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她从长夜来

她从长夜来

酥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沙畹失忆了,于是他便将女人囚禁在了自己的身旁,他知道即便如此,她的心里依旧没有自己的位置,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在所不辞。既然无法感动一个变态,那么他就陪她一起疯……她渣,她疯,他爱,他宠。

主角:荆淮,沙畹   更新:2022-07-15 23: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荆淮,沙畹 的女频言情小说《她从长夜来》,由网络作家“酥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沙畹失忆了,于是他便将女人囚禁在了自己的身旁,他知道即便如此,她的心里依旧没有自己的位置,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在所不辞。既然无法感动一个变态,那么他就陪她一起疯……她渣,她疯,他爱,他宠。

《她从长夜来》精彩片段

荆淮睁开眼,看到的是白晃晃的天花板。

他环顾了一圈四周,判断出自己身在医院。

边上床柜的日历牌上凸显出一个大大的12,上标6月。

至于具体的时间,玻璃窗外阳光明媚,日头依稀有些刺眼。

下一刻,荆淮开始思考,自己怎么会在医院?

他努力想了好一会儿,奈何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记起来。

荆淮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右手随即传来沉甸甸的重量。

他疑惑的扭头看去,才发现有人正枕在他的臂膀上睡觉。

他的动作吵醒了熟睡的人,她慢慢地抬起头,睡眼惺忪。

荆淮愣住了,他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

肤白貌美,朱唇潋滟,娇滴滴的鹿眼一转,其中黑白分明的瞳仁,像是洒了黑芝麻的米团子,软软糯糯。

只被这样一双眼睛看着,就让人觉得甜到心窝里去了。

两人对视的一刻,女人迷蒙的瞳眸蓦地清醒,继而爆发出一阵极其复杂且狂烈的情绪。

惊喜、激动、担忧…似乎还有些其他别的什么。

她的瞳孔轻微震颤,渐渐漫上一层水光,白皙的面皮上随之泛起一阵病态的潮红,是过于兴奋所致。

女人唇角有些僵硬地勾起一抹笑容,她抬手想要触碰他,柔软的嘴唇张了又张,却什么也没说,单单发出一两声气音。

荆淮微不可察的蹙了蹙眉,虽然她外表看上去柔弱娇美,可不知为什么,他的心里却升起一阵抵触。

那是一种来自身体本能对危险的排斥。

她按了按病床上方的呼叫铃,很快,几个医生护士鱼贯而入。

一番检查后,主治医生推了推金边眼镜,给出了结论。

“基本无碍,不过因为脑部受到重创…荆淮先生,这场车祸唯一的后遗症就是,您失忆了。”

荆淮听着,摸了摸脑袋上缠绕的绷带,倒是并没有为失去记忆感到多么难过。

他只是觉得很累,太累了,从身到心,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罢工的累。

“失忆?”

听了医生的话,守在旁边的女人冷不丁开口。声音清冷,犹如尘封失修的琴弦,滑片拨动间,带着湿湿的霉,幽幽的冷。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神直勾勾的,又有些空洞。

主治医生露出惋惜的表情,点了点头。

“是的,荆淮先生失忆了。”

在宣布完结果后,医生就领着护士们离开了病房。

房门一关,封闭空间里,又只剩下他们二人。

“失忆?”女人直视着他的眼睛,又问了一遍,声线轻颤,满含易折的破碎感。

荆淮莫名觉得有点心虚,垂头没再看她。

可没一会儿,他就听见她的方向传来了细若蚊吟的抽泣声。

哭声轻浅却又极度压抑,饱含痛苦。

荆淮心里骤然一紧,她是在为他哭泣,为他伤心?

虽然暂时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看样子,应该是比较亲近的。

他正思量着该怎么安抚她,谁知抬头,竟看见她秀靥上古怪的笑容。

荆淮愣在当场。

女人喉咙里挤出哭声,可脸上的笑容却越扩越大,动作也越发夸张。

起先她还收敛着,可渐渐的,她娇小羸弱的肩膀颤动着,笑到捧腹,笑到含腰,笑到垂头摇摆…

直至,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阿淮…”她喊着他的名字,缓缓抬起了头。

荆淮这才发现,她是真的哭了。

断了线的珠串似的,豆大的泪珠争先恐后从眼眶里倾泻而出。

“你不记得我了么?”她一边说着,一边俯身靠近他。

她最终捉住了他的手,与此同时,喜怒哀乐也趋近正常,各自归位,不再拧结在一起,狰狞又诡异。

她仍然流着泪,却不再发出笑声。整个人一副悲伤又无助的表情,柔软的腔调似充斥着无尽的痛苦。

“你怎么能够不记得我呀?”说完,似乎终于不堪重负,双手搂着他的腰,失声痛哭。

“…”

