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先赚一个亿

重生先赚一个亿

一介俗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凡坐拥数十亿的财富,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可他过得一点都不开心,因为他始终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因为他的自私和愚蠢,害得妻女早逝,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妻女去世三十年忌日那天,陈凡再也承受不住自己内心的煎熬,愧疚自杀。两眼再睁开,他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1993年。南柯一梦,当一切回到原点,他发誓要好好弥补对妻女的亏欠,他先赚一个亿,改善一下母女俩的生活。

主角:陈凡,李徽音   更新:2022-07-15 23: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凡,李徽音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先赚一个亿》,由网络作家“一介俗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凡坐拥数十亿的财富,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可他过得一点都不开心,因为他始终是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因为他的自私和愚蠢,害得妻女早逝,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妻女去世三十年忌日那天,陈凡再也承受不住自己内心的煎熬,愧疚自杀。两眼再睁开,他发现自己居然重生回到1993年。南柯一梦,当一切回到原点,他发誓要好好弥补对妻女的亏欠,他先赚一个亿,改善一下母女俩的生活。

《重生先赚一个亿》精彩片段

陈凡盯着墙上的老旧挂历看了半天,仍然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自己没有死,居然回来了,回到了命运转折点、让他后半生凄惨无比的93年。

“欣欣,妈妈把蛋糕买回来了。”

妻子李徽音拎着蛋糕推开房门,小家伙立刻跑上前去:“妈妈妈妈,爸爸刚刚已经答应欣欣,今天不跟妈妈吵架了,以后也都不会再跟妈妈吵架了。”

“骗孩子好玩吗?”

李徽音厌恶的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陈凡,他早就已经被陈凡骗的麻木了,对生活也早就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一切也都无所谓了,催促道:“欣欣,快过来吃蛋糕。”

“欣欣还没许愿呢。”

陈凡把她拦下,故意拖延时间,希望她能改变心意。

“爸爸,许愿是什么?”

小家伙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过生日,瞪大眼睛,天真的看着陈凡。

“许愿就是在你生日的时候,无论你在蜡烛面前许下的愿望是什么,都会满足你。”

陈凡笑中带泪,在蛋糕上插了三根蜡烛。

小家伙第一次许愿,兴奋的说了出来:“我希望爸爸妈妈永远都不要再吵架了,一家人能永永远远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李徽音切了一大块蛋糕递给了陈凡,含着泪看着他,还笑:“欣欣的生日蛋糕,你多吃点。”

陈凡双手颤抖的接过蛋糕,泪眼朦胧,就是这个毒蛋糕,害得他家破人亡。

他下岗后,整天酗酒、赌博,在外面欠下了巨款,债主们隔三差五的就会上门催债,还去岳父岳母家泼红油漆,彻底的压垮了李徽音。

给女儿买个生日蛋糕,恐怕就是圆了她的愿望。

妻女去世之后,他颓废了很久才振作了起来,站在风口,通过多年的奋斗,终于拥有了几十亿的身价,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每当到了晚上,看着万家灯火的时候,他的心里就会非常的孤独、空旷,自问苟且偷生的意义。

每次闭上眼睛的时候,都是妻子抱着女儿惨死在他面前的画面。

“陈凡,我要拉着你一起死,我要亲眼看着你下地狱。”

“爸爸,欣欣难受,爸爸,欣欣不想死。”

他被折磨了三十年,在妻女忌日的时候,陈凡在妻女的墓前服毒自尽。

临死前他回顾一生,落魄过也辉煌过,痛过也哭过,失败的一声满目疮痍,都是对妻女的愧疚与遗憾。

本以为会就此死去,却没想到,他回来了。

“既然老天让我重来一次,我不会再辜负此生,我绝不会,再让那些抱憾终身的事情发生。”

他擦掉眼泪,把整个蛋糕丢进垃圾桶里,对妻子多年的愧疚,只化作了三个字:“对不起。”

李徽音无动于衷的把蛋糕从垃圾桶里抓出来,蛋糕上还沾着陈凡昨天喝多了之后的呕吐物,脏兮兮的、味道刺鼻,一边往自己嘴里塞,还一边喂陈嘉欣,小家伙紧紧的闭着嘴,眼里噙泪直摇头:“不是你一直说想吃蛋糕的吗?我给你买回来了,你吃啊!你为什么不吃?”

