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皇太后的村妇人生

皇太后的村妇人生

六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重生之后,萧望月从高高在上的圣母皇太后,摇身一变成了极品作精村妇……这身份上的转变还着实让她有些适应不良,甚至表现出了比原主还要烦人的作闹精神。不过她萧望月可是个能屈能伸的女强人,不然怎么能走到皇太后的位置,如今面对两个弟媳妇,一个小姑子,而且她十分厌恶原主,要想活下去,她必须消解她们之间的矛盾。

主角:萧望月,姜堰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望月,姜堰的女频言情小说《皇太后的村妇人生》,由网络作家“六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后,萧望月从高高在上的圣母皇太后,摇身一变成了极品作精村妇……这身份上的转变还着实让她有些适应不良,甚至表现出了比原主还要烦人的作闹精神。不过她萧望月可是个能屈能伸的女强人,不然怎么能走到皇太后的位置,如今面对两个弟媳妇,一个小姑子,而且她十分厌恶原主,要想活下去,她必须消解她们之间的矛盾。

《皇太后的村妇人生》精彩片段

“嫂子,这是死了吗!”

姜家的面黄肌瘦姜老二媳妇,盯着床上躺着的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妇人。

“死了好,她死了咱们也能松快一截!”

姜家的小儿媳妇挺四个月的孕肚,一脸的愤愤不平。

“你们快去请大夫!这毕竟是大嫂啊!”

姜家的幺女,则是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姜老三媳妇白了她一眼:“咱家哪有钱请大夫!别忘了,她刚还和村口的赵屠夫打了商量,要把你嫁过去换彩礼咧!”

几人说话间,躺在床上的萧望月醒了过来。

她迷茫的睁开双眼,眉宇间很是疑惑。

作为当朝的圣母皇太后,哀家八百平米的黄花梨大床呢!哀家睡的金丝如意枕头呢!哀家穿的月华本色寝衣呢!

等等,她不是被人在饭菜里下了毒,在慈宁宫崩逝了吗!

而这里……低矮的房梁,灰败的屋檐,根本就不是她的寝宫,倒像是户农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床边三个衣衫褴褛的女眷,则是露出了跟见鬼一样的神情,其中一个孕妇叫起来——“她,她,怎么没死成!”

萧望月也坐了起来,不属于她的记忆开始涌入脑海中。

原来,她重生了。

眼下正是清河县宝河村,生了孩子,嫁了人,普普通通的一名村妇,萧氏!

不对,这个村妇并不普通,她可是宝河村有名的恶妇,与丈夫不睦,和妯娌不和,口碑拉胯,人缘奇差,唯独和娘家兄弟要好。

并且,萧氏为了娘家兄弟,正打算把小姑子姜幺娘,嫁给村口的屠夫,换成一笔彩礼银子。

但原主的如意算盘并没有落实——萧氏忙着把小姑子换成银子,出门一个着急,脑袋磕地上,死了。

“哀家,真是何德何能啊!”

萧望月抬手抚额,一脸的无奈。

姜家二房三房的媳妇愣在原地,因为没有料到大嫂不止死而复生,还张口说胡话!

姜家二房媳妇壮着胆子,凑了上来,问道:“大嫂,你怎样了……”

“哀家凤体无恙,只是脑袋还有一点痛!”

萧望月抬眼看向她,心说肖氏真是无法无天。

这姜家幺女才十二岁,人还比灶台高不了多少,就要卖给杀猪的屠夫。

倘若自己还是太后的话,绝对要把萧氏此等恶妇拖出去犬决!

等等,原主这么人神共愤。

连她都觉得够资格拖出去犬决了,那么姜家的其他人……

萧望月看了看,站在床前面黄肌瘦的两个妇人。

凭着原主的所作所为,姜家的这两个弟媳妇,想必也恨她入骨了。

而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道声音:“我说二姐姐,你把幺娘收拾好了没?我把赵屠夫带来了!”

萧望月皱眉,好巧不巧,赵屠夫现在上门来要人了!

