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极品圣婿小说

极品圣婿小说

九道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昊曾经是豪门大少,拥有一个无限美好的人生。一场突如其来的家族变故,让他从高处跌落,成为被人瞧不起的丧家之犬。为了生存,他带着妹妹入赘到林家,这几年来,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意外中,秦昊为了救妻子被打成重伤,可林家人却将瘫痪的他和妹妹赶出家门。天无绝人之路,落魄小子在祖传玉佩中得到传承,自此命运被改变……

主角:秦昊,林子岚   更新:2022-07-15 23: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昊,林子岚 的女频言情小说《极品圣婿小说》,由网络作家“九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昊曾经是豪门大少,拥有一个无限美好的人生。一场突如其来的家族变故,让他从高处跌落,成为被人瞧不起的丧家之犬。为了生存,他带着妹妹入赘到林家,这几年来,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意外中,秦昊为了救妻子被打成重伤,可林家人却将瘫痪的他和妹妹赶出家门。天无绝人之路,落魄小子在祖传玉佩中得到传承,自此命运被改变……

《极品圣婿小说》精彩片段

“哥,我回来了,今天可以给你做喜欢吃的番茄炒蛋。”

破出租屋里,消瘦憔悴的少女提着破垃圾袋进来。

她从垃圾袋里面拿出一个苹果,嘿嘿笑道:“哥你看,今天卖水果的阿姨送了我个苹果!其实是两个,不过我吃了一个,给你留一个。”

一个身体瘦弱的男子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眼睛望着脸上带笑的女孩,嘴角微微勾起。

“还有这些菜,都是大家送的,他们都是好人。”

少女高兴的说着从垃圾袋里面拿出番茄。

但很快她的笑容瞬间凝固。

番茄坏了。

她强颜欢笑,道:“只、只是一个坏了,其他的是好的。”

又拿出来一个,还是坏的。

少女有些慌了,她手忙脚乱的在垃圾袋里面翻找,番茄全都是坏的。

她的表情有些僵硬,看到病床上面的男子眼角带着泪水。

“哥,你、你别哭,还有个苹果,我去给你削皮。”

紧接着,她起身拿着这个苹果离开,洗干净后小心的削皮。

“啊!”

她捂着手,手指上鲜血流出,不过她却只是笑着说没事。

“哥,削好了,给你吃。”

刚说完,她便起身把苹果递过来。

突然双腿发软,身体失去重心。

苹果掉落在地上,整个人扑到了男子的身上。

看到沾了灰的苹果,她的内心再也绷不住,哭出了声。

她好累,真的好累!

腐烂的番茄、脏兮兮的苹果、身下瘫痪在床的哥哥。

生活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哭声越来越大。

“哥,番茄不是送的,是我捡来的,我没注意都是坏了的。”

“我知道你喜欢苹果,我就买了一个回来。”

“本来想让你开心,可没想到变成了这样,为什么,哥我真的好累啊。”

她缓缓起身,手臂上露出乌青。

“哥,你的药没了,林家一直没有给买药。我没有办法,只能去找他们。可他们不给钱买药,还打我...我找嫂子,可根本没有见到她。”

她抽泣着,看到秦昊后,双手抚摸着他的脸,轻声道:“哥,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想办法给你买药,治好你。”

躺在床上的秦昊感受到妹妹粗糙的双手从脸上划过,一股惭愧和屈辱的火焰在内心燃烧。

他的妹妹秦颖儿才十七岁!

这双少女的手本该纤细顺滑,可颖儿为了他到处奔波,想办法挣钱,吃尽了苦头。

双手变得粗糙,如同砂纸。

手心有无数的划痕,仅仅是看着,便让秦昊感到一股钻心的痛!

他原本是秦家大少爷,当初的秦家也算得上是大家族。

后来遇上了林家的小姐,号称全城第一美人的林子岚。

林家对于这门亲事也非常的赞同,他们也希望可以攀附秦家。

最终在两家的撮合下,秦昊迎娶了林子岚。

秦昊一改往日的纨绔形象,对林子岚呵护有加。

在他的细心照料下,林子岚对他的态度也有所改变。

可本以为会继续平静生活的时候,秦家发生了变动。家族得罪了更大的权贵,秦昊一夜之间失去了所有。

只有一枚祖传玉佩留在身上。

无奈之下,他只能带着妹妹入赘林家。

而林家众人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对他各种大骂,连家里的下人都可以羞辱他。

在林家的地位,甚至不如一条狗!

