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深海夜未眠

深海夜未眠

归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虞曦命运多舛,在乡下生活了十几年,突然被告知是某豪门真千金!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决定跟随亲生父母回家。这场所谓的寻亲,根本就是个阴谋,家人们的目的昭然若揭。一场替嫁,虞曦成为秦家残疾大少的夫人,亦是所有人嘲笑的对象。殊不知,这对夫妻皆是扮猪吃虎的高手……

主角:虞曦,秦晋阳   更新:2022-07-15 23:5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曦,秦晋阳 的女频言情小说《深海夜未眠》,由网络作家“归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虞曦命运多舛,在乡下生活了十几年,突然被告知是某豪门真千金!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她决定跟随亲生父母回家。这场所谓的寻亲,根本就是个阴谋,家人们的目的昭然若揭。一场替嫁,虞曦成为秦家残疾大少的夫人,亦是所有人嘲笑的对象。殊不知,这对夫妻皆是扮猪吃虎的高手……

《深海夜未眠》精彩片段

八月底,中越边界的深山中。

一块无字墓碑前站着一位穿旗袍的少女和一个老太太。

少女叫虞曦,是17年前北市叶家在医院被抱错的真千金。

一周前刚被叶家寻到,今天要接她回城。

“下山吧,叶家的人快到了,回城里后,你就是叶家千金,以前的事都忘了吧……”虞老太的目光从墓碑转向少女。

“嗯,外婆,你先下去,我想多呆一会。”虞曦嘴唇翕动。

虞老太又看了一眼墓碑,叹了声气,“别误了时间。”

随后,转身离开,留下她一人,默默地注视着无字碑。

突然,虞曦抬起眼眸,身后的树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东西在树林里穿梭,而且是往她这个方向跑来。

她警惕地回过身,弯而翘的睫毛在阳光下根根分明,投下一片小阴影,遮盖了她的眼神,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

只见一道穿着深色迷彩服的高挺身影从树林里跑了出来,身上还带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男人脸上涂了水彩,分辨不出容颜,但虞曦很快看到他右臂上的红色国旗,而他身后的树林里窸窸窣窣。

“危险,快走!”男人似乎没想到这荒山野岭上竟然还有人,低吼了一句。

这一低吼似乎用尽了他所有力气,奔跑中的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虞曦跟前。

他这一摔,就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被压倒的野草还沾上了血液。

虞曦眉头轻蹙,从血腥味的浓度,她判断出男人失血过多而晕过去了。

再不止血,就会失血过多而亡……

这时,窸窸窣窣的树林里又穿出两个穿浅色迷彩服的男人。

“这里竟然有个女人!”前面卷发男人用英语说道。

“那就一起带回去。”后面的寸头、厚嘴唇男看向虞曦。

许是太久没有见到女人了,一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他的眼神变得色眯眯。

虞曦心跳如打鼓,她在这边境地带生活了十一年,知道这块动荡,但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

紧张之余,她在心里暗自庆幸刚刚让外婆先下山了。

她桃花眼不动声色地看了眼他们手中的武器,用一口标准的美式英语示弱道:“别伤害我,我只是普通村民……”

寸头男人上前,用枪口挑起虞曦的下巴,见她一张小脸不但长得漂亮,还水嫩,摸起来的手感应该不错……

他舔着厚唇笑了,“小姑娘英语说得不错,以后跟我们混吧,哥带你走南闯北,吃香喝辣。”

虞曦看着那乌黑的枪口,纤长而浓密的睫毛轻颤。

她咽了咽口水,怯弱道:“好,只要不杀我,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我现在就收拾东西跟你们走。”

女孩的怯弱让男人的欺负欲瞬间飙升,他猥琐笑道:“既然干什么都可以,那就先干你!”

