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嫡女盛世王爷请束手就擒

嫡女盛世王爷请束手就擒

小鹿小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沈西卿是将军嫡女,身份尊贵,原本应该拥有一个无比美好的未来,可她却因为错信小人而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在奄奄一息之际,她在心底暗自许下誓言,如果能够重来一世,定不会重蹈覆辙!上天怜悯,果真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站在命运的分叉口,且看沈西卿如何虐渣打脸,创造辉煌盛世!

主角:沈西卿,北叱瑾   更新:2022-07-15 23: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西卿,北叱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嫡女盛世王爷请束手就擒》,由网络作家“小鹿小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沈西卿是将军嫡女,身份尊贵,原本应该拥有一个无比美好的未来,可她却因为错信小人而落得一个凄惨的下场。在奄奄一息之际,她在心底暗自许下誓言,如果能够重来一世,定不会重蹈覆辙!上天怜悯,果真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站在命运的分叉口,且看沈西卿如何虐渣打脸,创造辉煌盛世!

《嫡女盛世王爷请束手就擒》精彩片段

“快!去那边找找!”侍卫厉声的声线穿透倾盆大雨清楚的传入沈西卿的耳中,她颤抖着身子躲在杂草旁,眼睛如同小鹿般警惕的看着四周。

她从未有过的恐惧一直萦绕在心头,凤冠霞帔上被雨水打湿,青丝黏在脸颊边。

侍卫的脚步声一直在周围搜寻,带头首领手中铮亮的剑尖上滑落着水珠,沈西卿眼底恐惧,嘴唇一直在抖动,她知道一旦被抓回去,等待她的或许只有死路一条!

沈西卿小心翼翼的朝后挪动脚步,绣鞋上满是泥泞,大雨打湿了她国色天香般好看的面容,谁能想到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沈西卿会落得如此地步。

“啊...!”

大雨还在下,没有一刻是停止的,她摔在了泥泞里,满身的狼狈,她这一声惊动了侍卫,杂乱的脚步声朝这边赶来,沈西卿恐惧惊骇的想要站起来,本来纤细的手指吃力的抓着身旁的杂草泥泞,她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朝前跑去。

然而在这是,侍卫们已经齐齐的围住了她,雨滴打在杂草上,摇曳不定,水珠在泥泞中溅出的水微不足道。

“我们奉了雪妃娘娘的命令,带你回宫!”

沈西卿恐惧的摇头,踉跄后退,转身就想要跑,背上却被重力一脚狠狠的踹翻在地,她吃痛的摔在地上。

“来人!带走!”

侍卫头领冷冷的挥手,身后的侍卫得令,毫不留情的从地上将沈西卿拽了起来关进了牢笼里带回了皇宫。

她意识浑浊,蓦然被人从马车上拽了下来,狠狠的丢在地上,冰冷的大殿明昼般的光亮,她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狼狈,多难堪,只是虚弱的倒在地上,她不相信秦暄会这样对她....。

脚步声沉稳深沉的由远及近,沈西卿沉沉的睁开眼睛,她在逆光中看到了一身刺龙锦袍,高贵不已的男人。

“秦暄....。”

她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从地上艰难的爬到了秦暄的脚边,伸手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衣角,可她尚未来得及说话,肩膀上便狠狠的挨了一脚,力气之大,将她整个人都踹了过去。

眼底的希翼破碎,她忍着身上的剧痛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此时面露厌恶的秦暄。

那个曾经对她百般爱护,是她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嫁的人.....。

“沈西卿,朕现在看你一眼,都恶心不已!”冰冷的毫无感情的话让她如同直接被丢进了地狱一般,从生到死的痛苦,她以为是柳如意要要了她的命,此时看来,他是默许的...他也想杀了她..。

沈西卿盯着他“你这般对我...我哥哥定然不会放过你!”

