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通灵摄政妃

重生通灵摄政妃

星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千月重生了,重生之前,她是大国师的首席弟子,她精通卦术,能通灵,爱好炼丹,受人尊敬。重生之后,她居然成了被抱错的真千金,从小错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反而在乡下做了十几年的养猪女。原主蠢笨如猪,还很胖,被苏家接回去后,还嫁给了全京城女人的梦中情人容湛,从此成为众矢之的。既来之,则安之!这摄政王妃,她还就当定了!

主角:苏千月,容湛   更新:2022-07-15 2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千月,容湛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通灵摄政妃》,由网络作家“星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千月重生了,重生之前,她是大国师的首席弟子,她精通卦术,能通灵,爱好炼丹,受人尊敬。重生之后,她居然成了被抱错的真千金,从小错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反而在乡下做了十几年的养猪女。原主蠢笨如猪,还很胖,被苏家接回去后,还嫁给了全京城女人的梦中情人容湛,从此成为众矢之的。既来之,则安之!这摄政王妃,她还就当定了!

《重生通灵摄政妃》精彩片段

“这死肥猪,就是摄政王妃啊,草,长的真胖!”

“行了,别废话了,虽然长得胖了些,但身份在这,而且听说她成婚后摄政王都没有进过她的屋子,睡了她等于是给她开苞了,咱哥俩一辈子的谈资都有了。”

“更可况,那三小姐还给银钱,这样的好事提着灯笼都难找啊——”

两道猥琐而孟浪的声音传入了苏千月的耳中。

她头痛欲裂,脑子里头满是一团鲜红。

贴满喜字的鲜红房间——

燃烧着的鲜红高烛——

被鲜血染红的嫁衣——

白玉瓷碗中盛满了她鲜红的心头血——

红,红,满目的红色,令人头晕目眩,心神俱裂。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死在新婚丈夫特意为自己调制的一杯凝血散中,死在自己妹妹亲手插进胸口处的寒玉匕首中。

怎么还能听到这般令人恶心的声音?

就在此时,撕拉一声,衣物被撕拉的清脆声响,还有身体上传来的油腻感觉,让苏千月陷在混沌中的意识瞬间回笼。

她猛地睁开了一双如冰似玉的寒冷眸子,目光森冷地落在趴在自己身上的两个龌鹾男人身上。

真晦气!

苏千月迅猛如电地出手了。

她拔下头上簪子,猛地扎进了那个男人颈中死穴,那男人瞬间疼痛难忍,痛得在地上蜷缩起来,并且伴随着剧烈的颤抖。

另一个男人见她竟然伤了自己的兄弟,眼底赤红,猛地上前要夺下苏千月的金簪。

“死肥猪!我们哥俩好心好意让你有机会做个完整的女人,你竟然不识好歹!也不瞧瞧你身上这身肥肉!别说摄政王了,就是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看了都会作呕!”

“废话真多!”苏千月直接扎中了他的下腹之处。

“不是喜欢强迫女人吗?这一簪子下去,你这辈子都做不成男人了!”苏千月冷冷道。

男人痛得面容扭曲,神色狰狞,竟然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吵杂的脚步声。

“湛哥哥!我真的看见嫂子跟两个男人进了这个房间!这里可是专供那些死了丈夫的寡妇寻欢作乐的地方!她来这里能干什么好事?”

“她这是要将咱们摄政王府的颜面踩在地上践踏啊!”

苏千月从榻上爬起来,听到这种清凌凌的少女声音,已经分辨出自己此时的处境来了。

曾经,她跟着师傅学天机术的时候就从古籍上看过,有借尸还魂这样的奇妙事情。

想不到,这事儿,竟然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了。

她借的这一具身子,与她同名同姓,甚至生辰八字亦相同。

然而,她的处境,与自己相比,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才出声的人,正是她的小姑子,也是她现在为何会出现在这等烟花之地的罪魁祸首。

苏千月还没有掩好自己身上衣衫,房间的门便被一脚踹开。

一道威严而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来人一身紫色金龙蟒袍,头戴玉冠,腰缠青金色锦帛。

他面容俊美,纵然神色俊冷,仍遮不住五官中的精致。

看来,这就是自己的便宜夫君,周国权倾朝野的天子之师,当朝摄政王殿下。

容湛。

苏千月抬起眼,还没有看清他眼底情绪,他便上前直接掐住了苏千月的脖子。

“苏千月!你不择手段嫁给本王,本王已经网开一面,不予你计较,给了你王妃的体面和尊荣,你竟然得寸进尺,要给本王戴绿帽子?”