此话一出,卷发男也发出猥琐的笑声。

寸头男在笑声中丢开武器,一手抓住了虞曦纤细的右手,用力一拉,把她拉入怀里。

就在撞入男人胸怀的那一瞬,虞曦的左手快速地从旗袍侧边滑过,纤纤手指轻巧一转,指尖多了一枚银针。

下一秒,银针直接刺入寸头男的人迎穴。

“呃……”寸头男僵硬地低下头,对上的是一双清冷的目光,哪里还有刚才的怯弱。

卷发男察觉不对劲,骂了句脏话,端起枪,但又怕伤到寸头男,黑乎乎的枪口对着虞曦。

虞曦一把推开晕过去的寸头男,敏捷就地一滚,滚到墓碑前,手伸进竹篮里抓起一把白色粉末往卷发男一丢。

与此同时,卷发男人立马给枪上膛,但还是迟了一步。

白色粉末漫天散开,粉末吸入鼻腔后,他双目发昏,感官变弱,随后双眼泛白,也晕过去了。

这是她带来预防野兽的自制迷药,没有解药,一个小时内别想醒过来。

虞曦从地上起来,低头看到外婆新做的旗袍,不但弄脏了,还被石头划破了。

好看的眉头不由皱起。

心痛一秒,她很快去查看先前倒下男人的伤势。

右边肩胛骨中弹,伤口汩汩流血。

虞曦将他繁琐的迷彩服解开,再顺着旗袍的开衩口掀开面,布料边沿是一排长短粗细不一的银针。

取针,找穴位,三两针扎下去,血止住了。

紧接着“嘶”的一声,虞曦沿着划破的旗袍口撕下一块布,给男人简单地包住了伤口。

环境不允许,她没法帮忙取子弹。

秦晋阳幽幽转醒,整个右肩膀麻麻的,没了痛觉。

朦胧间,他感觉有两只手在他胸膛上摸索,危机意识让他猛然惊醒。

虞曦刚绑好伤口,右手腕突然被一只大手紧扣住了。

“别紧张,我只是帮你处理伤口。”她解释道。

秦晋阳终于看清女孩的容颜,不由一愣,“你是……信姝?!”

虞曦听到这名字,清冷的目光变为震惊。

她乌黑的瞳孔里倒映着男人涂满彩泥的脸,接着挣脱男人的手,起身远离他。

这个名字,只有秦家人才知道!

这个男人,是秦家人?!


就在虞曦一脸震惊的时候,一阵飞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是男人的救兵来了。

她看了眼盘旋在头顶的直升飞机。

飞机舱门打开,掉下一条爬梯,同样穿着迷彩服的男子从上面下来,她立马转身跑了。

秦晋阳撑起身体,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嘴角扬起喜悦的幅度:

“原来你躲在这里,我会回来找你的……”

——

山下,某破旧瓦房。

房前停了两辆黑色的宝马,院子里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客厅里,虞老太正在接待从城里来的叶家人。

叶建明、程丽珠和抱错的小姐,叶子苏。

三人打扮得珠光宝气,光鲜亮丽,与破旧且堆满各种草药的客厅形成鲜明的对比。

叶子苏看了眼自己面前那肮脏破旧的茶杯,心里非常地嫌弃。

再环视一眼客厅,斑驳掉漆的墙面,堆地乱七八糟的药草,而且大夏天的,屋里连台空调都没有,只有头顶的一台破吊扇,吱吱呀呀地转,心里更加嫌弃与抵触。

她怎么可能是如此寒酸家庭的女儿。

她就是叶家的千金!

“爸爸,我好热呀,虞曦是不是不想见我?认为我抢了她爸妈?”叶子苏挽着叶建明的胳膊,一脸委屈说道。

“你在胡说什么?被抱错的事又不是你的错,她怎么能怪你!”叶建明厉声道。

来之前,他们已经通过电话,接虞曦回叶家,而叶子苏毕竟养了17年,感情割舍不了,因此由叶家继续养着。

叶子苏的表情更加委屈了,“那她怎么会让大家等这么久……”

她扭头对一旁的虞老太说道:“那个,你能不能去找找虞曦?催她快一点?”

