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团宠小奶包是朵黑莲花

团宠小奶包是朵黑莲花

绵绵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绵绵是镇国将军府备受宠爱的外孙女,与当朝太子的一桩婚事,令人艳羡。大婚当天,姜绵绵翘首以盼,她希望外公与哥哥们可以赶回来参加她的婚礼。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没有等来亲人,反而等来一个满门抄斩的结局。主导一切的幕后黑手,正是那位太子殿下!浴火重生,姜绵绵眦睚必报,那些恶人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

主角:姜绵绵,容辞   更新:2022-07-15 23: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绵绵,容辞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宠小奶包是朵黑莲花》,由网络作家“绵绵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绵绵是镇国将军府备受宠爱的外孙女,与当朝太子的一桩婚事,令人艳羡。大婚当天,姜绵绵翘首以盼,她希望外公与哥哥们可以赶回来参加她的婚礼。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没有等来亲人,反而等来一个满门抄斩的结局。主导一切的幕后黑手,正是那位太子殿下!浴火重生,姜绵绵眦睚必报,那些恶人一个都不会轻易放过!

《团宠小奶包是朵黑莲花》精彩片段

镇国将军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帝都上下皆知晓,镇国将军府萧家唯一的嫡孙女儿姜绵绵,即将要嫁给太子容灏辰。

“一梳梳到头,二梳梳到尾……”

萧老夫人亲自给姜绵绵梳头,眼里饱含着不舍与欣慰。

原本姜绵绵该是在姜家出嫁,但萧老夫人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外孙女儿,向来宝贝的紧,坚持要让她在镇国将军府出嫁。

这也是从侧面敲打东宫那位太子,姜绵绵是他们萧家的宝贝,他必须要当掌上明珠般宠着!

“我们家绵绵定然是全帝都最最漂亮的新娘子!”

姜绵绵看着铜镜里妆容华贵的自己,高兴之余又很是不舍,歪头倒在萧老夫人的怀里撒娇。

“外祖母,绵绵舍不得您。”

萧老夫人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尖,“傻孩子,镇国将军府与东宫隔的也不远,想外祖母了,随时过来,外祖母还能少你口饭吃?”

姜绵绵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往外看了看,“外祖父与舅舅他们,真的能回来吗?”

萧家护卫大晋百年,世代为将,姜绵绵的外祖父萧骋常年带兵在边疆抗敌。

这次姜绵绵大婚,萧骋以及姜绵绵的另外三个表哥早几日便来信,说是会在大婚当日赶回来亲自送她出嫁。

“快了,这么想着你外祖父他们回来,看来咱们家绵绵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嫁人了。”

正说笑间,萧家四公子萧怀安脸色沉重,手里拿着一封战报,步履匆忙的直接闯进了闺房。

萧老夫人一看到他进来,怪罪道:“怀安你这孩子,同你说了多少遍,今日你妹妹出嫁,所有男子都不准入闺房内!”

“祖母,前线八百里加急战报,祖父与父亲他们……他们在渠山战役中遭遇埋伏,全军覆没!”

啪,木梳掉在了地上。

而在同时,外头响起了兵械声,一帮御林军把将军府团团包围。

其中带兵的,正是姜绵绵的父亲,姜海信。

只见他大手一挥,说道:“镇国大将军萧骋叛国通敌,致使三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奉陛下旨意,萧家一众人等满门抄斩,一个不留!”

萧怀安一步上前,厉声反驳:“一派胡言!我萧家镇守边关百年,对大晋忠心耿耿,绝不可能叛国通敌!”

姜海信却冷笑一声:“这是陛下的旨意,至于萧家到底有没有罪,你们就去阴曹地府问他们去吧,杀!”

“外祖母,你快带绵绵从密道逃走,这里有我顶着!”

姜绵绵还穿着大红嫁衣,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的亲生父亲带兵包围将军府,对着萧家女眷残忍下手!

萧老夫人当机立断,马上带着姜绵绵以及剩下的女眷从密道逃出去。

“凡是斩杀萧家之人,皆可封官加爵!”

