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坑爹萌宝亿万妈咪

坑爹萌宝亿万妈咪

雪城冰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做了两年的霍夫人,起初文清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丈夫的一颗真心。可现实是残酷的,那个男人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并且不顾她的哀求,提出了离婚。签下名字之后,文清没有任何留恋的潇洒离去!时隔多年,曾经

主角:文清,霍怀瑾   更新:2022-07-16 00:0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文清,霍怀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坑爹萌宝亿万妈咪》,由网络作家“雪城冰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做了两年的霍夫人,起初文清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丈夫的一颗真心。可现实是残酷的,那个男人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并且不顾她的哀求,提出了离婚。签下名字之后,文清没有任何留恋的潇洒离去!时隔多年,曾经

《坑爹萌宝亿万妈咪》精彩片段

死捏着医院的检查报告,看着摆在自己跟前的离婚协议,文清面无血色。

“霍先生说了,如果你想保住文家,就签了这离婚协议,若不然文家都要跟着你一起赎罪。”律师面不改色的说完,将笔递给文清。

一丝冷笑在嘴角扬起,自己跟了他两年,却换来净身出户。

一股子血腥味从紧咬的下唇蔓延开来,文清提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将手中的化验报告直接撕碎丢进垃圾桶。

律师冷漠的收走离婚协议:“文女士,还请你带着东西马上离开,霍先生说不想和霍小姐回来,还看到你在别墅里。”

闻言文清没有犹豫,直接站起身往外走。

别墅里的那些东西不需要收拾,她不需要了。

刚等走出别墅,却是一辆车停在她的面前,不由分说将人给抓了起来。

医院里,律师带着离婚协议过来,霍怀瑾只是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呢?”

“已经按照先生的吩咐赶走了。”

霍怀瑾闻言,冷厉的双眸,露出一丝寒光:“派人去文家送信,文家今后再无文清这个女儿,若是要她那文家就等着消失在H市。安排下去,不许文清再踏入H市一步,若是谁敢收留她,便是与霍氏集团作对。”

徐龙闻言恭敬应声。

五年后。

H市,霍氏集团大楼下,穿着一身深灰色上衣和天青色长裤的女子,与大楼之中衣着光鲜的人显得很有些格格不入。

似是怕叫人认出来,文清低着头往里面走。

被保安直接拦在门口。

“什么人就敢往里走,这可是霍氏大楼,是你能进的么?”话中带着鄙夷,似是很是瞧不起文清。

文清也不敢争执,只是哑着嗓子开口:“求求你让我进去,我要找霍怀瑾。”

“霍总的名字也是你可以叫的?”听着文清直呼霍怀瑾的名字,保安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

推搡着文清,将她往外面推。

一个不慎,直接跌坐在地上。

更是狼狈不堪,嘴里却是苦苦哀求:“求求你,让我进去,我只是找霍总问我女儿的下落,绝对没别的意思。”

说话间,一个身着职业装,脚踩细高跟,一头卷发披在背后,嘴唇涂得通红的女人,听到动静走了过来。

等看清跌在地上的文清,顿时眉眼中满是嘲讽的笑意:“怎么是你?”

闻言保安冷了一下,瞧着眼前的人认识,顿时有些担心。

怕这打扮的跟个村姑一样的女人,真的有什么来头。

听到熟悉的声音,文清抬头看到许梦洁的面容顿时吓得低下头,似是不想叫她认出自己。

可惜现在想躲藏已经来不及了,许梦洁瞧着文清,面上的讽刺格外的明显:“文家二小姐,没想到再见面竟然是这种时候,你现在可真的是...狼狈的很啊...”

刚想躲开,却被许梦洁一把抓住。

“怎么现在狼狈成了这个样子?当初我们高傲的东港明珠呢?”许梦洁说着面带讥笑,看向一旁的保安。

“你可知道这是谁?”

听到许梦洁的话,文清却是吓得不住求饶:“不要再说了,我求求你,不要再说了。”

曾经的那个名字那个身份,现在与她来说就是一个噩梦。

许梦洁怎么会放过文清故意提高了自己的音量,让整个大厅的人都可以听到:“这位就是当初被誉为东港明珠的文家二小姐文清。”

一时间大厅之中满是窃窃私语,更不知道有谁小声的议论。

“文家二小姐,那不就是原来的霍总夫人吗?”