没有称呼,用的虽然是询问句,但却是吩咐佣人的口气。

虞老太一直把叶子苏的举动看在眼里,低低叹了口气,刚准备起身,叶建明就开口阻止了她。

“不用找她,再等五分钟,还不回来,我们先走。”

程丽珠一听,慌张地放下茶杯,好不容易才寻到的亲女儿,可不能白来一趟,她正想劝几句,突然,屋外传来一道利落的声音。

“外婆,我回来了。”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挑苗条的少女,逆光站在门口,自带着清冷的气息,给人一种不可轻易冒犯的气场。

随着少女走进来,虞老太人老眼不老,最先注意到了她的旗袍少了一大截。

“曦曦,发生什么事了?”虞老太上前问道。

虞曦扶着虞老太,“外婆,我没事。”

她说着,低头看着身上的旗袍,“衣服……不小心被我弄破了……”

这时大家才看清楚她一身旗袍不但脏兮兮的,还破烂不堪。

叶子苏见此,内心更加抵触了。

这穷乡僻壤的,连套能见人衣服都没有!

她以后一定不要再来这个破地方!

“破了就破了,外婆再给你做新的。”虞老太说着,然后转身介绍道,“来,这是你爸妈,和弄错的姐妹。”

虞曦顺眼看去,先看到了叶建明。

西装革履,发黑不秃,身材轻微的发福,近五十岁,但看上去才四十出头的样子,显年轻。

叶建明在这又热又破的地方等了半个多小时,结果等来穿得破破烂烂的女儿不说,见到人也不叫人,一点礼貌都没有,心里更加烦躁了。

他语气不耐烦地问道:“怎么让我们等这么久?”

“下山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虞曦垂下眸。

浓密的睫毛挡住了原本清冷的眼神,看上去像做错事的小孩。

叶建明见她一张精致小脸长得像程丽珠,再加上态度良好,也不好再发脾气。

“毛毛躁躁的,走吧,上车。”

他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一刻都不想再多待。

“曦曦,我是妈妈,让妈妈看看,有没有摔伤?”

程丽珠上前,握着虞曦的手,查看她有没有受伤。

虞曦看着眼前风韵犹存的妇女,眼里写满了担忧看着自己,想起了温柔的养母。

虞曦:“我没事,谢谢。”

“妈,走了,别让爸等急了。”这时,叶子苏上前拉着程丽珠要走人。

“好好好。”程丽珠连连点头,却看着虞曦不走,“曦曦,我们回家,别让你爸等急了。”

虞曦点头,向虞老太道别。

叶子苏见程丽珠眼里只有虞曦,心里很不是滋味,故意用力又拉了一把程丽珠,没有拉动,心里就不爽了。

她气急败坏地松开了程丽珠,想去找叶建明时,被虞老太叫住了。

“子苏,你真的想好了,不留下吗?”虞老太目光真诚地看着她。

虞曦这才看向叶子苏,黑长直,长相一般,但被一身的名牌打扮的倒真的像个白富美。

“不了。”叶子苏毫不犹豫地拒绝。

心里不屑的嗤笑只差没有表露在脸上。

她看上去有那么傻,放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不过,到这穷乡僻壤的破地方受苦?

虞老太低低叹了口气,“回去吧,有空的时候,去看看你爸爸。”

一提亲生父亲,叶子苏的脸色立马沉了下去。

来之前,叶家调查过背景,她的亲生父亲是个杀人犯!

正在监狱里受无期徒刑。

“我的爸爸只有一个,他叫叶建明。”叶子苏说完,强行拉着程丽珠走了。

虞曦:“……”

虞老太看着她决然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转向虞曦,说道:“回去吧,孩子。”

“嗯。”虞曦俯身给外婆一个拥抱,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我会去看爸爸的,还有他的冤屈,我也会帮他平反。”

她说完,不给虞老太劝阻的机会,拿了自己的布包,转身离开。

院子外只剩下一辆车,司机站在车门旁等着她。

她上前,司机为她打开门,她才看到后座里,还有一个人!