不断地有御林军杀过来,姜绵绵眼睁睁的看着护在他们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而在逃跑的过程中,萧老夫人也受了不轻的伤,却把姜绵绵护得滴水不漏。

突然,一箭射中了萧老夫人的大腿,她直接跪倒在地。

“外祖母!”

姜绵绵想要去抓住萧老夫人,但她却在同时,一把将她推到了长孙媳杜若烟的怀里。

“若烟,快带绵绵走!”

姜绵绵早已泪流满面,哭着喊:“我不要,外祖母……”

就在姜绵绵要碰到萧老夫人的手之时,突然一把匕首,当着她的面刺入了萧老夫人的心脏!

姜绵绵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到竟是杜若烟拿着匕首,给了萧老夫人致命一击!

此刻,脸上溅了血的杜若烟,是那样的陌生可怕。

“杜若烟,你是萧家长孙媳!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杜若烟拿着还在滴着血的匕首,步步逼近姜绵绵。

“反正你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不妨告诉你,一个小小将军府,我从来看不上,过了今日,我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

“我等这一天等得实在是太久了,若不是太子殿下让我打入萧家内部,我又怎会委身萧家,其实萧家原本可以不用死的,可谁让萧骋那帮愚忠的悍夫,说什么都不肯效忠于太子殿下,那就只能全都杀光了。”

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容灏辰和杜若烟的阴谋!

他们费尽心思,甚至以娶她为由,降低萧家的戒备,就是为了在今天,给萧家致命一击!

杜若烟举起匕首,就要刺向姜绵绵,萧老夫人用尽最后的力气,扑过去抱住杜若烟。

“绵绵,快……快跑,去找摄政王容辞,只有他能护住萧家!”

姜绵绵一路跌跌撞撞,身子早已麻木,可精神却告诉她不能停下来,停下来就只有死。

她还不能死,萧家满门的冤魂,她定要让太子一党血债血偿!

远远的,姜绵绵看到了摄政王府的马车,奢华的车顶上一个辞字格外醒目。

她看到马车内,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撩起了车帘。

“容……”

话未喊出口,一支长箭贯穿了她的身体!

姜绵绵一个踉跄,跌倒在地,看着姜海信拿着弓箭,一步步踏着血走向他。

“你……为什么……为什么害萧家,我外祖父待你……待你那么好……”

萧家一路保他,从一个未入流的驿丞,成为正五品的骑尉。

姜海信叹了口气:“绵绵,怎么说你也是我的亲骨肉,若不是萧家阻了太子殿下的路,我也不至于六亲不认,赶尽杀绝,你安心的去吧,爹爹会每年给你烧纸钱的。”

姜绵绵仰天大笑,一口血吐在姜海信的脸上。

“姜海信,杜若烟,容灏辰,若有来生,我定剜你们的肉,饮你们的血,让你们血债血偿!”

凄厉的声音,响彻了整片苍穹。

姜绵绵浸泡在鲜血之中,清楚地感觉到生命的流逝。

而在她慢慢闭上眼睛的时候,她没有看到,她的血正慢慢被她手腕上的一只赤金玉镯给吸收。

原本赤金色的镯子,在吸饱了鲜血之后,逐渐变成了血红色!

就在这时,镯子突然发出刺眼的亮光,瞬间将姜绵绵整个人给包围在了其中!

一道光柱冲上云霄,刺破苍穹!


“真是罪过哟,难怪世人常说久病床前无孝子,绵绵她娘还在呢,这姜海信就把外室给领进门,要做妾室,真是等不急啊!”

“可不是,还带了个私生女,看这样子,和绵绵差不多大,看来这姜海信老早就在外头偷腥了,要是绵绵她娘撑不住,这正室之位不就是这个女人的了?”

“说到底,也是苦了绵绵那孩子,这外室一看就不是个简单货色,而且还带着个女儿,指不定怎么虐待她呢!”

