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爱情不过单相思

爱情不过单相思

旗木阿卡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四年,方思晴从来不曾得到过傅宁远的真心,这个男人自始至终对她都是冷漠的,时间长了她甚至觉得这个男人也许就是冷漠的性子,可是后来在看到这个男人温柔体贴的对待另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不过是不被爱的那个人罢了!方思晴只想要再贪恋一年的时间,她真的只需要傅宁远再陪她一年,可是这个人却狠心的拒绝了她的请求,原来这场婚姻真的是她强求了!

主角:方思晴,傅宁远   更新:2022-07-15 23: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思晴,傅宁远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情不过单相思》,由网络作家“旗木阿卡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四年,方思晴从来不曾得到过傅宁远的真心,这个男人自始至终对她都是冷漠的,时间长了她甚至觉得这个男人也许就是冷漠的性子,可是后来在看到这个男人温柔体贴的对待另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才明白自己不过是不被爱的那个人罢了!方思晴只想要再贪恋一年的时间,她真的只需要傅宁远再陪她一年,可是这个人却狠心的拒绝了她的请求,原来这场婚姻真的是她强求了!

《爱情不过单相思》精彩片段

方思晴是在一阵剧痛中醒来的。

她从地上爬起来,摸索着从包里拿出两片止痛药生吞了下去。

十分钟后,身体的疼痛才渐渐缓解。

她看着桌上凉透了的牛排,心里一阵苦笑。

明知道傅宁远今天是不会早回来的,为什么自己还是心存幻想。

结婚四年,几乎每一年,傅宁远都会在这一天安排满手术,就为了躲开她。

方思晴心中一片苦涩。

这是他们最后一个纪念日了,上个月,她去国外参加急诊护士交流会,在一场模拟检查中,被查出胰腺癌,而且还是晚期。

“方小姐,很遗憾,胰腺癌的发病会非常快,而你的体质并不适合做手术。乐观估计,你还能有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如果恶化的快,可能就只有3个月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国的。

只是,如果生命只剩下那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她不想浪费在病床上。

此后,她工作起来就更拼命了,直到今天上午,在一台手术中晕倒。

醒来的时候,傅宁远却是脸色难看的看着她,说:“方思晴,你胡闹也要有个底线?我今天很忙,没时间陪你玩照顾病人的游戏。”

他以为她晕倒,是在做戏?

方思晴鼻子酸了酸没有争辩,想起抢救的病人,急忙问道:“病人怎么样了,抢救成功吗?”

傅宁远声音冷冽:“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他这么说,就代表病人没事。

方思晴松了口气:“对不起,我又添麻烦了。”

傅宁远不屑:“你知道就好。体力这么差,就别做急诊科护士,方大小姐好好地坐办公室不好吗?”

傅宁远总是这样,轻飘飘地就刺中她的要害。

就像是他的手术刀,轻薄却又锋利。

方思晴知道,傅宁远恨她。

即使婚后的四年里她百般讨好,还是捂不热他的心。

在他的心里,她永远是那个害得他失去出国机会,害死他爸爸的恶毒女人。

……

叮咚,门铃声响起。

方思晴高兴地跑去开门。

门外,是一大束百合花,花后的人,却是快递员。

方思晴一下子失望起来。

她拿着花进去,打开卡片,上面写着:祝你们四周年纪念日快乐,要幸福啊!

落款是方明松,她的父亲。

自从傅宁远成为他们医院的王牌,作为院长的父亲就清闲下来了。

“再过个两三年,把医院交给宁远,我就可以光荣退休了。”

想起父亲笑吟吟的样子,方思晴鼻子酸了酸,她知道,傅宁远根本不稀罕。

他正在和人筹备京城的国际医院,直接过去做副院长兼胸外科主任。

如今的傅宁远已经不是四年前的穷小子,现在是她配不上他了。

时针指向10点,傅宁远还没有回来。

方思晴有些急了,把电话打到了他办公室。

值班医生说:“傅医生早就下班了。”

为了工作方便,平时他们就住在离医院不远的公寓里。

即使是步行回家也只要半个小时。

方思晴不安起来,她拿了外套,准备出去找。

可一站起来,又是一阵晕眩感袭来,她撑住沙发,但最终还是昏厥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推开了。

傅宁远拧眉看着桌上已经结油了的牛排,只觉得反胃。

他有洁癖,看不得这样的东西。

“你回来了?”方思晴听到声响,挣扎着撑起身体。

黑暗中,傅宁远没有看到她的脸上毫无血色。

“嗯。”

“你吃了吗?我还烤了蛋糕。”

“不用。”傅宁远的声音还是很冷淡。

方思晴局促地捏着手指,说:“宁远,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想……”

傅宁远嘴角浮出一丝嘲讽,打断道:“纪念日?纪念征服我第几年?”

