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玄幻奇幻 > 王妃说本战神还有救

王妃说本战神还有救

烧茶77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夏柒柒原本是现代医学天才,一场突如其来的穿越,让她来到了架空朝代。不仅如此,她的新身份还是一个人人可欺的小丫头。既来之则安之,夏柒柒非要在这古代做出一番大事业。可她还没开始努力,就接到一封赐婚圣旨,要嫁给人人避之不及的活阎王。别人怕她不怕,夏柒柒手拿银针,无畏的嫁给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主角:夏柒柒   更新:2022-09-14 12: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柒柒的玄幻奇幻小说《王妃说本战神还有救》,由网络作家“烧茶77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柒柒原本是现代医学天才,一场突如其来的穿越,让她来到了架空朝代。不仅如此,她的新身份还是一个人人可欺的小丫头。既来之则安之,夏柒柒非要在这古代做出一番大事业。可她还没开始努力,就接到一封赐婚圣旨,要嫁给人人避之不及的活阎王。别人怕她不怕,夏柒柒手拿银针,无畏的嫁给这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男人!

《王妃说本战神还有救》精彩片段

“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

夏柒柒尖锐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天空。

此时的她双手双脚被一条腥臭的绳子捆绑着,虚弱的身体没有半点力气。

她紧紧咬着唇,用力的握紧双手,任由指甲镶进肉里,身上的血早已染红了白色的衣服,留下一片蜿蜒的血渍。

疼!浑身上下都疼!

可她的眼神却异常坚韧,锋利。

这时一个个子矮胖脸上眼角带疤的绑匪伸出手,一脸猥琐的说道:“干什么?老子要干什么 ?你不知道吗?看你这脸嫩的都能掐出水来了,不知道这无情的一刀在你脸上轻轻一划……”

“啊!…”夏柒柒痛苦的大呼一声,便晕死了过去!

这绑匪上前用手在鼻子下方探了探,发现她已没了气息。气的跺脚怒骂道:“这小妞长的水灵灵的,就这么死去太可惜了,老大,这等尤物我们可不能错过。”

另一个高个绑匪奸笑道:“老子先享用,你先去外边守着,等老子爽够了,再来换你舒服,哈哈哈哈……”

阴森的笑声布满狭小的黑屋子,好像是巫婆害死了白雪公主那种得意的笑声。

夏柒柒刚刚醒来时听见了绑匪们的对话,当那高个绑匪上来撕她衣服欲行不轨之事时,夏柒柒快速上去一个点穴便让那人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接着又一个哑穴,直叫那人半张着鸭蛋大的嘴发不出一丝声音。

忽的她脑袋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给劈开一样,一幕幕不属于她的记忆硬生生的塞进了她的脑袋里。

望着屋里的摆设,又看了眼刚刚行凶的绑匪,这让夏柒柒想到了电视剧里的剧情:穿越。

没错,是的,她真的穿越了!

她夏柒柒,中西医世家四代之后,而在一次被追杀的过程中一场车祸让她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而她这个原身也叫夏柒柒,看来冥冥中一切自有安排,可是谁要绑架一个才13岁的孩童呢?

可能是因为里面许久没有动静,外面的绑匪喊了一声:“大哥?”见没动静刚推门进来,便被门后等待多时的夏柒柒一棍打晕。

夏柒柒此时瘫软在地,那一棍使出了她全部的力气,原主瘦小体弱的身体和自己原本1米七的个子相差甚远。

而此时发生的这一切都被远处的一双眼睛正悄悄的盯着。戴着银色狼头面的男子心下想着:这女子的招式好奇怪?为何从未见过,有点意思啊,接着邪魅一笑。

怕绑匪醒来,夏柒柒还没逃出百米,便再次因体力不支而摔倒在了地上。

后面没一会便传来了马蹄声,正当她准备等贼人靠近使出银针时,猛的背后一男子快速将她环抱上了马背。光线太暗,她也看不清来人,只知他戴着面具,一双眼睛目光如炬,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这时,十几个绑匪骑马追了上来,似是瞧出了她的紧张,他淡淡开口道:“别怕,我在。”

之前都是一个人面对所有,当下听到这样一句关切,夏柒柒此时只觉得眼眶湿润,心里暖暖的,有一种踏实、安心的感觉。

追上的矮胖绑匪讥笑道:“哎哟哟,老远就听你在这充英雄,你的口气倒不小,老子一个人单手就能打败你。看老子的绝招!铁拳!”