话刚出口,立马收到许梦洁的一个眼刀子,顿时吓得她也不敢看热闹,赶紧拉着身边的人转身走。

听到刚刚那个人说的话,许梦洁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拽着文清的胳膊厉声道:“就你还想做霍夫人,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当初要不是你使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怀瑾哥哥怎么会娶你。”

说着直接将文清狠狠地推在地上。

胳膊肘撞在地上的疼痛,顿时叫文清变了脸色,可是相比起胳膊的疼痛,许梦洁的羞辱,更叫她坐立难安。

“求求你别说了,我只想见霍怀瑾。”

文清低声下气的求饶,并没有叫许梦洁的脸色缓和几分,反而越发的气恼:“就你还想再见怀瑾哥哥,我看你是做梦。”

说着吩咐保安把她丢出去。

那些个保安不认识文清,却是知道站在跟前的许梦洁到底是个什么人。

不敢耽搁,赶紧架起文清的胳膊,就往外走。

就在这时电梯门打开,一身高定西装的霍怀瑾,径直走了出来。

注意到门口的许梦洁和文清,眼中浮起嘲讽的神色。

如刀刻般俊逸的面容,却是冷的叫人不敢靠近。

看到霍怀瑾,许梦洁赶紧贴了上去,故意用自己的身子挡住文清,似是不想让霍怀瑾看到文清一般。

“怀瑾哥哥……”

却被霍怀瑾直接伸手推开。

那边保安看着霍总过来,顿时心头一跳,怕文清在这惹恼了霍怀瑾,影响自己的工作。

赶紧抓着文清往外拽。

却听到一旁的徐龙开口:“等等。”

保安赶紧停手,,将人丢在地上。

文清没想到再见面竟是这般狼狈的样子。

下意识的想躲,却是忍不住苦笑,自己的样子不是他亲手造成的吗,自己躲了五年,可曾真的躲过过。

看到站在自己跟前的高定皮鞋,一眼认出这是出自于意大利顶级设计师安德鲁之手。

也猜出站在自己跟前的人该是霍怀瑾。

强撑着抬头对上他的双眸,看到的却是嘲讽和冷意。

一丝苦涩在嘴角蔓延,原以为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再见面她可以做到冷漠,却发现心还是忍不住会疼。

却是强忍着,对上霍怀瑾的双眸:“我女儿呢?”

闻言霍怀瑾冰冷的脸上,多了几分嘲讽,没有回答文清的话,反问道:“是谁让你到H市的?”

说完更是转头看向徐龙:“去查,到底是谁让这个女人来的H市。”


说完转身要走,却是被文清一把抓住:“霍怀瑾,你别走...”

感受到手腕上的冰凉,霍怀瑾面上的神色越发的阴冷,甩开文清的手,眼中露出嫌恶。

似是沾上脏东西一般,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手腕,随后将帕子直接丢在地上。

这一连串的动作,刺伤了文清的双眼,只是此刻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追着霍怀瑾道:“霍怀瑾,若是恨我只管对付我就是,安安她还小,你不要伤害她。我求求你了,你把安安还给我可好,她还只有四岁,她还是个孩子。”

霍怀瑾闻言站住身子回头看着文清,仿佛是在看一个疯子一般,冰冷的双眸,叫人不敢直视:“你在说什么?”

文清走过去,想要求他。

被许梦洁直接推着,摔在地上,头发散乱更是狼狈不堪。

嘴磕在地上,嘴皮磕在牙上流了血,顿时疼的她皱眉。

霍怀瑾冷眼瞧着,哪怕看到文清受伤,也不曾出手。

只是眼中的神色越发的冷。

看着如今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女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五年前被称为东港明珠的霍夫人。

脑海中浮现出五年前,文清意气风发的模样,再看着眼前狼狈的她,只觉得更加厌恶。

这女人就是在恶心自己么?

想着云馨现在的情况,眼中的厌恶更甚。

如此恶毒的人,就该是这样的下场,现在对她来说已经够轻的了。

心中想着直接转身要走,却是被文清拦住:“霍怀瑾!你恨的是我,你要对付的是我,堂堂霍氏集团的总裁,对一个孩子下手,你还算是人么!”

听到文清的话,霍怀瑾眼中的神色越发的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闻言文清只当霍怀瑾是故意的,挡在他的身前:“云馨的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从没伤害过任何人,你恨我觉得我玷污了你霍怀瑾的名声,离婚协议我签了,你将我关进精神病院,这些我都受了。我跟你之间的债也该算是还清了,霍怀瑾你把女儿还给我!”

闻言霍怀瑾眉头微皱,什么精神病院?

她什么时候有了女儿?

他怎么从不知道?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文清,霍怀瑾将心中的疑惑抛开,直接冷声道:“你害的云馨双腿残废躺在床上,现在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文清你未免想的太过轻松了,你欠云馨一双腿,这债不是你想还就能还清的。还有我没见过你的女儿,你若是要找人,别上我霍氏找。”

话刚说完,文清就听到一声手机铃声响起。

霍怀瑾看着自己手机上的陌生来电,皱着眉接通。

就听到有人用变声器说话:“霍怀瑾,你的女儿在我手中,让文清接电话!”