方思晴整个人微微颤抖,就见傅宁远端起桌子上的牛排。

哐啷一声,连带盘子一起扫进了垃圾桶。


方思晴一夜无眠,第二天起来时,傅宁远已经去了医院。

她随意吃了早饭,把昨晚的残局收拾干净。

然后她听到了熟悉的铃声。

“喂,您好。”方思晴顺手接起。

嘟嘟——对方没有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方思晴觉得奇怪,一看手机,才发现是傅宁远的。

她和他设置了同样的铃声,只是她的版本是改编过的,匆忙间没分辨出来。

铃声再次响起。

屏幕上显示出一个熟悉的名字:麦子淇。

方思晴怔了怔。

麦子淇是她的高中同学兼闺蜜,也是傅宁远心里的白月光。

当年她傻傻的把少女心事告诉了麦子淇,还把傅宁远介绍给她认识。

谁知,他们两人的关系反而越来越亲密。

再后来,她和傅宁远结婚,麦子淇远走他乡。

听说她去了国外,做了模特,如今更是有了自己的服装品牌。

麦子淇怎么会打来电话?

难道这四年,他们一直有联系?

方思晴的手不由地颤抖,心乱如麻。

直到电话声断了,她才缓过神来。

……

康和医院。

方思晴心不在焉地走到休息区,差点撞到人。

她一抬头,是傅宁远,正在看着电视。

电视屏幕上播放着麦子淇走T台的画面。

下方还滚动着字幕:国际名模麦子淇载誉归来,今夜闪耀中江。

方思晴的手心一片潮湿:麦子淇,她回来了!

而傅宁远,他也看到了!

他们会不会旧情复燃。

会不会……

像是有感应似的,傅宁远转过头来,看到了她。

他原本在笑的眼睛瞬间没了温度。

方思晴心中一片冰冷。

她走上前,想把手机给他。

傅宁远却绕过她就走,对她避之如蛇蝎。

方思晴追了上去,“宁远,你的手机落在家里了。”

不知为何,她就是想看看,傅宁远看到麦子淇电话后,是什么表情。

可惜,傅宁远接过后,看都没看一眼,直接放进了口袋,“不要碰我的东西。”

方思晴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溃败得一塌糊涂,她低声说:“对不起。”

傅宁远不耐烦地看她一眼:“要迟到了,还不去换衣服。”

方思晴忍不住又叫住他,“你今晚能不能早点回家?”

“没人让你等我。”

……

方思晴惴惴不安地等下班,一到点就冲去胸外科。

作为科室的王牌,傅宁远的一天被手术安排得满满的。

一般这个时间,他刚刚下手术台。

但此刻,傅宁远却拿着车钥匙正要出门。

方思晴拦在他面前:“宁远,你等等我,我们一起回家。”

“我不回家。”

“那你去哪里?”

方思晴着急,抓住他的手臂。

下一秒,却被傅宁远一把甩开。

她忘了傅宁远有洁癖,最讨厌有人碰他。

傅宁远冷着脸说:“我去时装发布会。”

“麦子淇打电话给你了?”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果然,傅宁远脸沉了下来,质问道:“你翻我的手机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傅宁远俯视着她:“方大小姐,你永远都是无辜的。”

方思晴垂下眼,她关心则乱,有口难辩。

傅宁远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笑:“要是不放心,你可以一起去。”

“不,不用了。”方思晴摆手,“你路上小心,我,我相信你。”

她目送傅宁远的车子开走,在心里喃喃道:我不信的,是我自己啊。

自从嫁给傅宁远后,她就越来越怀疑自己。

当年她也是优秀毕业生,进入医院后,一路成为护士长。

但傅宁远太耀眼了。

他用不到五年就完成了硕博连读,还获得了国外的实验室奖学金。

相比之下,她就像是太阳旁边的一颗流星,越是极力靠近,却越是黯淡无光,直到燃烧殆尽。

……

晚上九点,行人稀少。

方思晴独自走在清冷的街道上。

远处商场的LED大屏幕上,不断地滚动着时装发布会的海报。

麦子淇身材高挑,耀眼夺目。

而她的生命却已经像是这冬日里的树叶,枯萎凋零。

方思晴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自己死后,如果让麦子淇陪着傅宁远走完一生,也不错。

可是,他们的四年婚姻算什么?

需要被外科手术切除的肿瘤吗?

方思晴不甘心。

这一晚,傅宁远没有回家。


翌日。

方思晴早早就等在胸外科。

傅宁远来上班时,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

衬衫有些皱,扣子只扣到第三颗。

方思晴皱眉,他从不是这么随意的人。

傅宁远看到她一愣:“这么早就来逮人?”

