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遇到帅爸比妈咪是花痴

遇到帅爸比妈咪是花痴

水语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止妍和傅深珩有过一段婚姻,最终不欢而散。在傅深珩眼中,姜止妍贪图富贵,对婚姻不忠。五年后,两人再次相见,他认为她脸皮厚,出了轨还敢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招摇过市。可这时候他发现,姜止妍身边竟然有个缩小版的他,一看就是他孩子。傅深珩逮住姜止妍,非要问出她当年出轨的真相!

主角:姜止妍,傅深珩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止妍,傅深珩的女频言情小说《遇到帅爸比妈咪是花痴》,由网络作家“水语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止妍和傅深珩有过一段婚姻,最终不欢而散。在傅深珩眼中,姜止妍贪图富贵,对婚姻不忠。五年后,两人再次相见,他认为她脸皮厚,出了轨还敢在他面前走来走去,招摇过市。可这时候他发现,姜止妍身边竟然有个缩小版的他,一看就是他孩子。傅深珩逮住姜止妍,非要问出她当年出轨的真相!

《遇到帅爸比妈咪是花痴》精彩片段

姜止妍从一阵头痛中清醒过来,看到眼前的男人不禁怔了一下。

怎么回事?

她怎么会和傅深珩睡在一起?!

回想起昨天晚上,她从国外赶回来,为了解决分公司项目失败的问题,约见合作公司的负责人吃饭,被对方刁难喝了很多酒,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躺在这里了......

看着眼前清冷疏离,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姜止妍心里五味杂陈。

她从床上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却听到身后传来低低的嘲讽声。

姜止妍的身体一僵,转过身来,果然见到傅深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过来了。

五年不见,傅深珩比之前变得沉稳阴冷了很多,收敛了青涩稚嫩,现在整个人就像个威严锐利的商业帝王,再也不是那个在大学的时候,能为她排队买饮料的少年了。

他躺在床上,露出健硕的胸肌,搭配那张帅到掉渣的脸,任何女人看到都想流鼻血了。

姜止妍转身移开视线,装作没有看到他,神色如常,继续把衣服穿好。

这时,却见傅深珩勾起唇:“重逢惊喜?”

姜止妍被他气得吐血,然而脸上却露出明艳的笑容:“傅总,就是一头牛,也想回头试一试曾经吃过的草呢,大家都是成年人,出了这扇门,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

傅深珩的脸色阴沉下来,幽凉深邃的目光盯在姜止妍的身上。

这个死女人......是在骂他是草?还是她曾经吃过现在已经不要了的?!

姜止妍和傅深珩是情侣,五年前,在两人还上大学的时候,爱的轰轰烈烈,要死要活。

后来,姜氏集团破产,姜止妍远赴国外,傅深珩则变成了傅氏集团高高在上的总裁。

五年的时间,在她以为自己和傅深珩已经再无瓜葛的时候,没想到,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姜止妍心中懊恼,暗暗咒骂了一声这该死的命运,让她遇到谁不好?偏偏遇到傅深珩!

她扣好正装的纽扣,把扔在地上的包和手机捡起来,正要离开,却被傅深珩抓住了手腕。

傅深珩威逼着她,一步步退到墙边的位置,居高临下地将她围困在领域内,嘲讽道:“怎么?那个人不喜欢你么?所以姜小姐才想着回来找我这棵已经被你吃过的草?”

他的目光放在姜止妍的胸口上,不得不说,五年不见,姜止妍比之前更加成熟很多。

五年前的姜止妍,也是明艳型的美人,现如今,又加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风采和韵味。

忽然地,傅深珩的心中升腾出一股莫名的燥热和不甘心。

尤其是想到这几年来,姜止妍的魅力都是绽放在另一个男人的面前......