温热的泪水打湿了他单薄的病号服,荆淮有些茫然。

将她略显疯癫的行为看在眼里,有一瞬间,他隐约怀疑她是不是有某种精神方面的疾病。

但看着她哭得这样情真意切,他不禁又自责自己无理无据的恶意揣测,私心为她开脱着。

或许她只是跟他特别要好,所以在知道他失忆了,受了刺激后,才会有些失控失常。

好半天过去,女人才缓缓止住哭泣。

她抹了抹眼角,揩去泪水。

荆淮垂首看她,因为刚刚哭过,她的眼尾和鼻尖都泛起一层薄薄的粉,浮在柔白的面皮上,像一瓣瓣绽开的芙蓉。

她发现他在看她,登时展开笑颜,一扫适才的悲切阴霾。

仿佛他的注视令她非常高兴似的。

她温柔的凝视着他,漆黑的瞳眸经由泪水的清洗,愈发显得潋滟生辉。

“没关系,阿淮,你不记得我了也没关系。我是沙畹,是你的女朋友。”

沙畹。

他的女朋友。

荆淮努力消化着这些信息。

沙畹没再说什么,只是仰着脖颈,用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温顺的望着他。

接受了这个情况后,荆淮恢复了镇定,再次细细打量起这个自称是他女朋友的女人。

毫无疑问,沙畹是个美人。有着过分鲜帜的轮廓,以及明锐艳丽的面容。单看容貌,说是颠倒众生也不为过。

气质同样是一等一的出挑,清冷矜贵,却又带了一点漫不经心的媚,有意无意的,挠的人心驰神漾。

在她身上,唯一的违和之处,大概就是娇软乖巧的性格了。

实在与她的容貌气质不大般配,但这并不能成为什么缺点。

荆淮是喜欢的。

如果沙畹是他的女朋友,那么之前他醒来后,她一系列反常的表现就说得通了。

她爱他,担心他,故而有些失态,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自我疏解成功,荆淮再去看沙畹,只觉她处处熨帖着他的心意,一腔柔情随之涌上心头。

他想问她点什么,失忆之前他的工作,家人,还有其他的许多事。然而一张嘴却又犯了难,应该怎么称呼她呢。

稍微停顿了一下,荆淮哑着嗓子,有点不自在的问道。

“我以前,都是怎么叫你的呢。”


沙畹一双杏眼笑成了两弯月弧,她握住他的一只手,把她的五根手指严丝合缝地依次插进他的指缝。

她和他十指相扣,娇滴滴的开口道:

“畹畹,阿淮你以前都叫我畹畹的!”

荆淮跟着接话:“畹畹。”

话音落地,沙畹红着脸,马上乖巧地回了句:“嗯,我最喜欢阿淮这么叫我了。”

那声音甜得能沁出蜜。

荆淮瞧着她一脸迷醉和幸福的模样,也觉得心里软软的。

他的小女友,还真的是非常可爱。

荆淮继续道:“那么畹畹,我现在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你可以告诉我一些什么吗?”

闻言,沙畹像是突然想起来他还失着忆,飞快从他身上起开,又紧挨着他在病床上坐下。

荆淮发现,他的女朋友什么都好,就是太黏人了些。仿佛有渴肤症一样,特别渴望和他有肢体接触。

“你叫荆淮,荆棘的荆,秦淮河的淮。是我的男朋友。”

说到后半句时,沙畹声音软得不成样子,嘴角露出一个自豪又有点傻气的笑容,好像他是她男朋友是件多么令她开心的事情。

荆淮看着,也情不自禁的跟着笑了笑。

她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唇,又接着说:“阿淮,你是孤身来陵城求学工作的,叔叔阿姨,还有你的大部分朋友都不在这边。”

嗯,难怪这间病房冷清的很,只有她一个人陪着他。

荆淮点了点头,又道:“那么我的同事呢?他们知道我车祸住院的事情吗?”

听到这个问题,沙畹脸上的表情似有些为难。

“阿淮,你也没有同事呢,你在车祸之前就已经从公司辞职了。”

荆淮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这个答案让他始料未及。

所以,他竟然是个无业游民。。

看看眼前娇婉动人,一脸纯真的沙畹,荆淮心情复杂。

就这样,她都还愿意跟着他?