“我给你带了早餐。”

“不需要,我吃过了。”

和麦子淇一起吃的吗?

方思晴不敢问,她觉得胃在灼烧,五脏六腑都搅在一起。

她冲去洗手间吐了起来。

隔间里,有人正在讨论傅宁远。

“傅医生真是太厉害了,昨晚那台手术,换做别人,四个小时都不一定拿得下来,他却不到两个钟头。”

“那是因为傅医生赶着去看名模麦子淇的发布会。”

方思晴苦笑,傅宁远为了赶去发布会,可真是拼。

隔间里的人又讨论起来。

“没想到傅医生竟然会对时装发布会感兴趣。”

“听说,麦子淇和方护士长是同学呢。”

“方护士长真是好命,能嫁给傅医生。”

方思晴听着赞美,心中满是酸楚。

好命?

只剩几个月的命,算好命吗?

也是,在外人看来,能嫁给傅宁远,已经是她三生有幸了。

方思晴洗了把脸,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沉寂已久的高中同学群突然热闹了起来,班长说麦子淇请吃饭,让有时间的都过去。

方思晴不禁羡慕起来。

高中时,麦子淇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是校花。

她人缘好,老师和同学都喜欢她。

后来就连傅宁远都对她另眼相看。

如果时光倒转,方思晴绝不会让麦子淇有机会认识傅宁远。

这样,傅宁远会不会就会喜欢自己呢?

……

下班后。

方思晴刚换好衣服。

就接到了麦子淇的电话。

“晴晴,你快来吧,宁远喝醉了。”

傅宁远竟然去参加了麦子淇的聚会?!

而且还喝醉了?!

方思晴如遭雷击,顿在原地。

傅宁远很少喝酒,他常说外科医生的手不能抖,喝酒对手不好。

但他却愿意为了麦子淇破例。

方思晴没时间多想,急忙赶去中江大厦。

推开包厢的一瞬间,她看见傅宁远靠在麦子淇身上。

他的头贴着她的,像是在……

“宁远。”方思晴叫了一声。

包厢里一瞬间安静下来。

麦子淇略显慌乱地坐远一些。

“晴晴,你终于来了。刚才是音乐声太大,我们才凑到一起说话,你别误会。”

方思晴冷声道:“和有妇之夫靠这么近,大明星也不怕明天上热搜。”

麦子淇无辜地左右看看,像是寻求帮助。

果然,很快就有人站了出来:“你心里是有多龌龊,我们那么多人都在场,不用说得那么难听吧?”

方思晴不理他们,去扶傅宁远:“走吧,我们回家。”

傅宁远躲开她的手站起来,眼神清明,哪有一丝喝醉的模样。

所以,麦子淇是故意骗她来的!

方思晴心说不好!

果然,就听到傅宁远冷冷开口:“家?那不是我的家。”

包厢里,气氛尴尬起来。

傅宁远老家在中江市下属的一个小县城。

他从小就没了母亲,在父亲的小诊所里长大。

四年前,小诊所发生事故,他的父亲在一场医患纠纷中跳楼身亡。

而这一切,在傅宁远看来,都是因为方思晴父亲的见死不救。

傅宁远看着她的眼神冰冷,带着恨意。

方思晴不敢看他,“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麦子淇站起来打断她,“阿远说笑呢,我们来唱歌。”

她叫他阿远,方思晴只听傅父叫过,不是一般的亲密。

下一首是《后来》。

麦子淇挽着傅宁远的胳膊,唱得动人。

方思晴听不下去了,看了一眼两人挽着的手,转身离开。

他们还有后来,而她已经没有时间了。

……

公寓阳台。

方思晴趴在栏杆上吹风。

底下是中江市的夜景,无论汽车还是人都显得特别渺小。

她裹着披肩,依旧觉得浑身发冷。

客厅的电视在播报着晚间新闻。

一条突发新闻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今日23点08分,北江市山区发生7级地震,震源深度10千米……急需救援人员和医疗物资支援……”

方思晴面色沉重,她给父亲打了电话。

“爸,你看到新闻了吗?”

方明松声音沉稳:“院里已经接到通知了,要求组织一支医疗队,连夜过去救灾。晴晴,爸爸会亲自带队,你……”

“不,爸,我带队去!”

“不行,灾区可能还有余震,你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方思晴苦笑,也就父亲把她当手心里的宝。

想到自己的病,方思晴下了决心:“爸,我是急诊科的护士长,请让我去。”

她顿了下又说:“先别告诉宁远。”

“那好,你两个小时以后到院里集合,带队出发。爸会带着第二批医疗资源过去。你一切要小心。”方明松今晚还有很多的会要开。

方思晴挂了电话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她把早已准备好的“离婚协议”放在了茶几上,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屋子。

也不知道这次离开后,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