高高在上的他掉落下来,谁都想踩一脚曾经的大少爷,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不过林子岚对他和平常一样,不冷不热。

这让秦昊得到一丝温情。

他想要振作起来,为了妹妹,也为了林子岚。

直到有一天,秦昊晚上去接林子岚回家,看到她被人调戏。

秦昊上前帮忙却被对方打成了残废。

对方势力很大,林家也不愿意为了秦昊得罪对方。

最后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秦昊什么补偿也没有。

他还记得,当夜是妹妹用那瘦弱的身体拖着他在大雨中离开,他趴在妹妹身上,如同死尸一般。

妹妹带着他来到这出租屋内,一直到今天。

而他,也因为鲜血沾染在玉佩之上,意外得到了玉佩之中的医圣传承!

只是瘫痪在床,身不能动,口不能语,救不了自己。

噔噔。

突然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秦昊心头一动。

难道是林子岚看自己了?

秦颖儿拍着手,脸上露出喜色:“肯定是嫂子!她和林家的其他人不一样,不会忘记我们的!”

秦昊心中有着一抹感动。

然而没等他高兴多久,大门直接被一脚踹开。

来人是个穿着西装的男子。

林凡泽!

秦昊一眼就认出这家伙。

他也是林家人,曾经一直喊自己秦哥,但秦家没落后便把自己当狗一样驱使!

秦颖儿眼里有着惊恐之色,道:“怎么是你?我嫂子呢?”

“切,我姐会来这种破地方?”林凡泽一脸嫌弃,将地上的苹果踢开。

他把手中的包裹递给秦颖儿,道:“想要钱的话,就把这个穿上。只要你今天晚上表现好,就给你们钱买药。”

秦昊的余光看到袋子里面的衣服,内心愤怒无比。

那居然是女生的肚篼黑丝等衣物!

秦颖儿本能的就想拒绝,但此时林凡泽继续道:“你先想清楚,没钱的话,你哥只有死。今天晚上是个大客户,做好了能给你一万块钱的奖励。”

“呵呵,对你来说,一万块可不少了。这要是我姐的意思。”

秦昊大脑一片空白,这居然是林子岚的意思?!

“不、不可能!我嫂子不会这么做的!”秦颖儿脸色猛地一变。

林凡泽不耐烦道:“哪那么多废话?做不做!不做的话,你们就都等死吧!”

秦颖儿身体颤抖,泪水在眼中打转。

她看着床上的秦昊,随后收回目光,屈辱的道:“我、我做。不过你先出去,我、我换衣服。”

“就在这换!”

林凡泽把黑袜拿出来,扔在秦昊的头上。

秦颖儿眼泪滴答滴答的落下,肩膀颤抖:“我、我...”

啪!

林凡泽不耐烦,一巴掌打红了她的脸,骂道:“臭女人装什么!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讨价还价?给我脱!”

“求、求求你!我肯定换,我跟你去!”秦颖儿直接跪在了地上。

林凡泽注意到了旁边的苹果,用脚踢了过来。

“行,吃了它我就出去。”

秦颖儿咬着牙,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秦昊眼中血丝凝聚,恨不得撕碎了面前的林凡泽。

他眼睁睁的看着妹妹捡起苹果吃了起来。

“呵呵行,那我就先出去,反正过了今晚,我也有机会睡你,哦对了,秦昊到时候我也让你看看,你妹妹风扫的样子,哈哈哈!”

林凡泽肆无忌惮的大笑,走了出去。

等林凡泽走后,秦颖儿换上衣服。

她笑容惨淡,道:“哥,等我回来,我就有钱给你买药了,还有番茄炒蛋,苹果,都会有的。”

望着妹妹离去的背影,秦昊此时此刻的情绪已经达到一个极点。

一股钻心的痛让他口吐鲜血,失去了意识。

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什么东西碎裂。

一股玄妙至极点的体验降临,庞大的信息流在他的脑海里来回的穿梭。

不多久。

秦昊睁开了眼睛。

而后,翻身下床。

他的眼睛映着落日余晖,冰冷的看着门外......


