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总裁爆宠全能妻

总裁爆宠全能妻

周萌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夏晴心底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她在意外中救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那男人长在她的审美上,心里的小鹿不由得乱撞了起来。世人都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可老天开了个玩笑,那位大佬竟然眼盲心瞎的将恩人认错!为了将心爱的男人追回来,夏晴不断的丢马甲,终于不负众望得到了大佬的青睐……

主角:夏晴,周霆琛   更新:2022-07-15 23: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晴,周霆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总裁爆宠全能妻》,由网络作家“周萌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晴心底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她在意外中救了一个身受重伤的男人,那男人长在她的审美上,心里的小鹿不由得乱撞了起来。世人都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可老天开了个玩笑,那位大佬竟然眼盲心瞎的将恩人认错!为了将心爱的男人追回来,夏晴不断的丢马甲,终于不负众望得到了大佬的青睐……

《总裁爆宠全能妻》精彩片段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但是夏晴觉得,女追男,就是隔了一层喜马拉雅山。

用一句经典的话来说:“我爱你就像是风走了千万里,从不问归期……”

单相思,就是一个人的狂欢。

高不可攀,尤其是对这个万年不开花的铁树——周霆琛。

他就像是一朵高岭之花,可远观不可亵玩焉。

苍天啊,大地啊,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待夏晴?

仍旧记得第一次见面,他就抢夺了她的第一次。

——你的暴掠,太温柔,感情又痛又享受……如果我说,不吻你不罢休,谁能逼我将就~

一个月前。

夏晴的脸上是海藻面膜,铺满了整张脸,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但是为了美貌,夏晴忍~

她正在学校附近的公寓阳台洗衣服。

“我爱洗衣服,好多泡泡,昂昂……小心跳蚤好多泡泡~昂昂……”

忽然间出现一位身负重伤的人员,他的胸膛处正有鲜血在流淌。

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夏晴的神经末梢,她感觉自己脸上的海藻面膜,掉下来几块,真是让人感觉到小小的郁闷。

“呀,我的面膜!”

以前的夏晴从来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当时的她最终还是信了。

夏晴看见周霆琛的第一眼,就彻底沦陷了。

还在沦陷中~

看看这浓郁的眉毛,有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还有薄薄的嘴唇,精致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高冷、禁欲、英俊……

又或者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样子的美貌真的是真实的吗?

又或者说,当你一出现,我就废了?

夏晴感觉自己的口水正在流淌,她拿出手,刚想摸一把,我去,小心面膜!

大概是女娲造人的时候有点偏心吧,竟然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他,就像是炫技一般。

最令她感觉到神魂颠倒的还是那一双深邃的眼眸,里面仿佛有大海,可以把人的魂魄吸进去一般。

夏晴很是关心的提问:“这位同学,你没事吧?”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几分好奇,几分关心。

阳台上疏疏朗朗的风吹来,真是舒服也……

周霆琛咳嗽几声,才终于能够说出话来:“救我,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愧是夏晴看上的人,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虽然是威胁的话语,但是不难看出他身上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让人一时间难以转移目光。

都这种时候了,还不忘记耍帅?夏晴汗颜。

“我先帮你拿出子弹,否则你的伤口会感染的。”夏晴好心提醒,她的眼中满满的关心,拜托,这是她18岁以来,第一次对一个异性动心啊,她可不想守活寡啊。

周霆琛抓住夏晴的手腕,然后眼神中满满的都是不信任。

好像在用眼神说:“你真的可以吗?”

夏晴说:“相信我。”

夏晴发现这人的力气还挺大,一直这么抓着她,她感觉手腕有点犯疼。

但事实上,夏晴是可以反抗的,只是她是享受这个被抓住的过程。

被喜欢的人钳制,也是一种幸福啊。

更何况,这种时候,就算夏晴不行,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周霆琛压低声线,说:“我正在被人追赶,你动作稍微快一点,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找到这里了。”

都这种时候,是时候发挥夏晴的专业技能了!她是谁?她可是夏晴?!

夏晴这边设备齐全,就是没有麻药:“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周霆琛冷哼一声,就算是额头上已经满满的都是汗珠,但是他仍旧是一声不吭的。

先是用酒精消毒刀和镊子,刀切开点伤口——

周霆琛闷哼一声,然后用镊子取出子弹,之后就是用针线缝合。

全程,周霆琛都在默默承受,夏晴的动作十分干净利索,全程十分冷静。

和她一开始给人的开朗形象有点不同,认真手术的她,会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周霆琛在这种时候,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给了一个小丫头片子,说出去,也真是十分的丢脸啊,但是现在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实在是顾不上这么多了!!!