冰冷的视线触及到她正装上衣口袋的卡片,那是她在顾氏集团新做的工作卡牌。

他低低地呵了一声,讽刺道:“身价不错。”

修长的手指,将口袋中的工作卡抽出来,幽深的目光扫向上面的文字,又勾起冰凉的薄唇:“出卖自己,换来顾氏集团副总裁的位置,不愧是姜小姐,勾引男人的计划永远很准。”

姜止妍紧紧地握着拳头,动用很大的定力,才没有给傅深珩一巴掌。

她将工作卡抢回来,回敬道:“多谢傅先生夸奖,不过,刚才傅先生说错了......”

“一个女人回来找以前的男人,不一定是因为现在得不到满足,也或许是因为......”

嫣然的红唇挨近在他的耳边,挑衅道:“海鲜吃多了,也想试试萝卜咸菜,不是么?”

听到她的话,傅深珩的目光阴冷起来,这么多年,这个女人仍是能轻易挑起他的愤怒。

他伸出手,掐住姜止妍的脖子,低低地威胁道:“你这时候回来,不怕我弄死你?”

傅深珩的力道很大,让姜止妍疼得皱了皱眉,缺氧的感觉,让她以为自己快死了。

手机铃声响了,姜止妍没有接听,仅是对着傅深珩的眼睛,就在她以为傅深珩是真的想把她掐死在这里的时候,傅深珩却忽然松开了手,突然灌入的空气,让姜止妍咳嗽起来。

她平复了一会儿,才接听手机,向助理吩咐道:“一个小时后,公司会议继续......”

不再理会站在房间的傅深珩,姜止妍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转身离开了酒店。

傅深珩侧首望着姜止妍离开的背影,冰冷的眼眸中,收敛着不易察觉的情绪。

片刻,他也拨通电话,向对面吩咐道:“通知下去,今天的会议,我会亲自参加。”

一个小时后,姜止妍将自己收拾完毕,很快赶到了公司。

顾氏集团和傅氏集团一样,从事建筑行业,只是傅氏集团的产业在国内,而顾氏集团主要在国外,几个月前,顾氏集团在国内的分公司签下一个项目,但是因为设计图出现问题,导致施工现场发生事故,整个项目陷入瘫痪,顾氏集团也因此面临巨额的赔偿金。

姜止妍这次,就是作为总公司的副总裁回来处理这件事的。

她跟随助理的脚步,推开会议室的玻璃门,看到熟悉的身影,不禁惊讶:“你......”

傅深珩一身干净整洁的定制西装,端坐在顾氏集团的会议室中,闻言,向她看了过去。

此时的姜止妍穿着米白色的正装,为了遮掩某些暧昧的痕迹,特意加了一条丝巾。

想到这背后的原因,傅深珩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淡淡道:“姜小姐,好久不见。”

去他喵的好久不见,明明刚才在酒店......

姜止妍现在简直想爆粗了,谁能告诉她,他们顾氏集团的合作商怎么变成傅深珩了?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傅深珩给旁边的助理使了个眼色,自己却悠闲自在地翻看起资料。

助理走上前,训练有素地解释道:“姜总,是这样的,我们傅氏集团昨晚花了两个亿的价格,从华信公司手中买下之前的项目,所以,你们顾氏集团现在的合作商已经变更成了我们,后续的一切合作和赔偿问题,都将由我们公司的傅总亲自跟姜总进行交涉......”

两个亿?

买下一个发生过事故的烂摊子?!

即便是姜止妍,也想骂傅深珩是不是个神经病了。

而且,她总是有种感觉,傅深珩突然决定买下这个项目,就是冲着她来的......

果不其然,下一刻,傅深珩淡淡道:“姜总,可以谈后续的赔偿问题了么?”