在这时,从殿外响起了娇滴滴的笑声,走进来的是一个娇弱无骨的女子,华衣锦服的依偎在秦暄的怀里..。

“姐姐,你还指望着哥哥和大姐救你呢?哥哥早就死在战场上尸骨无存了,大姐呢,虽是成明帝的皇后,可此时早就被暄哥哥丢进冷宫了。”

娇滴滴的话却那般冷漠无情,沈西卿瞳孔紧缩,她的眼珠此时迷茫无神,她用力扑向沈雪柔,却被秦暄毫不留情的踹向了她的肚子。

“沈雪柔..!”

沈西卿摔在地上,肚子却在这时阵阵刺痛,她连忙捂住肚子,面色痛苦不已“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裙儒一点点被殷红的血迹染红,肚子此时如同被剥骨一般的疼,她好看的脸上痛苦的拧着,脸上冷汗涔涔。

“秦暄,..救救他,救救我们的孩子...。”

秦暄冷笑“一向高傲的沈将军嫡女还会求人?可笑!”

“还保什么孩子,一会就送你去跟沈家的人团聚!”沈雪柔依偎在秦暄的怀里,当着沈西卿的面直接揽上秦暄的脖子娇媚的吻了吻秦宣的脖子,眼底阴冷的侧眸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抽疼难耐的沈西卿。

沈西卿疼的几次昏厥,她的心里像是被针扎着一般的疼,她后悔当年看错人,竟为了这一对狗男女和哥哥长姐断绝关系..。

秦暄哪里会管她的死活,直接将沈雪柔抱了起来去寝殿翻云覆雨了。

沈西卿被丢进了大牢,她虚弱的倒在杂草里,意识浑浊,肚子却是让她无力却又剥骨般的刺痛,可再疼都没有她的心疼。

今天是她登基为后的日子。

沈西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对不起家人,是她害了他们...是她拿命苦苦相逼于哥哥,让他们助秦暄发动兵变夺了成明帝的皇位,害的姐姐被关进了冷宫..。

“沈西卿,你也有今天!”沈雪柔是在第二日来的,她冷笑着看着沈西卿的脸,手指狠狠的掐进了她的下巴,泄愤般的扯唇轻笑。

沈西卿的下巴血肉模糊,她痛苦的喊出了声“...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沈雪柔,哥哥和阿姐都是你的亲人...。”

“他们是你的亲人,不是我的!他们的眼中永远都只有你!你是沈家高高在上的嫡出大小姐,所有人都喜欢你,哥哥永远都站在你的那一边,就连大姐当了皇后都是每次让你进宫去陪她,每次都要给你那么多好看的珠钗首饰,我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凭什么!”沈雪柔发疯一般的揪着沈西卿的头发,嘶吼出声。

“我今天就送给你一份大礼!”沈雪柔突然冷静了下来,红唇微勾,拍了拍手,在这时便从外走进来几个侍卫。

沈西卿惶恐的动了动身子,曾经灿烂的眼眸如今如同死灰般难看。

“去吧,好好让她享受享受。”沈雪柔冷冷的扯唇轻笑,站起身,轻蔑的看了一眼面如死灰的沈西卿。

几个侍卫得令后便直接走了过来,沈西卿惊恐的摇头,浑身的剧痛让她动弹不得。

“不!沈雪柔,你不能这样对我!....”

几个侍卫如同饿狼一般压在了沈西卿的身上,她身上脏破的凤冠霞帔被扯掉,她的腿上还有干涸的血迹,那是她的孩子..。

她曾经那般骄傲,她是镇国大将军的嫡女,曾有万千的宠爱,因错信枕边人而得此万劫不复之地,好恨。

她发誓,若能重新来过,她定要这对狗男女血债血偿..!定要让他们受尽折磨,尝一尝骨肉分离的蚀骨之痛!

“我沈西卿在此对天发誓...若能重来,定让你们万劫不复...!”

“雪妃娘娘,她咬舌自尽了..!”

“什么..?!”


寺庙的厢房内干净素雅,床榻上躺着一个纤纤少女,眉目温和清雅,肌肤如玉凝脂,黛眉如画,青丝微微垂在肩上,看上去虽说有着青涩稚嫩,可也难掩国色天香之貌。

床榻上的少女微微动了动眼睑,意识慢慢回笼后,她才颤抖着睁开了眼...。

沈西卿的眼瞳骤然紧缩,她看着床幔熟悉的景象,慌忙坐起了身子,满眼的不可置信。

“小姐,你醒了?!”

