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爱他爱到筋疲力竭

爱他爱到筋疲力竭

扶风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年少时,苏酥觉得自己爱惨了墨司城。但长大后,她只觉得自己蠢到了家。五年前,苏酥主动找墨司城达成一场交易,她替他妹妹坐牢,他要娶她为妻。可当她做了五年替罪羊出狱后,一切都变了。父亲破产,意外死亡,当年答应娶她的墨司城此时正风生水起,是害她的始作俑者!

主角:苏酥,墨司城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酥,墨司城的女频言情小说《爱他爱到筋疲力竭》,由网络作家“扶风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年少时,苏酥觉得自己爱惨了墨司城。但长大后,她只觉得自己蠢到了家。五年前,苏酥主动找墨司城达成一场交易,她替他妹妹坐牢,他要娶她为妻。可当她做了五年替罪羊出狱后,一切都变了。父亲破产,意外死亡,当年答应娶她的墨司城此时正风生水起,是害她的始作俑者!

《爱他爱到筋疲力竭》精彩片段

苏酥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外面正下着连绵的小雨,她仰起头,看着乌云翻滚的天空,心里泛起了一抹自嘲。

和五年前的那天还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酥酥。”一道凉薄的声音自耳边划过,苏酥看了过去,墨司城正站在不远处,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跟记忆里的一样,衣服连个褶皱都没有。

苏酥爱墨司城,所以当他站在自己面前请求自己为林馨儿坐牢的时候,苏酥答应了,墨司城给出的补偿就是跟自己结婚。

因为爱墨司城,苏酥经常不顾父亲的反对,偷偷的跟在墨司城的身后,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换来的却是墨司城的厌恶。

这个机会对她来说,可遇不可求。

林馨儿跟苏酥一个年纪,却在一个雨夜撞了人驾车逃逸,而苏酥好巧不巧路过了车祸现场,更重要的是,她跟林馨儿的车是同款。

“苏酥,馨儿年纪小,她还要出国念书,有大好的前程,所以请你代替她坐牢吧,你放心,等你出来以后就是我墨家的墨太太。”

心爱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对自己说这种残忍的话语,换做任何人都是很崩溃的,苏酥却强装淡定,甚至调笑道:“我可以去坐牢,但是先领证!”

看到男人轻轻地皱了眉头,苏酥的心一点一点跌入谷底,直到她听到男人答应下来心里雀跃起来。

喜欢一个人就这么好坏不分,眼盲心瞎。

哪怕他没有一点点喜欢自己,但只要对方给点回应,就能开心到飞起。

哪怕他的回应……是让自己陷入万丈深渊!

五年过去,他果真出现在这里。

没有喜悦,没有感动,苏酥有些恍惚,分不清现实。

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个人,昔日的感情早就消磨殆尽。

比起过往,苏酥成熟冷静。

而这份成长,是她用五年青春换来的!

这个人不爱自己,仅仅是为了可笑的条约跟自己结婚。

苏酥单薄的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她变得迷茫不安以及对未来的惶恐。

为了这一纸婚约,飞蛾扑火似的扑了进来,当真值得吗?

突然,手被一双温暖的大手包裹,苏酥抬起头,不经意间撞进墨司城那双深邃的眼眸,心弦一颤,仓皇失措地想要逃离,然而失败了,墨司城的力道很大。

“酥酥,我们回家吧,从今以后我会爱护你,保护你。”

家?

墨司城啊墨司城,你以为站在你面前的还是那个五年前少不更事的苏酥吗?

只要一句甜言蜜语就可以哄的她开心上一整天吗?

墨司城,你还是不了解我。

“我爸呢,他怎么没有来?”

墨司城听到这话时,顿了顿,声音低沉了许多,“苏氏集团破产没多久,他就去世了。”

“我爸身体一直好好的,我家集团经营也一直很稳定,怎么会出这样的事,不可能!”

“你在骗我对不对!我爸一定还好好的!”

苏酥压抑许久的感情在这一刻终于爆发,她歇斯底里的朝着墨司城吼道。

爸,我对不起你!

我不该爱上他!

如果听你的话,早点离开,或许什么事都没有!

苏酥内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

剧烈的疼痛让她无法呼吸,脸色苍白,身子抖若筛糠。

墨司城的话从耳边传来。

他气息稳定,说话的时候,镇定的宛若一个旁观者。

“你爸的公司被人举报产品掺假,舆论导向股价崩盘,公司宣告破产,再加上……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好。”

“你别担心,以后有我……”

虚伪!

恶心!

明明答应过她,一定会好好照顾爸爸的。

苏酥根本听不进去墨司城后面说了些什么。

悔恨,怒气,以及失望,各种情绪交加。

她连哭都哭不出来,抱着头痛苦的蹲在地上。

这世上没有什么人比爸爸更爱她的了,如今爸爸却不在了。

到头来,连爸爸最后一眼也没见到。

是她瞎了眼,爱上不该爱的人,都是她的错。

老天爷,你要惩罚的话,就惩罚我吧!

