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毒术高手是我娘

毒术高手是我娘

达达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离奇的穿越,将现代女大佬云扶月送到古代,成了将军府家的二小姐。原主武艺超强,为了营救未婚夫,不光被废了修为,还被毁了清白。未婚夫不计前嫌,第二日便主动上门求亲。成亲之日,原主左等右等,没有等心爱的男人,只等来对方与他人成亲的消息。云扶月怒火冲破天际,她发誓,定要让渣男付出代价!

主角:云扶月,夜凌渊   更新:2022-07-15 23: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扶月,夜凌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毒术高手是我娘》,由网络作家“达达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离奇的穿越,将现代女大佬云扶月送到古代,成了将军府家的二小姐。原主武艺超强,为了营救未婚夫,不光被废了修为,还被毁了清白。未婚夫不计前嫌,第二日便主动上门求亲。成亲之日,原主左等右等,没有等心爱的男人,只等来对方与他人成亲的消息。云扶月怒火冲破天际,她发誓,定要让渣男付出代价!

《毒术高手是我娘》精彩片段

“杀人啦!!”

“云扶月杀了东河郡主!!”

尖叫声刺破耳膜,意识昏沉的云扶月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一睁眼就被满眼的红色给冲得一懵。

明明前一刻,她被师门众人追杀,从摩天大楼跌落,怎么可能还活着?

“云扶月!你干了什么!?”突然,一声暴喝打断云扶月的思绪。

云扶月循声望去,一个身穿喜袍的男人面容狰狞地冲过来。

不仅如此,被推开的房门口还挤了一群人,脸上表情各异。

一个丫鬟愤怒地朝云扶月冲过来大喊:“云二小姐,就算你再爱慕五皇子也不应该毒害我们郡主啊!我们郡主可是夜王朝派来联姻的使者,你竟然下此杀手,分明是不把两国联姻放在眼里!”

五皇子?联姻?

云扶月疑惑,脑海里却闪过片段。

她是镇北侯府二小姐云扶月,镇北侯为国捐躯,做为女儿的云夫月武艺超群,却因未婚夫五皇子遭遇围杀,为救他,她与五皇子换衣引开杀手。

她却被恼羞成怒的杀手挑断手筋脚筋扔进青楼。

武功被废,清白尽毁。

五皇子说不计较,改日便上门求亲,让她耐心等候,她感动答应,等来的却是他和夜王朝第二美人东河郡主的联姻。

大婚当天,云扶月想找五皇子问个清楚,却莫名来到内宅新房,眼看东河郡主,接着她也被人从后面打晕。

抬眼看着眼前一脸冷漠的五皇子皇甫翼,云扶月从心底觉得这人的恶心。

“来人,立刻将谋害郡主的贱人斩杀!”皇甫翼大声唤人。

侍卫突破门口的人群,上前包围住云扶月,拔刀欲上。

“斩杀?”云扶月平静从容,只是淡淡道:“你们是不想救东河郡主了?”

侍卫们的动作一顿,扭头看皇甫翼的指示。

“郡主此刻身中断肠草,乃是入喉即死的天下第一巨毒!天下间这么多名医都解不开的毒,难道云二小姐能解?”己诊断完毕的御医冷笑,嘲讽她不知天高地厚。

“我当然能解!”云扶月自信扬唇,“不信的话,你大可用银针扎她的天池穴,半刻钟之内她必定会醒。”

前世她的医术便已出神入化,东河郡主症状不过用望便能判定。

“无药可解之毒,岂是你个小女子能解的,狂妄。”御医冷笑。

云扶月清亮的眼里尽是讥讽,“你无非是怕这一针下去,东河郡主直接死了,你会陪葬吧!胆小鬼......”

被揭穿心思的御医表情僵硬。

云扶月斜眼揶揄地看着皇甫翼:“御医怕惹祸上身呢,怎么办呢?五皇子要不要赌一赌让我下针,说不定能把郡主救活呢。”

皇甫翼阴沉沉地盯着她,想到两国关系,想到可能会被皇上斥责,还是不敢赌。

他转头拜托御医,“还请御医施针救人!”