对上傅深珩人畜无害的俊脸,姜止妍暗暗咬牙。

片刻,她冷静下来,说道:“傅总,关于之前的项目,我们公司有新的方案可以试试。”

傅深珩低低地哦了一声,继续翻看顾氏集团准备的会议资料。

很快,他看到姜止妍口中所说的,新的调整方案,锐利的眼眸中,不禁闪过一抹惊艳。

顾氏集团和华信集团的项目,是一座省级的博物馆,地方耗资五个亿倾力打造,原本这个项目完成了,还能帮顾氏集团小赚一笔,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仅仅是因为设计图出现一点参数错误的问题,就导致快要建成的博物馆塌了半边,项目也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丑闻。

但是,顾氏集团新的调整方案,并不是将塌陷的地方进行抢救性的维修,而是将原本设定为砖墙的部分,改为玻璃材料,不仅节省了工期和预算,比之前的设计更加优雅美观。

姜止妍解释道:“我们注意到这座博物馆的主题是现代和未来,因此大胆地改用玻璃设计,给人一种现代科技融入古代元素的时空交错感,博物馆那边,对这个设计也非常满意。”

这个设计,是姜止妍得知项目事故后,不眠不休画了三天三夜的成果。

不仅博物馆,她自己都是相当满意的。

现在就等傅深珩点头,答应延长工期。

傅深珩自然也注意到设计稿底下的署名。

姜止妍......

如果不是设计稿,他差点都忘了,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姜止妍是建筑系出了名的才女。

只是那时候的姜止妍,在他面前就是个喜欢撒娇的小女孩,好像永远都长不大,永远都需要他的照顾和关心,所以他才总是看不到,原来姜止妍也可以有这样雷厉风行的一面。

傅深珩的思绪恍惚,倏忽回过神来,将资料扔在桌子上:“我反对......”

他面无表情地抬起头,冷冷道:“我不同意这个设计。”

姜止妍愤怒了,人家博物馆那边都很喜欢,傅深珩这是有毒吧!

宁可两个亿打水漂,让好好的博物馆变成烂尾楼,也不想给她一个台阶下吗?

傅深珩又慢条斯理地道:“有一件事,我需要提醒姜小姐,你们公司的截止日期,已经过了,而且顾氏集团无权跳过我们,直接跟博物馆进行交涉,这是规矩,你们越界了。”

“......”

姜止妍强行忍住内心的愤怒,反问:“那请问傅总,你们想要什么?”

傅深珩低低地笑了一声,回答道:“傅氏集团内部有自己的设计师团队,以我们的实力,完全可以不靠你们,单独完成这个项目,我想要的,是你们顾氏后续的赔偿,五个亿......”

直到现在,姜止妍才真的确定,傅深珩这次确实是冲着自己来的。

这分明就是在敲诈勒索!

正在姜止妍努力想对策的时候,外面却传来秘书阻止的声音:“小少爷,您不能进去......”

会议室的玻璃门被打开,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顿时囧了。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站在门口,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天真地望着他们。

这个小男孩长得很漂亮,穿着一身时尚前卫的名牌,白皙细嫩的脸蛋,就跟糯米团子似的,五官精致可爱,颀长的眼睫扑闪扑闪的,眉宇间倒是跟姜止妍有几分的相似。

看到站在会议室中的姜止妍,他的眼睛一亮,直接扑了上去:“妈咪......”

他黏腻地抱着姜止妍的大腿,仰起脸非常委屈:“妈咪为什么要丢下我回国?”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姜希辰,姜止妍懵逼了,谁能告诉她这小兔崽子怎么出现的?

他现在不应该在国外吗?

还专门跑到公司来找她?关键是在傅深珩的面前......

看着抱着自己大腿软萌的儿子,姜止妍郁结了,这哪儿是儿子啊,分明是个定时炸弹!

她抖着手,拼命忍住揍死兔崽子的冲动,摸在了他的头上,问:“你怎么回来的?”

姜希辰眨着纯良无害的大眼睛,回答道:“我自己回来的呀。”

说着,还嫌弃地撇了撇嘴:“妈咪安排的那些保镖笨死了,连我一个小孩都看不住。”

所以......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

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看着,姜止妍现在就把这小兔崽子打死了!