……

好吵。

姜绵绵吃力地睁开眼睛,刺目的阳光,让她非常不适地眯起了眸子。

有些熟悉的破旧窗帘,一动就会发出吱吱呀呀声响的木床。

等等,这好像是她很久住过的小破屋?

姜绵绵抬起手,这是一双细瘦而又娇小的手,她猛地从床上跳了下来。

冲到脸盆旁,透过水面,看到了倒影在水面上,稚嫩的小脸。

这是她八岁时候的模样!

所以,她这是重生回八岁了?

哈哈哈,真是苍天有眼,一切都才刚刚开始,这一世,她定要护好萧家,让姜海信和容灏辰生不如死!

突然,姜绵绵觉得手腕传来一阵灼伤感,低头看去,却见手腕上戴着的赤金玉镯竟然变成了血红色,此刻正发出红色的光芒!

不对呀,这只玉镯,不是她十岁的时候,她救下的那个怪大叔送给她的吗?

她现在才八岁,怎么会有这只手镯呢?

没等姜绵绵搞清楚,一道红光从血手镯上慢慢向上升腾。

密密麻麻许多姜绵绵根本就看不懂的符号,围成一个圈盘旋在半空。

最后慢慢汇聚成一个形状,一道冰冷机械的声音突然响起:“系统更新完毕,已绑定,已启动。”

正当姜绵绵伸手想要去触碰那一串虚无的符号,突然这串符号就变成了一条虫。

这小虫通身银白,但和毛毛虫不一样的是,身上有银白的鳞片,还有四只小爪子,更重要的是,头上还有一对龙角。

“这是个什么东西?毛毛虫吗?”

姜绵绵自言自语说着,突然那小虫竟然开口说话了:“主人,伦家不是毛毛虫,伦家是数码龙,伦家是被主人你的血给激活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主人,请对我下达指令吧,我超级厉害的哦!”

数码……龙?

姜绵绵还没搞清楚状况,外头就响起哐哐的敲门声。

“小姐,小姐你起了没?大事不好了,老爷领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上门,那些街坊邻居说,老爷要纳那个女人为妾!”

姜绵绵听到声音,下意识的想把小龙给藏起来。

小龙马上骄傲地说道:“主人不用担心,伦家是数字代码,只有主人你可以看见我,其他人都是看不见的哦!”

虽然这条龙来得奇怪,但此刻姜绵绵也顾不上这些。

因为就在八岁的今天,发生了许多事情。

她的母亲萧婉兮久病在床,一直治不好,而那个在前世灭了萧家满门,她的生父姜海信,在萧婉兮病重的时候,迫不及待的把养在外头的外室林氏给领进门做妾室。

同时,还把和林氏生的私生女姜怡婷也领进门入了姜家族谱。

前世,萧婉兮虽然伤心姜海信要纳妾,但被姜海信的花言巧语给蒙骗,还是心软同意了。

却不知,那是引狼入室,林氏入门之后,表面上尊敬萧婉兮这个正室。

实际上,在背地里挖坑,无数次利用姜海信的宠爱陷害萧婉兮,一步步夺走了萧婉兮的掌家权。

前世萧婉兮死于姜绵绵十岁的时候,如今姜绵绵怀疑,娘亲的死和林氏有脱不掉的干系!

不仅是林氏,还有姜海信这个老贼!

但是萧婉兮眼下太信任姜海信,一时半会儿的肯定不会与他和离,所以她只能一步步来,让萧婉兮看清姜海信等人的嘴脸!

而今天,她先要阻止林氏进门!

姜绵绵现在做的,就是要拖延林氏进门的时间,因为前世也是在今天,她的四表哥萧怀安找上门。

萧婉兮在十岁的时候,因为战乱而与萧家失散,萧家找了她整整十五年,好不容易得到线索找到云泽县,认回了萧婉兮和姜绵绵。

只要在萧怀安来之前,不让林氏进门,等萧怀安到了,将镇国将军府的身份一摆,给姜海信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在这种时候纳妾!