绑匪抡起了拳头,打向轩辕铮。只见轩辕铮拳头如雷霆一样凶猛,把绑匪打得那是四脚朝天。“

见状,高个绑匪怒气挥手喊道: “给我一起上”

只见轩辕铮拿出了斩龙剑,断足斩!穿心刺!雷电劈!旋风扫…!许多招直把绑匪们打得落花流水。

“好小子,算你厉害,我们后会有期。”

一群绑匪边捂着屁股边嘴里喊着:“哎呦!哎哟!”狼狈的离开了。

夏柒柒此时身心疲倦,对着面具男说道:“谢谢!请问可以再麻烦你一次,送我去药店吗?”

戴面具的男子也不回答,只发出“驾”一声便带着夏柒柒挥鞭而去。

不一会便到达了京城一家药铺门口。

夏柒柒红着脸,低垂着眼帘,轻轻的说着:“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只是我实在没力气下马,还请劳烦公子搭把手。”

夏柒柒此时只在心里哀叹道,为啥自己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刚穿越过来就经历了这么狼狈的时刻,好丢人啊!

那灵动的双眸清澈美丽,猎艳的红唇娇小诱人,一张羞红的鹅蛋脸,除去那脸上的伤疤,五官都出奇的精致,真真是难得的美人。看的轩辕铮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子猛缩了下。

见对方没有动静,夏柒柒抬首,好巧不巧正好对上对方的眼睛。

四目相对,轩辕铮表明强装淡定,内心却闪过一丝不明,只是很快便消失不见。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伸手将女子从马上抱了下来,肌肤触碰的那一刻,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体香不但没让自己讨厌,反而安心了不少。

轩辕铮心下想道:为什么自己看见别的女人就犯恶心,对这个人却……

夏柒柒虽然是个现代人,可家教严格,她长这么大,第一次与男人亲密接触,还是不免害羞。心里却鄙视自己:夏柒柒你咋搞得像没见过男人似的,没出息。

“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来日有缘,定当报答,告辞。”夏柒柒说完便转身进了药铺。

轩辕铮望着背影若有所思…

夏柒柒刚进门就见几个药铺小厮在一起闲聊。

“你们听说了吗?最近那相国府夏老爷又命人张贴寻人告示,寻找自己失散了十三年的女儿。”

“听说了,如果有知晓者提供正确的线索还给赏金呢”

“那又怎样?这么多年,有多少人上门冒充的,还不是被赶出来了。”

“十三年没找到,说句不好听的,这人是否活着都不敢说呢”

……

夏柒柒用力握着买的几样跌打损伤药,而后放进袖口,便出了门。

”老爷,救命!”

老爷,救命啊!有人要杀我…”话未说完女子便晕倒在了辇轿前面。


”老爷,救命!”

老爷,救命啊!有人要杀我…”话未说完女子便晕倒在了辇轿前面。

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听闻有人被追杀,上朝回来的夏明赶紧出轿走近查看,只见一十几岁左右的女子脸上带疤,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而身旁掉出的玉佩此时格外醒目,让夏明顿时瞳孔放大。

玉佩上隽刻的’不慕长生慕柒柒’正是当初自己女儿出生时亲自题写的手笔。

那此刻这眼前的女子不就是他苦苦寻找十三年的女儿吗?

“老天有眼,终于让我找到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啊!”夏明喜极而泣,转对着小厮说道:“快马加鞭速去宫里请太医来府。”说完心疼的抱着满身是血的夏柒柒便进了轿子。

丞相府内,夫人张氏磕着瓜子坐在亭中正与站在身侧的几个婆子闲聊,旁边还有几个丫鬟伺候着扇风、添茶。

一个五十左右,穿着暗红色,对襟坎肩的婆子对着夫人疑惑的问道:“夫人,您说老爷找那野丫头找了13年,怎么还没死心呢?”