御医吓得脸色发白,连忙跪下求饶,“殿下,微臣医术浅薄,这断肠草微臣无计可施。”

“再犹豫,就没机会救活了哦。”云扶月毫不在意周围拿着利刀指向自己的一群侍卫们,表情一派轻松地提醒。

皇甫翼面色发青,思绪百转。

最终,他看向云扶月,声音阴鸷而冷厉,“云扶月,本王给你一个机会,若是东河郡主死了,你也去陪葬吧!”

云扶月讥笑一声,径自拿走御医的针灸包来到东河郡主身边,扯开衣服快准狠地扎进天池穴。

不过五秒,东河郡主眼皮动了动。

守在床边的丫鬟惊喜大叫,“郡主!”

众人震惊之时,东河郡主再次昏迷。

丫鬟尖叫起来,云扶月被吵得脑仁疼,面色不善地冷睨了她一眼,“想你家郡主凉成一条尸体就尽管嚷嚷。”

丫鬟悻悻闭嘴。

皇甫翼大步向前,眼看着东河郡主面色渐缓,他松了一口气。

“云扶月,若是东河郡主平安,本王可免你一死!”

云扶月冷呵,“五皇子有证据指我下的毒?做为解毒的救命恩人,五皇子一句话便变为罪人?我倒是提个建议,你这府邸的侍卫要全换了才成,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从大门直入内院没人理会不说,这东河郡主也是个傻子,坐在床榻任我下毒,五皇子不怕日后孩子也是个傻子吗?”

皇甫翼被怼得哑口无言。

云扶月走到一边书桌旁,提笔在纸上写了一通,然后将纸扔给他,“把它签了,我免费帮你救人。”

“云扶月,你疯了!?”皇甫翼看着解除婚约的内容,脸色铁青。

云扶月笑了笑:“东河郡主的死活就看五皇子了。”

皇甫翼气得眼角发红,四年前那个一心为他,连命都不要的云扶月哪儿去了。

他都想好委屈自己,准备许她侧妃之位了,居然想退婚。

可是,东河郡主不能死在他的府上,还是大婚之日。

想到这里,皇甫翼只好咬牙切齿同意,“本王应了。”

签名后,他把纸扔给云扶月,冷怒道:“现在可以救人了吧!?”

云扶月看了一眼,折好放进怀里后,开始捻针扎穴救人。

不过片刻,东河郡主唇上的毒黑渐渐褪去,仿佛从未中过毒。

皇甫翼背着的手紧紧捏起,漆黑的眼底浮动杀意,他问:“毒解了?”

如果让天下人知道他在大婚之日被云扶月这个废物提出解除婚约,他还有何颜面?

反正东河郡主已经解毒,云扶月也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

在现代,云扶月被组织的怪医看中,除了医术,她的心理学和微表情学也是相当不错的。

皇甫翼的杀心,云扶月一眼便看出。

她冷笑:“你以为天下第一毒这么好解?当然得喝药调理,清除余毒。”

皇甫翼表情一僵:“那你现在写药方。”

云扶月似早己洞察一切般笑看他,“五皇子,现在写药方给你,然后被你灭口吗?我云

扶月在你眼里就这么蠢?”

闻言,皇甫翼差点咬断牙齿:“你待如何。”

“你派人送我回府,你派去的人会把药方带回来给你,若不然,有东河郡主陪葬,也挺

值当。”云扶月一派悠然,全然没有剑拔弩张的紧张感。


离开五皇子府后,云扶月一边往镇北侯府走去,一边整合脑子里混乱的记忆。

虽然她成了云扶月,但是记忆毕竟不是她的,如果不一一捋清,以后可能出差错。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一处宅院前。

抬头一看,“镇北侯府”四个大字笔画雄风铺面,金漆镶边,威武非凡。

而下,红漆大门肃穆,两座麒麟威武,迎面便是一股威严的气势。

“云扶月!你还敢回来!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大闹五皇子的大婚,还给东河郡主下毒!你这样的罪人不配为镇北侯之后,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们云家的人了!”