闻言霍怀瑾身子猛地震住,目光落在文清的脸上,随后一个想法在脑海中划过。

冷声问道:“你是谁?”

就听着电话那边顿时笑了起来,笑的很是肆意张狂:“霍怀瑾看来你根本不关心你女儿的死活啊,既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忙音,霍怀瑾这才放下手机,看向文清:“你生了我的女儿!”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闻言文清顿时面色煞白,看着霍怀瑾:“你把安安藏在哪?”

直觉告诉她,刚刚那通电话,跟女儿有关。

文清不知哪里的勇气,直接冲上前一把抢了霍怀瑾的手机,按照记忆中的密码输进去,打开通讯录,却看到一个未知号码。

顿时崩溃的坐在地上。

徐龙和保安见着文清抢手机,想要阻拦,却被霍怀瑾止住。

上前一把抓住文清的衣领:“回答我到底是不是?”

话音刚落手机再次响起,文清不管霍怀瑾的面色,直接挣开霍怀瑾接通手机:“我女儿呢,你把我女儿藏在哪里?”

电话那边变声器的笑声停止,文清就听着那边说道:“想要你的女儿,城北清河小区对面的化工厂,现在是下午四点,我给你两个小时,若六点之前你没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还有你若是敢报警,就等着看你女儿的尸体吧。”说着直接挂断电话。

文清抓着手机,疯了一般的,推开徐龙往外跑。

保安看着霍总的手机还在那女人手上,想要上前去抢,却是被拦住。

看着文清的背影,霍怀瑾面上的神色越发的阴沉。

电话竟然打到了自己手上,而且还是清楚的知道文清就在他跟前。

看样子,文清的出现,怕是有人在暗中操作。

想着电话里,那个人故意隐藏声音,就是怕他认出来。

打电话的人,应该是认识他,甚至是熟悉他的人。

想到电话里说的话,霍怀瑾的脸上蒙了一层冰霜:“去追上她!”

说完大步出去。

徐龙见此,赶紧跟上。

许梦洁刚要拉着霍怀瑾,被直接晾在一边,看着霍怀瑾的模样,顿时气的咬着嘴唇,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一声很是轻柔的女声:“梦洁怎么了?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闻言许梦洁恨恨的说道:“那个害你的凶手出现了,就在霍氏集团大楼,你哥还跟着她出去了。云馨,她害的你成这个样子,现在还来害你哥,当真是个不要脸的,我都替你觉得委屈。这个害了你的凶手,还想出现在你的面前,她这是存了心要恶心你。”

许梦洁说着,就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声关切的声音:“梦洁你说的是大嫂么?”

许梦洁闻言很有些恨其不争:“她害得你双腿残废,你现在还喊她大嫂,云馨你怎么这么傻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这双腿已经毁掉了,就算我恨她也没用,梦洁你的好意我知道,只是这种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说着很是委屈的模样。

许梦洁听着却是来了劲:“云馨你放心,还有我呢,我是绝对不会让伤害过你的人逍遥法外的。”

说着挂了电话,快步去停车场。

外面文清跑出霍氏大楼,直接往马路上跑去。


却是没注意到红灯,直接往外跑,想要拦车。

就听到一阵急刹车的声音,一辆兰博基尼险险的停在文清的面前。

听到刺耳的刹车声,文清这才反应过来,直接跌坐在地上。

见着车上下来一个身穿白色休闲服的男子,摘下太阳镜,文清赶紧爬起来:“对不起,对不起。”

说着要走。

原本司机很是恼怒,等看清文清的面容,回头看了一眼霍氏集团的大楼。

面上的怒意退去,换成一声温柔的询问:“你怎么样?没事吧?”

闻言文清赶紧出声道歉,声音之中满是焦急和局促:“我没事。”

说着就要去拦出租车。

出租车却是没有搭理,直接开了过去。

文清下意识的要追,落在墨绍林的眼中,不由上前问了一句:“你是拦车是要去哪?很急么?”

闻言文清回头看着墨绍林眼中的关心,却是有些害怕。

这五年来,从未有人对她露出这样的神色,她看到的无不是冷漠和嘲讽,突然有人这般竟是叫她有些不知所措。

想到女儿文安,下意识看向墨绍林的兰博基尼,不敢开口求他。

只得点头:“我女儿被人绑架了,我要去救她。”

墨绍林听到文清的话,再没问别的,直接拉着她上车:“这里不好打车,上车我带你去。”

霍怀瑾出来就看到文清上了墨绍林的车,顿时双眼微眯,露出危险的神色。

徐龙在一旁看着,顿时心头猛地缩了一下,很是小心翼翼的问道:“BOSS?”