车子刚发动,车里边的人叶建明便说道:

“有个事,先跟你说一下,回北市后,我们会对外公布,你是叶家的养女。”

虞曦抬眸看着叶建明,这事之前在电话里没有提过。

她的眼睛乌黑,眼神很冷漠,冷漠让人无法靠近,跟刚才的乖巧完全不是一个人似的。

叶建明被她这么看着,心里很不舒服。

果然,不是自己养大的,始终是陌生的。

他压下内心的膈应,好气的解释道:“我们叶家的生意一直靠着顾家支持,才有今天的地步。

“现在顾家少爷看上了子苏,两人早有婚约,为了稳固两家的利益,名誉上只能委屈一下你。”

这是怕被顾家知道真相后,看不上亲生女儿是山里长大的,而联姻失败吧。

“哦。”虞曦淡淡的应了声。

随后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打开游戏,开始玩起来,仿佛这事与她无关。

叶建明见她没有意见,心里舒了口气。

山里长大的,也就只有好拿捏这点好处了。

要不是妻子再三恳求,加上担心有人发现虞曦的身份,不利于叶家名誉,他也不会过来接虞曦回叶家。

再看虞曦,慵懒地靠在车背上,垂眸认真玩着手机。

两只拇指在屏幕熟练地来回点着,架势一看就是经常玩。

叶建明眉头紧皱着,特地看了一眼她手机屏幕。

玩的竟然是低级的连连看,心里对这个女儿仅有的一点好感瞬间荡然无存。

他甚至有些后悔过来把她接回叶家,没有礼貌、玩物丧志,指不定哪天出去还丢叶家的脸。

然而,叶建明没有看到的是,手机屏幕里,是翻牌连连看。

99对相同的图标打乱,先亮相一分钟,然后全部背过去,靠记忆力记住牌位,再点开两组一样地消除。

这一关,她只记忆了10秒就点了开始,然后用了48秒消除完毕,翻错率1%。

但她对这速度还不满意,刷新关卡后,又重新开始。

汽车开到机场,上了飞机,两个小时后抵达北市机场。

除去吃饭,虞曦几乎全程都在刷新这关,终于破了最高纪录。

3秒记忆,27秒消除完,翻错率0%。

而这时,微信来了几条消息。

一只猪:【乌鸦乌鸦,你真的不接单了嘛?!】

一只猪:【有人出三倍的价格请你接个任务,真的不考虑嘛?】

一只猪:【三倍的价格啊!三倍!!】

虞曦不耐烦地啧了声,给对方回了两个字:【不接】

一只猪:【放着八位数价格的单不接,你想干什嘛?】

乌鸦:【休息】

一只猪:【那你要休息多久?我好给人家回复。】

乌鸦:【看心情】

一只猪:【任性!】

虞曦一直捧着手机玩的举动落到叶建明的眼里,就是网瘾少女。

对比起飞机上都在认真看练习题的叶子苏,两人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果然不对外公布虞曦才是叶家亲生女儿的决定是正确的,免得以后给叶家丢脸。

——

山村里。

虞老太在院子里晒草药,这时,篱笆外走来了两个穿着迷彩服的男人。

为首的男人长着一张俊美的容颜,好看得宛如上帝精雕细琢,身材高挺,只是右胸前染了大量血迹,明显是受过伤,但已经被处理过了。

他后面跟着一个长着娃娃脸的男子。

“看病还是拿药?”虞老太放下手中的草药,问道。

“找人。”秦晋阳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染血的布条。

虞老太看了眼布条,神情随即有些戒备。

布条上的绣花正是出自她的手艺!

她想到上午虞曦回来时的样子,再看看男人的胸口的血迹,问道:“你们是……”

秦晋阳察觉到虞老太的神情变化,语气温和的解释道:

“我们是国家的特种兵,正在出一个保密任务,这个姑娘协助我们抓住了犯人,还救了我,队里需要她跟我们回去做个任务笔录,同时,我也想当面谢谢她。”

“这样啊,不过你们来晚了。”虞老太放松了戒备,“两个小时前,她已经离开了,不会再回来。”

秦晋阳眉头轻蹙:“她去哪了?”

虞老太犹豫了下,最后说道:“北市,叶家。”

“好的,谢谢。”秦晋阳道谢后转身离开。

陆一铭追上秦晋阳的脚步,嬉笑地问道:“老大,你是离部队太久了?还是记忆出错了?队里什么时候规定过出完任务后还要做笔录呀?”

“一分钟前。”

陆一铭:“……”

秦晋阳把染血布条递给陆一铭,吩咐道:“洗干净,明天把它主人的地址一并送给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