那夫人约摸三十岁有余,皮肤白皙,保养得倒也不错。

“整整十三年,十三年啊!老爷都惦记着那娘俩,一点都没把我和雪儿放在心上。当真是让人寒心。”她说的咬牙切齿,满眼怨恨。

此时旁边的贴身丫鬟莲心安慰着:“夫人别动怒,当心气坏了身子。那娘俩一个已死,一个虽没死却已毁容,谁不知容貌对一个女子有多重要,一个丑八怪能有什么威胁?更何况她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那张氏还是不放心的说道:“终究还是让她逃了,你能确定必会毁容?”

被问的丫鬟莲心说道:“夫人放心,那刀上有毒,无药可解,必定毁容。”

张氏听完喜于言表,长舒一口气道:“那我就放心了”

“哈哈哈哈”一群人顿时开怀大笑。

轿内,夏明望着怀中的人不禁愣了愣,这容颜和白若兮简直就是八分相像,只是这脸上的疤让夏明心疼的锁了锁眉,是谁要害自己的女儿?他若抓到一定不会放过。

夏柒柒假眯着眼,刚才她是假装晕倒,故意让自己的父亲找到了自己。她要搞清楚到底是谁非杀了她不可。

“落轿”小厮大喊一声,揭开轿帘,只见夏明抱着夏柒柒大步流星的就往门里走去。

刚才还一脸欣喜的夫人这边听仆人说相爷请了宫里的太监,紧张的不行,以为自家老爷哪里不舒服呢,此时见相爷抱着一个女娃进了家门,直接搞懵了。

“太医来了没?”相爷进屋催促道。

李管家回道:“来了,来了,在门口候着呢”

“那快让进来啊!”夏明焦虑道。

张氏见李管家出来喊太医,赶忙拦住她追问抱着那女娃是谁,听听管家说是找到了嫡小姐,顿时脸色发黑。

太医诊治完说道:“嫡小姐这是体虚加上慢性失血导致的晕倒,调理一段时间便可治愈,只是这脸上的伤疤…望相爷赎罪!”

站在一旁的张氏听完太医说的话,顿时放心了,心里暗笑道:死丫头,就算你命大活了下来,可容貌已毁,下半辈子你也只能孤寡一生,凄惨度日。

她走上前假惺惺的哭道:“老爷,你找到失散多年的女儿本应该一家都开心的,可容貌对于一个女儿家是最为重要的,为了怕她以后出门或者见客自卑伤心,我们还是别让她出门的好。

夏明一听厉声道:“胡说,我堂堂相爷的女儿,谁敢低看了去?。”

夏柒柒闭目躺在床上,听的明明白白。自己身体本就没有大碍,至于这脸被治愈根本就是分分钟的事。她只是想看看这些没见过的所谓亲人在见到她的那一刻会如何?

现在不管自己被追杀和这张氏有无关系,原主这后母也不是什么好人。

夏柒柒用力睁开眼,正对上夏明那心疼的眼神。

正欲起身,夏明拿了个圆圆的隐囊靠在了她的身后。

看着眼前这个正当壮年的男子,夏柒柒假装问道:“你是谁?为何看着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是你爹,你是我找了十三年的女儿啊。”

“爹?爹!”

夏柒柒瞬间抱着夏明放声大哭:“爹,你知道吗?我在外面流浪了十几年,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没吃过一顿饱饭,爹爹,我过得好苦啊!”哭时还不忘对那后母瞄了眼。

张氏对上那得意洋洋的眼神,心下想道,这是向我炫耀吗?再抬眼又对上那无辜的眼神,一时分不清刚才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她哭的声泪俱下,肝肠寸断,就连在场的那些小丫鬟和管家都被她的遭遇感染的低头偷摸眼泪。

这时夏柒柒注意到了角落里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小丫鬟此时哭的最大声,看来心眼还算不错。

张氏拿着帕子假哭道:“老爷,柒柒刚回来身体虚弱,需要休息。我给她挑了几个能干的婆子和丫鬟伺候着,你也好放心。”

夏明点了点头,转头握着夏柒柒的手说着:“你好好养着,爹爹得空再来看你。”说着便起身离开了。

张氏上前阴阳怪气的说道:“柒柒,你这刚来好多规律礼仪都不懂,这容婆子以前是宫里的老人,就留下来教你规矩礼仪,丫鬟喜儿,柳儿就隔你身边贴身侍候,其他人在外边照看,你有事吩咐就行。你是不知道啊,这么大个家里里外外都要我一人操劳,大事小事都需亲力亲为,实在是忙呢,要有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多担待着,缺什么就和容嬷嬷说,姨娘就不和你闲聊了。”

