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销巨作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销巨作

九燚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无删减版本的其他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九燚,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魏语娴傅玄屹。简要概述:塑造的很成功,笑点也很多,难怪会被广大网友喜欢。魏语娴看的也有些开心,暂时忘记了烦恼。还有几分钟电影要结束的时候,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显示的是“妈”。瞬间,魏语娴脸上的笑就下去了,拿着手机,在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她跟母亲上一次打电话,还是在开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她银行卡上的钱被转走了,身上......

主角:魏语娴傅玄屹   更新:2024-06-11 20: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语娴傅玄屹的现代都市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九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无删减版本的其他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九燚,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魏语娴傅玄屹。简要概述:塑造的很成功,笑点也很多,难怪会被广大网友喜欢。魏语娴看的也有些开心,暂时忘记了烦恼。还有几分钟电影要结束的时候,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显示的是“妈”。瞬间,魏语娴脸上的笑就下去了,拿着手机,在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她跟母亲上一次打电话,还是在开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她银行卡上的钱被转走了,身上......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就比如她在梦里面突然很讨厌一个人,那么在起床后,她想起那个人,就会下意识的觉得厌恶。


这样的情况会持续个两三天,过后又会恢复对那个人原先的态度。

洗漱完下楼吃了一份早餐,回到房间,她拿出老夫人之前给她买的笔记本电脑,在网页上找起了电影来看。

老夫人给她买的这台电脑性能很好,放在她的手里根本就是大材小用,但是买都买了,她要是不用的话就是放着吃灰,倒不如派上用场来。

找了几分钟,找到了一部口碑和评分都很好的片子,她点了进去看,一共两个多小时,到了午饭时间,她都没有看完。

下去吃了午饭后,回到房间又继续看。

她顶着困意,强撑着让自己把这部电影看完了,还剩下十来分钟,就可以看完了!

这部电影是真的挺搞笑的,里面的人物都塑造的很成功,笑点也很多,难怪会被广大网友喜欢。

魏语娴看的也有些开心,暂时忘记了烦恼。

还有几分钟电影要结束的时候,她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人,显示的是“妈”。

瞬间,魏语娴脸上的笑就下去了,拿着手机,在犹豫要不要接这个电话。

她跟母亲上一次打电话,还是在开学的时候,那个时候,她银行卡上的钱被转走了,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只能流落街头。

那个时候母亲是怎么说的呢?

母亲说,她这样的人不配读书,就算考上了大学,她也不会让自己读书的!

然后就是让自己在京都打工养活自己,以后把钱转回去,好给她的好哥哥和好弟弟钱花!

想到这些,魏语娴心中就涌起一股怒意来,死死的盯着来电人!

这一次,母亲打电话过来,又是因为什么呢?

魏语娴心中大概有了想法,估计,还是为了钱,毕竟,她这个女儿可不会值得她记挂。

只有说到钱的事上,她才会想起自己。

就在魏语娴思考的时候,手机的动静没了,暂时安静下来,但是她知道,母亲不会善罢甘休的。

果然没到五秒钟,手机又响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来电人还是“妈”。

魏语娴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要是不接的话,这个电话就会响个不停,倒不如早点接,还能让耳朵清净下来。

她此刻是什么困意也没有了,鼓起勇气,把电影暂停,房间里安静下来,拿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她一个喂字都没来得及说,电话里便传来了母亲的辱骂声:“你个死丫头死哪去了?打你这么久电话不接,翅膀硬了要造反是不是!”

魏语娴假装没听到这些话,也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这么久才接电话,因为没有必要,解释母亲也不会听,反而还会再骂她一顿,所以,不解释也罢。

她声音冷漠的问:“什么事?”

母亲把她的钱转走的事,她能记一辈子!这辈子,她都不会原谅,不会原谅她对她做的所有事,也不会原谅那个家里的所有成员,因为在那个家里,除了她之外,才是一家人。

她魏语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外人!

在那个家里,她感受不到亲情的存在,有的,只有永无止尽的辱骂和压迫!

日后那个家,她是不会再回去了,那个家里的人,也不再是她的家人!

魏母听到她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瞬间更加来气了!在她的观念里,魏语娴就该是低声下气的,在她面前连大气都不能喘一声!



村子里的人又都是什么德行?这个跟这个说,那个又跟那个说,那她的名声,就彻底没了啊!