“蛋糕有老鼠药,欣欣你可千万别吃。”

陈凡抱着李徽音,从她嘴里往外抠蛋糕,小家伙一听有老鼠药,被吓得‘哇’一声就哭了起来,抱着李徽音的胳膊:“欣欣不想死,妈妈快别吃了,欣欣不想妈妈死,欣欣不想当孤儿。”

“你为什么不让我们娘俩死?你还想折磨我们到什么时候?”

李徽音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将陈凡千刀万剐:“今天哪怕是有人要死,也不该是你们娘俩死,该我死......”

“那你去死啊!”

李徽音发疯般的咆哮。

“我机缘巧合的回到了九三年,我不想就这么死去,我想赎罪。”

陈凡的话让李徽音彻底崩溃,发疯般的打砸着家里的一切,每说一句话就抽陈凡一个耳光:“你下岗的这三个月,整天就知道喝酒、赌博,在外面欠了两千块钱,我就算不吃不喝,也要两年的工资才能替你把债还清,你拿什么赎罪?”

“你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要是还不清外债,我就主动从你的世界消失,你可以跟女儿过一个崭新的全新生活。”

“一个崭新的,没有你的生活?”

李徽音根本没有意识到,叶枫说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是跟她离婚,而是自杀,人死债消,债主们自然也就不会为难李徽音了。

重活一世,知道赚钱的方法,如果还无法给妻女一个优越的生活,活着还有什么劲。

“行!我再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你还不完账,你就得同意跟我离婚。”

这个时代的人均工资只有一百多块钱,想要在一个月的时间,赚够两千块钱,几乎是不可能的。

陈凡感激的看着李徽音,谢谢她肯给自己一个赎罪的机会:“我要是能把外债还清,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留在你身边,弥补我过错的机会?”

“等你把债还清了再说。”

李徽音抱着女儿回了卧室休息。

陈凡把狼藉的家打扫干净后,躺在了李徽音已经睡了三个月的沙发上,规划着自己的人生。

他失业在家,整天喝酒赌博,每次跟着李徽音吵完架,还不讲理的把李徽音干到客厅睡,实在混账。

“女儿下学期的学费还欠着呢,幼儿园下了最后通牒,三天内还不能把钱给学校,女儿就没法上学了。”

“90年代最赚钱的是制造业,可惜我没钱开工厂,只能退而求其次,只能从摆地摊卖货做起,积累原始资金。”

陈凡拥有着丰富的经商经验与两世为人的经历,能让他先人一步抓住赚钱的机会,站在第一个风口,成为资本家,等着千禧年后的房地产、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遍地黄金!”

黄金之下,是皑皑白骨。

第二天,李徽音起床后自责的一拍脑门,昨天晚上睡的太晚了,还梦到了摆脱了陈凡之后,自己跟着女儿过上了幸福的生活,结果就导致了起晚了,害的女儿要上学迟。

“你醒了,快去洗漱吧,我盛碗。”

李徽音推开卧室的门,陈凡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餐桌上摆着普通却不简单的早餐,有包子、油条、小咸菜。

她洗漱的时候,陈凡就把三碗白粥端上了桌。

“妈妈,这个包子真好吃。”

小家伙捧着包子,满脸幸福的笑容。

“这些都是你做的?”

李徽音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凡,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怎么突然转性了?随后她便立即否认。

按照对陈凡的了解,他每次献殷勤了之后,都会给自己要钱:“你是不是没钱了?想从我这儿骗点零花钱?”

“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给你再要一毛钱。”

听着陈凡信誓旦旦的话,李徽音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这类的话,他以前可没少说,李徽音压根就不信。

直到吃罢早饭,李徽音真去上班的时候,也不见陈凡开口提钱的事,她才将信将疑道:“难道,他真的转性了?”