金丰会所。

这里是全城最好的会所之一,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得起的地方,只有大家族的富家子弟才会来。

颖儿有些畏缩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面前的会所富丽堂皇,奢华无比。

会所前有几个黑黝黝的小贩叫卖着东西,和会所形成鲜明的对比。

来往的人衣鲜亮丽,都是大家族的子弟。

门外的商贩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进去消费。

秦家还没有没落的时候,颖儿还是可以进去的。但现在这对她来说,是想都不敢想的。

看着一辆辆餐车从自己的眼前路过,上面都是山珍海味,香气扑鼻。

颖儿的眼中有着渴望,止不住的咽口水。

就算是普通人家的饭她都很少吃,更别说这些了。

她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起来。

林凡泽嗤笑一声,鄙夷道:“瞧你这点出息,只要你今天晚上伺候好了对方,以后有的是机会来这里吃,还能给你那个废物哥哥。”

“多好的身子,不好好利用下怎么行?”

他的手从颖儿的肩膀处划过,令后者身体微颤。

虽然秦颖儿略显瘦弱,但模样还算清秀可人,若是好好保养下,也是个不错的美人。

尤其是今天穿上这身衣服,整个人透露着一股诱或,和清秀的脸庞形成很大的冲突。

这并没有让人觉得违和,反倒更加让人心动。

秦颖儿谨慎的看着来往人的目光,一只手拿着一个破旧的布偶,另一只手尽量拉着衣服,不让自己走光。

可是自己穿的裙子实在是太低,手挡不住。

“行了,别弄了,穿这个不就是让人看的?到现在了还装什么!”

林凡泽猛地瞪了她一眼,看到秦颖儿手中破旧的布偶,嫌弃道:“你怎么还拿着这玩意儿?赶紧扔了,脏死了!”

秦颖儿死死的抱着,连忙摇头拒绝。

“不,不行,这个不脏的,我天天洗。”

林凡泽懒得多说什么,她凑近了秦颖儿的身边,压低了声音:“我告诉你,今天晚上的人对林家很重要,你最好给我小心点!”

“对方要什么服务,你都要答应,要是敢办砸了,我不会放过你,更不会放过你哥哥!”

听到要对自己哥哥动手,秦颖儿吓得脸色发白,道:“我、我会听话的。”

“哼,这还差不多。”

林凡泽带着秦颖儿来到了包房内。

此时里面已经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这里等待,大腹便便。

他看到秦颖儿后,眼睛发光,一眼就看中了她。

林凡泽对他的反应很满意,笑道:“王总,让您久等了。这是我今天给您找来的人,秦颖儿。”

“来,给王总打个招呼!”

秦颖儿听到他的声音,猛的回神。

她不敢跟王总目光接触,连忙低头,小心的道:“王总好。”

秦颖儿胸前深V领口,一低头便露出里面的衣物。

王总眼睛都瞪直了,拍手大笑道:“好好,名字不错,人更不错!”

“王总可能不知道,她可是秦家的人,今天十七岁,是个干净的雏。”林凡泽笑着解释。

面前的王总背景不弱,比他们林家要强。

如果这次生意自己能够谈成,对林家绝对是大有好处!

而且他也能让林家众人刮目相看,提高自己的地位。

王总更加兴奋,他对秦家也知道一些。

面前的女孩也算是天子骄子,如今却沦落。

“哈哈哈,好啊!这样玩起来更有意思!事情做得不错,你们林家的生意等下咱们细谈。”

听到王总的话,林凡泽心中大喜。

事情成了!

“哈哈哈好!颖儿,还不来给王总敬酒!”

秦颖儿小心的接过酒杯,来到了王总面前。

他看到秦颖儿的布偶,一脸不悦。

“什么玩意儿,给我扔了!脏死了!”

秦颖儿一听,惊慌道:“不行,这是我哥哥给我买...”

“闭嘴!你还敢顶罪!”林凡泽打断了她的话。

秦颖儿心中猛地一颤,想到林凡泽的话,内心悲痛。

虽然不愿意,但也只能放手。

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兔子布偶被人拿走,最后扔进垃圾桶。

王总满意的拍着大腿,道:“来,坐这里!”

秦颖儿心中屈辱,但还是慢慢走了过去。

紧接着,王总大手一挥让她走到了自己的腿上,接过她手中的酒。

“香,酒香人更香,哈哈哈!”

王总满意的喝了一口,一只手环抱着秦颖儿的腰。

随后便把剩余的酒强行灌入秦颖儿的口中。

看着她不停挣扎,自己则发出狰狞的笑声。

...