之前的帖子,她的名声在学校里面算是没了,可是学校里的人,她认识的又没几个,没了也就没了,大不了过段时间,人家就忘记了。

可是村子里面不一样!村子里都是认识的人,各种各样的叔伯姑婶,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存在!见过自己!

好狠啊!母亲好狠的心!

她敢这么说出去,就不怕别人戳着他们家的脊梁骨吗?!

魏语娴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咬着牙问:“你非要这样做?非要这么逼我?”

“是你非要逼我这样做的!”魏母反咬一口道,“你说你要是乖乖的把钱交出来多好?我还会这样吗?要是你早点把钱拿出来,我也不用跑来京都一趟了,还浪费了我这么多车费!”

魏语娴此时好想大声的吼出来,我真的没有钱啊!一分钱也没有!不要再来找我问钱了!我就是个穷鬼!连饭都吃不起的穷鬼!

可她不能这么做,因为在她的身边还有好几个佣人,老夫人派给她的两个保姆以及芙姨都在,她要是大叫出来的话,肯定会引起她们的注意的。

她就算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面咽。

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已经被周围的佣人注意到了,特别是芙姨,一直注意着她这边的动静。

魏语娴用还算小的声音道:“我说我没钱,真的一分钱也没有,你还要我说几遍?”

她如今连电话都不敢挂了,就怕自己挂了电话后,母亲会造谣自己的名声,虽然这些都是事实,她确实做了一些可以让人诟病的事。

可,她也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些事!

就算她以后不会再回村子里面了,见不到村子里的人了,可谁又知道母亲为了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呢?

毕竟,自己这个女儿在她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亲人!

为了钱,为了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魏语娴真的怕,自己未来的道路就这么被毁了!

她这辈子过得实在是太苦了,还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每天都活在担惊受怕当中。

她本还想着,靠着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美好世界,可是她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要被折断翅膀吗?

魏母才不相信她说的没钱的话,道:“你没钱?你骗谁呢赔钱货?你都被老男人包养了,你还会没钱?

老男人一个月给你不少钱吧?你赶紧的赚钱过来,要不然,我真的要回去说了啊!不仅如此,我还要在你的学校里,在网络上曝光你的事,让你被千千万万人唾骂!

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当小三?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人最狠小三了!”

就连她也非常的唾弃魏语娴的做法,觉得她丢人现眼,这事要是说出去的话,他们老魏家少不得会被人说三道四。

可是没有办法,不到逼不得已,她不会用这个方法,谁让这贱丫头就是不给钱呢?

都被老男人包养了还跟她说没钱,说出去谁信啊!

魏语娴的眼泪流的更凶了,低下头去,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说出来的话。

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吗?为了钱连女儿都不认了!

她真的是他们的孩子吗?要是她真的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为什么舍得这样对她?

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就她穷成那样,要是想快速来钱,除了这个也就没别的了,她就是个肮脏下贱的婊子!

我才不会让程景尧落入你的陷阱当中!你别想在程景尧身上拿到一分钱!

丁娜娜这样想着,对魏语娴的敌意更大了,心中想着以后怎么给魏语娴下绊子。

冯依依和陈薇看着面色阴冷的丁娜娜,对视一眼,为魏语娴感到悲哀。

其实她们也不想针对魏语娴的,毕竟大家都是接受过教育的人,但是不行,她们要是不以丁娜娜马首是瞻,丁娜娜同样也会针对她们。

所以,她们只能选择跟丁娜娜站在同一战线,对魏语娴冷言冷语,挖苦嘲讽。

丁娜娜家里有钱,比她们家有钱多了,她们不敢跟丁娜娜反着来,只能顺着她。

前面,魏语娴突然感觉有点冷,觉得应该是天气又降温了,捂紧了身上的外套,抵御寒冷。

往后,天只会越来越冷,她身上要添的衣服也会越来越厚。

冬天就要来了。

京都这边的冬天,比她老家那边要来得早,也冷得多,幸好她现在住在傅家,衣服也是由老夫人添的,要不然,就她带过来那几件衣服,根本不够御寒的。

“叮铃铃——”下课的铃声响起,老师跟同学们说了再见。

魏语娴收拾好东西起身,道:“阿景,我现在要去拿饭,等会才能去奶茶店。”

程景尧想跟着她一起去,道:“我跟你一起去拿吧。”

魏语娴忙拒绝道,怕他看见芙姨,道:“不了不了,我自己去就好了,你先去吃饭吧,等会咱们奶茶店见面。”

程景尧只好退了一步,道:“那这样,我现在去奶茶店买果汁,你拿了饭就过去,我们一起在食堂吃怎么样?”