陈凡把陈嘉欣送到幼儿园之后,心里就犯起了难。

就算是要摆地摊赚钱,也得有启动资金才行啊,他现在是一毛钱难倒英雄汉。

忽然,一个熟悉的名字,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以至于他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李小毛!

“借给我两百块钱。”

找到了李小毛之后,陈凡开门见山道。

“两百?!凡哥,你以为我家是造钱的,没有!”

李小毛知道陈凡因为喝酒、赌博,在外面已经欠了许多钱,家庭摇摇欲坠,现在借给他钱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李小毛可不希望陈凡继续堕落。

“小毛,我这次借钱不是为了喝酒,更不是为了赌博,我要去创业。”

陈凡身上散发出一阵强大的气场,抬头望着天空,意味深长道:“我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报恩也报仇!”

两世为人的经历中,有人给陈凡提供了很大的帮助,也有很多人是陈凡的敌人。

敌人也好、仇人也罢,陈凡上一辈子碌碌无为,没什么机会报恩与报仇,重活一世,他自然要做上一世想做却没能力做的事。

李小毛虽然不知道创业需要花多少钱,但是他知道,拿两百块钱喝酒、赌博绰绰有余:“凡哥,你看我像是傻子吗?你告诉我,两百块钱能创什么业!”

“小毛,我借钱是要去摆地摊卖衣服。”

服装行业投资小、利润大,是陈凡目前这个情况,唯一可以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还清两千块钱巨债的生意。

“凡哥,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去做那种下九流的事情?还不如跟着我一起打工呢。”

李小毛虽然只是一个每个月只有八十块的打工族,可他就是看不起摆地摊创业的人,这也是整个时代的真实写照。

“我不想一辈子打工,你借给我两百块钱,让我最后折腾一下,就三天,我连本带利的把钱还给你还不行吗。”

陈凡恳求的看着他:“你要是还把我当兄弟的话,就把钱借给我。”

李小毛不是不肯借给陈凡钱,他是害怕陈凡打着创业的名义借钱去喝酒:“凡哥,我可以把钱借给你,但是......我得看着你。”

“行!”

陈凡拿着钱,带着李小毛来到了服装批发市场。

鹏城作为全国第一批建立特区的城市,经济萌芽的早,是国外富商最早投资建厂的地方。

各种工厂、餐饮、港口,吸引了无数内地人过来打工,无数的大公司、企业家,都在这里诞生。

就算是到了21世纪,在国内也有着举足轻重、无法取代的地位。

服装批发市场内的人,如火如荼的忙碌着,全都在为自家的服装尽力的推销。

“凡哥,你要卖什么衣服啊?”

李小毛看的眼花,有一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感觉。

“女装。”

陈凡笃定道。

在太平盛世,男人要肩负起养家的众人,往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他们知道钱不好赚,而女人跟孩子则不同,他们的钱是最容易赚的。

“你们要买女装?”

唐听春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陈凡。

“怎么批发的?”

虽然已经改革开放了很多年,但是人们的思想想相对还很保守,都是男人负责卖男装,女人负责卖女装,这两个跑到女装批发店的男人,不是变态是什么?

陈凡倒也能理解。

“一百件以内,每件两块三,二百件之内,每件两块,三百件之内,每件一块八。”

“给我拿一百零一件。”

陈凡示意李小毛拿钱,两百块钱就只能买一百件衣服,批发的成本就增加了,不如直接多买一件。

“兄弟,你是来找茬的吧?”

唐听春一瞪眼。

“姐,我就只有两百块钱,还是借的我兄弟的。”

陈凡好话说尽,唐听春在一声声美女跟姐中,渐渐的迷失了自我:“算了算了,姐也不为难你,你就随便拿一百件吧,不过,以后你可得从我这儿多拿点衣服啊。”

“姐,以后你这儿就是我的大本营了。”

一手交钱一手拿货,两人拿着衣服来到了离家最近的一个贸易街,这里都是摆地摊的,产品多样。

“凡哥,这儿这么多人,咱们没有竞争力啊,要不换个人少的地方?”

李小毛提议。

“人都来这里买东西,咱们去哪儿摆摊?”