周霆琛,有点诧异,这个女孩的手法十分专业。

周霆琛说:“你的专业是医护?”

“算是吧,我的专业很多,你没法一一了解。”

“嗯……追我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找到这里的。”

夏晴说:“你放心,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更何况,夏晴已经认定了你,就是她未来的另一半了:我救了你,你就是应该以身相许啊!

用纱布包扎好,她把周霆琛藏在了自己的衣柜里面。

“嘘……安心藏在这里不要说话,我在保护你,你应该相信我。”

她家很大,衣柜更大,藏一个男人简直就是绰绰有余。

她打开窗户,喷上空气清新剂,尽量让周围的血腥味消散。

清洗地板上的血迹,做好所有的准备后,刚好有人敲响了她家的门。

夏晴拍拍脸上的面膜,立刻做好迎接一切暴风雨的准备。

就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一些吧!!!

“请问,你这有没有突然闯入的男人?”

夏晴呆住,说:“怎么了,没有啊。”

眼前的夏晴脸上抹着面膜,十分慵懒的模样。她眨巴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努力掩饰自己的心虚,没错,夏晴,就是应该这个样子!继续用强烈的伪装来保护自己,和自己的男人!

周霆琛躲在黑暗的衣柜里面,浅浅地喘息着。这个女人包扎地还不错,他现在难得地感受到一阵清爽。

他听见了外面的动静。他调整自己的呼吸,竖起耳朵听着来访的人员说话。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个时候的周霆琛,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那个,刚才在为自己做手术的女孩——

一群像是黑社会的男人进门询问:“请问,我们可以进去看看吗?”

夏晴说:“私闯民宅,不好吧?”

但是这群人,很是霸道,竟然一下子窜门而入……

夏晴看着他们进门的背影,危险地眯起自己的眼睛。为了找人,连礼数,就不顾了吗?

……

我的男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呢?

夏晴忍不住感觉到小小的好奇。


“真是一群没有礼貌的家伙……”夏晴忍不住在心里面这样子想着。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黑的老男人,他很是谨慎的往前走着,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场,鹰隼般的眼睛,仔细地观察着房间,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不管是看上去十分慵懒的夏晴,还是整洁充满着香气的房间,都在告诉他,这只是一个普通少女的房间,但是这里的物品都是双人份的。

牙刷、毛巾、衣柜……都是双份的。

“你的室友呢?”

夏晴很自然地把双手放到了自己的背后,说:“她出去了。明天回来。有什么问题吗?”

男人看着慵懒的夏晴,完全就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没错,真是看不出破绽来。

夏晴在这种时候,还在暗暗地佩服自己的演技,简直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放在背后的双手,竟然有点吓出汗水来,她很是紧张的模样。

强装镇定……不是她不想动手,只是这种时候动手,只怕会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她不想让自己未来的男人,看到自己血腥的一面……

仅此而已。

一群人离开后,夏晴松一口气,然后她来到衣柜的旁边,看见虚弱的周霆琛。

他整个人的体温高到吓人,夏晴怀疑他是不是发烧了。

然后她正在摸他的额头。

周霆琛忽然间就把她整个人压在自己的身下。

夏晴懵了,这是在干什么呢?

妈妈呀,这样子进展会不会有点太快了?!

周霆琛看上去很不舒服的模样,也是在同样的时候,夏晴忽然间意识到,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春药?

春……药……

可怕。

难不成真的是要以身相许了?!

她有点理解了。

周霆琛帅气的脸颊上满满的都是隐忍:“快点走……离开这里。”

周霆琛明明正在被药效折磨,但是现在竟然还能够保持一定的清醒,叫夏晴快走,可见这个男人的三观也是很正的。不愿意强迫别人?

骚年,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了自己。

于是夏晴就更加喜欢周霆琛了。

她决定了,这个男人就是自己喜欢的人了。

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事实上,这种决定,也就只有夏晴这种勇敢的女子能够做出来,确定目标,捕杀猎物,付诸行动,她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快狠准,让人一下子难以转移自己的视线。

她说:“傻瓜,记得对我负责……”

夏晴决定收下他,没错……

周霆琛听完,身体一震,她这句话是在他的耳边轻声说得。

她轻轻地抱住周霆琛,动作十分缓慢又坚定。

周霆琛的理智全面崩塌:“女人,从现在开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疼也是真的疼啊,夏晴在黑暗中暗暗地吐槽,虽然对方的动作,已经尽可能地温柔了。

所以也怪不得他了。

明明胸膛上有刚取出的子弹,整个人的战斗力竟然还是这么强,他的身体,精瘦,又充满力量。

“这是我们的信物,你可以凭借这个到周氏找我。”在一片黑暗中,周霆琛将信物挂在她的脖子上。夏晴伸出手,摸一摸,在黑暗中,这个项链发着幽幽的绿光。

定情信物?