下一刻,一个男人领着众多家丁拿着木棍堵在门口,拦住云扶月,面上皆是不善厌恶之色。

“不准你们欺负娘亲!”

云扶月还没怎么样,斜刺里冲出一小抹身影扑到她脚边。

小小的手臂长开护着她,白嫩的小脸上勇敢而坚定。

看着眼前还没有自己腰高的小孩,沉在记忆底层的记忆逐渐翻涌上来。

这孩子......是她儿子?!

“小野种,你和你娘一样都是镇北侯府的耻辱!既然你不让开,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带头的那男人说着,就要一棍子敲向小男孩。

木棍挥下发出破空声,显然是用了死力!

云扶月面色一黑,一手抓着孩子往后一扯,一脚抬起准确无误地把人踹飞。

“在我面前打我的人,当我死的?”

云扶月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女人连忙跑过来将带头的男人扶起,对着云扶月说道:“扶月,你怎么能和大哥动手!?”

云扶月眯眼,从记忆中找出这两人的名字。

男子云争阳,云大伯长子,表面正直内心狠辣行事有些莽撞。

女子云紫涵,云三叔之女,则表面温柔内心阴险,城府颇深,却是个两面派。

云扶月经脉未废、名节未失之前,这两人都是一副兄妹姐妹和顺的样子。

而之后,这两人虚伪的嘴脸便露了出来!

云扶月冷笑,“他都要把我赶出家门了,难道我还像个包子一样忍气吞声吗?”

镇北候府大门外的动静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

见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云紫涵的面色有些难看。

她没想到一向怯弱的云扶月这会儿竟然这么刚。

众目睽睽之下,她不能强压,只能柔声开口道:“扶月,大哥刚才只是听说你去大闹五皇子府而一时冲动,毕竟当初丢了清白生下孩子的可是你啊......这闹大了皇上要是怪罪下来......你大哥也是为了我们云家好......”

三年前,原主为救未婚夫而失身怀胎,这桩丑闻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

古代的女子,把贞操看得比命都重要。

但云扶月却是嗤之以鼻的。

在这件事上,失去了一切的原主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凭什么还要被千万人指着鼻子骂荡妇?

“为云家好?”云扶月讥笑地扫了云紫涵一眼,忽的撩起手臂,露出上面淡粉色的祥云胎记,对着围观的众人高声道:“我父亲是皇上亲封的镇北侯,我母亲更是随军杀敌无数,他们为了耀阳国而死,皇上为了嘉奖他们的牺牲才赐下了这座宅子!当初我大伯堂叔他们在皇上面前信誓旦旦,说会好好照顾我这个遗孤,待我成年便承袭候府,结果现在!竟然要把我这个镇北侯的亲生女儿给赶出去!?”

云争阳冲口而出,“你一个武功尽失的废物,就凭你,也想世袭镇北候府?

“我是镇北候之女,就算我武功尽失又怎么了?”云扶月浅笑看向云紫涵和云争阳,鄙夷之意毫不掩饰:“怎么,你们可是忘了我还有个儿子吗!”

云争阳怒眼相视,正想反驳,云紫涵按住了他的手臂。

她看向云扶月,温声细语道:“扶月,若你当年没出意外,必定能肩负镇北侯的威名,但是如今......于血缘来说,侄子的确称得上是继承人,但是侄子年幼,等他长大恐怕无人再记得忠烈之名。你作为叔父的亲生女儿,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镇北侯威名尽丧吗?”

云扶月冷眼看她,原主这堂姐云紫涵倒是口齿伶俐。

“既然二妹这么不服气,那我们便用实力说话!”刚才那会儿被拦了一下,云争阳已经冷静下来,再开口便变得义正言辞起来。

“七日后便是武者大会,到时候夜王朝和耀阳国的武者都会赶来参加!等那时我可以与你比一场,按比赛规则,初级赛是不能用武器的,但我可以让你带武器上台!在半个时辰内,不管用什么方式,只要你能划伤我一下,我就认了你这镇北侯之女的名义!”