陈凡失笑。

人在这里买完了所需品回家,在路边见到卖衣服的,谁还会买呢?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商业街,被建设起来,一条街就满足了人们的衣食住行。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清仓大甩卖了,一件八块,随意挑、随意选。”

陈凡见别人都是把价格定在八块,衣服的质量相同,于是也定在了八块钱一件。

从他这儿路过的人不少,但是,她们也只是简单的瞅瞅,并没有买的意思,两个大男人卖女装,肯定是两个变态!

谁知道,他们有没有对这些衣服,做过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啊,穿在自己的身上,得多恶心啊。

半个小时,陈凡一件衣服都没有卖出去。

“凡哥,还是算了吧,咱们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你还是跟我去上班吧。”

李小毛气馁:“这些衣服拿回家,可以给嫂子或者亲戚们穿,不亏。”

他又怎么能想得到,这不是衣服,而是陈凡压上了一切的赌注,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他们卖八块,我卖七块!他们卖七块,我卖六块!”

论促销手段,陈凡是他们的祖宗。

他脑筋快速转动了起来,想着先用什么促销手段。

看着来往行人穿着朴素,陈凡突然灵机一动。

有了!

就它啦!


在息壤的街头,人们各自挑选着自己心仪的商品,有两个卖女装的男人显得格格不入,给人一种变态的感觉。

根本没人光顾他们的生意,门庭冷清。

就连旁边的摊主都看不下去,揶揄的嘲笑了两声。

“下岗了就来摆地摊,你真以为,人人都能摆地摊赚钱啊?”

“新来的小子,我劝你还是回乡下养猪去吧。”

听着他们的话,陈凡灵机一动,吆喝道:

“南粤鹏城,南粤鹏城,最大服装厂,江南皮革厂倒闭了!王八蛋老板黄鹤吃喝嫖赌,欠下了四千万,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我们没有办法,拿着服装抵工资。原价都是十块、二十块、三十块的服装,通通六块,通通六块!黄鹤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悲惨的遭遇,打工人的不易,以及还带点伦理的劲爆话题、比周围便宜的价格,顿时让它成为了整个街道上的瞩目焦点。

许多人都围了上来。

“铁饭碗就是比私企好!”

“你们也太惨了,给我拿两件衣服吧。”

众人明白了他们两个大男人卖女装的苦衷,也都能接受了,都是穷苦人,在哪儿买衣服不是买啊,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陈凡感慨,现在的人,可真善良啊,千禧年之后,大街小巷惯用的吆喝声,他们居然就这么轻易的相信了。

一百件衣服,被同情心泛滥人一抢而空。

就连隔壁先前讽刺陈凡的人,也忍不住买了两件。

“老板,你们这儿怎么没有内衣啊?”

一个女孩问道。

“内衣是吧,行,你明天再来吧,我一定把内衣拿过来。”

陈凡把一些顾客的要求,一一记录了下来。

李小毛数钞票的时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两百块进货,转脸就卖了七百,是他将近九个月的工资,羡慕的眼红。

凡哥就是凡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惊人。

“小毛,借你的二百块钱,我晚几天再还给你。”

这种博人同情的叫卖声,太容易被人借鉴了,得在它被人拆穿之前,多积累点原始资金。

“凡哥,没问题。”

见陈凡重新振作,找到了发财的门路,李小毛是由衷的替陈凡开心:“凡哥,以后多提携提携兄弟啊。”

“以后有我一口吃的,绝对就饿不着你。”

陈凡发誓道。

前世,要是没有李小毛的鼓励,陈凡不可能那么快的就重新振作起来,更不可能会赚几十亿。

此生,兄弟有福同享,除了老婆,不分你我。

告别了李小毛之后,陈凡早早的来到幼儿园排队,接女儿放学,在人群中,居然见到了厂剧团的名人白学民。

他在哪儿一站,就是当之无愧的焦点,所有的家长都在跟他问好,他含笑一一对应。

“叮铃铃~”

放学铃声响起,孩子们兴奋的冲出来教室。

“爸爸~”

小家伙见爸爸是第一个,开心的扑进了他的怀里:“你怎么来这么早啊?”