苏酥悲伤过度,直至昏厥过去。

昏迷前,她看到墨司城的那双眼睛。

还是万年不变的镇定。

似乎没有什么能撕裂他。

别人的悲伤对他而言,无足轻重。

苏酥意识到,墨司城娶她,真的只是履行承诺……

哈哈哈……

这就是她爱了近十年的男人!

……

“阿城,你看,我做了多余的便当,你帮我吃掉好不好?”

“呜呜呜,阿城,我脚崴了,你背我走……”

“阿城今天怎么又不理我?”

十几岁时,她对墨司城一见钟情,拼了命的想要靠近墨司城。

每天都挖空心思的讨他的欢心。

昏迷中,过往的场景一一浮现。

那时,开心也是真的开心。

懵懂的少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爱恋会给家庭带来多大的伤害。

在牢里,苏酥也幻想着等她出来,嫁给墨司城时会多么的幸福。

然而,现实却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着她墨司城根本就不爱她这个事情。

心就像是被数以万计的针穿透,痛苦的窒息。

过了很久,苏酥才醒了过来。

“你醒了。”

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花语传来。

墨司城淡定的似乎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换做以前,苏酥最怕他看自己,心里像是藏了只小鹿,砰砰的跳个不停。

如今,她只是想要快点逃离这里。

“酥酥,相信我,我会对你好的。”

这是墨司城第三次对苏酥这么说,苏酥嗤笑。

比起墨司城,她更想要了解爸爸的真相。

比起她的人生破碎,她更在乎爸爸的死亡真相。

爸爸不会无缘无故的死!

爸爸说过,一定会等着她出来,亲眼看到她成家。

“墨司城,我跟你走。”

墨司城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墨色的眼底划过一丝流光,他将苏酥抱上了车。

苏酥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

没有喜悦,没有羞涩。

她不禁想,如果早点知道嫁给墨司城是要爸爸死的不明不白以及她五年的青春得以换来的,她还会继续追求墨司城的爱吗?

可惜一切都没有后悔药。


苏酥闭上了眼睛,瘦弱的身子隐藏在黑暗的角落里。

转头去,在墨司城看不到的角度里,她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眼神坚定且凝重。

她是个不孝女。

爸爸活着没能尽孝。

但她不能让爸爸至死都不能瞑目!

……

“哥,你回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呼唤,苏酥清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正被墨司城抱在怀里。

面前站在一个清丽的少女,正是林馨儿,她比五年前出落的更加端庄秀丽。

脸上洋溢着欢愉的笑意。

看到自己惊扰了苏酥,她有些无错,可爱的小脸皱成了包子。

“对不起啊苏酥姐,怪我没把握好说话的分寸,我都习惯跟哥哥这么闹着玩儿了。”

她穿着居家的围裙,行为举止俨然就是这个家的苏酥人,经她这么一说,倒像是苏酥不请自来,是个外人。

“没大没小的,看来我以前太惯着你了。”

“哼,哥哥有了苏酥姐,就不要我这个妹妹了吗,我太伤心了,哄不好了!”

林馨儿嘟着嘴巴,拉着墨司城撒娇。

苏酥轻轻挣扎了一下,示意墨司城放下自己。

林馨儿见状,连忙后退了几步,睁着大眼睛,无辜的说道:“苏酥姐,你是不是嫌弃我太闹腾了?”

苏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林馨儿打扮的光线靓丽,几年不见,出落的越发漂亮。

而她呢,从当初的千金大小姐跌入泥潭,现下穿着洗的发白的衣服,灰头土脸,二人的区别不是一般的大。

“我是不太喜欢闹腾,你能安静一下吗,我头疼。”

听到这话时,林馨儿的眼里快速的闪过一丝戾气,不过很快就消失了,露出楚楚可怜的神情。

“对不起,苏酥姐,是我考虑不周,苏酥姐刚从里面出来,是该好好休息。”

有意无意的提醒着苏酥,如今的她不过是刚从牢里出来的前科人士,有什么可豪横的。

苏酥读懂了她的意思,却也没搭理她,转头问着墨司城:“我要洗澡,有换洗的衣服吗?”

墨司城沉吟了一下,道:“你和馨儿体型差不多,你可以先穿她的,等下我陪你出去买。”

“对呀苏酥姐你可以先穿我的,我有好多衣服,不过拖鞋只有两双,一双我的,一双我哥的。”

苏酥一顿,墨司城口口声声说这是他们的家,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是他和林馨儿的家。

她的出现,更像是二人之间的阻碍。

看到苏酥不说话,林馨儿忽然做了一个很大胆的举动。

直接脱了鞋,小脚赤裸站在冰凉的地面上,或许是太冷的缘故,忍不住的战栗。

果然引来了墨司城的色变,只见他厉声呵斥着:“胡闹,你做什么呢,给我穿上,我墨家还缺一双拖鞋吗?”