看似关心实则监视。夏柒柒心下想着,招待不周的那是客人,自己的家,做什么要什么还要和别人请示?那她回这个家是来玩的?她可不受这委屈。

“奴婢们给小姐请安,小姐万福。”

抬眼看去,那容嬷嬷对她行礼时下巴微抬,鼻孔朝天,敷衍了事的模样,哪有个尊卑之分,主仆之礼?还让她来教自己规矩礼仪?真是说笑,怕不是借规矩之由来打压欺辱罢了。在看旁边两个丫鬟,礼数还行,模样倒也周正,就不知这心是否也如此。

夏柒柒淡淡开口道:“都免礼吧。刚刚吃了太医开的药,眼下只觉得的身子乏倦,想睡会,都退下吧。有事自会会叫你们的。”

待三人退下,夏柒柒确定不会有人进来,起身来到了镜前。

只见一个少女。头发乌密披向背心,用一根银色丝带挽着,身穿藕色纱衫,身形苗条的出现在镜子里,雪白的皮肤衬的那一条疤痕更加显眼。

夏柒柒拿出提前研制的药膏,这是一款解毒药膏,只用稍涂米粒大小,便可治愈任何伤口。她一开始没有这样做,就是想试试有没有人是真心疼她。现在这疤痕留着也无用处,先治好,到时再贴个假的也就行了,否则突然消失也让人生疑。

翌日醒来,梳洗结束,夏柒柒坐在镜前任由丫鬟在自己头上折腾,一番打扮后,

“小姐,你真美。”丫鬟喜儿惊讶道。

容嬷嬷听完怒斥道:“你这婢子,是不是没有眼力见,说这话是恶心小姐吗?”

“她说的挺好,本小姐很满意!走,一起去用膳。”夏柒柒递了个眼神给喜儿,大踏步走了出去。

后面只留下容嬷嬷一人风中凌乱…


刚到膳厅,就见继母张氏已坐在桌上。丫鬟们在旁边伺候着。

继母旁边的丫鬟莲心见夏柒柒进来,阴阳怪气的说道:“夫人,等了这么久小姐才刚来,饭菜都放凉了,需要奴婢去重新准备下吗?”

“姨娘万福。”夏柒柒边行礼边说着:“昨日贵体欠安,今日来迟,还望姨娘见谅。”

她说的不卑不亢,进退有度,张氏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说啥。

莲心接着说道:“小姐,夫人一大早做好饭菜就在这等你了,你一大早也不去请安,现在又来得这么迟,不知长幼有序的道理吗?”

言下之意就是没有感恩戴德,不懂规矩,不识礼仪。

“你是谁?”夏柒柒不屑道,喜儿见状上前附耳思语了下。

“哦哦…原来是夫人的贴身丫鬟莲心啊。这主子们在一起说话,你一个婢子插什么嘴?这礼仪都由母亲的婆子教的,你刚刚说话意有所指,是怪姨娘选的人有问题呢,还是怪本小姐没有学好?”

张氏见状冷眼看去。

莲心气的顿时语塞,直朝继母摇头。

张氏见状,笑着说道:“小丫头不会说话,你别在意,快坐下来大家一起用膳。”

张氏心下冷道:“这丫头,还挺会装,昨天像个小白兔似的一脸无辜,今天说的话却蛇打七寸,精准要害,看来这以后不能小瞧喽。”

饭毕,让喜儿带着在府里转了一圈,顺便消消食。刚回兰苑就听柳儿说相爷让小姐过去。

喜儿好奇道:“知道寻小姐什么事吗?”

“听她们说好像是皇上要赐婚活阎王什么的,具体情况就不知道了。”柳儿应声道。

喜儿大惊道:“什么?嫁给活阎王!天呐,听说那靖王爷心狠手辣,不近女色,人称’活阎王’,虽被称为战神,可说他容貌奇丑,性情古怪,床上那功夫还不行,已经克死了三个未婚妻。这么可怕的人谁敢嫁呀?”