姜绵绵刚打开房门,外头的婢女桃花就拉着她往外走。

“小姐,奴婢方才打探清楚了,那女的姓林,是老爷养在外头的外室,还有那林氏带来的孩子,已经七岁了,和小姐你差了一岁,老爷实在是太过分了!”

桃花气得不行,一路碎碎念。

姜海信的行为何止是过分,而是丧尽天良,这样一个冷血自私的人,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会觉得他是个好父亲?

经历过一世的姜绵绵,却要显得淡定许多。

姜海信不仅把人给进门,而且还带着林氏到了萧婉兮的面前。

“婉兮,这是林氏,从今日起,她便是我的妾室,也是咱们姜家的人,日后你们便以姐妹相称吧。”

姜海信不顾萧婉兮苍白的脸色,把林氏带到她面前跟她介绍。

林氏非常上道的一步上前,热情地握住了萧婉兮的手,“姐姐,从今往后,咱们便是一家人了,妾身还有许多地方,要同姐姐学习呢!”

“这是怡婷,比绵绵小了一岁,婷婷啊,快来见过母亲。”

姜怡婷刚要喊母亲,一道声音传来:“爹爹,我怎么从不知,我娘亲何时又给我生了个妹妹?”

闻声瞧去,就见姜绵绵走了过来。

姜绵绵今日穿的是一身素色小袄子,反观姜怡婷,却是一身艳丽的明黄,而且看这缎子,她一个外室女,竟然比姜绵绵这个正室妻子生的嫡女还要好。

前世姜绵绵满心想要一家人和睦,哪怕清楚知道姜海信区别对待她和姜怡婷,也装作不知道。

但是这一世,她绝不会再隐忍!

没等姜海信说话,一旁的林氏立马上前,热情地握住了姜绵绵的小手。

“是绵绵吧?我是你的姨娘,她是你的妹妹怡婷,从今日起,咱们一家人便和和睦睦的一块儿生活了!”


姜绵绵心中冷笑,小脸却是天真地眨了下眼,“这位大婶,你是何人呀?我有爹爹,有娘亲,为何要姨娘?姨娘是个什么东西,能吃吗?”

一声大婶,叫林氏瞬间笑容一僵。

姜海信不大高兴地说道:“绵绵,不许无礼,你娘亲病了那么久,身子一直不见好,咱们姜家内外需要有女人来打理,林姨娘不嫌弃咱们姜家,是我们要感谢人家才是,快叫姨娘!”

“爹爹,你要娶妾室也就算了,可爹爹你不过只是驿丞,每个月的俸禄不过3石米,原本养活一家人便已经很难了,如今还要养别人的女儿,咱们姜家怕是要掀不开锅了呢。”

姜海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什么别人家的女儿?”

姜绵绵把小手往姜怡婷的方向一指,“不就在这儿站着吗?”

姜海信马上说道:“绵绵,她是你的亲妹妹,自然是要认祖归宗的!”

闻言,姜绵绵做出一副很困惑的表情。

“可是这个妹妹,看起来和绵绵差不多大呀,可爹爹之前不就只有娘亲一个人嘛,那这个和绵绵一样大的亲妹妹,又是从哪儿蹦出来的呢?”

姜海信的脸一僵,“她是你林姨娘给爹爹生的,自然也是你的亲妹妹了……”

谁知,话还没说完,姜绵绵突然眼眶一红,扑到了萧婉兮的怀里哭诉。

“娘亲,你瞧见了吗,爹爹在您生着病的时候,便偷偷在外头养了外室,而且这私生女都与绵绵一般大,爹爹他根本就没把娘亲你放在心里呀!”

萧婉兮的心脏像被针扎了一样疼,但她却依然还是在为姜海信说话。

“绵绵,这不怪你爹爹,是你娘亲我太没用,我这般身子骨,不仅操持不了家事,连你也照顾不了……”

不等萧婉兮说完,姜绵绵直接打断她的话:“绵绵已经八岁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如今爹爹迫不及待的领外室进门,那以后,这个家还有我们的位置吗?”