“可是哥……”林馨儿泪眼汪汪,似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偷眼看向苏酥。

墨司城面色铁青,想也没想,直接蹲下,亲自为林馨儿穿鞋。

眼角还挂着泪珠的少女却裂开了嘴角,得意的看着苏酥。

而后者则是一言不发的转身上了楼。

不用回头也知道两个人有多亲密。

原本放在双摆的粉拳渐渐收紧,直接扣进了肉里也浑然不觉,肉体上的痛哪里比得上心里的。

苏酥眼前仿佛浮现了五年前的场景,为了林馨儿,墨司城毫不犹豫的牺牲了自己。

为了得到他,她不惜替林馨儿定罪,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她失去了五年的青春不说,还没能见到最爱的父亲最后一面。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笑颜如花,被呵护的像温室的花朵一般。

苏酥啊苏酥,看到了没有,这场荒唐的闹剧只有你是装醉的那一个!

回到房间,她径直走到了阳台上,打开了窗户,夜风徐徐地吹在了她的脸上,漆黑的夜幕为这座城市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她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竟泪流满面。

如今的林馨儿青春靓丽,跟过去的自己一样美好,而苏酥在受了五年的牢狱之灾,内心的纯洁早已被洗刷殆尽。

看到林馨儿越是过得舒服潇洒,苏酥就越是后悔。

泪眼朦胧中,竟然看到了父亲慈祥的面容,苏酥踩到了栏杆上,双手悬空,口中不断的喃喃着:“爸爸,我想你……”

冷风在耳边呼啸,苏酥却不管不顾。

她仿佛只是一个希望被爱的小孩,只想抓住爸爸的手。

然而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人大力的攥住。

苏酥回头看去,发现一向淡然的墨司城神情十分难看,一双阴鸷的眼睛狠狠的盯着苏酥冷声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做什么呢?

苏酥惨然一笑,没想到对自己一向不上心的墨司城还会生气,他是为了自己吗?

不,他不是,他只是为了心中的愧疚。

“墨司城,你知道吗,我小时候爸爸经常出差很忙,没有闲暇的时间陪我,但是他每次出差回来都会给我买我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我爸爸他是那么那么的疼爱我,可是现在我爸爸他不在了,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苏酥眼神空洞,平静的话语却让人忍不住心疼,墨司城抿紧了唇,渐渐地加大了力道,仿佛他一松手面前的人就会化作蝴蝶飞走。

“从今以后我会对你好的,我会代替你爸爸的。”

“不,你代替不了!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代替我爸爸,那样疼爱我的人不会再有了!”

苏酥仿佛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声音一下子变得尖锐,泪水更加的汹涌。

“我会对你好的。”墨司城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静,他静静地看着苏酥,苏酥情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她最怕看到墨司城这样的眼神,五年前亦是如此。

她任由这墨司城将自己抱到了安全的地方,依靠在墨司城的胸前,苏酥的声音里透露着一股疲倦。

“从前我爸爸说你不适合我,你会给我带来痛苦,我不信,现在我总算是相信了,我那个时候怎么会那么傻,我爸爸才是对我最好的那一个人,墨司城,我好后悔,我应该好好听他的话。”

苏酥满眼的绝望,愧疚感让她生不如死。


墨司城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苏酥,将她抱到了屋子里面。

这才发现苏酥要比自己想象中瘦弱的多,这五年,很难想象她经历了什么。

不过有墨太太这个头衔,里面的人也不会过多的为难她。

墨司城愧疚的心得到片刻安慰。

等到苏酥平静下来,墨司城才松开了她。

“你先去洗澡换衣服,我带你下楼吃饭。”

苏酥机械的点了点头,眼中没有一点亮光。

墨司城看到她的神情时,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看着苏酥进了浴室就在一旁等待,过去了一个小时,里面还是没有一点的动静。

想起这个女人刚才的神情,墨司城眼底浓墨翻涌,她该不会出事了吧?

大力的撞开了浴室的门,看到苏酥完好无损地坐在浴缸里,神情木讷。

她不声不响,像一个木头人,没有丝毫生机。

“你洗了这么久,你就不怕自己晕过去?”墨司城加重了力道,有些责备的开口。

“我没有衣服穿。”

墨司城怔了怔,这才注意到苏酥并没有换洗的衣服,说道:“你先穿馨儿的,等一会儿我带你出去买衣服。”

“我不穿她的衣服。”

苏酥坚定的拒绝。

她知道墨司城宠林馨儿,林馨儿的衣服都是定制的,件件昂贵不菲。

但那又怎么了。

她就是不想穿。

不想看到女人在她面前得意的面孔。

“那你先穿我的。”

苏酥这才松了口,看着墨司城笔直的身影,心里却觉得万分的苦涩。

她全身赤裸,墨司城对她却毫无欲望。

大概不是对她愧疚,墨司城也不会娶她。

墨司城刚一到外面就看到了迎面走过来的林馨儿。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门开着,哥哥和苏酥姐这么久又不曾下楼,就有点担心,想要上来看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哥,苏酥姐没事吧?”