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推门的声音响了起来,沈西卿不可置信的听着熟悉的声音,是箐怜..?她年少时一直侍奉她的丫头。

沈西卿瞳孔微微轻颤,看着面前一脸欢快的箐怜,她记得箐怜是在她和秦暄去香国寺的时候死的,她当时听了沈雪柔的话,让一直贴身照顾她的箐怜留在了府上,回来的时候沈雪柔便告诉她箐怜染病死了,看来事情根本就是不是那样的,是沈雪柔害死了一直在她身边忠心耿耿的箐怜。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箐怜将脸凑到沈西卿的面前,笑吟吟的看着沈西卿。

沈西卿笑了笑,伸手抱住了箐怜“太好了,太好了箐怜...。”

她竟然回到了她十六岁的时候,今天应该是她当年为了给家人祈福而在香国寺小住的日子,就是她还没有认识秦暄,阿姐尚未入宫的时候。

箐怜虽然懵懵懂懂,但是看到小姐这么高兴,也就笑着轻轻拍了拍小姐的背“小姐,你今日突然晕倒了,真是吓死奴婢和清隽了,还好没事。”

沈西卿心里满满的恨意和回到以前的喜悦在交杂着,等着吧,她定然会让那对狗男女付出惨痛的代价!为了父亲,哥哥和阿姐,还有她尚不足三个月的孩子!

“箐怜,沈雪柔呢?我记得她不是陪着我一起来给家人祈福了吗?”沈西卿站起身,将梳妆桌上的木梳紧紧的握在手里,她记得今天应该就是秦暄也来为他母亲祈福的日子,正是在这个时候,沈雪柔推了她一把,让她掉进了寺庙的池塘里,让她在秦暄面前出了丑。

“..回小姐,六小姐在后山呢,她说去给小姐采一些解暑的草药。”

箐怜有些不明所以的回答了沈西卿的话,平日里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六小姐,总觉得六小姐矫情的不得了,可是小姐一直和六小姐关系好,她便也没多说什么,可今天小姐似乎是很讨厌六小姐的样子...。

“箐怜,小姐醒了吗?”清隽端着粥走了进来,一抬头看到沈西卿醒来的时候简直惊喜万分。

沈西卿也愣了愣,顿时笑了起来“清隽...?”

清隽是在她尚未出嫁的时候就已经失足落水去世的,她和箐怜都是自幼跟着沈西卿的,如今这般,沈西卿当真的情绪夹杂难当。

“小姐,那个偏房刚刚在厨房替你熬药呢,她还让我去歇会她给小姐你熬粥,我怕她都手脚,直接就给拒绝了,我不能让她碰小姐的膳食。”

沈西卿这时才意识到,原来清隽这般早就已经警惕沈雪柔了,可她当时竟然一直被沈雪柔蒙骗着,竟然还斥责清隽不知礼数,现在看来,真的是她当年错怪了清隽。

沈西卿没有喝粥,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大概秦暄已经来了这里,所以说她现在去寺庙的后院,应该就能和秦暄正面碰上了,到时候沈雪柔应该也就会来了。

“箐怜,清隽,你们两个赶紧替我梳妆,要清雅一点。”

她前世被沈雪柔蒙骗,一直打扮的花枝招展,反而是沈雪柔一直清雅柔弱,果然秦暄会那般厌恶她,能忍着恶心对她那么好,定然是看在了父亲和哥哥手里兵权。

两个丫头手脚利落的替沈西卿洗掉了脸上的浓妆艳抹,装扮好后在镜子中的姑娘肌肤如玉凝脂,黛眉含情,一颦一笑都带着国色天香之姿。

怪不得前世沈雪柔千般阻挠她打扮的素雅,原来是怕自己及不上她的样貌。

沈西卿走到后院的时候,便看到了在院中池塘边赏莲花的沈雪柔,她暗暗紧篡衣袖下的手,眼底是满潮汹涌的恨意,沈雪柔,这辈子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暄哥哥..!”