可以的,这个男人完全不是看上去的这么闷骚嘛……

第二天一早,夏晴就在超市选购早餐的食材,她需要好好地给自己的男人补一补。

然后夏晴的脸颊有点泛红,她摸摸胸前的项链,真是满脸的甜蜜啊。

男人,等着我!

就在这个时候,夏晴的室友蒋曼白回到了公寓里面。

醒来周霆琛刚好走出门,就看见了进门的蒋曼白。

蒋曼白看见自己的房间里面出现了一个男人,眼睛瞪得比铜铃还要大。

“你……你……”

周霆琛走到蒋曼白的面前,抱住她:“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

蒋曼白在周霆琛的怀抱中挣扎着:“谁要你负责?!”

周霆琛还以为蒋曼白是害羞,在假装推开他。

就在这个时候,周霆琛口袋里面一阵震动……

他一点点地舒展开来自己好看的眉毛。

他说:“我的小野猫,我要走了,但是我很快又会来找你的。”

蒋曼白看着男人的背影,一阵诧异,这个男人的外表真是惹人犯罪,不管是颜值,还是身材,又或者是气质,都是这么引人注目。

周霆琛打通助理十夜的电话:“帮我打点一些事情……”

“没问题,老板!”十夜的声线在另外一头传来。

周霆琛走后没过多久,就有人找上蒋曼白:“您好,我是周氏集团总裁的助理十夜,我现在想要带您去周家豪宅准备和周霆琛周总共进午餐,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叫蒋曼白。”蒋曼白虽然有点疑惑,但是她知道周霆琛是谁。

云城的大佬,他要邀请自己共进午餐?好家伙,她没在做梦吧?必须去啊!

“蒋小姐,我们走吧。”

“好……”

蒋曼白忽然间发现自己有成为总裁夫人的可能性,于是十分兴奋和开心。唯一的可能性时他们认错了人,就像刚才那个帅气的男人,他们肯定是将她认成了夏晴。

但是这种飞上枝头做凤凰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会轻易错过呢?

一直以来,蒋曼白都在城里面打拼,她一直以来追求的就是纸醉金迷的生活,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她肯定会抓住,不像夏晴,这个乡下来的丫头,全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就算恩人不是蒋曼白,蒋曼白也有能力将这件事情做得滴水不漏。

蒋曼白的脸上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眼光。

她跟着十夜来到豪宅,然后十夜提问:“少夫人,现在就是拿出定情信物的时候了。”

蒋曼白一脸的迷茫:“定情信物?”

“就是周家的项链啊。”

蒋曼白脸色惨白,慌乱了一阵。十夜说:“是不是情急之下忘记拿来了?”

“是的,没错,就是如此。”蒋曼白假装很是镇定的模样。

“没关系的。”

……

夏晴在超市买完食物就回家,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她有点诧异,这个蒋曼白,到这个点都不回来的吗?


蒋曼白总是喜欢去夜总会上班赚外快,她的时间是白天黑夜颠倒的,她向往什么样的生活,她无权过问,也没有资格过问,双方之间的互动也很少,大城市里面,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本就是既疏远又紧密的关系。

夏晴到厨房的时候,她注意到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她随手一摘,就放在了桌子上。乖乖的,没想到周霆琛的父母,竟然找上门来。

看见项链后,他们认定了夏晴就是周霆琛的救命恩人。

“老公,你看,是不是这个项链?”

“没错,就是这个!”

于是一群人围绕着一个项链研究了半天。

夏晴走上前,一把抢过项链:“你们在干什么,这是我男人,给我的定情信物,没人教过你们,不能随便乱动别人的东西吗?

真是……没有礼貌?!

然后——

夏晴被一群人绑着坐上了车子:“我说,你们是什么人?”

两人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既然你救了我们的儿子周霆琛,他也把项链给了你,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一家人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的。”

“是啊,尽管放轻松好了。”

周霆琛的母亲李艳抓住夏晴的手。

“不要担心,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知道了吗?”

夏晴呆住了,这是她从来体验过的母爱,原来母亲的慈祥,是这么有魅力的吗?