望着姜幺娘满脸的惶恐,她明白,这事不能一错再错。

萧望月沉着一张脸,走下床来,掀开木门去到外头院子里——“我家幺娘才十二岁,能结哪门子的亲,你倒是说说看!”

她是当惯了太后的人,哪怕皮囊换了,一身的威严还在。

赵屠夫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姜大嫂子……这是昨个儿,您自个答应的啊……”

想他也是杀猪的好手,可今日,不知怎么回事,平日里只会撒泼打滚的萧氏,一张脸垮下来,竟凭的让人生出三分害怕来。

边上的肖老三,也就是原主的三弟。

他皱着眉头,扯了一下赵屠夫,自己开口道:“二姐姐,咱们先前不是说定了,把幺娘卖了,好帮我这一回!”

理直气壮的吃女人呐……

萧望月冷笑了一下:“我就是出尔反尔了!幺娘是姜家的女儿,自古长嫂如母,我不答应,你就得断了这个念头!”

她是当朝太后,可没这样一号弟弟,凭什么要惯着他?

肖老三气的直咬嘴皮:“你怎么能这样!”

明明平时对他百依百顺的二姐姐,今天怎么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赵屠夫却是不愿意,他上前一步冲着萧望月嚷嚷道:“不成,今天夜里俺非得讨媳妇不可!”

说着,赵屠夫就要去开门,乃是一副硬抢姜幺娘的驾势。

萧望月堂堂太后尊之,哪里容得这么一个泼皮无赖,在自己眼皮子下放肆。

既然,对方执迷不悟,那也不用客气了。

萧望月转身,抄起院子里一把用来剁鸡食的菜刀——今天,谁也不能把姜幺娘,从她眼皮子底下带走。

下一刻,萧望月手中的刀狠狠的冲着赵屠夫劈了下去。

刀子带着风,又快又狠的擦过了赵屠夫的鼻尖,顿时削去一小片肉,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开始血流如注。

“啊!血!”

赵屠夫察觉出了痛,他用右手捂住鼻子,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望月——“你你,真动刀啊!”

“怎么,我动手,还要问问你的想法么?”

萧望月浅琥珀色的眼睛中,映出了赵屠夫惊恐的脸。

她继续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歇了娶幺娘的念头,二是……咱们报官去,说一说,你是怎样强娶民女,逼迫我这个长嫂的。”

想当初,老皇帝迟迟不立储,为保皇儿登上九五大位,她可是发动了宫变,死了好些个人,才当上圣母皇太后的。

赵屠夫这样的……都不配做她的对手!

赵屠夫哆嗦了一下,心知这要是扯到官府去,还涉及到一个强娶,那可就闹大了。

鼻尖上的疼痛,也让他意识到今天再纠缠下去,自己一定讨不到好——“不娶了,不娶了,老子也不在这跟你搅和!”

赵屠夫铁青着一张脸,掉头就走。

肖老三急了:“赵哥,你别走啊,媳妇都还没娶呢!”

赵屠夫回头看他一眼,揪着他的领子,拖着就往外走:“走,上你家去!把我的五两银子还来!这媳妇我不娶了!”

肖老三也拉扯了对方——“诶!赵屠夫,你怎么也出尔反尔了!好啊,二姐,赵屠夫,你们两个合起伙来糊弄我是吧!”

两个人拉拉扯扯的,离开了姜家的院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萧望月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一道声响:宝,输的什么液,想你的夜!恭喜娘娘绑定系统,极品改造任务,正式开启。

 


系统?

极品改造?

绑定成功?

这什么玩意,萧望月的脸上浮出了一抹异色。

她蹙着眉头,姜幺娘这时却跑了出来,扑通一声,就对着萧望月跪下,眼泪汪汪的哭起来:“大嫂,您别把我卖到赵屠夫那儿去!我往后一定少吃饭,多干活,不再惹您生气,求求您了!”

姜家的三房媳妇孟氏则是一脸的幽怨:“大嫂,你要是硬把幺娘卖给赵屠夫,大哥回家,想必也不会高兴的!”