傅深珩锐利的目光望着姜希辰,放在办公桌上的手,不动声色地收紧。

很好,五年前劈腿抛下他,跟别的男人出国,现在还带了一个小崽子回来!

还在他面前上演一出母子情深!

他微微收敛住隐怒的神情,看向姜止妍:“姜总,现在不是亲子时间,我们还在开会。”

姜希辰循着声音看过去,对上傅深珩的面容,不禁抖了一下。

这个叔叔为什么看自己的目光这么可怕,就像仇人一样......

不过长得倒是挺帅的,以妈咪花痴的性格,应该会喜欢,能做他的爸爸就好了。

见傅深珩幽深锐利的目光仍在盯着他,仿佛想把他盯出一个窟窿似的,姜希辰有点害怕,下意识地往姜止妍的身后躲了躲,仰头看向她:“妈咪,那个叔叔好凶哦......”

傅深珩:“???”

姜止妍有点尴尬,只能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头:“乖,你先出去玩,妈咪等会儿去找你。”

姜希辰又试探地看了一眼傅深珩,冲他扮了个鬼脸,这才耀武扬威跟着秘书离开了。

傅深珩:“!”

他的唇角渗出冰冷的笑意,浑身都氤氲着想杀人的气势,很好,这小子......

对于两人之间无言的互动,姜止妍丝毫不觉,见姜希辰离开,反而深呼了一口气。

她看向傅深珩道:“傅先生,请恕刚才五个亿的赔款要求,我们不能接受。”

开玩笑,傅深珩买下项目才多少钱?两个亿,现在狮子大开口索要五个亿赔款,抢钱啊!

傅深珩将目光放在姜止妍的身上,道:“刚才是五个亿的赔款,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

他一字一句地宣告道:“我要五十亿。”


姜止妍原本还信心满满地觉得,这次能说服华信公司接受项目的改建。

可惜因为傅深珩的出现,被彻底破坏。

开玩笑,五十个亿,这是疯了吧?但凡喝酒的时候来盘花生米,都不至于醉成这样!

不过她也明白,项目再这样拖下去,给顾氏集团带来的损失,绝对不止这五十个亿。

因为从一开始,就不是这个小项目的问题,而是他们顾氏集团的信誉问题,由他们公司负责的项目发生事故,导致博物馆变成烂尾楼,这对顾氏集团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更何况,这个把柄还落到了他们的死对头,傅氏集团的总裁傅深珩手中。

姜止妍冷静下来:“傅先生,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设计图出错,确实是我们顾氏集团的问题,但提出五十亿的赔偿要求,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不怕被人说你见钱眼开?”

“见钱眼开?”

傅深珩抬眸注视着姜止妍,幽幽道:“姜小姐似乎更能明白这个词的含义。”

姜止妍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紧接着,又听傅深珩道:“一个为了钱,出卖自己和感情的女人,有何资格评判我?”

姜止妍更懵逼了,与此同时,还觉得傅深珩这是疯了吧,不然就是失忆了?

五年前,姜氏集团破产,她到处求助,结果却得知傅深珩要跟别人结婚的消息。

父亲去世,姜家负债累累,她拉下尊严去求傅深珩,结果却只收到他买断关系的钱。

现在还有脸说她见钱眼开???

姜止妍冷笑一声,回敬道:“彼此彼此,跟那种背信弃义的人比起来,还是有资格的。”

听着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对话,会议室中的众人面面相觑,总觉得有点故事啊......