云扶月挑眉,心想这人送人头的姿势也太过标准了吧!

云扶月眼唇一笑,“好啊,这事儿我应下了!在此有全城百姓亲眼见证,如果这样我都输给你,那我便自愿被逐出云家,从此不再冠以镇北侯之女的名字!”

云争阳和云紫涵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惊喜。

“那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吗?”

小孩这会儿抓着云扶月的袖子,仰着头小声问,“娘亲,我给娘亲熬了粥,再不回去就要糊了。”

云争阳又是拿着棍子往门口一拦,“先不说比武一事,你擅自去五皇子府大闹,镇北侯府绝不可能为你遮掩此等恶行!你还是得接受家法惩戒,然后负荆求进宫请罪!”

“你确定不让我进门?”云扶月嘲讽一笑,也不再浪费口舌,随手拿过街边小店的木凳就挥开裙摆一坐,姿态悠闲而散漫,面上似笑非笑,“你信不信,不稍片刻,你就会求着我回府。”

云争阳冷笑,“你做......”

一个“梦”字还没有说出口,一个侍卫挤进人群,走到云扶月的身边问,“云二小姐,不知道药方你写好了吗?”

云扶月瞥眼看向云争阳,“我也想写啊,但是有只拦门狗堵着,我都进不去门呢。而且,东河郡主这解药还是得尽快喝下,毕竟中毒的时间越久就越危险,这会儿我们才耽搁片刻,说不定东河郡主那边就一命呜呼了。”


闻言,侍卫脸色一白。

若是东河郡主死了,他这个拿药方慢得还有命活?

云紫涵察觉不对劲。

她一眼就认出了侍卫是五皇子身边的人,不由疑惑。

“扶月,你在五皇子府做了什么?”她柔声询问。

云扶月淡淡道,“救人。”

侍卫连忙催促,“你们快让云二小姐进门,东河郡主现今中毒生死不明,唯有云二小姐能救人!若是由于你们,耽搁了东河郡主的救命时机,你们担待得起吗?!”

“云扶月能救人?怎么可能!”云争阳第一个不信。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云扶月勾起唇角,笑看云争阳和云紫涵,嘲讽调侃:“怎么样,现在还要继续当拦门狗吗?”

云争阳气得脸色青红。

云紫涵却很快调整了情绪,故作紧张地说,“大哥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现在救人为先,扶月你赶紧回去写药方让侍卫大哥带走吧!”

云扶月斜睨,“你在求我?”

云紫涵脸色一变,但众目睽睽之下,她只能艰难撑起微笑,“算是我在求你吧。”

云扶月嗤笑,态度更加嚣张,“这就是你们求人的态度?”

然后一转眼,又看向云争阳,“我刚才就说了,会让你们求着我进门的。”

话说到这里,云争阳和云紫涵哪里还不明白她的意思?

云争阳沉着脸,咬牙切齿地说:“扶月,大哥求你赶紧回府。”

云扶月细看他们兄妹面色变化,心情愉悦,但也不着急得寸进尺。

只是对小宝招了下手,“走吧。”

小宝立马两眼放光,像是小奶狗似的小跑过来。

云扶月虽说是镇北侯府真正的大小姐,但没爹没娘的娃儿像根草。

云大伯等人一开始还好吃好喝地供着她。

而在三年前,云扶月清白被毁、武功尽废后,云大伯等人的面具仿佛一夜之间撕去。

她被赶到了荒凉的别院,被取消了南笙书院的就读资格。

甚至每个月的月银都被一扣再扣。

云扶月根据记忆回到院子,不用尾随的侍卫催促,干脆利落地拿起灶台里面的柴灰棒在一张草纸上写下药方。

“我这边没有像样儿的纸笔,不过幸好这么写也看得清。你拿回去让大夫煎药吧,但要完全解毒需要三个疗程,这个药方应对第一个疗程,我要观测东河郡主的身体变化来决定下一个疗程的药方该如何写。”

跟在后面的云争阳和云紫涵脸色各异。

这就说明在东河郡主彻底解毒之前,他们根本无法奈何云扶月!