“想来要不了多久,爹爹便会随便找个理由,把我们母女俩给赶出姜家,再也不管我们了!”

小娃娃一声声带着哭腔的话,叫外头看热闹的人都为她抱不平,对着姜海信和林氏他们指指点点。

姜海信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一把抓住姜绵绵的手腕。

“你这孩子,不许胡言乱语,这天底下哪个当家的不得纳几房妾室?爹爹以前是顾念着你娘亲,觉着她身子不好,这才没让林氏入门,如今是你娘亲自己觉着身子不行,同意让林氏进门的,是吧婉兮?”

呵,这个没皮没脸的老东西,这种鬼话也能说得出口,明明是管不住自己的下面,如今三言两语的还给自己树立了一个好丈夫的形象。

她偏要撕碎他的伪装,让他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在世人眼中!

姜绵绵甩开姜海信的手,跑过去抱住萧婉兮的手。

小脸抬起的时候,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真是可怜极了。

“娘亲我们走吧,这个家已经不需要我们了,与其等这个所谓的姨娘入门,把我们给狼狈的赶出去,不如我们自己走,天大地大,总有我们落脚的地方,绵绵已经大了,可以养活自己和娘亲!”

姜绵绵哭得凄凄惨惨,叫人光是看着就心疼不已。

“这姜海信的确是太过分了,趁着正室病重就把外室领进门!”

“这么急着入门,等这林氏真的进了姜家,绵绵她们母女往后的日子怕是就要苦咯!”

听着这些人的议论,姜海信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几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姜绵绵的手臂,强行把她给拽回来。

“胡言乱语什么,你这孩子实在是太不听话了,今日我便要替你娘亲教训你!”

说着就要抬起手打人。

姜绵绵的目光突然冷下来,蕴含着浓浓仇恨的大眼直勾勾地盯着姜海信。

这一瞬间,姜海信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后背盘了一条毒蛇,随时给他致命一口!

就在姜海信被这一眼给唬住的时候,突然一道疾风划过,姜海信感觉到手背一痛,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紧随着,一道微冷的年轻嗓音传来:“在外头偷偷养了外室,连外室女和正妻所生的女儿都差不多大,还冠冕堂皇的以正室身子不便为由,把外室和外室女领进门,当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闻声瞧去,便见一个年轻的男子,一身锦白色衣袍,容貌俊美,尤其是他那一双桃花眼,此刻带着愠怒。

年纪虽算不上大,但一身贵气却是瞬间把在场所有人都给比了下去。

在看到来人的时候,姜绵绵瞬间就红了眼角。

委屈,喜悦,各种复杂的情绪堆满心头。

这是她的四表哥,镇国将军府四公子萧怀安!

姜海信正恼火呢,毫不客气地反问:“你谁啊?这是我姜家的家事,与你一个外人有何干系!”

萧怀安看也不看他,径直来到姜绵绵的面前。

蹲下来,抬手温柔地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绵绵,我是你的四哥哥,萧怀安,四哥哥来接你和你娘亲回家了。”

姜绵绵多想直接扑到萧怀安的怀里大哭一场,但是不能,因为今生这是她和萧怀安的第一次见面。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眼前人,“四……四哥哥?”

姜海信马上呵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子在我姜家乱认亲,我姜家从没有你这么个亲戚,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萧怀安冷笑一声,看向姜海信。

“的确,我镇国将军府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高攀得上的,我今日只是来接我的姑姑和妹妹回萧家,与你这个外人没有任何关系。”

姜海信刚想骂,突然反应过来,差点儿闪了舌头:“镇……镇国将军府?是那个萧家的镇国将军府?”

这天底下,还有哪个萧家,敢以镇国将军府自称?

那自然便是护卫大晋百年,大晋第一大世家贵族萧家了!

姜绵绵走到床边,踮起脚尖,伸出小手抓住萧婉兮的手。

“娘亲,四哥哥来接我们回家了,回萧家,从此之后便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