很显然,她们没有看到刚刚的那一幕,彻底的误会了。

萧望月眼见跪在自己面前的幺娘,瞧瞧这小可怜,头发黄黄,浑身上下瘦的没二两肉,一看就是常年吃不饱饭。

她咳嗽一声,清清嗓子,开了口——“自古长嫂如母,你就跟我的女儿一样,我怎么会舍得推你进火坑里?”

边上的李氏不是很明白她的话:“大嫂,您的意思是……”

萧望月把人扶起来:“意思就是哀家……不对,是我,不会卖了姜幺娘。”

她现在已经不是太后了,在姜家人面前不能再用哀家自称了,往后得多多注意。

然而这一举动,却是让在场女眷都感到不可思议。

“您真的,不打算卖了幺娘吗?”

姜家二房媳妇李氏诧异起来。

“我骗你们做甚,赵屠夫都已被我撵走,往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我也累了,想回屋歇着,你们忙去吧。”

萧望月略略解释一番,就找借口脱身。

她想要弄清楚,刚刚的系统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大嫂,我们就下地去干活了!晚上回来再给您烧饭。”

两个妯娌互看一眼,拉着小可怜姜幺娘,退出了房外。

孟氏她冲李氏递了个眼神过去,小声说道:“她一向看不惯幺娘,嫌她做不了活,将来还得赔一笔彩礼,早就想打发出去了,怎会在这节骨眼上改口?”

李氏也觉得不对劲:“咱们还是快托人,把大哥叫回来罢!”

而萧望月等人走后,将门窗关上,确保不会有人闯进来。

刚刚那一道人声,究竟是从哪来的?

而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太后娘娘,我是极品系统君,再次恭喜您成功绑定极品改造系统。”

“少在哀家面前装神弄鬼的,你认得我的身份,又有什么企图!”

只闻其声,不见其影,这诡异的一幕,让萧望月警惕起来。

“哎呀,娘娘您不要凶我嘛,我也好害怕的。”

话音落下,紧接着一块浅绿色半透明的板子,突然出现在萧望月的手边——“接下来,我将为您呈现姜家众人页面,娘娘您看好了!”

然后板子上就浮现出了姜家所有人的头像。

排在第一的是小可怜姜幺娘,第二的是眼神凶巴巴的孟氏,连带着他的丈夫,姜三郎。随后就是李氏,还有她的男人姜二郎。

肖氏自己的一儿一女,也出现在上面。

年纪都不大,四五岁的样子,生的都很漂亮,是两个粉雕玉砌的孩子。

而排在最后的,则是与原主不睦的丈夫,这个家的男主人——姜堰。

“太后娘娘,姜堰,是不是长得一表人才?击中了您的心巴?您是不是心动都不能自持,恨不得立刻收他为面首了呢?”

系统君叭叭的说道,简直话唠到了极点。

而这些东西的出现,也引起了萧望月的注意。

她皱眉,并不是很喜欢系统君的话多:“我自己会看,你先闭嘴吧,怪咶噪的。”

萧望月试探着伸手触碰上显示板,姜堰的头像底下却出现了一大条数据——怨气值80%?黑化值70%……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娘娘,咱可不能闭嘴,您成功绑定了系统,总不能配一个哑巴系统君吧!”

“那姜家人的这些数据代表了什么,我死而复生,想必也是托系统的福吧?”

萧望月冷冷的看着操作界面上飞快跳动的文字。

她重生为肖氏,这很难解释的通,而现在出现了系统,也很难形容。

萧望月觉得,这两者之间必然有什么联系。

“娘娘您真聪明,的确是系统特意将您安排到这具肉身上。只不过,当怨气值满格时,姜家人的行为也就无法控制,可能会出现以下情节——将您绑起来烧掉,将您乱刀剁成肉泥,将您推进井里,等一系列惨无人道的反噬。”

系统君贱嗖嗖的说道,很有一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萧望月眉头皱的更紧了——只要那一串数据,也就是怨气值满格,她就会有生命危险。

“并且还不是好死哦!娘娘,您才驾崩过一次,那种事不要啊,至少……至少,再舒舒心心的活个五六十年才够本儿。所以,娘娘,您一定要通过后天补救,降低怨气值,避免那些难看的死法!塔塔开哟!”