凭什么?

他犹疑着摸上自己的脸,难道因为他长得帅吗?

好似察觉出他的失落,沙畹小声又喊了一句他的名字,凑上前轻轻拥抱了他一下。

荆淮心里霎时被万千柔情包裹住。

不论之前怎么样,从现在开始,他会努力不让她再跟着自己吃苦。

这样想着,他不自觉地回抱了一下她。

只是他才刚圈住她,就感到沙畹的身体僵住了,随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他以为她哪里不舒服了,刚想松开手,下一秒,她却极其用力地拥抱、甚至是禁锢住了他。

真看不出来,沙畹这样一个外表娇娇弱弱的女孩子,有这么大的力气。

因为胸膛紧贴在一起的缘故,荆淮明显感受到了她速度快到异常的心跳。

是生病了么?还是心脏不好?寻常人经历这样大的变故,也是需要好好平复一下心情的。

荆淮不免担忧起她的身体状况,问道。

“畹畹,你怎么了?”

“阿淮,没事,我没事!我、我就是太高兴了!”她附上他的耳畔,语气难掩兴奋。

高兴?是因为他的拥抱么?

荆淮不禁更纳闷了,不过一个拥抱而已,怎么至于激动到这地步。

他们不是情侣关系么,难不成,他以前对她特别冷淡?

那他可真不是个东西。

以后得改,荆淮暗暗下定决心。

沙畹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只是圈住他的手臂还是没有松开分毫,见他仍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宽慰道:

“阿淮,你一时间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就暂时不要去想了,反正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哪儿都不会去。刚刚医生说你已经可以出院了,我们就先回家吧,医院里消毒水气味好难闻哦~”

说着,还眨了眨葡萄样的眼睛,跟他软软的撒了个娇。

听了她的话,荆淮一愣,难以置信的问道。

“回家…我们在陵城有房子么?”

沙畹闷头,低低笑了几声,热气吹在他的后颈,酥酥麻麻的,烫的他耳尖发热。

“如果阿淮喜欢那套房子的话,我明天就过户给你。”

听完她财大气粗的发言,荆淮面上的表情变得一言难尽。

他明白了。

原来他的女朋友是富婆,而他是吃软饭的。

荆淮还沉浸在这个残酷的现实里难以接受,沙畹已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他,下床站直在他面前,伸出一只白净细嫩的手。

她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脸颊晕开两抹薄红,愈发衬得她肤白貌美,像颗可口的水蜜桃。

“阿淮,那你现在到底愿不愿意跟我回家嘛…”

荆淮还是答应跟她走了。

他也没别的选择,不跟沙畹走又能去哪儿呢?

他记忆全没,手机,钱包,身份证…一起报废在那场车祸,死不见尸。

荆淮的东西原本就不多,沙畹一阵忙活,不到三分钟就收拾妥当了,全都装在了她的女士香包里。

“阿淮,走啦!”

沙畹拿车钥匙打开了车门,笑盈盈地冲还站在医院门口的他招了招手。

她生得美,雪肤花貌,尤其在太阳的折映下,宛如无瑕玉人,一双眼睛落入点点晖光,亮闪闪的,明媚烂漫。

荆淮吞了吞喉咙,心头升起一股燥热。

因为脑袋还有伤,他只能坐在副驾驶,怕他吹了风头疼,沙畹没开车窗。

荆淮百无聊赖的看了一会儿风景,路上闲来无事,他忖量了一会儿,鼓起勇气,开始有一搭没一搭跟她聊天。

他想了解一下自己过是怎么认识的富婆,又是怎么吃上的软饭。

沙畹倒也坦然,告诉他,他们是校园情侣,大学社团认识的,她大一,他大三。

虽然追是他先追的她,但她对他本来也有好感,两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后,一直到毕业都没分手。

他听得兴致正浓,还来不及问细节,沙畹就停了车,欢快道:“阿淮,到了。”

荆淮下车,大致看了一下,地方是个高档小区,整体布景典雅古朴,环境优美安静。

沙畹伸了个懒腰,自然而然的搭上手扶着他,笑吟吟道。

“阿淮,我们走吧。”