随着沈雪柔娇滴滴的嗓音响了起来,沈西卿同身后的两个丫头站在墙檐后,便看到了一个锦衣华服的秦暄走了过来,他面容俊秀,却是是一个翩翩公子,她前世不就栽在了这一张脸上吗,想想当真是嘲讽。

“雪柔,怎么你一个人在这?”秦暄宠溺的抚了抚沈雪柔的脸颊,满眼的喜爱。

沈雪柔娇羞的垂了垂眼眸“我在等二姐姐呢。”

“是你们沈家那个嫡出二女儿?京城沈家的姑娘各个都是美人,竟不知为何会有沈西卿那般丑陋的女人。”秦暄说起沈西卿的时候,满脸的厌恶,很明显就是在说沈西卿尚不及沈雪柔的样貌万分之一。

沈西卿眼底净是冷然,她理了理情绪,便朝他们那边走了过去。

“二姐姐?”沈雪柔不经意一看,一脸惊讶的看着走了过来的沈西卿。

秦暄也抬眸看了过来,沈西卿看到了秦暄眼底一闪而逝的惊艳,很好,她现在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前世她不知好好利用自己这般的样貌,如今她就要用这张曾经被秦暄万般厌恶的脸来报复秦暄。

“雪柔,这是....?”秦暄看着沈西卿倾城的脸,不免也将语气放的温和了许多。

沈雪柔当然想不到沈西卿会把脸上的妆容洗掉,不免有些心虚的笑了笑“这是我二姐姐。”

沈西卿微微挑眉“二姐姐?我和阿姐何曾有过庶出的妹妹?”

沈雪柔脸色瞬间变得难堪,她最忌讳别人在外人面前说她是庶出的身份,以前沈西卿都是将她放在同等的位置的..久而久之她几乎都要忘了自己的母亲只是姨娘....,她甚至想让别人认为她和大姐的母亲都是珺玉郡主....。


“二姐姐...雪柔是犯了何错吗?”沈雪柔泪眼岑岑的看着沈西卿,又故作柔弱的向秦暄身旁靠了靠。

沈西卿的声线清冷平淡“没犯错?莫不是沈六小姐和我一母同胞吗?”

“雪柔不敢...”沈雪柔的脸色青紫不一,她只得勉强的笑了笑,笑得极为难堪。

清隽和箐怜在身后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的小姐,眼底别说有多崇拜了。

“不敢就好。”沈西卿哪里会给她留情面,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也仅仅是给她一点小小的教训而已。

秦暄也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身旁的沈雪柔,本以为真如雪柔所说的那般,沈家的二小姐是一个粗鲁无礼的丑陋之人,倒没想到这般清丽脱俗,更像是一朵带刺的花。

“是,那二姐姐,咱们同暄哥哥一起去那边赏荷花吧,这里荷花开得甚是好看。”沈雪柔眼里涌出了一丝狠厉,面容上还是清纯不已。

沈西卿心里冷笑,她岂会不知沈雪柔打的什么心思吗。

“可以啊,正好闲来无事。”沈西卿先一步走了过去,在前面走着的时候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秦暄,眼波似若含情带笑,让秦暄眼中一怔,怔怔的看着沈西卿的背影,心里竟也不知觉的跳了几下。

沈雪柔暗暗咬牙,她真是不知道沈西卿今天怎么这么反常,竟然还敢勾引暄哥哥!

正当三人走到莲池边的时候,便见秦暄陡然变了脸色,连忙走了过去,沈西卿和沈雪柔转头去看的时候,便看见一个衣着玄色,面容沉冷凌厉的男人。

“参见王爷。”秦暄连忙抬手作辑,恭敬不已。

北叱瑾冷眉微凝“何事”

“不..不是,只是卑职看到王爷竟也来了香国寺...便赶忙来给王爷请安了。.”