魏语娴同意了,道:“可以,那我先去拿饭了。”

走出教学楼,他们分头行动,程景尧跑去食堂买果汁去了,人多要早点去,要不然要等很久,魏语娴则去老地方拿饭。

她走在校道上,冷风呼呼的吹着,为数不多的树叶被吹的哗啦哗啦的响。

在她身后的不远处,陈薇和冯依依偷偷的跟上了她,看看她要去什么地方拿饭,又是谁给她送的饭。

魏语娴还是比较有警惕心的,走几分钟就回头看一眼,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才继续往前走。

陈薇和冯依依躲在高大的树木后面,差点就被她看见了,两人拍着胸口松了口气。

没想到她还挺警觉,但是她的警觉性还不够。

又或者说,是陈薇和冯依依太过狡猾,跟的不是很近,又有树木作为掩护,魏语娴才没有发现。

走到约定好的地方,芙姨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手上提着那个熟悉的保温桶。

“夫人。”芙姨笑眯眯的叫了一声,“中午好。”

“中午好芙姨,辛苦了。”魏语娴把饭拿到手上。

“不辛苦,夫人吃得好最重要。”芙姨道,“夫人您冷不冷?车上有衣服,您要不要添一件?”

魏语娴摇摇头:“不冷,现在就挺合适的,不用添。那芙姨,我就先走了,你也早点回去。”

“好,我等会就走。”

芙姨在原地站着等魏语娴离开,身影消失不见,才上了车离开学校。

某个隐秘的树木后面,陈薇和冯依依看着芙姨的车离开,眼睛里是满满的震惊!

冯依依道:“刚刚那辆车……得要好几百万吧!”

陈薇咽了咽口水:“我对车不是很了解,但是听我老爸说过这个牌子,是要好几百万才能买得起。”

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若她身体出现毛病,他会自责。


可,她这副小可怜的模样,也很让人心疼。

或许,可以让她出门玩一会,只要做好保暖工作就好。一会儿,应该没事。

他低沉的嗓音问:“真想玩?”

魏语娴点了几下头,又是闷闷的声音憋了个“想”字出来。

这样看来,好像有戏!

“抬头。”傅玄屹道,让她把头抬起来,他要检查检查,没问题才能放她出去。

魏语娴听话的把头抬起来,眼睛大大的,有些无辜的看着他,人畜无害。

傅玄屹喉头一紧,喉结滚动一下,把心思放到她的穿着上。

衣服没有问题,穿的很厚,帽子也没有问题,把耳朵遮住了,手上还带着手套,再去玄关处换上一双保暖的棉鞋,就可以出门了。

他道:“出门可以,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听到他松口,她的眼睛都弯起来了,浅浅的笑起来,眼睛里面满是期待,装着一眶星星。

“等会再说。”说完,他转身走回到玄关处,再次换鞋。

魏语娴也跟着他一起走过去换鞋,追问道:“什么条件?”

只要不是很过分的条件,她都可以接受的!

她真的很想去玩雪!

芙姨走了上来打断他们的谈话,道:“玄爷、夫人,晚餐准备好了。”

傅玄屹道:“等会。”

芙姨点点头,在一边候着,给了厨房的佣人一个眼神,让他们不用着急把晚餐端出来。

玄爷这明显就是要带夫人出去看雪,也不知道要看多长时间呢,晚餐还是放厨房里保温比较好。

两人换好了鞋,来到门口,魏语娴再一次追问:“什么条件?”

她第三次问了,奈何傅玄屹就是不说,也不知道他的条件到底是什么。

如果条件很过分的话,那她宁愿不要出去了。

傅玄屹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道:“手。”

“手?”魏语娴疑惑的重复了一遍,把自己的手拿出来,更加疑惑了,搞不懂傅玄屹要干什么。

突然,她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傅玄屹该不会要牵她的手吧!就跟之前的两次一样!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傅玄屹把她的手套摘掉,牵上她的手,放到自己大衣口袋里。

魏语娴:“!!!”

果然!