她从小在乡下打架长大的,是奶奶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长大的。

奶奶去世后,她回到城里面生活,想着想着,她眼圈有点泛红……

不管她如何厉害,她毕竟也只是一个缺爱的18岁的孩子啊!

就这样子,夏晴被接到了周霆琛的父母家。

毫无防备的……

理所当然地……

周霆琛的父母,拉着夏晴从车上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一群媒体在安排了。

夏晴一脸懵逼。

“请问这位就是周家未来的少夫人吗?”

“没错,就是。”

“少夫人果然是美艳不可方物啊。”

夏晴真的是一个活脱脱的美人坯子,冷白的皮肤,笔直修长的一双腿,都在告知她的美貌。

她周身的气场也很强大。

夏晴没有想到,自己救的,竟然是周家的人。

这个在云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周家的后代,真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啊。

夏晴美滋滋地想着,自己看上的男人,果然不是池中之物!

但是当周霆琛出现的时候,他看见夏晴很是诧异。

“你的手上有信物?”

“嗯……”

但是为什么和他一开始看见的蒋曼白长得不一样呢?

周霆琛走到夏晴的面前,全身都是很冷冽的气场。

夏晴看着周霆琛,没想到他的一句话,让她有一种泼冷水的感觉。

“哪里找来的冒牌货,我的救命恩人,叫蒋曼白。”

夏晴发现周霆琛还真是翻脸不认人啊,她好心好意地救了他,还奉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真是没有想到……才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他就不认识自己了!

等一下……

该不会是因为海藻面膜?!

糟糕!这下乌龙大了!

夏晴有点生气:“不要以为我肖想你的周家少奶奶的位置!我根本就不稀罕!”

周霆琛忍不住吐槽:“不稀罕,你还要当冒牌货?”

“不是我想来的,我这叫盛情难却啊。”夏晴很生气,很难过,拜托,她也是有铮铮傲骨的啊!

“真是这么简单吗?”周霆琛浑身散发出很是强大的气场。

夏晴看着周霆琛,真是越看越顺眼,但是这个男人的智商不怎么高。

“难道你真的分辨不出来哪个是冒牌货吗?”

周霆琛皱眉:“不劳你费心,这点眼力劲我还是有的。”

夏晴嗤笑一声,刚想说话……

周霆琛的父亲周达说:“不管她是不是,既然我们已经放出话了,并且要让媒体看了,这个周太太你不认也得认,要不然就成为一个笑话了。”

李艳说:“真是可惜了,这个小姑娘我一看,就很投缘的,怎么会是冒牌货呢?”

夏晴的内心在叫嚣,她说:“我不是冒牌货,昨晚,就是我救的周霆琛!”

“证据呢?”

“项链不可以证明吗?”

周霆琛一脸怀疑:“你是我的救命恩人,那么蒋曼白又是什么呢?”

“实在不行,你把蒋曼白叫来,我们当堂对峙啊!”

这种豪门世家,还是很注重面子的,这也是毋庸置疑的,夏晴有点无奈。

但是无论如何,夏晴都还是成为了名义上的周太太。

夏晴以前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但是她现在既然见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她就会好好把握,虽然就目前来看,这个男人的智商有点堪忧。

就在她准备展开攻势,准备用日久生情的方式,为自己正名的时候,她由衷地希望周霆琛喜欢自己不是出自一种感恩之情,而是出自一种喜欢之情,所以她并不着急证明自己的身份。

她相信自己能够温水煮青蛙,一点一点地麻痹周霆琛的神经,然后让他在不知不觉间见爱上自己!

他会感受到她的喜欢的,他会理解自己的付出的,他一定会找到和她相处的感觉的!

蒋曼白在房间里面等了半天,还是没有等到周霆琛。

她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该不会事情这么快就败露了吧?

十夜接听到电话:“什么?竟然出现了两个周夫人?哪一个才是真的?!”

“现在认定的是叫夏晴的,毕竟她的手上有信物。”

“周总,那这位蒋小姐怎么办?”

“让她先回去。过几天,我们当面对质。”

“好咧。”周总说什么就是什么。

他们家周总,在感情上面一片空白,但是在商场上,那是绝对的大佬!一般人是很难超越他的成就的!

十夜,一直都相信,能够为周霆琛办事,是自己的骄傲!

***

夏晴正在房间里面整理衣物的时候,她碰见了夏家的人。

夏晴从小在乡下长大,看见自己的亲生父亲夏海的时候,有一瞬间的失神。

父母离婚后,她跟着奶奶在乡下生活,一直到奶奶重病去世,她才回到城里面展开新的生活。

其实夏海并不是很想接夏晴回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