北叱瑾微微眯眼,抬眸瞧见了站在莲池边的沈西卿,只是瞧了一眼便没搭理秦暄,直接离开了。

秦暄本就是一个副将,看到王爷直接离开了也只得牵强的笑了笑,故作无事的走回了沈雪柔的身边。

沈西卿心中冷笑,她前世对这个王爷有过一面之缘,也对他的传闻有些印象,一个冷血无情,杀人如麻的冷面王爷,虽然王爷位高权重,权倾朝野,可到底也就秦暄有这个胆量敢去迎面给这个冷面王爷请安了。

“二姐姐,那边的莲花好看,我们去那边看看吧。”沈雪柔虽然一脸欢乐的对着沈西卿笑,可手却万般娇柔的挽着秦暄的胳膊,看上去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的娇滴。

沈西卿明面上是答应了,接过了清隽递来的桃园杏色玉扇,朝那边走了过去。

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小厮跑了过来,说是方丈要问他一些有秦暄母亲的寿诞,好用做祈福,秦暄尚未来得及开口,沈雪柔就很贤惠的抬眸看着秦暄“暄哥哥没事的,你去吧,我和二姐姐在这里等你就是。”

秦暄心中欢喜,便点了点头“嗯,那你们在这等我,我去去就来。”

沈西卿一直站在莲池边,她岂会不知道这个沈雪柔打的什么注意,怪不得前世秦暄突然就被小厮叫走了,她也突然就觉得身后被人推了一下掉进了莲池里,看来果真都是沈雪柔事先设计好的。

今生既然又重来一次,那就不要怪她不留情面了。

秦暄走后,沈雪柔就来到她的身边了,想要挽着她的胳膊,却被沈西卿冷冷的避开了。

沈雪柔一愣,全然没料到沈西卿竟然会避开她!

这个该死的沈西卿!

就在这个时候,沈雪柔本来是要往前靠一点的,谁知道竟然“啊”的一声,看着就要摔倒般的惊叫一声,惹得寺庙来上香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沈西卿眼中冷光微现,果不其然,沈雪柔的手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直接就要从沈西卿的身后去推她,可让她完全没有料到的是,她的手腕直接被沈西卿死死拉住,在外人看来是想要拉住沈雪柔,可实则是沈西卿暗中用力,将沈雪柔本就前倾的身子狠狠的推向了莲池。

“扑通..!”一声巨响,莲池里激起了巨大的水花,水中涟漪不断,沈雪柔狼狈的在水中叫喊,引来了无数的人。

沈西卿装作一脸惊慌的让清隽去叫人来救沈雪柔,清隽在惊愣后满脸爽快却又故作担心的朝沈西卿点了点头,连忙跑去叫人了。

箐怜惊愣的捂住了嘴巴,刚刚的一幕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小姐的反应也太快了吧!那个沈雪柔竟然想要推小姐下水!

“快点救救我妹妹啊。”

沈西卿一边在心里冷笑,一边又装作担心不已的看着莲池里闷头呛水的沈雪柔,就让你在水里多待一会,淹吧,让你尝尝被水淹的滋味。

清隽哪里会真的帮着沈雪柔,去叫人叫了半天都没人来,这里上香的香客大多是尊贵有身份的官家之人,哪里有人会跳进水里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

而沈西卿所有的举动,都真确无误的落入了北叱瑾的眼中,他冷眸微眯,一双杀伐决意的眼中此时带着深深的探究。

“刚才你可看清了?”北叱瑾冰冷寒意的嗓音响了起来。

身后的侍卫刀痕恭敬的点了点头“看清了。”

北叱瑾冷冷的扯唇“看来本王未来的王妃,不简单啊。”

沈西卿并没有注意到那边的人,待她察觉看去的时候,那里的人早就离开了。

沈雪柔是被秦暄身后的仆从救起来的,沈西卿心中好笑,眼底带着微不可见的嘲讽,原来这就是秦暄心中的那么喜爱的姑娘?看着喜爱的姑娘掉进了水里,竟然还不慌不忙的让身后的仆从去救。

沈雪柔在水里呛够了水,被救上来的时候脸色发白,嘴唇毫无血色的颤抖着。

她红着眼眶一下子扑进了秦暄的怀里,楚楚可怜的抽泣着。

“二姐姐,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