“我要来给你交学费呀。”

陈凡的口袋里揣着巨款,底气十足,抱着女儿去了教职楼,找到了班主任。

“你再怎么求我也没用,我也已经仁至义尽了,还有最后两天时间,你要是还交不上学费,你女儿只能回家了,学校是教育机构,又不是慈善机构。”班主任数落道。

“老师,我是来交学费的。”

陈凡从口袋里拿出厚厚的一沓钱,把班主任都给看蒙了:“陈爸爸,你去抢劫了?”

昨天陈凡还一穷二白呢,今天突然拿出这么多钱,就算不是抢劫,肯定也是做了违法乱纪的事。

赚快钱的生意,可都在法律上写着呢。

“这是我做生意赚的。”

陈凡交过女儿的学费、生活费后,抱着女儿离开了校园。

女儿学费的事情搞定了,就要考虑接下来赚钱的问题了,用悲情的方式吆喝,短时间内虽然能吸引很多人,赚很多钱,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陈凡要开店、开工厂,自创服装品牌!

现在很多小老板都没有意识到,一个服装品牌的魔力有多厉害,等他们意识到的时候,市场已经被国内外大大小小的市场霸占了,再想占据市场,难比登天。

而陈凡,却可以借着丰富的经商知识,先人一步。

“晚上咱们吃肉好不好?”

“好啊。”

陈凡下岗以后,家里就再没吃过荤腥的东西了,小家伙一听要吃肉了,眼睛直放光。

割了三斤猪肉,买了一些水果,回来的路上,把邻居都快羡慕死了。

“呦,你家今天吃肉啊?看来今天打牌没少赢啊。”

邻居们虽然说着羡慕,可心里却非常鄙视陈凡,下岗以后,吃老婆的、喝老婆的,还打老婆,算什么男人!

昨天他们夫妻还又吵又闹的,因为钱差点没死了人,今天就吃猪肉,是吃最后的晚餐嘛?

人就是这样,见不得有人混的比你差,更见不得有人混的比你好。

“哇~好香啊,爸爸你给欣欣做什么好吃哒?”小家伙啃着苹果,闻着炖肉香味食指大动,眼睛放光。

“红烧肉!”

陈凡感慨,家里穷,以前割一斤肉也要吃十天半个月,女儿正在发育的身体,也显得比同龄人要弱小许多:“一会儿欣欣多吃两碗好不好?”

“爸爸真好,欣欣允许你参加中秋节的联欢会啦~”

小家伙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老师说,要让家长准备一些节目,跟着孩子互动,冠军还有奖状呢。”

陈凡见她突然就有些失落,心里针扎般的疼,赶紧问道:“欣欣,你怎么了?”

“欣欣不会表演节目,没奖状拿。”

小家伙想到自己上了一年幼儿园了,还没拿过一次奖状,同班的白宝儿已经拿了很多张,每次都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搞得自己好像很差劲似得。

“欣欣不哭,爸爸教你节目,咱们拿冠军好不好?”

“爸爸,你说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到时候咱们带着妈妈一起表演节目,让别的小朋友全都羡慕你,好不好啊?”

“耶~白宝儿看到欣欣拿冠军,肯定会羡慕欣欣的。”

小家伙开心极了,一脸掩饰不住的激动笑容。

“什么好啊?”

李徽音一脸生气的推门走了进来,刚进楼道的时候,她就闻到炖肉的香味了,越往家里走炖肉的香味就越重。

不用想,肯定是邻居张大哥家在炖肉,又连想起自己的悲惨遭遇,女儿都已经三个月没吃过肉了,李徽音心里就是一阵委屈。

“妈妈,你回来啦。”

小家伙跑过去,笑道:“爸爸说,要带着妈妈一起参加欣欣的联欢会,表演节目拿冠军呢。”

“一个连节目都不会的人,还想拿冠军!”

李徽音没好气的瞪了陈凡一眼,道:“我可不跟你丢人现眼。”

小家伙撇着嘴都快哭了,陈凡把她抱起来:“妈妈逗你玩呢,她一定会去参加的,你不信可以再问问她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