姜止妍收起手上的资料,抱在怀中道:“我们顾氏集团愿意正视自己的错误,不过却不能接受无礼的敲诈和碰瓷,傅先生如果诚心要谈,还请确定好一个合适的价格再说吧。”

她转身离开会议室,走到公司的办公区域,却没见到姜希辰的身影。

正要寻找时,却看到自家儿子从洗手间蹦蹦跳跳回来了,与此同时,傅深珩也从会议室中出来,姜希辰猝不及防撞到傅深珩身上,愣愣地抬起头,正对上傅深珩居高临下的眼睛。

望着眼前的孩子,傅深珩幽凉深邃的眼眸,渐渐流露出不易被觉察的情绪。

不得不说,这个孩子长得确实很像姜止妍,以前他们恋爱的时候,姜止妍就经常拿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跟他臭美炫耀,这孩子,尤其这双眼睛,跟姜止妍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直觉上,傅深珩是喜欢这个孩子的,总觉得这个孩子和他好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是,一想到姜止妍背后的那个男人,一想到这个孩子身上流淌着那个男人一半的血液,他心中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烧,五年了,已经五年了,他在商场上是战无不胜的商业帝王,那又如何?在这段感情中,他却是个失败者,一个被人打败,被姜止妍抛下的失败者。

一旦有了这样的认知,即便向来强大冷静如他,也会在心中掀起波澜和怒涛......

姜希辰对着傅深珩的眼睛,好奇地问:“叔叔,我们以前见过嘛?”

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姜希辰总觉得自己跟眼前这个对自己不太友好的男人好像很熟悉。

傅深珩无视他的问题,仅是转头看向姜止妍,问:“这就是你跟那个男人的儿子?”

姜止妍一愣,那个男人?谁?顾西沉?

她在心里松了口气,原本还担心傅深珩会发现姜希辰的身份,到头来竟然让他误会了。

她淡淡一笑:“这就跟傅先生无关了。”

傅深珩不动声色,唇角渗出冰冷的弧度。

跟他无关?很好。

五年前那个不知羞总是缠着他计划以后生儿子还是女儿的人,现在说跟他无关?

傅深珩觉得,他昨晚真是疯了,在听说华信公司的老总约见姜止妍后,才会赶到那个餐厅,看到姜止妍被人灌醉,才会忍不住出手把她解救下来,得知姜止妍被人为难,才会惩治华信的那些人,从他们手中花了两亿的价格,接下博物馆那个烂摊子,结果......

傅深珩面无表情地扯掉姜希辰的手,看向姜止妍冷淡道:“五十亿的赔款,一分钱都不能少,姜小姐若是不能做主的话,就让你背后的那个人回来跟我谈。”

姜希辰退到旁边,好奇地看了看傅深珩,又看向姜止妍。

妈咪背后的那个人?是谁?顾叔叔嘛?

眼前这个人怎么会觉得顾叔叔是他的父亲?明明顾叔叔只是顾叔叔嘛......

姜希辰正欲开口辩解,却又听姜止妍笑吟吟地道:“不好意思呢,傅先生,西沉他现在很忙,国内分公司的一切事宜全权由我负责,不是什么萝卜咸菜都能有机会见到他的。”

话音刚落,傅深珩一个眼刀射了过来。

姜止妍一阵心虚,但还是挺了挺胸口,在表面保持着毫不退缩的神色。

傅深珩向来喜怒不形于色,此时,流露出些许的戾气,他一步一步向姜止妍走来,迫于他的气势,姜止妍下意识地后退,最终撞上办公桌,刚想绕开,却被他困在方寸之间。

傅深珩幽凉的眼眸中蕴含着危险的气息:“姜小姐一向如此不知死活么?”

他挨近在姜止妍耳边,暧昧的气息靠近:“如果我是你,会想着讨好,而不是激怒我。”

在场的工作人员全都瞠目结舌,这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姜总和傅先生有问题啊......

姜希辰则用两只小手捂住嘴巴,妈咪这是被撩了嘛?终于有人要做他的爸爸了嘛?

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喷薄在自己的耳边,姜止妍有些心慌,她抬起眸,用力将傅深珩推开,及时地跟他拉开距离,回应道:“我还是那句话,顾氏集团愿意正视自己的错误,但是绝对不能接受毫无理由的碰瓷,分公司的事情由我负责,傅先生可以随时找我商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