云争阳眼神阴鸷地瞪了云扶月一眼,甩袖离去。

云扶月看着一行人闹哄哄地跟来,又一窝蜂地散去,眼底划过讽刺的笑意。

虽说扯着鸡毛当令箭能让云争阳等人一时止步,但是这个令箭也是有时限性的,她必须尽快掌握与人对峙而不落下风的资本。

——而她最擅长的就是毒。

入夜,秋风渐寒。

守卫的侍卫站了一.夜,早就又困又累,忍不住大气哈欠来,只那么一秒,他身后的石灯火烛摇曳了一瞬。

守卫疑惑地看了看四周,却没有发现异样。

云扶月一身黑衣,无声隐匿在黑暗中潜行,手脚利落地翻进了存药阁。

候府的存药阁是云大伯进府之后才修建的,据说云大伯早年拜了个神秘丹师,三大五粗的人尽修些丹药之道,着实另人费解。

候府的存药阁分为两层,分别存放草药和己制成的丹药,甚至还有些毒性不强的毒粉,为了完好的保存药品,存药阁在干湿和温度区分上都控制的十分专业。

云扶月上一世从小学习医毒,哪怕看不见,也能凭借气味、形状认出是什么草药。

所以一路这么摸索过去,她就像是去批发市场进货似的,有用的粉药抓起就塞进包里,没用的扔到一旁,还顺带拿走了几根银针和毒粉,留作防身之用。

只是,拣货捡到一半,云扶月忽的眸光一利,猛地矮身扭腰,一把小刀在她指尖一转,直刺身后的人。

只是她此时武功尽失,只余下一副空架子,动作自然跟不上她的反应,而身后之人也不简单,对方一手擒住她的手腕,倾身就压了上来,一下子就将她死死压在药柜上,动弹不得。

云扶月后背撞到药柜始终发出了声音,守卫立马大喊着“是谁”就冲进来。

云扶月也顾不得其他,另一只手银针乍现,动作稍显迟缓地刺向身前之人的太阳穴,趁对方避开的时候抽身离去,跳窗而逃。

身后很快有巡逻的守卫举着火把追来,气得她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刚才害她暴露的人捅成马蜂窝。

云扶月虽说医毒无双,但是这会儿硬件、软件条件都没有,只能靠一些躲藏技巧四处逃窜,然后趁机翻墙溜回自己的荒凉小院。

她刚进房脱下黑衣,一道人影也翻窗而进,跳上房梁。

像是方才在存药阁里交手那人。

云扶月冷下脸,抬头和房梁上的人四目相对。

“砰砰砰——!”

忽的,小院破门被敲的震天响。

下一刻,云扶月就听见一道张扬的女生嚣肆地大声喊道,“云扶月,快点来开门!今夜有贼人闯进了镇北侯府,我怀疑那个贼就藏在你这儿,识相的就赶紧把人交出来!”

“晴涵,不可胡言!侍卫们都看得精明,说那贼人可是男子!扶月即便不是完璧之身,也不会看到男子就包庇之心。”另一道声音柔柔地劝解着,分明是下午拦门狗质疑的云紫涵。

明面像是为云扶月解释,实则是用“前例”告诉其他人,她水性杨花,极有可能因为贼人是男子就心生包庇。

云扶月本不想理会,却听见开门声想起,之后便是小宝怒气冲冲的声音却嚷嚷起来,“你们别胡说八道!我娘亲光明磊落,怎么可能窝藏贼人!你们这些八婆,赶紧滚!”

“要死!你这个野种!”门外不知怎么传来一声女子尖利的惨叫声,“啊!我的脸!!你竟敢划破的脸!死杂种!给我打死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