就见着霍怀瑾冷脸开口:“去开车。”

霍氏集团在城南,要去城北等于横跨整个H市,从霍氏集团出来,便遇到拥堵,又赶上下班高峰期。

问清楚目的地,墨绍林看着坐在一旁,手里紧紧攥着手机,面色紧张的文清。

着实无法将她和心中那个曾经风光无比的东港明珠联系在一起。

可是这一张脸,又绝对不会错。

哪怕现在被岁月蹉跎,不如当初那般耀眼,可是这面容还是能认得出。

她就是H市名盛一时,风光无两的文家二小姐文清。

知道当初发生在H市的事情,墨绍林没问她这些年去了哪。

只是问了句:“为什么不报警?”

闻言文清身子却是猛地抖了抖。

“不能报警,他们会伤了安安的。”

原本她以为文安是被霍怀瑾给带走了,如果是他报警也没用。

后来听到电话里的声音,她不敢报警,那个人真的会伤了她的女儿。

她绝对不能让安安受到任何危险。

见着文清的反应这么大,墨绍林也不多说,看着后视镜中追过来的霍怀瑾。

墨绍林嘴角微扬,低头用手机发出一条短信,便直接开车上了高架。

霍怀瑾的车则是紧随其后。

墨家和霍家一直都是竞争对手,这也是为什么他在看到文清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帮忙。

因为文清是霍怀瑾的弱点,五年前他就发现,现在有个这么好的机会,自然是不能放过。

文清却是不知道墨绍林的心思,紧攥着手机,一心只想着文安的安全。

就连霍怀瑾的宾利跟在自己后面都不知道。

刚好赶在六点钟之前,车停在清河小区门口,看着对面早已经被荒废的化工厂。

文清开了车门直接跑出去。

墨绍林赶紧快步跟上,伸手拉着文清:“小心有危险。”

文清却是顾不得这么多,她的女儿在里面,挣脱墨绍林的手:“谢谢你送我过来,若有机会我会当面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说完径直往里面走。

如今冬天,H市的天本就黑的早,虽然只有六点,天却是黑了。

加上这化工厂早已经荒废,对面的清河小区也没什么人住。

周围一片荒芜,倒是透着几分冷意。

不去理会这些,文清高声喊着:“安安,安安你在哪里?妈妈来了?”

霍怀瑾一下车就听到文清的声音,在空旷的化工厂门口响起,带着几分焦急,和害怕。

颤抖的声音,让他不由眉头紧皱,看了眼徐龙,迈步跟上去。

目光看到停在前面的兰博基尼,眼中的神色更是阴郁几分。

这个女人,竟然敢上别的男人的车。

电话铃声徒然想起,在空无任何声音的化工厂,竟是显得很有些诡异。

文清看到手中从霍怀瑾手上抢来的手机,赶紧接通:“我在化工厂了,我女儿呢?”

电话那边依旧是变声器处理过的声音:“没想到你很有胆量,竟然真的敢过来,不错不错。往里走,到第四个车间,你的女儿就在里面。”

说完电话再次挂断。

墨绍林拦住文清,刚刚他站在旁边,自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这分明是设好了陷阱,让她自己走进去。

当即皱眉:“这里面有陷阱。”

闻言抬头对上墨绍林的双眸:“可是我的女儿在里面。”

说着,直接往里走。

霍怀瑾看着墨绍林拉着文清的手,眼中的神色越发的阴冷,连着呼吸都沉重许多。

徐龙看着霍怀瑾的样子,知道BOSS这是怒了,不敢吭声。

却是疑惑,明明BOSS是恨文二小姐的,为什么现在看到她跟墨绍林在一起会这般恼怒。

想到云馨小姐的腿,暗自解释,许是因为文二小姐害的云馨小姐双腿残废,又跟霍家的死对头墨家勾搭在一起,所以BOSS才会这般动怒。

瞧着化工厂,心中多了几分戒备。

文清没有注意身后的情况,直接往里走到第四车间。

还没靠近,就听到文安的声音带着哭腔:“妈妈...”

文清再也控制不住,嘶哑着声音回应:“安安你在哪?妈妈来了?”

说着直接推开车间的门迈步进去。

还没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一根棍子直接打在文清的身上。

顿时疼的她整个身子往旁边歪过去,若不是墨绍林反应快,将她拉进怀中,只怕就要被直接打翻在地上。

借着微光看清楚车间里的人,墨绍林面上也便的凝重。

那些人根本不吭声,见着文清和墨绍林,手中的棍子便直接往他们身上招呼。

文安被绑在椅子上,哭的嗓子都哑了。

看着文清更是大喊:“妈妈。”

文清强忍着疼,往前走,棍子一个接着一个,落在自己身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