与此同时,一个冷峻的男子已经来到了楼下。

他穿着破烂的衣服,和周围的富少显得格格不入。

他就是秦昊。

来到这里,他并没有询问任何人,目光落在了垃圾桶上。

那里有个兔子布偶,和其他垃圾在一起,耷拉着半个耳朵。

秦昊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买个妹妹的礼物。

秦昊握紧了拳头,缓缓走进了会所。

恰在此时,楼上传来阵阵少女的尖叫和痛哭,还有男人的狞笑。

秦昊心头一紧。

这声音,不是颖儿还能是谁?

秦昊拖着还不利索的腿脚,疯狂地跑了进去。

可,就在此时!

“嘭!”

三楼窗户破碎!

一道人影,从三楼掉落。

重重的摔在了秦昊面前。

鲜血瞬间从颖儿身下渗出。

金丰会所往来的人群为止一静,随后竟传来几声轻笑。

秦昊的世界停顿了一下,随后癫狂的跪在地上,将颖儿扶起抱在怀里。

“颖儿!!!”

“不!”

颖儿缓缓睁开眼睛,因为震荡而充血的眼眸,让她有看不真切,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了一丝微笑。

抬手想要抓住秦昊。

“哥,你的身体好了?真好......真好......”

她忽然顿了一下,手也无力陡然落下!

楼上林凡泽和那个王总,也都是探出头来,颇有些戏谑的看着这一幕。

“保安呢?有人跳楼自杀,搞快点把人清理出去,别影响了生意!”

秦昊猛地抬头,虎目含血,死死的盯着楼上的二人。

两人瞬间浑身僵硬,竟生出一种战栗的感觉。

但随后两人便对自己竟然被秦昊吓到而感到屈辱。

“好你个秦昊,你不是能动吗?装瘫痪骗我们家的医疗费是吧?”

秦昊一眼不发,只是将这一幕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

低头直接伸出手指封住了颖儿几处要穴,而后抱起了已经昏迷的她。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在楼上扔在讥笑的那几人,撇下一句话。

“今日之怨,来日定当百倍奉还!”


抱着颖儿,秦昊直奔最近的医院。

他现在空有医术,但却没有任何可以施展的材料,针灸没有,药材更是没有!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一路狂奔,为自己的妹妹争分夺秒。

他仍然记得,就在这附近,有一家高档的疗养院,曾经秦家显赫的时候,也曾去那里治病。

清江疗养院!

秦昊所入赘的林家,也跟清江疗养院多有业务往来,而清江疗养院的大人物,更是掌握着整个清江市医疗生意的半壁江山!

清江疗养院外面被围栏环绕,高大的树木种在围栏旁边,遮挡视线。

里面绿意盎然,古典雅致,和外面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秦昊背着妹妹直接闯进,打破了这一份宁静。

保安在后面死命的追赶,“站住!这里只接受预约,没有门诊,更没有急救!你给我站住!”

而秦昊只顾闷头向前,只见到一侧院落里,有几位身着大褂的医者正围在一位坐着轮椅的老人面前探讨着什么。

秦昊高声道:“诸位,人命关天,请......”

秦昊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怎么搞的!?不知道今天是邢老会诊的日子!?赶紧把人轰出去!”李长治对着追上来的几个保安一阵训斥。

为首的那位白须医生眉头一皱,但看到秦昊背上颖儿的脸色后,也只是无奈摇摇头。

那几个保安也来到了秦昊面前,将秦昊团团围住。

“走走走!赶紧走!”

眼看就要动手把秦昊强行轰出去。

那坐在轮椅上的老者摇头不忍道,“看他这样,想必也应该是被逼的没法子了,估计也是听说了诸位今日齐聚一堂为我会诊,才来碰碰运气,既然如此,那还是帮他看看吧。”

李长治顿时赞道,“邢老仁心宅厚!”

说着和几人就要上前。

唯有那白须老者纹丝不动。

邢老道,“宋大师,您怎么不去看看?”

这位,赫然就是这清江疗养院的金字招牌宋师行,人称清江神医!

宋师行摇摇头,“诶,没得救了......”

宋师行话音刚落,那几位围上前去的人也齐齐发声,“人死了?”

“确实是死了,没得救了。”

“年轻人,你来错地方了,现在你该去殡仪馆。”

秦昊冷眼看了一下说话的一声,将自己没说完的那半句话说了出来。

“请给我一副银针。”

他来这里,压根就没想请这里的医生治病,只是想要借一套工具而已。

“什么?”李长治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接受现实,人已经是死的透透的了。”

“她,还没死!”