听着她们的对话,夏柒柒倒是没有表现出害怕,相反她很好奇被传的这么邪乎的人到底能有多吓人,要是能见见也不错。

正厅里相老爷和张氏却因为皇上赐婚各怀心事。

相爷这刚寻回嫡女,他还没来得及补偿女儿,可不想把她往火坑里推。

而张氏心里知道,老爷舍不得她嫡女夏柒柒出嫁,难道自己庶出的女儿就能嫁过去?那王爷是谁?阎罗王啊!除了长相丑陋,手段残忍,他还克妻啊!谁敢让自己闺女去送死。

这不眼下两人就谈崩了,谁也不让谁。

夏柒柒在门外听了好一会了,知道了两人的想法,心里却苦笑着自己刚认亲回来,那边皇上就给相府赐婚,先不说是不是巧合,难道她和这个家的缘分就这么浅吗?

“爹爹万福,姨娘万福。”夏柒柒行礼着。

夏明见女儿来了,赶紧站起上前迎接,温柔地地问着:“女儿,身体恢复怎样?吃穿用住可还习惯?还需要什么?…”

夏柒柒看在眼里,暖在心里。

“爹爹唤女儿来可是为了皇上赐婚的事?刚刚在外面听丫鬟们提了一嘴,不知父亲姨娘是怎么考虑的?”她淡淡开口。

父亲一脸愁容,没有开口,继母倒是上赶着恭维起来了。

笑嘻嘻的说着:“柒柒,这几日在家你也看出来了,你爹待你那是极好的。有什么稀罕物件也都是先想着给你,看的姨娘我都眼红呢。”

“我们相府现在遇到难事了,皇家赐婚让相府嫁女,你也知道的,抗旨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姨娘就你这一个姐姐相依为命,那就是姨娘的命根子啊!那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必丫鬟们也告诉过你。现在你爹非让雪儿嫁过去,虽说你姐姐是长女,可也是庶出啊!肯定是嫡女配王爷那才是天造地设,一对璧人啊”

张氏见自己口干舌燥说了这么多夏柒柒都没有反应,直接往地上一躺,又开始了她的个人表演,一哭二闹三上吊。

额……

夏柒柒只在心里挖苦道,这还有个一家主母的样子没,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也不知道当初是靠什么卑劣手段进的家门。

夏明见她这样脸色一沉,呵斥她哭的人心烦意乱。

夏柒柒眼下是当真看不下去。声音洪亮的说着:“爹,女儿自愿嫁到王府,替爹爹解决燃眉之急,也让姨娘没了后顾之忧。”

既然哪里都不是家,那再换个地方住又有什么区别。至少现在知道了爹爹是疼爱自己的。

夏明哭的老泪纵横:“苦命的女儿,你这回来没享福呢,又要嫁入火坑,爹爹不舍啊!”

夏柒柒安慰道:“爹爹,你不必伤心。

“我在相府也没为家族做过什么荣耀,一天也没尽过孝道,现在由我出嫁,一则皇上也会感谢父亲的宽厚,二则自己也尽了孝道,三来姐姐金枝玉叶也可寻一门好亲事,比翼双飞。”

“我本就一直在土匪窝里长大,不识大体,不懂礼数,长期到处漂泊,留在府里反而格格不入。出嫁正好两全其美。”

张氏听完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拂去身上的灰尘,按捺住脸上喜悦的表情,一脸不可置信的开口问道:“你说的可当真?没耍什么坏心眼吧?”

夏柒柒戏谑道:“ 姨娘若是不信,我们可以当场画字签押。”

“那倒不必。”

张氏大声吼道:“大家也都听到了,这是她夏柒柒自愿嫁入王府的,可没人逼她,往后谁要敢拿今天的话瞎传,撕烂他的嘴。”

夏柒柒用手摸了摸额头,只在心里辈叹道,自己这个亲爹,眼光真是不太好。

虽然匆忙,但迎亲嫁娶该有的礼节都有,皇上又赏赐了凤冠霞帔。

夏柒柒大半夜的就被人给拽起来了,一副昏昏欲睡的表情,任由丫头们折腾。

天刚蒙蒙亮,就已经穿戴完毕,夏柒柒坐在床边与喜儿聊着,屋内只有喜婆和几个丫头在收拾。

这时门外有婆子来报,说花轿已经到了门前,让夏柒柒准备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