容湛掐着苏千月手掌不断用力,苏千月已经喘不上气了。

她好不容易重新活过来,难不成要被这个便宜夫君掐死?

她暗自运气,正要出手,陆妍却猛地上前,顺手搂住了容湛的手臂,急忙道:“湛哥哥,算了!她外公一家不好惹,真把人弄死了,咱们也不好交代。她做出这等丑事来,直接休了就罢了。”

“阿湛,你勿要太过着急。我看千月平日安分守己,不是这等孟浪之人,其中也许是有些误会的。”

“说起来,你也有不对的地方,她嫁入王府已有几个月,你却连面都不让她见,她心中寂寞,在所难免。不是所有女子都能守得住寂寞的。”

容湛的嫂子白绾绾也上前了一步,软语劝道。

容湛向来敬重白绾绾这个寡嫂,她的话让盛怒中的容湛冷静了几分。

他冷哼了一声,狠狠地将苏千月甩在了床榻上。

刚才苏千月被撕开的衣衫都没有来得及掩好,被容湛这么一摔,又披散开来。

容湛目光所及,便看到衣衫之下满得都要堆出来的肥肉。

苏千月动作笨拙地将衣衫拢好。

陆妍看了她一下,毫不留情地掩唇嗤笑出来。

“遮什么?就你这肥猪一般的身子,便是脱光了扔在外面,也不会有人多看你一眼!也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这两个男人,花了不少钱吧?”

容湛眼底闪过了一抹难耐的厌恶,冷声命令道:“贱妇苏氏,行为放荡,不守妇道,休出王府!””

“不知王爷那只眼睛看见臣妾行为放荡,不守妇道了?”苏千月冷静地看向了容湛。

容湛俊美的脸色浮起一抹漠然的嘲弄。

“难不成王妃要跟本王说,这两个男人跟你待在这种地方,是在探讨如何养猪吗?”

这话一出,陆妍又忍不住掩住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容湛能说出这话,实在也是事出有因。

原身苏千月,本是宁远侯府的千金,却因为在庄子出生时出了纰漏,于一个养猪女调换了身份。

她在乡下养了十几年的猪,才被宁远侯府接回来。

更因为举止粗鄙,身材肥胖,被整个京州津津乐道。

而她,竟然不知死活,算计了摄政王——

容湛虽迫于她外公赵国公娶了她,但是对她厌恶至极,婚后直接连王府都不回了!

苏千月知道容湛不满意这桩婚事,但是入府几个月,容湛总归没有为难过原身,可若是被休回到苏家,那迎接她的将是生不如死的遭遇——


“好了,湛哥哥已经休了你了!你这脸皮怎么跟你身上的肉一样厚!还不快感恩戴德地收拾包袱滚蛋?难不成真要将你浸猪笼才甘心?”陆妍眼底的嘲讽丝毫不遮掩,出声呛道。

“三小姐是不是特别希望本宫被休?唱了这么大一出戏,辛苦了吧?”苏千月冷冷看向陆妍。

“你什么意思?你自己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情!竟然还要往我身上推诿!你嫁入王府这么久!每天吃那么多!一个人吃了三个人的份额!我跟嫂子何曾为难过你!你这人好没良心!”陆妍心虚,忍不住将声音都拔高了几个度。

“人,臣妾并没弄死,要想知道是不是三小姐指使的,王爷何不亲自审讯?臣妾虽出身粗野,但也懂人伦理常,何况,整个京州谁不知道臣妾痴恋王爷,好不容易嫁进来,臣妾怎会蠢笨到自毁姻缘?”