傅玄屹攥着软软小小的手,自己的大掌可以很好的包裹住,十分满意,道:“这就是条件。”

魏语娴感受着他手的温度,很温暖,比戴着手套还要温暖,有些犹豫。

如果这就是去看雪的条件的话,那她好像也不亏,就是被牵个手,又没什么。

反正之前她也被牵过手,一牵就是好久呢,傅玄屹也不会对她做什么。

这般想着,魏语娴实在按捺不住想出门看雪的心,便答应了下来,揣着一只手在他的口袋里,跟他一起走出去了。

傅玄屹见她没有反抗,就知道她这是同意了,眸中带了一点笑意,大拇指也忍不住摩挲了几下她的嫩手,像是平时摩挲佛珠一样的动作。

一出门,便是铺天盖地的寒冷迎面而来,魏语娴能感觉到身边的温度在一瞬间下降了几十度!

要不是她身上穿的厚厚的,怕是会被冻一个激灵!

此时此刻,她的所有心神都放在外面的雪上,根本没心思注意到傅玄屹在口袋中的动作。

越往雪地上走去越是寒冷,魏语娴却一点也不怕,因为她身上的御寒套装足以抵挡住寒冷!

她还兴奋的小跑上前两步,想快点触摸到雪花,看着雪花落在自己的手心里!

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傅玄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一幕,小兔子害羞的把自己埋在被子下面,脸红红的,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好可爱。

她随意一个动作,都是那样的可爱。

走到床边,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反应,走神走的太厉害了。

他坐下,掀开被子时,可爱的小人才回过神来,一把拉住被子,不让他掀开。

她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不说话,让人看了更想欺负她了,不过,是另一种意思的欺负。

傅玄屹也不说话,与她对视,看看谁也败下阵来。

事实就是,魏语娴顶不住他那俊俏的脸蛋和专情的对视,败下阵来了。

被子又往上一拉,把整个人都盖住了,当鸵鸟。

耳边,传来一声不清晰的笑声,低沉又富有磁性,好听得紧。

是傅玄屹在笑。

他笑了,魏语娴却更加无地自容了。

她在被子里跟他商量道:“能不能……让我自己涂?我都知道该怎么涂了,也知道该涂哪里了。”

回答她的,是男人低沉的两个字:“不能。”

魏语娴抓着被子的手更用力了,又问:“妊娠油……还要涂抹多久?”

该不会要一直涂抹到孩子出来吧?

那她岂不是每天都要被傅玄屹摸肚子摸大腿?

太恐怖了!

接下来,傅玄屹的回答直接让她崩溃:“宝宝出生后五个月。”

魏语娴:“!!!”

这么久!

她现在才四个多月,那她岂不是还要被摸十个月!

她在被子里面都要哭了,问:“你是不是骗我的?不用涂这么久的对不对?”

“乖乖,你可以上网查查。”

他还好心的,把她的手机递进了被子里,让她可以当场查。

魏语娴吧嗒吧嗒的按着手机一查,发现傅玄屹没有骗她,眼泪都要出来了!

趁着她查询的时候空不出手来按住被子,傅玄屹把她的被子掀开来,怕她在里面待久了会闷坏。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魏语娴露出兔子般惊恐的表情,连手机都顾不上了,扔到一边就要伸手去拽被子重新把自己盖住。

傅玄屹动作迅速,一个用力死死按住被子,不让她再拿回去。两人力量悬殊,魏语娴一个弱女子,又怎会是傅玄屹的对手?

她扯啊扯扯啊扯,愣是没扯过来,大大的眼睛看着人,见他一脸轻松的样子,也不肯松手,就知道这被子是扯不回来了,松了手默默转了个身,背对着人。

那气鼓鼓的背影就像是在说:哼哼哼!我不理你了看你怎么办!

魏语娴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这个行为,带着明显的撒娇的意味,也不知道这样软哼哼的自己看起来有多好欺负!

傅玄屹看了是喉头一紧,那该死的邪念又上来了,想把人翻过来,压在身下,狠狠的!

吻!

可现在是想那些的时候吗?不是。

他压着心中的邪火,伸手放到她柔若无骨的肩上,轻轻掰了掰,没敢用力。

魏语娴心里还有些生气他掀开自己的被子呢,不怎么想理他,动了动肩膀,躲过了他的触碰。

傅玄屹见她还跟自己闹小脾气,心中也不生气,反而有些开心。

她以前是惧怕自己的,就连如今也还是有些惧怕的,难得看见她忘记了心中的恐惧,跟他耍耍起小性子来,他怎能不开心?

他又伸手过去,戳了戳她的小肩膀,柔声道:“转身,抹妊娠油。”

魏语娴又动了动肩膀,真跟个小动物一样可爱,跟他讨价还价闷声道:“我想自己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