晖,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让宋昭昭眼睛一亮。

这样的大河,风景好是次要的,物产丰富才是最重要的。

怀里的三个鸡蛋被宋昭昭小心放在了岸边草丛里,自己则甩了甩手,一头扎进了水里。

虽然浑身还有些累积的不适感,但入水后浑身的泥泞血渍洗刷了不少,浑身一轻,倒比之前还更舒坦些。

扎进水里的宋昭昭眼看着不远处四散逃开的鱼群,这些可都是食物啊!对于原身会被饿到如今这地步,宋昭昭十足感叹。

什么工具都没有,很难抓到这些灵活逃窜的鱼,加上这身子也不能在水里憋太久了,宋昭昭打算浮出水面。

糟了——

自己高估了这身体的适应性,一头扎下来却没想到腿抽筋了。

意识到的一瞬间,宋昭昭便迅速调整自己的姿势,让自己能够慢慢漂浮起来的同时,用力翘起自己的脚趾以缓解抽筋的症状。

自救的过程在憋着气时显得格外的漫长——

身体忽然一轻,随即破水而出的宋昭昭立即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湿乎乎的头发挡住了宋昭昭的视线,缓过来的宋昭昭一抹头发,手一伸准备先游回岸边,却一把拍在了一块硬邦邦的东西上。


宋昭昭疑惑转头,对上了一双幽深的眸子。

如果不是脸上的那道疤,这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男人长的还真是好看,不过就算有疤,也颇有几分味道。

这些念头闪过之后,宋昭昭才反应过来,刚才是对方托了自己一把,这个人是山脚下的那个猎户。

“你会游泳?”

猎户的声音有些低沉,他对这个瘦巴巴的女孩有些印象,毕竟像她这么瘦的,这村子里找不出第二个。

正因为有印象,所以对于她会游泳的事,才有些疑惑。

宋昭昭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两人的交集,谎话顺口而出,“前些日子洗衣服掉进河里,周围也没人,自己扑腾上来了,这不就会了吗?”

如果说宋昭昭在村子里没什么存在感,那猎户在村子里就更是无人问津了。

所以宋昭昭找的借口也并不走心。

“刚才谢谢你了。”宋昭昭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朝岸边游过去。

对这个没什么印象的猎户,宋昭昭也没放心上。

岸边有野生的芋头,靠近边上的早就被挖得差不多了,水深一些的地方倒是还有一些被遗漏的。

今天没有准备也抓不到鱼,挖些芋头回去也能垫垫肚子。

眼见着宋昭昭对自己不搭不理的离开,这游泳的姿势,并不像对方说的扑腾几下,萧逸韩眸子微闪。

猎户什么时候离开的,宋昭昭也没在意,几次潜水下去挖了一些芋头,够他们一家三口吃个饱饭了。

既来之则安之,这是宋昭昭在两年的野外求生里悟出来的道理,现在这样的情况,也是适用的。

就着水边的芦苇叶,宋昭昭编了个简单的篮子,将鸡蛋和芋头都放了进去,拎着往回走。

“啊秋——”

傍晚的气温低了不少,浑身湿漉漉的宋昭昭打了个喷嚏。

顺着记忆回到宋家,屋子里传来隐隐绰绰的香味,宋昭昭挑了挑眉,没去主屋找不痛快,拎着东西到了后院的一间屋子里。

屋子里有些昏暗,原主的娘亲江氏正在床前给宋归荣递一碗野菜羹,宋昭昭回来的声音让江氏急急忙忙起身,“昭昭回来了,这里有一个馍馍,你赶紧趁热吃。”

宋昭昭扫了一眼屋子里,除了宋归荣手里的野菜羹,就只剩下盘子里的这一个馍馍了。

见到宋昭昭的视线,江氏扯着嘴角笑了笑,“娘刚才在主屋吃过了。”

宋归荣是个疼孩子的,平日里有什么好一点的东西,都给了宋昭昭,这也是原身会去偷鸡蛋给宋归荣补身子的原因了。

只是这宋归荣也是个傻子,江氏的样子怎么可能是吃过了才回来的,尧母哪里是个好相与的,会肯给江氏在主屋吃饭!

短短的时间里,宋昭昭心里顿时就有了决断。

轻轻抽泣了一下,宋昭昭又迅速的转身,朝桌子边上走去,将馍馍掰成两半,压抑着声音道,“我吃不了这么多,我和娘分着吃吧。”

这欲盖弥彰的模样,本来就心疼孩子的宋归荣和江氏怎么会察觉不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