苏千月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这么一番话,看得陆妍那是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这个肥猪怎么突然就这么能言善辩了?

她不是除了吃,就知道哭吗?

她已经观察几个月,这才挑了哥哥回来的日子下手,就是料定了这肥猪毫无反抗之力的!

“你的姘头!自然是帮着你说话的!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丑事,竟然还想倒打一耙让你的姘头栽赃我!你好狠毒的心肠!”

“湛哥哥!你要为我做主啊!你娶了这个肥猪,我已经几个月不敢出门了!都被那些名媛闺秀笑死了!现在她竟然还要害我!”

陆妍委屈得眼睛都红了,泫然若泣地看着容湛。

容湛蹙了蹙眉心,漠然道:“妍妍心底纯良,连只兔子都不忍心杀死,怎会做出这等龌鹾之事构陷你?”

而苏千月,出身粗鄙,行事浪荡!明知道他怕水,竟然在皇家宴席上将他推下池塘,又借着救他的名义扒开他的衣裳,甚至以嘴渡气——

实在令人发指!

苏千月也懒得再废话,她一手将刚才那个男人拽起来,从他的小腹处拔出了自己的金簪。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苏千月隐隐带了一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那男人刚抬起眼,陆妍就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

那男人噗通一下跪在了容湛的跟前,不断磕头,哀嚎道:“王爷!小的知道错了!实在是王妃她威胁我们兄弟两个,若是不从,我怕有性命之忧——求王爷网开一面,饶了我们吧!”

陆妍见他识相,眼底总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咬牙切齿道:“死肥猪!你还有何话要说!”

容湛亦是一副山雨欲来的肃冷模样,青筋暴起的手背出卖了他此时的愤怒。

他堂堂一个摄政王爷,娶了一个肥胖的养猪女,已叫朝堂上下贻笑大方!

现在,这个贱妇竟还敢到这种地方给他戴了绿帽子!

不杀了她,他这口气都咽不下去!

“贱妇!本王未曾亏待你!你竟如此挑衅本王!”容湛气极,猛地扬起了手掌,就要往苏千月的脸上扇过去。

然而,这巴掌却并没有打到苏千月的脸上。

就在掌风扫来的瞬间,苏千月忽然侧了身子,将手中持着的金簪轻轻一扎,扎进了容湛的麻穴之中。

容湛瞬间,只觉手脚全麻,动弹不得。

他眼底猩红,怒目看向苏千月!

这个贱妇,竟会点穴?

“王爷,君子动口动不动手,事情没有问清楚,你便对臣妾动手,未免太没有风度了。”苏千月轻蹙眉头。

“铁证如山,你还有何理由狡辩!给本王解开!否则本王定将你碎尸万断!”容湛只觉得自己毕生修养都被这个贱妇气得荡然无存。

“你当真要为了一点银钱,说出这等昧良心的话?你刚才被我本宫扎了穴,不用一刻钟,你就会浑身血液倒流,筋脉尽断,然后去见阎王爷。若你要收这买命钱,本宫便是担了这罪名,又如何?”苏千月冷冷地看着地上那个男人。

她当着他的面将摄政王都定住了!可见她的确是有功夫在身的,并不是恫吓他。

就在这个瞬间,那男人忽然腿脚一软,浑身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令他全身打颤,口吐鲜血起来——

苏千月敢以死逼他,不过是猜想,陆妍既然要做这等龌鹾事,自然不会挑选身边的亲信。

所以,她断定这两人跟陆妍之间,只是简单的钱财交易。

钱财跟小命比起来,哪个重要?

果不其然,那个男人吐出一口鲜血后,当下撑不住了,连声哀嚎道:“王爷饶命,王妃饶命!是小的见钱眼开,收了三小姐一千金!让我们构陷王妃的!”

陆妍见他临阵倒戈,气得跺脚,却坚决不承认,看向了容湛,大叫道:“湛哥哥!他分明是被苏千月那个贱妇屈打成招的!如何能信!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就应该当场杀了!”

她急得失去了理智,当场拔出容湛的佩剑,就要往那男人捅过去。

杀了他,死无对证!看那肥猪如何翻身!