他们坐电梯上了楼。

房门打开,看见里屋的一刹那,荆淮有点恍惚。

里面屋子的布置,几乎和他理想中的家一样。

暖色为主调,杏黄的墙纸上挂着几小方西式油彩画,实木家具,搭配毛绒绒的波西米亚地毯,温馨柔和,到处都泛着暖暖的气息。


荆淮一面往屋里走,一面不动声色的打量着。

家里的东西都是情侣配套的,拖鞋、睡衣、餐具、洗漱用具…

不过这些东西的新旧程度,有几样看上去差别很大。或许是他们其中一人比较常出差,不怎么在家的缘故。

荆淮心跳有点快,总觉得这个家有股怪异的不适感,但又说不上来具体哪里不对劲。

沙畹跟在他身后,默默陪着他看房子,熟悉环境。

等到最后参观完卧室,她才扭扭捏捏的绕到他跟前,含羞带怯地问道:

“阿淮,你觉得怎么样呀?”

看着她紧张的模样,荆淮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柔声道。

“我觉得很好,我很喜欢。”

得到他的肯定,沙畹高兴地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双臂紧紧搂着他,瓮声瓮气道。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

接下来,她威逼利诱、软硬兼施着让他休息,自己则跑进厨房,忙的不亦乐乎。

等到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时,荆淮又开始发自内心的自省,他何德何能拥有这么完美的女朋友。

晚饭后,稍稍收拾洗漱了一番,他如今身体还没痊愈,也差不多到了该休息的时间。

想到家里唯一的一张大床,荆淮自觉的躺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可没过几分钟,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就环上了他的腰,沙畹温声细语地说:

“阿淮,你放心,我现在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她才洗完澡,头发还带着微微的湿气,说话间沐浴露的幽香若隐若现。

嗯??

荆淮猛地睁开眼,直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下一刻,沙畹半跪在地上,仰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央求道。

“我、我只要抱着你一起睡就满足了…好不好嘛?阿淮…”

她现在简直是一味行走的荷尔蒙,一举一动都在诱惑着他人采撷,偏偏表情却又纯真无垢,压根不知道自己的风情有多致命。

最终,在她软磨硬泡的各种攻势下,荆淮还是半推半抱地被带着上了屋里的大床。

二人面对面躺着,相比他的故作沉静,沙畹就显得活泼多了。

她缩进被子里,在他身上兴奋地蹭来蹭去,一会儿捏捏他的腰,一会儿又抱抱他的胸膛,一会儿又…

弄得他浑身痒痒。

起先荆淮还能忍,后来实在被她作弄的受不了,便掀开被子把她抱出来。

沙畹被他翻出来时,发丝凌乱,衣衫不整。

深红的睡袍向下滑落一截,露出纤细修长的脖颈。小脸红彤彤的,宛如一只煮熟了的虾。

沙畹歪头无辜地瞧着他,一双娇滴滴的鹿眼泛着水光,撩起一片粼粼波光。

荆淮差点没能把持得住自己。

“好了畹畹,别闹了。”

他捉住她作乱的两只手摁在身侧,故意板着脸,假装严肃地说。

“畹畹,该睡觉了。”

她于是顺着他的力道乖乖躺平,痴迷地看着他,一点不加掩饰自己对他的爱意。

“可是我不想那么早睡,我还想多看看你…”

荆淮有些无言,他想刚刚她钻在被子里,不也照样看不到他吗。

“阿淮~”,她又在对他撒娇了。

一把嗓子像在烧热糖浆里滚过的饼饵,每节字音蹭过人的心头,咕噜咕噜的拉成丝,烫出蜜来,留下甜甜的余味。

后知后觉地,还有点痒。

“怎么了?”

“你喜欢我吗?”她忽然坐起来,黑曜石一样的瞳眸闪烁着濯濯光华,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荆淮有点遭不住她炽热的目光。

对沙畹而言,他是她相恋数年的恋人。

但对他而言,虽然理智上接受了她是自己女朋友这个事实,然而情感上,她只是一个接触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

正确答案就在嘴边,可荆淮却迟疑着说不出口。

沙畹不满他的犹豫,弓起脚背,轻轻摩擦着他的小腿,催促道:

“喜不喜欢我嘛?快说啦,说了我就让你睡觉。”

荆淮耳尖艳的能滴下汁水,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不是没有欲求,再这么拖延下去,恐怕会擦枪走火。

他在心底叹了一口气,妥协地答道。

“喜欢。”

结果,荆淮没想到沙畹这么好糊弄,即便是这样一个敷衍的回答,听完也特别开心。

她的眼睛里霎时爆发出惊喜的光泽,扑向他亲了两口,在他耳边一遍遍心满意足的表白。

“阿淮,我也好喜欢你,好喜欢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