系统君这时候又操控页面,调出姜幺娘。

萧望月低头一看——怨气值高达98%!

没想到啊,姜幺娘不声不响的,竟积攒了这么多的怨气。

萧望月又点开了姜家其他人的数据。

李氏,也就是姜二郎一家,60%!

孟氏一家更是高达80%!

就连肖氏的那双儿女,两个加在一块,也有70%!

全家子上下,就没一个对原主没有怨气的。

看来,肖氏是把全家上下都得罪了个透啊。

“娘娘,您是不是感觉自己都要心肌梗塞了呢?可眼下您已经与系统做了绑定,强行解绑,也是会当场死亡的哦!”

废话很多的系统君又开了口,毫不留情地在萧望月身上补刀。

“我需要怎么才能补救,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萧望月半垂着眼眸,做出了决定,接受系统!

她现在需要肖氏的身份——宫里有人要她的命,京城暂时是回不去了。

当然,她也不想阴沟里翻船,死在姜家人的手上。

所以,当务之急,是按照系统的要求,去降低幺娘的怨气值。

“娘娘,这不是写着了嘛!”

系统调出了姜幺娘的头像,下头还有一行小字——“姜幺娘,年十二,性别女,无爱好,心愿,在恶毒嫂子的手底下熬到成年出嫁。”

 


难不成,姜幺娘的心愿和怨气值有关?

萧望月心中刚刚划过这个念头。

下一刻,系统君就说出了一个好消息——“娘娘,完成人物心愿,即可将怨气值清零哦!”

看来,她的思路是没有错的。

萧望月又看了一眼那个出嫁的心愿,发现凭眼下的情况,想完成……简直难于登天。

首先,肖氏以一己之力,让十里八乡的生后谁都不敢再打幺娘的主意,生怕娶回来的是个跟她嫂子一样的母夜叉,败坏门风。

二来,姜家一贫如洗,只有两亩薄田,四间破屋,幺娘没有嫁妆,连倒贴的资格都没有——卖给老男人,或是挑个嘴歪眼斜的,这些不在萧望月的考虑当中。

“系统君啊系统君,你还真是会给我出难题!”

萧望月叹了口气,难得的有点忧愁。

看来,她重生过来,除了要维持生计,还得想方设法的赚钱,给幺娘备上份厚厚的嫁妆。

“不难不难,娘娘,系统随机赠送了一个新手大礼包,以及开放了特惠商城!”

紧接着,萧望月的脚边现出道白光,一只硕大的木头箱子伴随着闷响声,砸到了她的脚边。

萧望月没想到这个新手大礼包,还真是挺大。

“娘娘,这么大一个大礼包,别家宿主待遇可都没这么好的哟,您可是我独一无二的宝呢。”

系统君又叽叽喳喳的话唠起来。

“好不好的,得等我瞧了才知道!”

萧望月看到箱子上有只搭扣,轻轻一抬,木头箱子便打开了,里面装着四样东西,她拿出第一个包裹,手感柔软,是套颜色淡雅,质量上乘的女服。

第二个包裹,小小巧巧,拿出来一看,是个瓷盒,里面装着浅白色的膏体,带着药味,是一小盒上好的刀伤药。

第三个包裹,软中带硬,竟然是一只收拾好了的白条鸡,分量还不轻,拎在手上掂一掂,少说也有四五斤。

“不错,吃的用的都有,还算丰盛。”

望着系统贴心提供的物品,萧望月淡淡的笑了起来——“尤其是这鸡,方便我与姜家人做顿晚饭!”