“没事。”

林馨儿看了看墨司城的脸色,将墨司城手上的衣服拿了过来,俏皮的冲墨司城笑道:“这是给苏酥姐的吧,我给苏酥姐送进去吧。”

墨司城同意了,林馨儿脸上扬起欢快的笑容,活蹦乱跳的跑向了浴室。

墨司城看着她的身影若有所思,脑海中却浮现了苏酥笑容满面的样子。

曾几何时,那个女人跟馨儿一样都是这么的青春洋溢。

不像现在,死气沉沉,像是被剥夺生机的蝴蝶。

大不了,以后弥补她就是了。

林馨儿在进入到浴室的时候,立刻将门给关上了,原本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阴沉。

她不悦的看着苏酥,“我原以为五年的时间足够给你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你离开我哥了。”

原本闭目养神的苏酥渐渐的睁开了眼睛,灵动的双目无比惊艳。

林馨儿嫉妒的瞪着苏酥。

不得不说,苏酥虽然处境狼狈,她的姿色依然在自己之上,这让她想到了五年前艳压群芳的苏酥,而自己却是角落里不起眼的丑小鸭。

“让你失望了,毕竟我是名正言顺的墨太太。”

二人对视,周围有一种诡异的气息流动。

林馨儿轻轻地笑了起来,不屑的看着苏酥,“你以为你还是当初那个高高在上的苏大小姐吗?你如今落魄的跟一个乞丐一样,你拿什么跟我争?”

“看来这五年你还是没有让自己的地位更进一步,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只是他的妹妹呢?”

五年前,苏酥喜欢上墨司城之后,迫切的想要了解他,而正在这时,林馨儿主动找上门来,表示自己欢迎苏酥做她的嫂子,苏酥喜不自胜,还以为林馨儿是出于真心的,两个人的关系越发的好。

林馨儿报考律师,论文屡屡不过,苏酥为了讨好墨司城,主动替林馨儿写了一篇论文,阴差阳错竟然知道了林馨儿和墨司城之间并不是真正的兄妹。

而林馨儿接近自己也不过是想要墨司城彻底的厌恶了自己。

苏酥还记得林馨儿高高在上的对自己说的话。

“苏酥啊苏酥,你真是一个可怜虫,我要谢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跟我哥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两个人是没有血缘关系,我会嫁给我哥的,我哥他也十分感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你放心吧,我们的婚礼一定会邀请你的。”

林馨儿的话像是一把把锐利的尖刀插在了苏酥的心脏上,也正是因为如此,当后来墨司城让自己代替林馨儿去坐牢的时候,苏酥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出于报复的心理,她还加了一个附加的条件,那就是让林馨儿改回自己原本的姓。

她要让林馨儿清楚就算是换了姓,墨司城照样不会娶她的。

苏酥看着林馨儿忽明忽暗的脸色,轻轻一笑,淡然的穿了衣服。

林馨儿咬着牙,愤怒地说道:“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嘲笑我,我不会让你抢走我哥的,他是属于我的,你要是执迷不悟的想要把他从我的身边抢走,你只有去死了。”

她冲到了苏酥的跟前,死命的掐着苏酥的脖子,原本天真无邪的小脸上布满了阴狠。

苏酥也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吃惊之余,推开了她,没想到林馨儿却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一下子朝后面跌倒,顺势打翻了许多瓶瓶罐罐,发出了哗啦啦的巨大响声。

紧接着熟悉的脚步声从外面传了过来,林馨儿原本阴森森的脸色突然变成了无辜以及委屈。

“你干什么!”耳边突然传来墨司城愤怒的咆哮,苏酥吓得一大跳,就看到墨司城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了过来,他直接无视了自己走向了林馨儿,用浴袍将她紧紧的包裹了起来。

“不是,你误会了,不是我!”

还没等她话说完,墨司城怀里的林馨儿就小声的啜泣着。

她拉了拉墨司城的袖子,怯怯的说道:“哥,你不要怪苏酥姐,是我自己不小心,苏酥姐,苏酥姐也不是故意的,是我不对,让苏酥姐吃了五年的苦。”

苏酥明白林馨儿想干什么,也知道自己的解释墨司城根本不相信,她冷冷的看着林馨儿。

自己怎么就这么傻。

真正该去坐牢的是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