苏千月自然不会让陆妍得手。

陆妍刚要杀人,苏千月趁手从站在自己旁边的白绾绾头上猛地拔下了一枚珠簪,隔空打中了陆妍的手腕。

陆妍手中的剑应声倒地。

“王爷方才不是说三小姐心地纯良,连只兔子都舍不得杀吗?看来,三小姐的纯良只对兔子。”苏千月出言讥笑。

那男人见陆妍竟然要杀自己,当下越发慌了神。

他面色惨白,连声道:“王爷,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一千金就藏在你背后的箱柜中,是三小姐刚从盛安票号取出来的,票号的掌柜和小二都可以作证的!而且,而且,王妃是被三小姐迷晕送过来的!她让小三跑腿买的迷香,就在民安药堂买的,掌柜的也可以作证!”

见男人招认,苏千月冷笑了一声,将扎在容湛穴道上的金簪拔出。

容湛转身,踹开了身后的箱柜。

里头果然摆放着一个小箱子,里头是整整齐齐的金条。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这么多的人证看到,想抵赖都不成?

那男人又吐了一口血,他吓得面无血色,爬到了苏千月的跟前,痛哭流涕道:“王妃救我!王妃救我啊!小的只是一时财迷心窍——小的家中还有七十岁的老母,三岁的稚子——”

苏千月冷冷地睨了他一眼,道:“不过是让你吐两口血而已,又死不去,救什么。”

这话一出,那男人和陆妍脸上都露出了目瞪口呆的神色来!

这个该死的肥猪!竟然使诈!

苏千月看向容湛,沉声道:“王爷,如今人证物证俱在,不知道王爷是否还要休了臣妾?”


容湛刚从外地赶回来,连进宫都推迟了,就被陆妍火急火燎地拉过来“捉奸”,他如何能想到,闹了这么一出,竟然妹妹自导自演的戏码!

他目光沉冷地落在陆妍的脸上。

脸上见容湛看着自己,还没有得到责罚,陆妍的眼泪先掉了下来。

她见事情败露,是躲不过了,干脆装起可怜来。

“湛哥哥,阿娘生前总是说,你这样的好男儿,日后当娶一个温婉娴静,容雅极佳的好女子的,满京州这么多好闺秀由你挑选,偏偏被这个死肥猪算计,娶了她!让你有家不愿回!我只是,我只是替你不平!”

容湛,本名陆湛,乃是陆家的养子。

陆父陆母为隐瞒他的身世而死,有天大的恩情。

陆妍是他们留下来的唯一血脉了。

“妍妍,此事,你实在做过了。”容湛敛起眼底冷光,沉声道,“晚上不准吃晚饭,以儆效尤。”

这话一出,苏千月当下用一种看昏君的目光看着容湛。

她构陷摄政王正妃,自己的嫂子,就罚她不吃晚饭?

就容湛这样的处事方式,他到底是怎么摄政的?真的不会将周国才几岁的小皇帝教坏吗?

明明是陆妍做了错事,她竟用一种幽怨的目光死死剜了苏千月一眼。

明明就差一点!差一点湛哥哥就要休了这个她的!

谁知道她竟然使诈,逃过了一劫!

不过这事儿,没完!绝对没完!不将这个死肥猪赶出王府!她誓不罢休!

容湛虽然没有重罚陆妍,但是闹了这么一出,到底觉得有些心虚。

于是当晚,他破天荒地来到了苏千月的院子中,要陪她用饭。

要知道,成婚几个月,这可是容湛头一次踏足苏千月的揽月阁。

她的贴身丫鬟圆圆可比淡定的苏千月兴奋多了。

“王妃,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等会奴婢温上几壶好酒,你尽量劝王爷多喝一些。咱们就就可以趁机将王爷留宿了!”

“只要王妃可以早日怀上子嗣,生下嫡子,以后在王府的地位就稳妥了!”