秦昊高声道,“我需要一副银针!”

“诚心捣乱是不是!?”保安怒道,“知道这几位都是什么身份吗?那么大声?!”

宋师行一个眼神制止了这些人。

他心中清楚,没人能接受丧失亲人之痛苦,这种人他见得多了。

甚至有些人因此换上精神疾病。

他并不生气,只是怜悯。

“诶,年轻人,我行医几十年,也算是略有薄名,这女孩,确实是生机已全然断绝,你还是早些准备后事让她有尊严的走......”

“我说了,她,还没死!”

秦昊语气坚定,“请给我银针,我知道你们这里有!”

“你要银针做什么?”

“救人!”

“你要救她?她已经没救了的......”饶是宋师行心态平和,也觉得秦昊过于异想天开了。

甚至有些微微生气,人死不能复生,难道你闹一下就能把人闹活了吗?

秦昊则有些焦急,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就问你们一句话,银针,有还是没有?”

李长治不耐烦的摆手,“没有!”

秦昊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宋师行见到秦昊转身离去,心中又有些于心不忍。

医者仁心,在他看来,秦昊已经疯魔,也是病人。

“慢着。”宋师行叫住了秦昊,“我这还有一副银针。”

秦昊停下脚步,看向宋师行,一句话没说,目中却带着感激。

“随我来吧。”宋师行道,“便是施展银针,也需要一个地方不是?”

李长治急忙道,“宋大师,这女孩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你这又是何苦?”

“而且人毕竟死了,若是您出手治疗,到时他非要讹咱们,那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不是钱的问题,更影响声誉!”

宋师行摇摇头,“无妨,我只是借一套银针,一个场地给一个不肯接受亲人死亡的可怜人用一下罢了。”

至于秦昊真的能把人救活?

宋师行想都没想,若真的能把死人救活,那他只感觉自己这几十的医术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说完这些,宋师行带着秦昊进了房间。

轮椅上的邢老道,“你们不进去看看?”

李长治谄笑道,“她已死之人,没必要浪费那么多资源,我们还是陪护一下您比较好,毕竟,今日我等相聚,也都是以为您的病情......”

李长治只想着再宋师行消失的这段时间,好好的在邢老面前表现一番。

那边,宋师行带着秦昊来到一处房间,取出了自己金丝楠木精巧木盒装着的银针。

这些银针又长又短,有粗有细,甚至还有三棱的银针。

不过更多的则是毫针,也就是针灸最常见的银针。

秦昊将颖儿放平躺在病床之上,接过银针扫了一眼,就开始施展针法。

第一针就让宋师行眉头直皱。

秦昊一针直接扎在了肚脐一下的气海穴之上!

此处乃是人之要穴,怎能轻易针灸?

旋即宋师行摇了摇头,心想,我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他不过只是情绪宣泄罢了,难道真的还能把人救活?

想到此处,宋师行便要转身离开。

可秦昊接下来的两针,却让他迈不开了脚步。

血海穴,内关穴,梁丘穴......

几针扎的又迅速又稳健,非十年老手不得为之!

随后秦昊一手捏三针,三针分毫不差的直接扎进女孩面部的几处要穴,毫厘不差!

手挪开,银针尾部甚至未有一丝颤抖!

这下即便是宋师行也觉得震撼莫名。

只是这一手施针之术,就已经远超于他!

这年轻人,竟然有这样通天的本事!?

而就在宋师行惊愕之间,秦昊手起针落,眨眼间,六十四处要穴,已经是布满银针。

宋师行看着眨眼成型的针阵所联通的穴道,面色凝重万分,几近凝固。

到此时,他已完全收起轻视之心,甚至仿佛重新回到了幼年,观摩师傅施展针法之时。

陡然。

秦昊的银针再一次提起,而后,迅速的落下!

这一次,银针落在了头顶的百会穴。

三阳五会均于此处相交,顾明百会穴。

乃是人体要穴之中的要穴。

一针落下,秦昊迅速收手,轻微弹动了一下银针。

而随着银针的摇晃,颖儿原本紧闭的双眼,也微微的颤抖。

手指也微微动了一下!

宋师行彻底被震撼,忍不住自语道,“起死回生......起死回生!真乃神迹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