萧望月没当上太后,还是嫔妃那会儿,曾被自己的死对头陷害,在冷宫里呆了半年,那没人伺候,一饭一食都要她动手。

久而久之,萧望月也学会了那些活。

她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或者说藏起,便拎着鸡来到了灶房,一间低矮的茅草屋子,里面搭了个土灶,有两口水缸,就是姜家人烧饭做菜的所在了。

整鸡用菜刀斩开,切成均匀的小块,简单用清水淘洗几道,去掉血水,装进灶上的铁锅里。

这只鸡虽然肥,可肉并不算很多,不够姜家人吃。

萧望月又找了点土豆切进去,洗净切块,与鸡肉一块同煮。

“啧,娘娘,您瞧这儿冬冷夏凉的,屋子也不是很结实,遇到个大风天,说不定房顶就得被掀飞了,人还得追着房顶撵,姜家真是穷啊!”

系统君不住的吐槽,萧望月的脑子里连绵不断全都是它的声音。

“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

她淡然着脸色,从姜家翻出粗盐来,凭着感觉往锅里下了点,便将锅盖盖上,任鸡肉在锅中烹煮。

“好好,娘娘,我听你的!”

话唠的系统君收起了界面。

柴火被烧的噼啪作响,锅中的鸡肉慢慢的煮熟。

一股肉香气,飘荡了出来。

这个时候,在地里干活的姜家人也回来了。

姜家爹娘当年是得了瘟疫一块去的,撒手人寰,扔下了尚且年幼的儿女。

姜二郎和姜三郎,是一对双胞胎,哥哥比弟弟早出来半个时辰。

大概是当哥的缘由,姜二郎看起来比三郎要老成。

他望一眼李氏,满心疑惑:“媳妇儿,你闻到味了没有?”

李氏也是满脸的困惑:“是啊,啥味儿啊?怎么那么香?”

怀有身孕的孟氏鼻子很灵:“我闻着倒像是哪家在开荤!”

“媳妇,是我对不住你,你怀着孩子,却连口肉都吃不上!”

姜三郎在旁边叹了气,颇为的自责。

姜幺娘也吞了吞口水,她,也闻到了肉香。

而当几人来到灶房一看,锅里盛的…居然是香喷喷的肉!

一大锅鲜美的鸡汤,飘着荤油,炖的熟烂的鸡肉是大块的,粘着油花的土豆也是大块的。

在场众人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们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开过荤了。

“老二老三,还有幺娘,你们回来了呀,正巧,我杀了鸡,肉也熟了!”

萧望月给了众人一张笑脸,并把端着的碗分了下去。

“你怀着孩子,一个人得吃两人份的,多喝点汤!”

姜二郎把碗里的土豆全挑出来,放到孟氏的碗里。

萧望月这才发现,桌上五只碗加在一块,都捞不出一块肉来,只有汤水和土豆。

啧,想必他们是怕吃了肉,吝啬的肖氏不开心。

她起身,给众人各自盛了一碗满当当的鸡肉,两个鸡腿分别给了有身子的孟氏和长身体的幺娘。

许久没有开荤,对于姜家人来说,这顿鸡肉,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好吃的美味!

萧望月见姜幺娘吃的快,便又盛了一碗给她:“在地里忙活了一天,快坐着吃去吧!”

她自以为笑的挺和善的,姜幺娘却仍是惶恐,端碗的手都是哆嗦的:“谢谢大嫂!”

不过年不过节的,大嫂怎么舍得杀鸡呢?

难不成大嫂……是在打别的主意……

“咣!”

而就在这时,姜幺娘由于太紧张,竟然一时失手,将盛汤的碗摔落在地,来了个四分五裂,连同里面的汤水和肉也撒落在地。

“对不起大嫂,我不是故意要把碗打碎的!”

姜幺娘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她看着萧望月,心中已经生出了绝望。

这个大嫂,本就看她不顺眼,嫌吃得多干得少,还是个赔钱货。

这下子,她居然又打碎了碗,撒了肉。

大嫂绝对不会放过她,是会扒掉她的一层皮的!

然而下一刻,萧望月弯下了腰,她将碎瓷片拾了起来,温柔的对姜幺娘说道:“一只破碗罢,碎了就碎了,不碍事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