“王妃!赶紧过来!奴婢给你弄个好看的妆容。”

苏千月忧伤地看着铜镜中胖成大饼的圆脸,还有身上几层衣衫都遮不住的肥肉。

她无语道:“别说化个好看点的妆容了,就是王爷瞎了,他也不可能留宿的。”

不行,不行,她得好好减肥才是!要不然,她一身的本事,拿这个身体施展起来,都要大打折扣。

苏千月起身拿过了笔墨纸砚,刷刷刷地写下了一张药方。

“去,按照这个药方给本宫捡一百副药回来,每天煎水给本宫喝。”

圆圆将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般:“一百副?”

一百副都不够的,就这身肥肉,待她得空,还是要做些纤体丸来吃才行。

苏千月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让圆圆下去办事了。

她刚到厅堂,容湛过来了。

容湛看到苏千月,神色略有尴尬。

不过,此事陆妍的确有错在先,若不安抚安抚苏千月,她告状告到赵国公那里去,事情就难看了。

他按下了心中的膈应,坐了下来,言简意赅道:“传膳。”

然后,在容湛和苏千月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中,下人端来了半头烤乳猪,一只八宝鸭,一只醉鹅,还有鸡肉,兔肉,鱼肉等数十道菜,都是大肉,摆了满满一桌子。

“王妃,今天厨房买肉买少了,你将就着吃吧,若是吃不饱,晚间奴婢再做些点心。”

这么多?还吃不饱?还要吃点心!苏千月差点想要撞墙。

容湛饮食素来清淡,对着这么大一桌子油腻的菜实在是没有胃口。

当然,对着苏千月这个样子,他就是有胃口,他也吃不下去。

他听到婢女的话,当下站起来,道:“既然你吃不饱,本王还是回去吃吧,你慢慢享用。”

然而,不等容湛一只脚踏出揽月阁,门外就传来丫鬟鬼哭狼嚎的嗓音:“王妃!三小姐已经知道错了!求王妃高抬贵手,饶了三小姐这一次吧!”

门外的人正是陆妍的贴身丫鬟,青萝。

她甚至爬到了苏千月的脚边:“王妃!求你了!三小姐没吃晚饭,身子娇弱,顶不住你那两只肥猪的攻击的!”

青萝话音未落,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了猪嚎,还有陆妍鬼哭狼嚎的声音。

猪?王府竟然竟然有猪!她竟然敢在王府养猪!

容湛一张脸瞬间黑成锅底色,大步顺着声音走去。

苏千月急忙追上。

院子中,原主养的两头猪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性,正逮着陆妍狂追。

陆妍一边跑一边痛苦:“王妃,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你不要让你的猪再来咬我了!”

容湛招了招手,身后的下属急忙上前,擒住了那两只猪。

然而,那两只猪却目光通红地盯着陆妍,发出令人胆颤的吼声。

陆妍本是躲在了容湛的身后,听到这样的叫声,吓得两眼一黑,晕死在容湛的怀中。

青萝见状,哭着告状道:“王爷,三小姐刚回来,那两头猪就直冲着三小姐去了,奴婢要上去拦都拦不住,它们就像是认准了三小姐一般!奴婢听说王妃之前养过十几年的猪,乃是乡下有名的养猪小能手,猪很是听她的话——”

“王妃,求你不要让这这两只猪再攻击三小姐了!求你了!”

青萝说罢,还对着苏千月猛地磕头。

苏千月目光落在那两只被制住的猪身上,它们皮肤泛红,眼神呈癫狂状态。

而且,苏千月可不是蠢笨的原主。

她本是沛国国师的得意大弟子,通灵,擅推卦,懂养生。

“这两头猪说,它们之所以攻击三小姐,是因为三小姐在它们身上喂了毒。”苏千月读懂了猪的哀嚎,如实说道。

然而,容湛却像是看疯子一般看着苏千月。

“王妃不仅擅长养猪,竟然连猪的话都能听懂?本王真是刮目相看,大开眼界。”容湛已是盛怒,说出的话带着浓重的讽刺意味。

“它就是这么说的。”苏千月实诚道。

“妍妍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跟你的猪一样,都活不过明天!”容湛冷冷地看着苏千月,咬牙切齿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